275、成功带沟里/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稷再一次握着杯盏,在指尖微微转动,眉头皱着,“这么说,我至少得一命换家平?”

宫池奕眉峰微挑,嗓音平平稳稳,“好与坏,我都不做保证。”

摆明了公事公办,没有从任何方面的私情考虑问题,这让北云稷轻笑一下,“我现在越发觉得,当初你和馥儿的那些绯闻,简直妙不可言。”

外界认为他们多么火热,实则宫池奕估计根本没起过心思。

另一头的男人勾了勾嘴角,没弄清她和安安之前,他还真起过心思。

但这都没什么说道的意义了。

他从窗户边回到办公桌前,自抽屉里拿了个不大的本子,放到北云稷面前,“看看,有认识的么?”

本子一页页的翻开,是一张张照片,甚至还有黑白色的,应该是在四大家族没有稳定时就拍下了。

但,他看完皱起眉,“没有……这些是?”

宫池奕伸手合上本子,并没有怀疑他,神色淡淡,“考虑范围内的嫌疑人。”

而后抬眼看了北云稷,“扶持北云家站稳脚跟,这么多年又不断吸血,你却不认识对方长什么样?”

他脸上没有质疑,但话都说得很到位,“这涉及到荣京内乱,国际政治纠葛,你也知道北云晚现在是沐寒声亲妹妹,可她依旧姓北云,就意味着她不一定帮得到你,你只能一切坦诚、配合。”

北云稷听完看了他,也很严肃,“我很坦诚,否则今天不会来见你。”

又道:“真正和他们接触过的是我爷爷,老人家已经去世了,之后那些年上贡偶尔和对方打交道,但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面孔。”

根本猜不到来露面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更无从追踪,也没有追踪的必要,以往都是相安无事的。

宫池奕微挑眉,“这么说来,这次也是对方主动找上门?”

北云稷默认。

男人勾了勾唇,意味不明。

临走前,北云稷提到了妹妹于馥儿,宫池奕也好意提醒:“她还受荣京政府特别待遇,一言一行都要比别人谨慎。”

北云稷侧首点了点头,“我跟她谈过了,她懂这些。”

宫池奕看似也要离开公司,一手勾了外套,也对北云稷道:“让展北送你,顺便告诉你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而他则亲自驾车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吻安一早就抵达荣京,在晚晚这儿待了大半天,很巧,聿峥应该是今晚离开。

所以很显然,晚晚心情极差,哪怕不说出来,也极力不表现,但没法掩饰。

她和聿峥聊了会儿,聿峥已经侧着眉眼不冷不热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过来探望她的?还是专门想从我这儿刺探什么?”

吻安浅笑,“要是没什么可以被我刺探,你急什么?”

话音一转,她直接问:“晚晚最近刚有好转你就玩这一套,不怕她病入膏肓?要不你带着她出国旅游一圈?”

聿峥看了她一眼,“你当我出去是玩的?”

“不然呢?”她语调轻快。

但对面的人立刻就没再接话,而是薄唇微抿,看了她,“看来你侄子的事还是小了,你很闲?”

这让吻安笑意更深,“这你都知道?”

她弯起眉眼,“这么看来,顾城的事,和你即将去执行的人物多少是挂钩的了?”

聿峥神色顿了一下,干脆就不说话了,言多必失。

但是无所谓,反正吻安也了解的差不多了,笑了笑,“别这么紧张,我就先走了,你不是晚上的机票么,给你们俩留点空间!”

和晚晚打了个招呼,她开车离开,看到了宫池奕的未接,给他打过去又没接,只好不去管。

这会儿,宫池奕在国委仪式大楼,沐寒声的办公室。

沐寒声试探的从办公桌边抬眼看他,略微眯起眼,“对方既然拿安玖泠的案子入手,顾城又交到了顾吻安手里,倒是可以设个局,表面事件进展,一切都如了对方的意?”

宫池奕冷哼一声,瞥过去一眼,“你拿她当诱饵还上瘾了?”

虽然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挺了过来,但宫池奕把每笔账都记得很清楚,这会儿也看了他,“我把你这楼给拆了,干脆让对方进驻岂不更直接?”

弄得沐寒声一愣,随后勾唇笑着,“看你的意思,是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也转备好了放出去的诱饵?”

略微斟酌后,他继续道:“北云家?”

沐寒声微挑眉,“几个家族也是一种象征,有留下来的必要,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他灭。”

但凡提到荣京,提到仓城,无论走到哪,世族之家确实有着不一样的文化意义。

顾家算是个例外,可以当成和宫池奕合体,甚至他们家出事后的连续事宜反而助推荣京和内阁国际化。

宫池奕只是懒懒的点了一下头,“我自有分寸。”

转头看了沐寒声,“出访的事已经定了?”

这个时候出访,显然危险系数不低,但也可以起到让对方放松警惕闯进来的促进作用,来个瓮中捉鳖也不错。

沐寒声看了他,“我一走,意味着整件事都压在你身上了,如果哪里出点差错都不好处理,没问题?”

他的差错,就是指顾吻安处理安玖泠的案子。

宫池奕看了看时间,语调低低、淡淡的,“你这边都安排好了?”

沐寒声挑眉,“基本都没问题,只要顾吻安不是过分聪明,就会按着我设定的路走,至少不会半路跑你那儿。”

他刚说完,宫池奕已经一边看时间一边往外走了。

沐寒声蹙起眉,“哪儿去?”

宫池奕只背对着摆摆手,“接人。”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远:“不去我那儿做客?”

“下次。”

宫池奕出了议事大楼,随手掏了手机,不期然见了她的未接,薄唇略微勾起。

吻安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正穿过市中心地标性建筑,车速慢了下来。

“还在北云晚那儿?”他的声音传来。

她微诧异的安静了会儿,问:“你过来了?”

男人在那头似是低低的笑了笑,道:“不是说想喝正宗的八珍汤?”

嗯?

吻安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然后才想起来,几天前好像是跟他念叨了一回。

因为最近两人都忙,所以他最近没下厨,她就是那么一说,居然还被他记住了?

就那么巧,她在附近,又开了一小段后把车就近泊进酒店的停车位,笑着倚在座位上,“我先去订桌?”

他低低的道:“已经订好了,我马上到,饿的话先要个餐前点心!”

吻安笑着挂了电话,虽然是有点饿,不过没提前进去,同进同出才有感觉。

在酒店外等了会儿,天气阴下来,有可能晚上下雨。

她皱了皱眉,也不知道仓城是不是一样?今晚可能回不去,云暮不闹人就好。

想着给白嫂打个电话回去,手机刚放到耳边,一抬眼见了安玖瓷的侧影,动作一下子收住。

微蹙眉,目光随着不远处的人一直到了马路对面。

她最近不是忙着顾城的转学事宜?几天没来联系了,吻安还想着明天主动找一趟的。

站在原位,她把手机朝向那边,打开摄像机拉近了画面,不是十分清晰,但也能大约看到她对面坐了另一个男人。

天色阴暗,加上男人带了黑色礼帽,角度避得很好,根本看不到五官。

宫池奕停车前就看到了她举着手机,显然不是拍风景。

他迈步从她身后过去,循着方向略微眯眼扫过去,又把视线放在她屏幕上。

动作很柔和,从身后拥上去,“偷窥技术不错!”

吻安没被他吓到,估计是太熟悉他身上的味道,只稍微愣了一下,随即转头嗔了他一眼,“大街上别随意伸爪子!”

男人只是勾唇,就势把她转了方向往酒店门口,又扫了一眼她的手机,“看什么?”

她略带神秘,“有头绪了再告诉你。”

等进了包厢,他也不讲究,直接往她身边贴着坐,侍者和点菜员怪异又暧昧的看了看,低眉避过去了。

该点的其实都点过了,她也没什么要添加的,侍者便退了下去。

吻安这才看了他,“坐过去。”

他非但没有,眉峰挑了挑,手继续环了她的腰,“多久没两人独自用餐了?”

她有些无奈,“家里不是每天就两人?”

云暮又不会上桌吃饭。

“不一样。”他一本正经。

吻安可没心情跟他耍浪漫,刚刚没时间打电话,转头问了他,“来前云暮没闹?”

他眨了眨眼,已经被吻安嗤了一句:“就知道你没回过家!”

不过白嫂没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没问题。

她拿了手机,把刚刚的画面放到他面前,“不是想知道我偷窥谁么?”

画面比较模糊,但她也道:“知道你可能说我瞎猜,但女人的直觉有时候不是平白来的,安玖瓷这些年都安分带着顾城,为什么会忽然想起来翻案?”

她指尖点了点那个黑色的身影,“让靳南查查她今天见的人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

宫池奕眉眼低垂,草草扫了一眼。

有些发愁,但也算好事,看了她,“你觉得,和什么事有关?”

吻安听完盯着他看了会儿,而后自顾一笑,抬手摸了摸他额头。

手被他握了过去,她忍着翻眼皮的冲动,笑看着他,“你是在考验我,还是拉低自己的认知?经历那么多的事,眼下就这几个动向,聪明人都知道彼此之间必然有联系。”

他习惯的揉捏她细嫩的手心,语调漫不经心,“也可能是你敏感了?”

见她看过来,他慢条斯理的道:“荣京最近不是还有诱使少年犯罪案?你不是收到过相关链接代码?”

知道引起了她的注意,宫池奕继续道:“顾城小,但聪明,在学校风头很盛,指不定被谁盯上了,进而为难那些更高阶身份的小伙伴?”

在荣京,最高阶身份的小孩莫过于苏衍和沐司暔兄妹几个了。

这么一说,吻安确实觉得有道理,她先前收到的东西还专门给沐寒声看过。

她蹙起眉,“也就是说,背后极有可能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通过小孩搅乱沐寒声和苏曜的节奏?”

男人眉峰微微挑眉,眼见她被自己成功带进另一条沟里,薄唇勾了勾,“这不是你该解答的么?”

又抬手抚了抚她的脸,“不想公事,先吃饭!难得机会,吃完回香樟墅,不回仓城!”

吻安瞥了他一眼,猜到他会这样了,无奈的笑了笑,“看来我就算再生也得继续生儿子,免得被冷落。”

他对云暮是疼爱,但绝对及不上女儿,若生个女儿,一定不是这种态度。

他却勾起嘴角,“只要你不怕累,生一窝都好!”

算了,她还是不自讨苦吃。

两个人的晚餐的确情调很足,从酒店出来也很久没这么腻歪,不过她还想着正式,拍了拍他环在腰间的手,“给我借几个人,我怕应付不来,顾城还小,别真的出什么事。”

他嗓音极其好听,“可以!”

吻安的车放在了这儿,宫池奕开车从酒店离开,经过医院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什么,让他把车停了。

某人一脸不悦的提醒:“九点多了。”

她有些好笑,瞥了一眼,“给你留到午夜尽管尽兴还不行?”

话说出去她就有些后悔了,但宫池奕已经满口答应,“别反悔。”

吻安摇了摇头,转身往医院走,容颜的母亲还住在这里,她不知道抽不抽得出时间专门过来,既然路过就进去看一眼。

巧了,容颜今天在这里待了一整天,这会儿还没离开。

看到吻安过来,容颜笑得很好看,不过看到宫池奕又收敛了一些,因为她和宫池奕接触不多,只觉得这男人对别人都比较生冷。

“最近没什么问题吧?”吻安看了病床上的人,虽然没醒,但至少气色没比之前差。

容颜笑着,“没有,医生说有好转,说不定哪天就醒了!”

看起来,她依旧把吻安当做了恩人,吻安也没多说,在病房里多陪了会儿,之后才试探的看了看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