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你有什么想法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郊外又恢复平静,只剩一片细微的雨水声,于馥儿的车在原地没有停留太久,但也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绕了一段路。

再回到仓城时已经凌晨,十分安静。

回到她临时租住的地方,大略的翻看了一下发布出来的新闻,伤亡人数依旧没有定数,火灾和爆炸现场的描述寥寥无几,更没提到火灾的原因,想必明天一早起来就编好了理由。

另一边,宫池奕和聿峥分开后原本还是上一趟荣京,哪知道忽然下起了雨,天气预报明天依旧有雨,甚至是雨夹雪,如果从荣京返回必然会耽误时间,只好放弃。

试着给她打了个电话,关机,只得作罢。

翌日一早,荣京地面还是湿漉漉的,但雨依旧没停,一开窗户就能感觉寒气扑面。

吻安站在窗户边,想了想,又关上了,只留一个缝隙。

和往常一样的洗漱完走出来时想起了什么,柔眉蹙了蹙,走向客厅。

她已经忘了昨晚谈到几点,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了,进了客厅只见到郁景庭已经站在窗户前,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早!”她淡然一笑。

这个别墅从她住进来之后,好像就没有过客人,他成了第一个,不知道宫池奕会是什么反应?

郁景庭单手别进兜里,侧过身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干脆电话也不打了。

缓步折回来,一点也不见外的问:“有早餐吃么?”

她顿了顿,笑起来,“我一个人从来不做饭,包括早餐。”

只有宫池奕过来的时候他会做。

末了,吻安看了他,“还有事要谈?……出去吃一样的,见了安玖瓷再谈?”

郁景庭示意她外边在下雨,出去也不方便。

所以,看起来是一定要她做吃的了。

除了面条,她也就会热吐司,煎鸡蛋,可惜没有吐司,还是只能煮面条。

昨晚聊了那么久,基本都是公事,餐桌上,吻安才看了他,“在伦敦养身体那么久,没点儿进展么?”

郁景庭神色淡淡,“什么进展?”

她笑着,“他们家最小的四少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唯一的女儿应该比较着急了,宫池鸢总该表示过的?”

很显然,郁景庭最不想谈的就是感情上的事了。

所以又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自顾低头吃面条。

好半天,他才不紧不慢的道:“有些人生来就不适合结婚,实在孤独就领养一个小孩,和别人并无多少区别。”

吻安忍不住蹙眉,看了他略微咋舌,“不知道的人,以为你受过多残酷的情商,才会是这副寡淡的模样,对爱情根本没有过渴求。”

郁景庭倒是看了她,嘴角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没有过?”

她抿唇,没有往坑里跳,只笑了笑。

道:“一开始,我很不喜欢你,后来坚定的认为你这种人不能靠近,现在倒是发觉,这个类型的朋友,其实很不错。”

“哪个类型?”他随口的问着。

这吻安还真是说不太上来。

从餐桌到客厅,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就过去了。

而仓城那边,关于昨晚的新闻整稿出来了。

伤亡数为零,火灾系楼房长久无人居住,线路漏电短路导致起火,后引发爆炸,总之交代也算完善。

他们俩在客厅坐了很久,话题很散,但也很轻松。

直到外头的雨停了,两人才去找了安玖瓷,下午还要去见当年审理这个案子的律师。

过完周末,接下来几天,依旧是不特别忙,但也不闲着。

周四晚上,仓城夜色迷人,几天前的新闻早就风平浪静。

也是这么多天以来,宫池奕、聿峥和北云稷再一次见面。

房间里很安静,几天不见的北云稷刚从邻市回来,褪去的外套的动作之后,看了宫池奕,“如果没猜错,那晚的事就是他们做的。”

一旁的男人没做声,只眉峰微弄。

而后抬眼看了他,“有线索?”

好歹这么多天,何况他和这帮人打交道这么多年,道:“最近天气都不太好,我估计他们会趁机会动手,最可能的目的当然是消耗你们这两股势力,再趁沐寒声出访,荣京中空的机会搅一棍子,可以安的国际罪名很多,可以直接导致荣京这么多年攀上的国际地位一夜跌到底。”

聿峥坐在一旁,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对北云稷的不信任,顺口问:“这么看来,拼命是必然的了?”

毕竟,目标宏大,不拼命出不了效果。

北云稷点头,“对方是什么性质你们也知道,命对他们来说并不值钱。”

正因为这样,北云稷才更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宫池奕一直没怎么开口,直到后来展北和靳南陆续进来,又汇报了一些情况。

整件事的计划才谈开来。

几个人在那个房间待到很晚,最后宫池奕看了北云稷,“简而言之,分三步,你必然是要第一个深入虎穴,拖住对方行踪,摸清他们的行动细节。而后聿峥会接应你,至于收尾的俘获,我带展北过去。”

聿峥强调了一点,“我不到,无论什么情况,你都不能撤,哪怕露馅。”

这是最难,也最危险的,但北云稷没有别的选择,这是谈好的。

从那个房间离开,聿峥在宫池奕车上坐了会儿,习惯的想抽烟。

一旁的男人低低的开口:“忍着吧。”

他都不抽了。

聿峥只得笑了笑,又把烟收了起来,侧脸看向车窗外,片刻才道:“没有第二个方案?”

宫池奕眉峰微挑,“再考虑。”

聿峥比他坚定,“你我都很清楚,这种事,但凡有疑,必须去弄清楚,否则全盘皆输,哪怕真的会有人丧命。”

既然怀疑北云稷是两面派,不仅要设防,还必须主动考验,否则等到事发再处理已然来不及了,尤其双方势均力敌。

宫池奕略微眯起眼,看了看他,“好歹也是北云晚的哥哥,你还真不怕她闹你?”

这话让聿峥怪异的看了他,“公事和私人感情你区分不开?”

宫池奕笑了笑,“接应的时间,你能把握好就行。”

放长接应时间线,如果北云稷有问题,直接一网打尽,如果没问题,必须确保手下足够保他安然撤退。

聿峥一手开了车门,“这点分寸我还有。”

看着他走进夜色,宫池奕才让展北开车。

连续一周,云暮都没见亲娘了,但是这些天很乖,不过宫池奕到家的时候,他居然醒了,白嫂正在给他冲奶粉。

他一进门,浓眉微蹙,“怎么醒了?”

白嫂刚消停下来,叹了口气,“可不是,今天中午就不太安分,让医生过来了一趟,说是都好好的,估计是想太太了!”

男人薄唇一碰,“不大点儿知道想谁?”

他还没想呢。

白嫂眉头一挑,“小孩可是最知道想妈妈的,云暮这是乖巧的,换了别家小孩,一天也离不了!”

他褪去外套,接过儿子,抱着进了客厅。

小家伙刚出生那会儿的丑态蜕干净了,五官生得很俊,长长的睫毛一下一下的扇着打瞌睡。

估计是感觉到换人了,嘬了嘬嘴朝他看了会儿,竟然一咧嘴就想哭。

宫池奕双眉打结,自顾低声:“看来明天该带你去荣京?”

白嫂刚好进来,听到了,笑着,“明天上去?”

他“嗯”了一声,“是这么打算的。”

云暮被白嫂接了过去,给他喂奶,她接着道:“太太这事也不知道什么能忙完,小孩子虽然乖,这个时候还是多陪陪的好。”

总不能为了刚认回来的侄子而疏忽了自己家的,况且,说实话,白嫂并不大看得上那个叫顾城的小孩,说不上原因。

当然,她也不会说出来。

第二天,宫池奕的确带着白嫂和云暮一起去的荣京,用过早餐启程,到那边,时间正好可以做午餐。

不过那时候,吻安并不在家里。

十点多的时候接了安玖瓷的电话。

“顾小姐,我不在市内,公司这边的事务实在走不开,但顾城的老实又给我打了电话,不知道顾城又犯了什么事,一定要家长去一趟。”

安玖瓷声音里也带着为难,“能不能麻烦您过去看看?”

吻安倒没觉得有什么,“没事,你忙你的,我过去也方便!”

从家里出来,她开了车,直接往顾城的新校区走,没到半路就接到了郁景庭的电话。

开口就直接问:“到哪儿了?”

她愣了一下,“你知道我出门?”

估计还知道她要去哪,吻安也不多问了,看了看路标,报了地址。

只听他道:“绕几分钟,过来把我也接上。”

吻安很是好奇,“你都知道?你只说不要单独和安玖瓷见面,顾城也算?还是顾城犯的事需要你这个律师?”

说起来,郁景庭还真不知道什么事,他懒得猜,干脆就是跟她形影不离,这是最好的办法。

等两人到了学校,老实把他们带到办公室,顾城也在。

“怎么回事?”她先看了顾城。

顾城抿着嘴没说话。

一旁的老师道:“您是顾城的监护人?”

吻安笑了笑,“安小姐有事过不来,我是他姑姑。……顾城欺负别人了?”

老师笑了一下。

是顾城被人欺负了。

“我只是拿了她一个蝴蝶结。”顾城显得很无辜。

但是,这个“她”是沐司玥,沐寒声家里唯一的小公主,结果顾城毫不意外的被四个小男孩围了。

除了沐司玥的三个哥哥,还有个苏衍。

老师也很无奈,“原本还了蝴蝶结卡子就好,可顾城不肯给,沐司玥又一定要拿回来,我们也没办法,若是请了沐司玥的家长……”

老师为难的笑了笑,也不是随便就能请的,请来了还怕担不住。

只好请顾城的家长来劝小孩了。

就这么个事?

吻安觉得挺意外,因为也不算什么事,不过站在老师的角度,和小朋友的心智来说,也不能忽视,老师怕得罪沐寒声,小孩也必须树立正确的观念,否则以后全靠抢就坏了。

她把顾城带到一旁,很有耐心,“为什么不想还?”

顾城就俩字:“喜欢。”

吻安诧异的挑眉,“你喜欢女生的卡子?”

“还是喜欢沐司玥的卡子?”

后者,顾城才点了点头。

吻安的两个孩子都还没这么大,她其实也揣摩不了顾城的心思,不过十岁总不至于早熟?

她说给顾城也买个一模一样的,顾城不肯,就要留着那一个,极其固执。

到最后把傅夜七请了过来,听了整件事后也愣了一下,看了顾城。

吻安和她聊了会儿,最后转而劝的沐司玥,一个泡芙就引开了她的注意力,趁机让佣人拿了个一模一样的送过来给她戴上。

原本吻安想着都一起吃个饭,但傅夜七有事,婉言谢绝了,“改天你到御阁园做客!”

这么一折腾,吻安和郁景庭从学校出来已经过了午餐的点。

准备走爱附近餐厅就餐时,吻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了数个未接提示,愣了一下。

给宫池奕拨回去他又没接。

不明白状况,只得等他回电。

这一周天气都不太好,但是今天没下雨,只是阴沉。

餐桌上,她看了郁景庭,“安玖瓷的意思就是尽早提起上诉,你能准备好么?”

郁景庭神色淡淡,“见过沐钦再说。”

因为他不认识这个人,但对整件事已经大致了解,只是需要再听听他的说法,看看他的为人,好最后下定论。

毕竟不是为了真正的翻案,要把控好尺度,他就必须多方面的了解相关人物。

她点了点头,“可能最早也得周六,沐钦才从第一岛回来。”

正说着话,吻安的电话再次响起。

她以为又是顾城那边的,不过看了来电,松了一口气。

“容颜?”

这两天吻安没去看她妈妈,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等着对面说话。

容颜声音里带着几分焦急,“顾导,我能约您出来见见么?”

吻安淡笑,“有事?”

她能想到的就是容颜太单纯,正在稀里糊涂的着急一些不大不小的事。

容颜抿了抿唇,“我一定得见见您,要不我过去?”

吻安看了看时间,“那就过来吧,正好一块儿吃饭。”

容颜可没心思吃饭,匆匆忙忙的打车过来,但是一看到郁景庭也在,抿唇顿了一下。

吻安已经给容颜添了一副碗筷,浅笑,“有事?”

容颜看了看她,又看了郁景庭。

郁景庭自然是有眼色,却厚着脸皮没动静,抿了一口温水,略微往椅背方向挪了挪,慢条斯理的神态。

她笑着看了容颜,“没事,你说吧。”

容颜没办法,皱着眉,拿了手机,把一段录音给她听了,这东西的于馥儿那儿来的,容易也不太懂,焦急的看着吻安,“这是什么意思,稷哥哥会死吗?现在怎么还有这种什么组织的东西?”

那不都是电影里的么?

吻安一直想知道这些事,但一直没清楚。

“稷哥哥很可能为了北云家,以身犯险跟别人交涉。”容颜皱着眉。

吻安好一会儿没说话,录音里的声音她不认识,但可以听出来,北云稷的确要这么做。

但这件事和之前那个间谍组织有关?这事不应该是宫池奕和聿峥的管辖范围么?

她抿着唇,想到了宫池奕这段时间的怪异,甚至都不让她知道手机里有于馥儿的号码。

但一时间她也理不清头绪。

抬头看了郁景庭,“你有什么想法么?”

郁景庭好似没怎么在意,她这么问了,也反应不大,只道:“既然是北云家和对方打交道多年,让北云稷暗中接洽,没什么不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