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你最好安分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看了郁景庭好一会儿,“你所知的接洽又是哪一种?”

对此,郁景庭略微挑眉,没有多说。

容颜一直皱着眉,显得特别紧张,更不可能吃得下饭,“我已经好久没见他了,说出差,但是出差都不能联系的吗?”

吻安把录音复制了一份,看了容颜,“谁给你的?”

对此,容颜稍有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说,见吻安一直盯着自己,只好道:“是他们家的北云馥……顾导应该认识?”

听完吻安蹙起眉,果然,他手机里有于馥儿号码不是没由来。

看来他们都知道这件事,只有她不清楚?

送走容颜之后,吻安和郁景庭在车上坐了会儿,也不急着走。

她转头看了郁景庭,“你要不要给我个建议?”

他似是勾了一下嘴角,“你想听什么?”

吻安看着他,“我发现,无论哪一次的事件,你一定会比很多人早察觉,甚至连内情都清楚,这次也是吧?”

郁景庭却微侧首,“上一次只不过是因为和玄影熟识,我没什么神通广大的本事,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感觉。”她定定的看着他。

郁景庭这才真实的笑起来,“如果我告诉你了,甚至替你们处理了,能有什么好处么?”

好处?吻安蹙着眉,他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淡漠样儿,还想要什么好处?

郁景庭倒是直接道:“玄影当初给了你那么大的一个恩情,你都可以送他一个云厉?”

吻安这才好笑而无奈的看着他,“难不成我还要送你一个么?”

郁景庭语调里多的事玩笑,“小的没有,大的更好。”

她这才瞥了他一眼,不再说笑,顺势看了手机,宫池奕还没把电话拨回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过了一会儿,倒是晚晚给他打了电话,“你回去了么?”

她微蹙眉,“没有,怎么了?”

“那怎么没见人,宫池奕带着云暮来了医院,你是不是不知道?”北云晚道。

吻安心里“咯噔!”一下,“云暮怎么了?”

北云晚倒也放缓了语调,“你先别紧张,我看也没什么事,可能是来之前吃多了,加上天气不好,乘车时间比较长,估计是晕车了。”

她依旧是皱着眉,车子一边往医院方向开,云暮从来也没晕车过的。

难怪宫池奕不接电话,估计只顾着焦急紧张了。

吻安到医院的时候,人比较多,等电梯等了会儿,到了楼层宫池奕那边都已经处理妥当了。

云暮被他抱在臂弯里,笑脸几乎整个埋在他爸爸胸前,安安静静的。

她急急的走了过去,轻轻裹了他的小手,“怎么回事?”

宫池奕目光淡淡的扫过郁景庭,低眉落在她焦急的脸上,声音低而柔和,“没事了,别紧张!”

可能是因为听到了她的声音,小家伙从他怀里抬头看了看,立即瘪了瘪嘴,另一手也朝她伸出来。

每次看到儿子这么索抱她心都是柔软的,顺手把他接了过来,低头亲了亲,云暮虽然小嘴瘪着,但最终没哼唧出来,炸了两下眼就开始昏昏欲睡。

吻安抬头,目光在他和郁景庭之间转了一圈,道:“他帮忙处理安玖泠的案子,你知道的。”

宫池奕眉峰微弄,没说什么。

这会儿一家人肯定是要回香樟墅的,郁景庭不可能跟着过去,只简单和她说了几句。

她的车给了郁景庭,转身上了宫池奕的车。

从医院到香樟墅时间也不短,但是中途很安静。

吻安是怕吵到云暮,也是因为心里装着的事还没捋清楚,但是能感觉宫池奕偶尔就从后视镜看她。

她知道,只是一直没说话。

回到家里,白嫂去收拾云暮的衣物,他们俩在客厅。

吻安刚倒了一杯水,见他在旁边坐了下来,“生气了?”

她微蹙眉,抿了一口水,语调淡淡,“好端端的为什么生气?”

宫池奕薄唇微勾,坐过去一手揽了她的腰,嗓音温温和和,“上周说好过来的,电话没接到,再打过来有不通,不是给我按掉的?”

她忍不住扯了扯柔唇,“我有那闲情逸致?”

嗯哼,他几不可闻的低哼,“那就是过于忙碌某些事,都顾不上给我留情绪了?”

这话从哪说起,吻安纳闷的看了他,干脆把杯子放下了,“我这久忙的就这么一件事,你别试图挑刺,没用。倒是我有很多事问你!”

吻安神色略微严肃的看着他。

宫池奕几乎一眼就能看穿她可能会问什么,倒是不疾不徐的理了她一侧的长发,慢条斯理的开口就转移了话题:“郁景庭在这儿住多久了?”

果然,吻安愣了一下。

微仰脸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问完觉得不妥,柔唇微抿,“我对他什么态度你最清楚了。”

男人唇角微动,“公务需要也能理解,但是心里过不去,如何是好?”

吻安探究的抬眼看了他一会儿,像是要确认他是不是认真的在计较。

片刻,拿掉他的环着腰的手腕,没好气的瞥了一眼,“你别试图吓唬我,更别想给我戴帽子,本小姐火了真把你踢了你才着急?”

宫池奕无奈的挑眉,又把手臂环了上去,只得道:“生气倒也不至于,但左右还是会介意的,这房子可没接待过他这种性质的客人。”

她索性柔眉挑起,“那你想怎么样?”

反正他除了折腾她也想不出多好的办法。

果然见他眼神晃了晃,勾唇邪恶的浅笑,吻安很干脆的点头,也不乏严肃的看着他,“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

某人勾着嘴角装傻充愣,“我能有什么事?”

吻安也没把刚刚录音拿出来,只是看了他,“北云稷是不是和那个间谍组织有关?聿峥最近也在跟这件事?”

他低眉拥着他,没说话。

她侧身转了视角,“你不用瞒着我,我就算不完全知道,也能猜出来个大概,如果那个组织和荣京内乱有关,这个内乱间接也和北云家有关了?”

宫池奕终究是略微叹息,“你知道也好,免得瞎担心。”

知道了也就心里有个数。

他干脆道:“北云家当初在仓城立足是倚仗了他们的支持,过来这些年当然少不了来往。”

来往?她紧了紧眉心,哪个方面的来往?“荣京没乱这么严重的政治事件,稷哥哥不可能犯傻得插一手。”

宫池奕挑了挑眉,“无巧不成书,如果不是他们家顺带了一手,这个组织也不会嚣张到打个反身仗,意图趁沐寒声出访的时间再搅一次。”

吻安不赞同的皱眉,“就算你知道了这些,可对方的底细呢?他们能在荣京内乱顺一手,说明实力不容小觑,你就这么贸然迎上去?”

他有些无奈,果然吧,一旦探讨这些事,短时间之内是无法停歇的。

握了她的手在手心里揉捏着,低声道:“若只是循规蹈矩、仔细的摸清对方来路,弄清楚的时间,差不多他们也该得逞了。”

吻安眉头紧了紧,“所以呢,你想了什么好办法?”

宫池奕低眉看了她,不清楚她知道了多少,自然不会对她和盘托出,只道:“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出不了差错,即便有问题,也能把握好。”

她还要说什么,宫池奕抚了抚她的脸,“好了,不是说以后这些事不操心了?顾城那边的情况才是你的重心。”

话是这么说,但吻安依旧看着他,“你确定,没有别的事瞒着我了?”

他勾唇,顺势俯首吻了吻,“哪来那么多疑心?”

不过,他倒是保持着低眉俯首的姿态,看着她,“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吻安瞥了他一眼,没打算多说。

但宫池奕已经淡淡的继续:“容颜?”

她愣了一下,这都知道?

其实也不难猜,北云稷当初就算好了这一条路的,只是没想到他还是没防住。

看来聿峥对他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话题到这里,两人都安静了会儿,她看了看他,“我可以不过问,反正我现在没那些乱七八糟的身份,但我也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人出事。”

他低眉,拇指轻轻摩挲着,“我知道。”

片刻,还是问了她,“还知道什么?”

吻安看了他一会儿,不知道他怎么还往下问,倒也说了:“稷哥哥会和对方接触吧?以什么方式?是你的安排?”

宫池奕眼眸暗了暗,神态却没有异样,最终也只是微勾唇,不咸不淡的问:“要不要午休?”

既然他不说,吻安只好不多问了,昨晚也没睡好,是该睡会儿。

宫池奕陪着她的卧室躺了会儿,并没有睡着,倚在床头。

他们的计划,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容颜是怎么知道的,根本不用猜。

所以北云稷就是做了两手准备,这样的行为,没法让人不怀疑。

接下来的连续几天,宫池奕都在荣京跟她住在一起,白嫂和云暮自然也没回去,因为天气不好,怕跑来跑去把孩子折腾生病。

整整一周,荣京每天都会有一两场小雨,还下过小冰雹,但一场雪也没落。

没什么事吻安都不出门,这两天和郁景庭、安玖瓷的交流大多在电话里。

到了周五,早上起床天就开始下雨,空气阴冷阴冷的。

吻安在卧室看了会儿书,哄着云暮睡觉,自己看电影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窗外。

云层黑压压的,不看时间还以为已经是傍晚,其实也只是四五点。

宫池奕估计以为她也在午休,所以一直没进来打扰她。

电影看了会儿,吻安觉得没意思,起身出了卧室,正好遇到从书房准备下楼的白嫂,问:“他在书房?”

白嫂笑了笑,“三少出去了一趟刚回来,衣服还朝着呢!”

是么?

吻安是一点也不知道。

这才皱着眉往他的书房走,衣服潮着就该赶紧换掉才是。

到了门口,她习惯了直接推门进去,反正两个人之间没什么隐私可言,他也不在乎这些客套。

吻安走进去,一眼并没看到他,皱了皱眉。

转头往卫生间的方向看了一眼,门是开着的。

这时候才听到他低低的嗓音“嗯”了一声,从窗外后边传来的。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一共就他自己,还用躲到窗帘后边打电话?

吻安在家总是习惯不穿鞋,赤着脚在地毯上一点声响都没有,也起了玩心,悄然朝他靠近。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入神,单手别在西裤兜里,略微低眉,她都到了他身后一步,依旧没察觉。

这警觉性真是降低了!吻安忍不住挑眉。

不知道是她的听力太好,还是因为书房里太安静,她几乎都能听到他电话里的声音里。

“那就这么定了?不再改动?”对面是聿峥的声音。

宫池奕又一次沉声,“好。”

一会儿,她才听出来对面不只是聿峥,应该是多人通话。

“既然定了,我这边会尽可能调配增援。”

末了,对着他问:“您确定没有特别内线?”

片刻又道:“也不必保守进攻?是的话,我就此往上递交文件了。”

他依旧沉沉的一个字,回答前一个问题:“无。”

吻安站在他身后,柔眉蹙了起来,却没说话。

电话挂了,他背对着她站了会儿,几秒后好似才发觉不对劲。

转身看她的时候已经是浓眉微蹙,低头看着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随后又把视线落在了她赤着的双脚,几分懊恼又几分不悦,她这个毛病怎么都改不掉!

手机放回兜里,弯腰顺势把她抱了起来回卧室。

一路上吻安一直盯着他看,也不说话。

宫池奕终于被她看得不自在,把她放在床边,套上拖鞋,却自顾转身去换衣服。

她也不着急,就那么坐着,看着他慢条斯理的换了家居服,这才开口:“稷哥哥不是要和对方接洽么?你为什么说没内线?”

这相当于把卧底直接扔到了罪犯窝里,直接放弃了他!

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

宫池奕换完衣服,转身之际看了她,脸色有些沉重,知道她的感觉,却也淡淡的一句:“这么做有这么做的理由。”

“什么理由?”她眉心更紧了,“如果出了问题,他是会没命的,难道这就是理由?”

很显然,涉及到北云稷的安全问题,她的情绪就已经不受控制了,这个时候他说什么也未必听得进去。

整个计划他不可能跟她说。

只看了她,“他们家几个行为涉及了荣京内乱事件,这是事实,哪怕我有心包庇,但政治圈不止我一人,北云家日后想站住脚就必须经受这些。”

听起来全是严肃的官腔。

吻安忍不住笑了一下,“听你的意思,是不是他们家要贡献一条命才走得下去?”

“如果是这样,他若是出事,你觉得日后北云家还有希望么?”她拧眉看着他。

宫池奕走到床边,看着她,“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共事,政事,你应该很清楚。”

“这是政事,可他几乎跟我情如兄妹,你确定就没有任何其他办法了么?”吻安有些激动。

大概是因为他这样公事公办的态度。

笑了笑,“照你这么说,我没有政治圈的身份,是不是我救他就可以?你办你的公事,我做我的私人救援?”

宫池奕终究是蹙了眉,“你在这行时间不短了,也不懂公私分明,孰轻孰重么?”

嗓音有些沉,显然是不悦的。

吻安仰脸看着他,不说话。

半晌,忽然问:“今晚行动?”

如果是,他今晚肯定会走的。

宫池奕没回答,只是沉眸盯着她,“你最好安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