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雨夜纷争/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无奈的笑了笑,“除了安分的,我还能怎么样?”

又看着他,“你能保证他没事么?……如果不能,你就不该这样安排,除非是刻意。”

吻安说话时一直盯着他,想知道其中缘由,可她什么都没看出来。

“去哪?”她刚转身,男人嗓音沉了沉。

她脚步停了一下,这个时间、这个天气,就算她想出门也很麻烦,至于去哪……

吻安倒是想有去的地方,但这会儿脑子里有些空。

所以,她没说话,也没有转身,顿了一会儿之后继续往前走,下一瞬却被他扣住手腕转过身去。

宫池奕眉峰微捻,看着她,“即便我出门,你也必须待在家里,能么?……我不想派人看着你。”

她微仰脸,想笑又没笑出来,淡淡道:“既然不放心,就让人过来看着吧。”

他握着她的手力道没松,所以吻安想转身又被他拉住,依旧低眉紧紧盯着她。

“怎么了?”她神色正常,语调也很正常。

但在他看来,这才是反常的。

“都是别人的事而已,能不这样么?”他低低的嗓音。

她跟他说话一旦是这种风轻云淡、毫无味道的语调,他就是哪都难受。

吻安仰脸,“我怎么样了?你想做什么,我都没拦着,我也没有发表意见,难道连担心的情绪也不能有了?”

说得语调有些起伏,她缓了缓呼吸,“你这么做,涉及的可是别人的命!他和我情同兄妹不说,晚晚是他妹妹,也是我朋友,如果他出事,我以后怎么自处?”

男人眉峰微蹙,“我办事,有那么不让你放心?”

好像,这不是一两次了,每一次出事,她都会参与,以往宫池奕都是由着她,她在前边周旋,他就在背后安排好一切,补上她遗留的漏洞,一直到整件事结束。

她是不是以为,每一次都是她的能力?

吻安没说话。

片刻,他薄唇略微扯起,“经历了这么多,我们之间缺少的,竟然是信任么?”

这是不是很可笑?

她柔唇抿着,心里酸了一瞬,他们之间的信任么?

好像,她从来没有仔细想过,因为每一次事件她都跟着亲力亲为,撑着撑着也就过来了。

略微低眉,“我先出去了。”她低声。

宫池奕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依旧。

吻安走不掉,微蹙眉抿唇看了他,抬手解开手腕,还是转身出去了。

书房里的人一个人站了会儿,薄唇抿得有些紧,转身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下得令人烦躁,胸口压着的抑懑也无处安放。

别墅里安安静静。

云暮睡醒之后,吻安过去抱他起来,喂了一顿奶,之后就一直在卧室。

晚饭之前的时间,宫池奕从楼上下来,客厅里很安静,白嫂一个人在厨房和餐厅之间来回。

“三少这个时间要出去?”白嫂正好走出来,见了他。

宫池奕神色微沉,似乎是在考虑。

片刻才道:“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白嫂点了点头,“那我稍微晚些开饭?总归太太也没事忙的。”

男人低低的“嗯”了一声,顺手拿了玄关处的雨伞,换了鞋往外走,开门前,微侧身,“如果她出门,就给我打电话。”

白嫂不明所以的蹙起眉,张了张口,还是没多问,只点头,“好。”

天色越来越暗,雨水依旧不紧不慢的落着,周围的路面、树叶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空气里却带着几分浑浊的泥土味。

吻安在窗户天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只想让今晚尽快过去,又想让它慢一些。

晚上七点,宫池奕还没回到香樟墅,拿出手机犹豫了会儿,终究是没有打电话给她打招呼。

到差不多八点,返回仓城之前,他才返回去一趟。

但是到了家里,却是白嫂正在哄云暮,餐厅的桌上饭菜都整齐的摆着。

宫池奕本能的周期浓眉,“安安呢?”

白嫂在他说话的时候才知道他回来了,抱着云暮,哄着他的空隙转回头,“三少回来了?……云暮乖,奶冲好了~”

哄完也终于回了他的话,“太太没在家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白嫂这时候也才想起来要给三少打电话,但是孩子在哭,着实是没想起来。

“她出去了?”宫池奕一下沉了神色,“没和你打招呼?”

白嫂抽空看过来,笑了一下,哪有主子出门要跟佣人交代的?

宫池奕看了一眼莫名闹得厉害的云暮,心里的预感更是糟糕,衣服鞋子都没换,甚至雨伞都没放下,又转了身。

白嫂余光见了他开门,下一秒才转过头来,“三少您又要出门?”

宫池奕没时间浪费口舌,大步迈进雨里,一会儿就没了影。

这种天气,从荣京到仓城正常都是三个多小时,他却把轿车开成了飞机,一路赶回仓城。

还没到地方就给展北打了电话,“安安的车牌有没有入境?”

展北这会儿正在为今晚的行动紧张坐着安排,听到他这么问,立刻让人去查看。

筛选了最近四小时的信息,微蹙眉,回复他,“没有。”

“让人盯好北云稷,一旦她出现,立刻停手。”他低低的道。

展北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头紧了紧,试探的提醒,“三少,今晚的行动要撤回损失会很重。”

哪怕是失败都比撤回好,因为这次参与的力量不只是三少的人,还有仓城的军力,荣京方向也有军队做应援和埋伏。

毕竟这伙人最终的目的是上到荣京搅一趟浑水。

“还用你提醒?”宫池奕沉沉的一句把电话挂了。

没办法,展北只能硬着头皮把指令传下去。

但那个时候,冲在第一波的北云稷已经开始了计划的第一步。

组织想趁着今晚的时候,让北云稷搭桥牵线,一来提供资金方便,而来就是利用在仓城和荣京的关系网掩护他们北上,否则他们要进入荣京并不容易。

北云稷当然是将计就计,他也不担心自己被扣住,因为身后还有聿峥和宫池奕,就算第二步的聿峥失败了,宫池奕作为最后的收尾,必然不能搞砸。

秘密会面的地点在仓城东面郊外,临海的同时,很多厂房聚集,最方便埋伏。

也最容易被暗伤。

北云稷刚把车停在一个半废弃的港口,就接到对方的电话,“到了么?”

他声线平稳,“到了,只有我一个人。”

但对方依旧道:“换地方了,到两公里外的第一个废车处理场。”

这一招是她们的管用伎俩了,这么多年,北云稷习惯了,薄唇微动,声音没什么异样,“好。”

车子开进废车场之后,电话再一次响起,“下车,往背面走,有个改造的工作间。”

北云稷照做,人他刚下车,身后,他的车子就被人吊走了。

显然是怕他逃走,以往的会面技术后也是他们的人送他走。

对此,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拾步往北面走,废车场很大,也很乱,下着雨,空气里都漂浮着铁锈味。

但这错乱的场地里,有一个几节车厢拼接、改造出来的工作间,里头的装修还算得上精致。

北云稷在门口被人搜身,手机拿走,然后才请进去。

车厢很长,也算宽敞,灯光晕黄,灯影后坐着戴礼帽的男人,“挺准时!”

他在桌边坐下,看了一眼给他准备的茶水,很自然的端起来抿了一口。

对面的看着他这么放松,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多少是放心了,笑了笑,道:“沐寒声已经出访了,你们家这么多年祭奠的地位,送几个人进荣京,做一些援助应该很容易?”

北云稷并没满口答应,“得看你办什么事。”

那人依旧淡笑着,“我可以承诺你,今晚的事之后,你我两方彻底干净,日后北云家不必再往外掏腰包。”

北云稷微蹙眉,这是他们家最渴望看到的结果,也就意味着今晚没那么容易。

也是,他只是喂进来做个试探,哪怕他敢答应,也必须保证聿峥来得及时,否则,他根本没有对应的办法,对方立刻就会察觉猫腻。

可他只能点头,“可以,说说具体的。”

礼帽男看了他一会儿,答应得这么爽快?

于馥儿和他做同样的交易,但于馥儿一路给他提供信息,甚至今晚也是,北云稷呢?

仓城的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余地落在车厢外皮的“滴答”声混在一起显得有些嘈杂,但这样的环境谈事,反而让人安心。

将近十点,北云稷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桌下的腕表。

虽然看不清,但大概知道分针的位置,再过二十来分钟,聿峥就应该过来了,他只能继续拖着谈所谓的细节。

但礼帽男数次看了北云稷的神色,“你好像还有行程安排?”

北云稷笑了笑,“年纪大了,感情问题还没着落,心里惦记着早些回去的,见笑了!”

对面的人“哈哈”一笑,“理解!”

又道:“既然如此,咱们速战速决。”

很显然,北云稷给自己挖了个坑,速战速决的话,聿峥来不到,他没法成功脱身的,不能再把战场引到别的地方。

十五分钟左右,聿峥其实已经抵达废车场,只是远远的眯眼看了会儿毫无动静的工作间,并没有要应援捉人的意思。

靳南微蹙眉,“聿少,时间到了。”

关于要迟到应援考验北云稷的事,只有聿峥和宫池奕知道,其余人是不清楚的,但这个环节必须听聿峥指挥。

所以靳南问完之后没有擅自行动。

聿峥低低的的道:“再等等。”

如果底下有动静,说明北云稷的确和对方杠上了,他有那个必死的精神,而不是和对方串通一气。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等过了十五分钟。

没人知道那段时间北云稷是怎样的煎熬,直到灯光晕黄的工作间传来响动,组装的车厢甚至晃了晃,车皮发出的声音在雨里也很清楚。

聿峥微眯眼,“先下去看看情况。”

靳南利落的转身往那个方向而去。

而他刚到,看到了雨夜里的车厢门打开,北云稷匆忙跑出来,身后的人砸过来的东西没中,直接掏了枪。

但北云稷灵敏的转身翻身贴到了车皮外,没一会儿影子就模糊了。

靳南微蹙眉,不知道他要去哪,但可以肯定,双方崩了。找了个投射到光的地方快速打了个收拾给聿峥。

“砰!”一声,震得靳南只觉得脚下的地都震了震。

不远处,一辆车直接狠狠撞上那个工作间,车厢内的灯光闪了闪。

靳南猫着腰快速穿梭过去,拍了一下那辆撞过来的车。

就是北云稷。

北云稷转头看向车后,又把车门给他打开,拧眉:“你们来晚了!聿峥的计划这么松散?”

靳南只微蹙眉,看了工作间,拍了他一下,“退!”

子弹从哪个车厢飞出来,也有人陆续钻了出来,走向后方的停车场,想必是安排好了撤退的路线。

而这个时候,聿峥只需要带人堵一波,拔掉今晚的主要人物,之后可能出现的支援宫池奕处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聿峥刚要动身,展北匆匆赶来。

聿峥一拧眉,狐疑的看了他,这个时候你来做什么?”

展北和宫池奕应该在第三波收尾,这个时间出现得太早,打乱计划事小,如果对方也有支援的下一波,他们就彻底被唯独了!

没办法,展北皱着眉,“三少已经到了。”

宫池奕从几步开外走过来,聿峥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计划可是你制定的,你当玩么?若是今晚北云稷加上我们俩都被包围住,荣京就出事了你不清楚?”

他当然清楚,确实目光扫向不远处的冲突,蹙眉,“有没有安安的身影?”

聿峥眉头更紧了,脑子里快速的转了一遍,“她来捣乱,所以你就打乱计划?”

“她来捣乱?”宫池奕把他的半句话当做了回答,沉声:“那就散步缩为两步,你也看到了,北云稷没问题。”

缩为两步?

说得轻巧!聿峥有气没处发的看着他,但这个时间没空计较那么多责任,当务之急是把北云稷弄出来,然后放手掳人。

动身前,聿峥又对他说了句:“今晚最好顺顺利利,否则时候我得好好问候顾吻安!”

雨似乎下得更大了。

北云稷开着的车子不是他的也不心疼,原本已经退了回去,竟然换了个角度,又一次狠狠的撞了上去。

从车厢工作间后方出来的人被撞的散开,金属弹头搭在车上的声音瞬间和雨声混在一起。

“你想干什么?”靳南见他还没停下,皱起眉。

北云稷薄唇紧紧抿着,“今晚过来,我没打算完好的回去,这群人不能走,否则北云家依旧没有出头之日!”

这么说着,车子卯足了劲儿窜进雨里,顺着工作间后方的路飞驰,一转弯就发现了那群人安排撤退的车辆和路线。

两个地方之间隔着一座高墙,是用废旧骑车堆砌固定起来的。

北云稷根本没多想在,直接狠狠撞过去。

彼时,宫池奕和聿峥两队人已经从两边包抄过来。

宫池奕一眼看到了北云稷的行为,的确逼得对方弃了两辆车,可目光扫向那座高高的废车墙,他这一撞,已经摇摇欲坠。

如果整座车墙倒下来,他就算不被砸死,也会被层层重量压碎骨肉!

“你去追人!”雨里,宫池奕只大声冲聿峥说了句,快速冲向另一侧的货车。

聿峥犹豫了会儿,他猜着宫池奕是要替北云稷裆下那一座废车墙,却一咬牙,必须转身追人!不能让他们踏进荣京半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王者归来之全能男神》/北城的北

她曾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风华无双。然而,一朝战死沙场!

意外重生,她成了无父无母,还天天被他人欺凌的华家少爷!

少将大人表示:很得意?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惹上她之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此,众人发现,江市华家少爷的人生,开挂了!

他是帝国最出色的将军,矜贵淡漠。然而,却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将军大人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这是一场上辈子继续到这辈子的爱情。】

上辈子,他说:感谢曾经的骨髓相配,于是你成了我的骨中骨,血中血。

这辈子,他说:让我觉得最幸运的事,不是我遇见了你,而是我找回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