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她像个外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郁景庭语调略显强势,吻安有些好笑,看了他,“是安玖瓷出事,顾城很好。”

一旁的人浓眉微动,“这就是了,你要照顾的是顾城,不是她。”

言下之意,安玖瓷无论出了什么事,都跟她没有关系。

吻安没办法,“那我跟她打个招呼,说临时有事不过去了?”

郁景庭略微颔首,就照她说的那么办。

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吻安做起来还真是不太顺手,不过挂了电话,也看了郁景庭,“怎么安玖瓷让你这么提防?她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郁景庭只是让她先开车。

他也没说安玖瓷的了不得不在她本身,而是她现在被人利用,把握得好就不会出事,把握不好,也许就没了命。

“所以呢,现在去哪?”问完话,吻安才忽然想起来刚刚接了柯锦严的电话,一听就知道他喝了不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郁景庭听她说完,微蹙眉,“这种天气,他从仓城跑这儿做什么?”

她笑了笑,“家里的事,关于他身世的。”

因为上一次去救聿峥时郁景庭还在伦敦,对这件事是不清楚的,更不可能知道柯锦严的身世问题。

微侧首看着她说下去。

“过去看一眼吧。”她道,顺势打了方向盘。

开了一段,才接着道:“以前柯家在仓城也颇有地位,但是后来移居到了国外,放弃了仓城打好的发展市场,那时候不明白原因,现在看来就清楚多了。”

柯锦严的舅公做人贩子这件事对他们整个柯家算是一个天大的丑闻,必然没法继续待在仓城了。

郁景庭靠在座位上,目光淡淡,就只是当做一个故事来听了。

语调也淡淡的,“这也不是多大的事,他舅公犯事,几十年后又回来也算喜事,他哀伤什么?”

她点了点头,“因为那不是他舅公,而是亲生父亲,出事之后把他送到了现在的父母手里。”

毕竟那个人是贩卖人口,谁知道哪个仇家会找上来报复把柯锦严掳走?

文安丹丹的叹了口气,“他长这么大才知道自己不是亲生,又知道父亲曾经犯了那么大的罪,更知道……”

“那个人在洛默尔生活方式有别于常人……他舅公伺候洛默尔首领很多年。”这么多冲击一涌而上,的确会很难一下子缓过来。

而这所有事,外人里边,也就只有她最清楚,柯锦严心里憋得慌,找不到谁可以说说话第一时间想到她很正常。

郁景庭听完好一会儿,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不明意味:“知道自己非父母亲生是悲剧,但缓一缓终会习惯。”

他的语气没什么变化,不过吻安意识到了什么,微抿唇,不再说了。

因为郁景庭的身世也曲曲折折,总归不同于常人。

这么一想,吻安忽然觉得,那句“人以群分”十分有道理。

她身边这么多人,身世都千奇百怪,比如,晚晚那么小就丢了,在孤儿院被北云家接走,直接就进了手术室给北云稷捐肝。

还有宫池奕,从小连父母的面貌都不知道,被老爷子带回家当亲生儿子,地位攀高后煎熬在仇恨、养恩之间。

然后又是柯锦严,郁景庭,甚至是她,但至少她在这方面是有幸之人,虽然家道中落,虽然父母似乎也都不疼爱,至少她是亲生,还有个很疼自己的爷爷。

想了这么多,感慨的舒了一口气,又笑了笑,转移话题,“他可能喝的烂醉如泥,今晚恐怕只能劳烦你收留他了。”

郁景庭微蹙眉,“连我不都是被你收留?”

话说完,也想起来宫池奕最几天是在荣京的。

吻安笑意勉强挂着,听宫池奕的意思,今晚有行动,不知道还回不回来。

看着车前一直下个不停的雨,她才轻轻蹙眉,下午听他的意思是不想让她出门,怕她插手添乱。

但是她急急忙忙的出门这么久了,并没人找她,看来只要她不插手他的事,就不会干涉她做任何事?

路上她就很想打个电话回去问问,又怕听到稷哥哥的坏消息,只好一路忍着。

到了会所,下车给白嫂发了短讯问云暮的情况。

那会儿云暮倒是乖巧的睡着了,所以白嫂也是这么回复她的,也加了一句:“三少匆匆忙的出门,不知道是找太太去还是别的事?”

吻安低眉看着,“他有事。”

之后交代了几句说晚回去。

她想着,晚一点回去,也许宫池奕办完事该回来了。

这一次,她没有插手,连中途过问都没有,他应该没理由说她不识好歹、不分轻重了。

吻安和郁景庭去了柯锦严专门要的包厢。

一推门,烟味、酒味熏得厉害,但是包厢里安安静静,原本标配的美人作陪,一个都没见着。

可见他的心情的确压抑。

柯锦严靠在沙发上,手里握着酒瓶,朝门口看了看,发音很模糊,“你来了?”

吻安看了一眼桌上整齐摆列的酒瓶,“叫人给你送点药过来?”

柯锦严有些好笑,“你不该劝我别喝了么?”

她在沙发上坐下,“不想喝的话不用别人劝。”

他依旧笑着,“我记得你以前很讨厌酒味,谁知道后来你反而成了酒吧常客,无酒不欢?”

说着话,转向郁景庭,皱起眉。

柯锦严和他不算数,但认识,其中包括不愉快的经历,比如当初梁冰还跟着他,却毫无理由的分手和郁景庭走得很近。

说来奇怪,柯锦严笑了笑,梁冰消失那么久了,他几乎没有再想起来过。

思绪有些乱,他终于把酒瓶放下了,絮絮叨叨的,看着她,“你会不会觉得可笑?我这样传奇的身世……”

他这个胡乱说着,吻安就只当倾听者,偶尔泯一口酒。

她的注意力大多是在手机上的,希望某个时刻会有电话进来,告诉她,他已经办完事了。

但很久都没有。

郁景庭在一旁坐着,几乎没喝酒。

中途来了个电话,他低眉扫了一眼,礼节性的看了她后起身往卫生间走。

“哪位?”郁景庭立在卫生间门口,语调淡然。

“郁先生!”对方声音略微急促,背景里有着哗哗的雨水声,也听得出他努力缓下语调,“我听说您在荣京?”

郁景庭抬起左手看了一眼腕表,几乎就知道对方是谁了,甚至知道为什么会找到他。

可他只淡淡的一句:“抱歉,阁下的忙,我恐怕帮不了。”

对面男子蹙了眉,“郁先生,只要您肯帮这个忙,日后当牛做马人您差遣!”

郁景庭只是嘴角淡淡的动了一下,“我不做任何与政党直接交锋的生意。”

他也不缺人给自己当牛做马,更不稀罕赚这点钱。

对方是清楚郁景庭私下为人的,眉头更紧,“如果没记错,本组织接过的任务中没少郁先生的,也有您提供的情报……”

郁景庭嘴角似是勾了一下,很淡,显得很无情,“你被前后夹击,难逃升天,威胁我是嫌死得慢?”

就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再救?被宫池奕灭了反而干干净净。

末了,郁景庭想了想,又道:“放了那个姓安的女人。”

他不知道安玖瓷的现状,但她既然给吻安打了电话,必然是被控制了。

挂电话时好心的提醒:“荣京你们是进不来的,如果宫池奕的人失败,我会顺手把你送走。”

不是送出荣京回到本组织,是送去见上帝。

另一边,礼帽男咬着牙挂了电话,一时半会想不出他们这一系列行动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一定是出在于馥儿身上!”一旁的随行恨恨的咬牙。

礼貌男却扯了嘴角,“我就没打算百分百信她,办完事她就得死!”

所以为什么他们安排得井然有序、没有漏洞的行动会一败涂地?

总觉得和郁景庭有关,可他一届文人,除了人脉雄厚,为人谨慎外还有什么?

想不出来,也没时间去想这些。

如果今晚进不了荣京,也没法出境,他们的路就只有一条,便是死也不能交代任何组织信息。

可惜的是,聿峥连死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大概是凌晨一点多,郁景庭依旧在包厢坐着,手里握着红酒,手机响了一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是一条短讯,只有三个字:“结束了。”

看完他神色似乎没什么变化,仔细看却是放心下来,淡淡的抿了一口酒,看了旁边昏昏欲睡的人。

放下杯子,他才拍了拍吻安的背,“凌晨了,走么?”

吻安浑噩的看了一眼时间,包厢里闷久了都觉得头疼。

转头看了一眼柯锦严。

郁景庭已经温平的声音道:“先把你送回去,再带他去我那儿。”

她点了一下头,拿了自己的手机,还是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皱着眉又放了回去。

之后她几乎记不清怎么回去的,总之一整晚睡得很煎熬,半夜起来了好几次,听着嘈杂的雨声,心里空落落的没个底。

她打过宫池奕的电话,关机。

展北和靳南的也打了,同样关机。

到后半夜,她干脆坐在床头,刷着新闻,那么大的事,至少该有消息的?

可惜,除了大雨造成各个地方交通不便之外,没有更多事件。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所有他的事,都会让她辗转不得安生,她能做的,就是和他一起经历,每一件都是。

但这次,她算是听了他的,结果成了不眠之夜,和柯锦严喝的那点酒根本不够催眠。

等她接到电话时,已经浑浑噩噩的到了早晨。

白嫂从楼下客厅,匆匆跑到楼梯脚冲楼上的她喊,“太太,电话!好像很急。”

她听到了,因为头疼,按着太阳穴往下走,“谁打来的?”

“北云家的大小姐。”白嫂道。

吻安微蹙眉,移步进了客厅,不知道晚晚这么会这么早找她。

电话刚拿起来,她堪堪说了个“晚晚……”

晚晚在那边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你赶紧过来!”末了补充了一句:“医院。”

她愣了一下,不明所以,“怎么了?”

晚晚好像很赶时间,“我就知道肯定没人找过你,宫池奕被送进来了,你赶紧过来,来了再说。”

吻安在原地呆愣了片刻,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是空白的。

之后白嫂只听话筒被扔下,她已经快速上楼,随便换了一套衣服,长发来不及打理,急急忙忙的出门。

她不知道状况,但可以想象。

昨晚没有刷到任何相关新闻,只可能是两个极端,要么没事,要么很严重。

这种事她经历过那么多,却没办法预想到底多严重。

到病房门口,四周都很安静,没有成群等待探视的人,连展北、靳南都不在。

吻安皱了眉,几乎没有停留的推门进去。

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他,而是于馥儿。

病房经过了特别布置,两张病床。

于馥儿刚从床上下来,身上穿着宽松的病服,因为后背的皮肉创伤,她根本躺不住。

“你怎么在这里?”吻安看了她,柔眉紧了紧。

晚晚的确告诉她是这个病房,但另一张病床是空的。

正说着话,医生、护士从门外推着平床进来,医生压着声音,“慢一点,整个床垫换上去。”

因为不感动宫池奕的身体,所以是连带床垫往上抬。

而床上的人毫无声息。

她刚要上前,被医生拦住了,面色很严肃:“做什么?”

不让病人有任何一点的颠簸。

吻安终究是愣愣的站在那儿,因为她对情况一无所知,那种感觉很慌。

而后她站在一旁,听着于馥儿和医生询问,就好似她是家属,而医生也同样仔细回话。

不为别的,因为她是和宫池奕一起被送进来的。

“暂时是稳住了,但这段时间必须绝对的静养,不能晃动,包括情绪最好一点起伏都没有。”医生道。

于馥儿点了点头,“他什么时候能醒?”

“看情况。”医生道:“照他的身体素质应该会乐观一些,还有没有其他伤情,也得等醒了再查。”

吻安全程插不上话,她就像一个外人,心底早已五味杂陈。

等医生走了,她才看了于馥儿,想到他手机里有于馥儿号码,才问:“你跟他去的?”

于馥儿想了想,“算是吧,至少我从头到尾都在他身边,包括把他带到医院。”

她抿唇,点了点头,出了病房。

想找医生问问情况,却在门口遇到了晚晚,直接就问她了。

北云晚皱着眉,“他的事,你不清楚,反而要来问我?你们俩怎么回事?”

吻安笑了笑,“他不想让我插手,我昨晚……”

早知道这样,她是不是干脆跟着去才好?至少有危险能一起扛。

北云晚这才道:“我听主治医生说,多处内脏出血,胸骨还有骨折,脊柱也受了伤,来的时候吐血吐得很厉害,于馥儿半个身上染的都是他的血,但他人是昏迷的。”

听着这样的描述,吻安已经闭了闭眼,指尖发麻。

“内脏急速受压到出血是很难养的,他竟然撑了几个小时,再晚来一点,就是回天乏术,之后的时间也不能有半点差错。”北云晚看着她。

抿了抿唇,还是道:“如果你和他真的有心结,吵了架,这段时间恐怕是不见最好,别又二次出血,医院的血都快空了。”

吻安没说话,眉眼低着,又无力的坐在了旁边的长椅上。

正好,于馥儿从病房推门出来,看了北云晚,又看吻安,走了过来。

“我哥没事,你放心吧。”于馥儿忽然这么说,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