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不是所有亲人都有亲情/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东西再脑子里转了一圈,于馥儿终究是忍了,什么都没说。

等走廊上只剩她和晚晚,吻安才抬头看去,勉强一笑,“也没多大的事,我还没生气,你倒是气得不像样。”

“我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北云晚淡淡的一句:“她在娱乐圈混得一身污垢,有什么资格说你?”

她的确是一直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的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也直接说,不会刻意去考虑所谓的后果。

吻安依旧只是略微弯唇,不想争辩这些事。

北云晚却皱起眉,“她这次立功,是不是有其他隐情?”

她舒了口气,“于馥儿也是个聪明人,无论这件事起因是什么,结果会是什么样,她都设计得很好,总之她都会是个功臣。”

不过,吻安也笑了笑,“得饶人处且绕,她若真能靠这些荣誉走以后的路,我也佩服。”

毕竟很多人一手好牌也能打得稀巴烂。

而且在她眼里,于馥儿不是什么好人,但严格说起来,她也不是坏人,至少她没有做过直接犯贱的事,都是出于切身利益的选择而已。

同为人,还是女人,有些心理吻安能够理解。

北云晚却冷笑一下,“她这样别有用心,宫池奕和聿峥都是瞎的么?”

对这一点,吻安笑着看了她,“大局面前,个人行为很容易被忽视的,何况她也不是重角色。”

可是她把我得很好,一个容颜,一个简单的利用,就影响了整件事,估计宫池奕到现在还不知道吧?

“没进去看宫池奕么?”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晚晚又问。

吻安抿了抿唇,有几分犹豫不决,还是看了晚晚,“你觉得这段时间我经常来的好,还是不出现在他面前比较好?”

她当然想常来,但又怕影响到他,医生说了要十分仔细。

吻安真的怕自己又成了罪人。

北云晚皱眉看着她,竟然有些心疼,“宫池奕能把你顾大小姐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你说他是积德还是作孽?”

她淡笑,“积德呗。”

其实神色一点也不轻松,笑还不如不笑。

站在医生的角度,北云晚也只得道:“也不是不可以,多趁他睡着的时候,或者就算醒了,你不跟他拌嘴不就好了?”

吻安有些好笑,她什么时候想跟他拌嘴了,他们之间可不是拌嘴才起得了矛盾的。

她轻叹一句:“我还是少来吧。”

虽然这么说,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反正那一整天,她都在医院,中途只跟郁景庭通过一个电话,聊安玖泠的案子。

晚餐依旧是她送进去的,那时候他醒着。

其实吻安以为他正在休息,一进去却发现他略微转过视线来看着她。

于馥儿也在病房里,就在床边,她进去之前不知道两人在聊什么,总之吻安能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

但她什么也没说,把食盒放好,打开小桌,看了他,“现在吃么?”

男人没搭腔,目光却还在她脸上,眼底的意味她不想去深究,只觉得很深很暗。

吻安转回头,想着自己还是先出去吧,

起身,又顿了顿,看了他,“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微抿唇,继续道:“我是担心北云稷出事,但那不意味着我不担心你……我没想过要干涉,甚至影响整件事,但事情已经这样了。”

吻安缓了缓语调,“你先养身体吧,想怎么责备或者处置,等你好了再说。”

说完话,她勉强笑了一下,转身准备走,也没看到他极力想伸过来的手,直到身后骤然响起机器急促的“滴滴”声。

整个房间一下子紧张起来。

于馥儿几乎是两步就到了床边,皱着眉,“你干什么了?”

那个时候,吻安真的在发愣,那张巴掌大的脸只剩紧张和无辜:她什么都没做。

医生闻声也来得很快,快速查看机器和宫池奕的状态,很严肃的看了看在场的两个女性。

吻安蹙着眉,抿唇站在一旁,那种感觉,让她瞬间想起曾经被孤立的日子。

“不是说了病人受不得半点刺激么?你们怎么搞的?”医生眉头皱得很难看。

她极力咬唇忍了忍胸口的酸涩,声音很轻,“对不起。”

但其实她真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说完那三个字,她也只能选择离开病房,并且这段时间尽可能避免再进去。

吻安在门口站了会儿,看着医生继续忙碌,于馥儿一直陪在旁边,那种场面于她来说真的是一种讽刺。

就算她知道处于安保,于馥儿得安排跟他住一起,但她依旧会难受,因为本该陪着的是她。

难道因为危难时刻她不在身边,这段时间就该她承受这些么?那如果她当时真的干涉这件事呢?

后果是不是更糟糕,所以她选什么都是错的。

站了会儿,她终于离开医院,却在街头漫无目的的晃了很久。

白嫂打电话过来时她还在街头,因为下雨了,没带伞,根本出不去。

原本以为雨会慢慢停下,谁知道反而变成瓢泼之势。

“喂?”她尽可能握着手机,好让声音听得清晰一些。

“太太您今天能早回来么?”白嫂似是微蹙眉问的。

吻安听了就有些紧张,“怎么了?”

白嫂这才道:“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小少爷今儿闹了一会儿,说不定晚上也一样。”

就因为这样,白嫂才一直没回去,怕回去之后万一晚上哄不乖。

吻安松了一口气,看了看雨势,“我尽量早回去,在等雨停……晚饭不用做我的。”

她今天穿的还算暖和,但是在电话亭里站久了也开始觉得浑身冰凉。

也许是她拍电影太多,太有画面感。

昏暗又空阔的街头,除了来回穿梭的车流,只有那个电话亭安静的矗立着,而她就在里头,身影纤瘦,连自己都感觉孤零零的。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怜,如果没有宫池奕、没有云暮,她根本没有所谓的家人,至于朋友。

所幸是有的,比别人幸运的至交,也是头一次因为友人和爱人把弄得这么狼狈,可她依旧不知道如果这种事情再发生,她要怎么选?

良久,自顾的、嗤然笑了一下,果然女人该有事可做,否则脑子里的思绪就能把人累死。

雨还是下个不停,她冻得跺了跺脚,还没抬头听到“笃笃”两声。

一抬眼,正好看到郁景庭站在电话亭外,单手执着那把青烟色的伞。

吻安愣了一下,下一瞬竟然不争气的鼻头一酸,又莫名其妙的笑,走了出去,“好巧。”

郁景庭扫了一眼她落寞的脸,故作轻松下隐约可见眼眶泛红,可他什么也没说。

因为一点也不巧。

“上车吧。”他依旧那样淡淡的语调,雨伞几乎在她头顶。

他的车就在电话亭不远处,雨太大不好走,几分钟之后才上车。

但是郁景庭也没问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之类的问题,安安静静的开车,送她到香樟墅,又送到家门口。

收了伞,很自觉的跟着进了门。

“太太回来了?”白嫂声音很小,手里还推着云暮的摇床。

吻安笑了笑,视线早就到儿子身上了。

“刚睡着!”白嫂轻声淡笑,看着那位男客人熟稔的步入客厅、自己倒水。

“带上楼放床上吧。”吻安道,一边脱了带着寒气的外衣。

然后把儿子抱起来,在小脸上亲了亲,好像见了他,这一整天什么情绪也都往干净了。

她上楼的时候,白嫂去了客厅,对着客人当然是客客气气。

郁景庭倒是礼貌的先开口了:“不必招呼我,您去忙。”

额,白嫂笑了笑,只得去收拾小少爷的衣物、玩具。

吻安下来的时候,郁景庭半杯水下去了,抬眼看了她,“不去洗个热水澡?”

因为她在外边冻了那么久,很容易着凉。

她倒是笑了笑,真的又转身上楼了,一点也不跟他客气,就让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半个多小时再下去,郁景庭依旧在沙发上,微侧身看向窗外,听她下来才转过来。

待她坐下就开了口:“下午和安玖瓷见过面了。”

她点了点头,“有新进展么?”

他沉吟片刻,很直接的道:“我不会帮她赢这个上诉,也赢不了。”

吻安微蹙眉,“见过沐钦了?”

郁景庭点头。

的确见过了,也直白的道:“只就这一个案子来讲,沐钦一定动过手脚,但如果他不动手脚制造这起案子,安玖泠在其他方面犯下的罪行估计也活不到现在,我总不能帮她翻了这个案子,再继续研究其他罪行将她送回牢里?”

她听明白了,点了点头。

“这件事,好像比较适合留给长大以后的顾城去了解?”她微蹙眉。

顾城如果也认为他妈妈是冤枉的,说不定对谁都是怨恨,这对他的成长不好。

但她妈妈的这件案子,怎么也得等他长大才会懂。

郁景庭眉头轻挑,“他等得及长大再去了解就好。”

吻安笑了笑,“我看安玖瓷也不是嫉恶如仇的人,不至于把顾城往坏处带。”

对此,郁景庭薄唇沉默,不置可否。

她看了他的沉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对?……这次安玖瓷之所以会找上我,应该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这件事整个都和宫池奕的行动挂钩的。

她抿了抿唇,“现在事情基本平定了,所以其实案子结果如何,连安玖瓷都应该不是很期待。”

因为当初搅起这件事的是那个组织,如今他们都败了,自然没人关心结局。

不过她也算多了个亲人。

半开玩笑的看了郁景庭,“要不我把顾城领过来带着,以防他变坏?”

郁景庭这才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是每个亲人都能给你亲情。”

这话让她愣了一下。

见了她的神色,郁景庭多少也知道她今天的经历不太愉快,状态不对,所以没再往下说。

只道:“走不开的话,案子的事我一个人能处理,你忙你的。”

吻安倒是笑了笑,笑得有些落寞,“我有什么可忙的?除了顾城的事,我也很闲。”

以后尽量少去医院,哪怕去了,估计也只会到门口,能看到他就行。

郁景庭从沙发起身,来和走都那么随性,语调淡淡,“不用送。”

吻安和他走到门口也就不送了,看着他的车灯逐渐远了才关上门,靠在门边站了会儿。

一时间总觉得生活变得好无趣,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接下来的那些天,白嫂想回仓城,她没让,也许儿子在身边,她才会觉得不那么孤独。

每天都依旧会送餐去医院,但是到病房门口就不再进去,把食盒给了于馥儿,站在门口看一会儿就走。

看起来宫池奕气色不错,至少一周下来,她都没听说再发生什么意外。

走的时候,她刚出医院就遇到了晚晚,顺便多问了几句。

北云晚微蹙眉,“之前他没法说话,现在你完全可以自己进去问他。主治医师说情况好转多了,下周也许可以试着翻身,恢复好的话不用再进行其他手术,一直养着就行。”

吻安抿唇,他之前不能说话么?她竟然也没发现。

所以,是不是她有误解他的眼神?关于冷漠,关于不解释她才是真正家属……

这么想着,又自顾笑了一下,好像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他尽快恢复就好。

“对了,我哥说好久没见你,你没去看他?”北云晚问。

吻安想了想,她更多的是来回于宫池奕和展北、靳南之间,至于稷哥哥,不知道处于何种心理,总是害怕去探病。

“我刚好过去,走吧。”北云晚道。

她抿了抿唇,点了一下头。

进病房的时候,晚晚说去配针水,让他们先聊着。

吻安坐在床边,低眉削了一个苹果。

“放下吧。”北云稷侧过头,低低的道:“别一会儿把手指划了。”

她不由得笑,“哪那么娇气?”

可话音还没落呢,她抬头看了一眼的功夫,没注意到手指就一阵疼。

“嘶!”的一声,赶忙放下刀捏着手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