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明显不信/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在厨房,汤还差一会儿,尝了一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正在微蹙眉琢磨着,隐约感觉有人靠近。

她以为是白嫂,只随意回头扫了一眼。

下一秒又看了回去,眉头紧了紧。

宫池奕从外边走进来,步伐不疾不徐,目光淡淡的落在她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又好似藏了些深深浅浅的东西。

“很快就好了。”她勉强笑了一下。

也许是这段时间真的疏于交流,加上事发前那段时间他们就分居两地,共处一室,她竟然会觉得彼此之间多了一些道不明的隔阂,如果不说话,那大概就只剩尴尬了。

怎么会这样呢?

她也不知道。

“不是很饿。”他终于脚步站定,距离她很近,嗓音低低的。

吻安略微低眉,把火关了,伸手去拿旁边的厚手套。

但是手腕被他握了过去,他手臂很长,稍微前倾就几乎把她整个带了过去,好像很认真的看了她的一双手。

白嫂说被烫了很多次,倒是看不出来。

吻安不知道他怎么忽然这副表现,笑了笑,“我盛汤。”

他握着的手没松,低眉看着她,忽然道:“我想吃一顿舒心的饭。”

因为不解,她微蹙眉抬头看他,这意思,这段时间就没有一顿饭吃得舒服?

“难道我们之间要一直这样下去?”他又道:“很难熬。”

吻安没说话,但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要改变这种奇怪的状况,除了谈一谈,把什么都说清楚,还能怎么样?

捏着着手里的手套,她略微舒一口气,终究是抬头看了他,“还能怎么样?我们连问题出在哪儿都不明白,多奇怪?”

“不明白?”他伟岸的身躯立着,目光垂下来,和她依旧有着距离差

吻安直直的看着他,“所以你一直都是怪我的?怪我打乱你的计划?怪我造成了你的人员伤情惨重?”

她笑了笑,“真的是我的错么?这么大一件事推给我一个女人,你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闭了闭眼,“谈论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

吻安想转身盛汤,但他把她阻止了。

她蹙了眉,抬头看着他,只得道:“我唯一的错,只是出门没跟你打个招呼。”

其他的她一概不认!

宫池奕低眉看着他,终于开口:“谁又说你有错了?”

这样的问话倒是让她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好笑,“所有人不都觉得是我的错么?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不是你的女人,会发生意外么?也许下一次事发,我应该先和你撇清关系?”

他脸色沉了几分,什么叫撇清关系?

吻安自知说得重了,略了过去,看了他,“如果你是真的想和我谈,就不打算检讨自己有没有过失?”

宫池奕眉峰微蹙,显然是没怎么想过这么问题。

想谈的是他,这种毫不自知的态度也是他。

吻安看着他这样的表情忽然有些生气,这会儿不再把他当做病人看。

道:“你既然不想让我知道,那就瞒得严严实实的!为什么让于馥儿钻了空子?她不是你爱过的女人么,你不是最了解她么?为什么关键时刻唯独把她忽略了?”

男人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垂眸凝着她。

她笑了笑,“看来你的确没这么认为?那也好,或者你哪怕把计划告诉我了,告诉我只是让北云稷去试水,好验证他的身份有没有问题,我也是经历过政治的人,难道我会无理取闹?”

宫池奕终于低低的道:“如果告诉你,北云稷就是扔出去试水,他极有可能在混乱中丢了命,你真能做到无动于衷?”

他这样的反问,吻安愣着,看着他,“你以为我做不到,你凭什么以为?”

“你也以为我那晚出门就一定是干涉你的行动,又凭什么?你一点也不了解我么?”她语调有些急。

原本该是平平静静的谈话,似乎变了味道。

宫池奕低眉看着她,“你又何曾了解我?”

“如果了解,如果信任,就该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出事。”

说到这里,吻安终究是笑了,“所以根本没有对错,可有一件事很清楚。”

她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竟然连彼此都了解,连彼此信任都做不到,还有什么可过的?干脆散了……!”

吻安话音没落,面前的他脸色已陡然沉下来,薄唇紧抿盯着她。

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随手放了手套,也没有去管炖好的汤。

“去哪?”她刚要转身,男人低低的开口,眉峰紧了紧。

见她不回答,擦身而过之际扣了她手腕,朝她相反的方向加重了力道。

再次四目相对。

“不是谈不好没法吃饭么?谈崩了,我没什么食欲。”吻安直直的道。

她挣了挣手腕,他也跟着握紧,定定的看着她不肯松。

“该过的事都过去了,难道要毁在自己手里?”男人浓眉微蹙,“我知道你有委屈,也该适可而止,我想要的不是这样彼此追咎。”

吻安依旧抬头看着他,不弄清楚又怎么跨过去这个坎?

末了又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以往每一次,都是你在坚持,是你的哄着我、求着我?是我不懂珍惜,我习惯了拥有,我自恃万能的总想干涉你的事?”

“如果只是安分的做自己的导演,就根本不该过问你的事,根本不会为了别人而对你有意见?”

她一项一项的数着自己的缺点,胸口有些酸。

既然她能数出来,就说明这段时间她已经无数次的检讨过。

可她也没有不承认,她承认自己有过错,为什么他就不能?

咬了咬牙,盯着他,“你是觉得委屈么?觉得自己坚持了这么久,换来的竟然是每次出事,都是我说着分散的话?”

“是么?”她直直的盯着他问。

男人薄唇抿着,沉默。

这样的沉默让吻安觉得很心痛,她有过错,她知道,凭什么只有她有错,他没有么?

她能承认,他为什么不能?

难道她没有为这段感情付出么?为什么她会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顾吻安陪他走到今天?为什么每次他出事,最担心的都是他?

可他心里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委屈?

眼圈微微泛红,她略微深呼吸,看着他,“如果你觉得每次都这样坚持累了,委屈了,你可以放弃,那就别再疲惫的追着我,可以了么?”

说完话,她却依旧没能转身。

一万之内,她说了两次要散。

握着她手腕的力道越是紧,薄唇微冷,“你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还是以为我不敢?”

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提分开。

她倔强的仰脸,“我很清楚。坚持太累,为什么不选择轻松的路?”

宫池奕已然抿紧薄唇,下颚也绷得很难看。

她再一次挣脱手腕时,他竟然真的一言不发,也没有要追出去的意思。

出了餐厅,身后的一片安静终究是让吻安体会到了真正的心酸。

他们经历了多少事?也许是别人一辈子都没办法经历那么多,可是为什么一件事、一个信任就能把两个人折磨得这么累?

她在楼梯脚站了很久,眼前的模糊越来越严重,但眼眶从湿润到干燥了,那个人终究是没有走出来。

吻安才拾步上楼,看着儿子的卧室,心里乱糟糟的难受。

别墅里极其寂静,一桌晚餐逐渐凉了也没有人动作一下。

吻安一直在云暮的房间,中途被一个电话吵醒,急忙到窗户边去接。

那时候才知道竟然都快十一点了。

她好像睡着了一会儿,挂了电话,脑子里空了好久,甚至连之前的吵架都模模糊糊的了,只是心里的沉重很清晰。

等她从儿子的房间出来,回卧室时路过了书房。

书房开着灯,不用想他应该在书房,还以为,他会离开这儿、回医院或者回仓城的。

进了卧室,吻安在床边坐了会儿,缓步往衣柜走,又拿了一个行李箱。

好久没出门,她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行李了。

刚放了几件衣服,感觉卧室的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她没有转头去看,只是手里的动作顿了顿。

进门的男人视线先看向床榻的方向,转头才看到她脚边的行李箱。

眉头倏然紧了。

为什么总是能狠心到说走就走,说散就散?

他终究是走了过去,从她手里拿了准备放进行李箱的衣服,一言不发的扔回衣柜。

吻安试图整理,几次反复都被他阻止。

终于停下来,什么都不做,只是仰眸定定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宫池奕也低眉,眸子很深很暗,可是薄唇紧紧抿着。

许久,才沉声:“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为什么这话听着,依旧像是她在欺负他?

她皱起眉,太久了,她都忘了他们上一次吵架是什么时候,好像也没有哪一次吵成这样,绕来绕去的很累。

“是你想要我怎么样。”她看着他,“就算我当初冲动的说要以私人去救稷哥哥,就算我出门没和你打招呼,就算我错了……”

“难道我承受的还不够么?”她眼底原本未褪去血丝越来越红,“聿峥说我是罪魁祸首,好,我是!我连看到展北、靳南都觉得自己是罪人!”

“你还要我怎么样?”她隐忍的咬了唇,眼神倔得不肯从他脸上移开。

推开他,她转身也不再收衣服,蹲下身拉好行李箱。

看着她像是下一秒就要走,男人一下子弯腰把她拉了起来。

几番被阻止,她终于收不住委屈,“我已经说我错了,并非不承认,为什么你不能体谅我?”

眼泪无声的滚落,成串从他手背砸落,一颗颗又像烫在他心里。

耳边依旧是她的控诉,“为什么我能认错,你不能!”

“要谈的人是你,想要跨过这件事的是你,固执得不肯张口也是你!”她本能的推着不让他靠近。

可他纹丝不动的立着,反而她自己往后撞在了衣柜门上。

宫池奕一下子眼角紧了,怕她撞到哪,但连问话的时间都没有,她只想逃。

只得一把粗鲁的将她扯到怀里,她越挣扎拥得越紧,薄唇抵着她耳侧,“不要这样,安安……”

嗓音很低、很沉,听得人心痛。

微凉的薄唇从耳侧寻过来,这是很久以来他们的第一个吻。

没由来的觉得生涩却汹猛。

她狠狠推着的手已经停了下来,不为别的,而是想起了医生说他的身体依旧经不起折腾。

就那么紧紧拥了很久。

他才低低的道:“我不该瞒着你,我有过。”

“说走就走,你让我怎么办?……云暮怎么办?”低低的嗓音有几分沙哑。

吻安任由他抱着,听着他终于肯张口承认自己有错。

头顶依旧是他低低的声音,“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要瞒着彼此。”

她抿唇,什么时候她瞒过他?

不知道那样维持了多久,久到她都觉得自己站得累,何况是他的病体?

“放开我吧。”她终于淡淡的开口,没敢推他。

宫池奕听了,也松了手臂,目光却依旧定定的看着她。

果然,她刚转身就想去碰行李箱,男人那张冷峻的脸骤然就变了。

“嘭!”的一声,毫无预兆下,吻安被惊得震了震,看着被他踢开的行李箱,转头看了他。

宫池奕薄唇抿着。

她终于开口:“我有事,要出差。”

见他还是盯着自己,接着道:“电影节的邀请,过去补位评委。”

“邀请函呢?”男人也低低的问,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吻安有些无奈,仰脸看了他,因为确实没有邀请函,只得道:“肖委员长给我打的电话,临时补上去的位子,被人不知道我最近的行程。”

按说她不会去的,不过还是答应了,虽然没有邀请函,但是跟着肖委员长过去就行,总不会被人拦下。

宫池奕站在那儿还是冷然盯着她。

她抿了抿唇,只好不再去弄行李箱,“我去把饭菜热一下么?”

他没说话,就是盯着她,明显的怀疑。

没说话,就是盯着她,明显的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