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两道杠是怀孕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称呼她为姑姑,称呼宫池奕却偏偏要在前边加个“小”是顾城的坚持,因为他觉得宫池奕在这个家里“地位”最低。

顾城终于放下书包,云暮也算是找到靠山了,因为他妈咪对谁都会凶,就是对顾城很少冷脸。

三个男的一条线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女人

吻安瞥了一眼宫池奕,倒是没说什么了。

顾城的晚餐自然是在香堤岸用的。

这一年来已经成了惯例,周六或者周日,安玖瓷才会来把他接回去。

晚餐之后,顾城和云暮在客厅,估计又倒腾着给云厉偷偷打电话了,吻安只是上楼前看了一眼,不打算阻止。

关于这件事,顾城是知道的,云暮还小,估计没法理解,但是年初玄影带着云厉回来过一次,三个年龄依次排下来的男孩处得意料之外的好。

也许在云暮眼里,云厉只是跟他名字相似,又或者是加上兄弟之间的感应,总之,他挺喜欢云厉。

但云厉什么都知道,这是让吻安心里犯疼的一点。

那时候天气冷,玄影带着云厉到仓城机场时更是雾蒙蒙的。

云厉穿了厚厚的小裘袄,也不知道性格是像宫池奕,还是受了玄影的影响,总之走出机场的那一刹那,俨然一个小大人。

却在到了吻安跟前时小脑袋仰着,十分可人。

他就那么看着她,直接喊的“Mom!”

吻安愣了一下,在此之前,她一直不知道什么样的称呼合适,听到这样的声音,一下子心酸。

她离开时云厉都还站不住,更别说喊人、说话。

几秒后,她才终于笑着蹲下身,“冷么?”

云厉摇头,他说:“比照片里的漂亮!”

吻安终究是眼眶微红,她想着等云厉长大才让他知道这些事,因为她不知道小孩会不会心里有怨。

甚至想,如果他以后想回来,哪怕政治因素敏感,她也会考虑的。

却没想到再见面是这样的场景。

玄影淡笑着走过来,“我都没有瞒着他,看来没做错这个决定。”

吻安抿唇,浅笑,“带孩子你比我有经验!”

每每这个时候,宫池奕总觉得他快被无视了。

于是长腿迈上前,手臂很自然的揽了她的腰,看了玄影,语调随性而自然,“待多久?”

吻安忍不住笑着瞥了他一眼,哪有刚到就问这种问题的?

玄影却勾着嘴角,刻意和他抬杠,“如果云厉自己回去,我待到明年也是不错的!”

云厉努力的仰头,看了玄影,“您不是说您自己先回去,我多待一久么?”

宫池奕这才笑呵呵的弯着眉眼,“果然儿子还是亲的好。”

玄影挑眉,有什么用?云厉只看他“dad”,喊宫池奕“爸”,dad和mom才是配套!

那天回香堤岸的车上,吻安和三个孩子坐一起,因为顾城只要在外,就一定要看着云暮,甚至手都不松,云厉也喜欢云暮,只好两人拥着云暮坐一辆车。

而宫池奕和玄影乘另一辆。

略微倚着后座,宫池奕目光穿过车窗,往前看了看,只能看到车尾。

又转头看了玄影,片刻,才问:“云厉真的什么都知道?”

在此基础上,竟还是如此明理的反应,着实超出了一个快四岁的孩子表现力。

玄影眉峰轻挑着,“我教出来的儿子,自然是最优秀的!四岁,他能理解的东西超出你想象,说通了,没什么承受不了的。”

云厉受的是伊斯皇室的教育,当然明白继承人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给他讲一些故事,举举例子,他额真的能明白所谓的政治利益关系。

又笑了笑,“唯一的要求便是以后估计要经常叨扰你们,他想多回来住住。”

宫池奕抿唇,欢迎是欢迎,就是……

云暮好容易有个顾城吸引着,这云厉一回来,某个人又没空陪他了,他想要的小公主什么时候有个信儿?

玄影和云厉住了整整一个月,然后父子俩一块儿回去的。

当然在此期间,玄影和宫池奕走了几趟荣京,谈的自然也都是公务。

吻安现在适应了带孩子的生活节奏,但每天照样能抽出时间工作,给容颜物色了个不错的剧本,她自己也想着要不要再拍个电影。

上一个人物传记式的纪录片口碑很好,到现在依旧有着不错的反响,但因为涉及政治因素,入选电影节后都没了后续。

这会儿,她已经开了电脑,看了刚洗完澡出来的人。

想了想,才问:“郁景庭是今年末能入境?具体日期还没出来?”

宫池奕眉峰微弄,故作不悦的睨着她,“怎么,一年不见甚是想念?”

吻安心底淡笑,却只仰脸淡淡的看着他,“本就是无辜的,非得因为跟我处理同一个案子,接触了所谓的政治敏感边缘就要被你们限制入境,多委屈?”

再说了,她柔眉挑起,“就算身边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也没见你有什么进展不是?”

一直说要女儿,他想了各种办法,就是没结果,起初吻安还劝他悠着点,后来随他去了。

估计女儿体谅她受不了接连生育,让她缓一缓,晚一点来报道!

不过,她这话一出,宫池奕一双眼眯起,已然凑了过来。

吻安知道他的意图,抬手撑住他的下巴,“别闹,下去看看顾城和云暮打完电话没有,让转到我这儿,我也和云厉说说话!”

“给云厉打电话都比陪我频繁,啧啧!”他故作叹息,“我一个位尊至联合署的人,怎这么可怜?”

她不由得笑,“谁让你唾手可得,比不得云厉珍稀!”

男人挑眉,侧身坐在了她旁边,不顾她撇过来的视线,下巴抵在她肩上,幽幽的道:“这下好了,我确实得出差,今晚是不是要珍惜?”

吻安微蹙眉,“临时定的?”

因为之前没听他说起来过。

他点头,“聿峥不在,我必须得多跑跑腿。”

嗯,聿峥没拦住晚晚,只好自己追过去了,一去也没回来,一个念头也快够了,估计差不多该安排回国了。

“去吧!”吻安淡淡的语调,一点没有依依不舍之情。

又道:“今晚就算了,顾城明天一早要被接走,我去送送,别到时候起不来。”

他信誓旦旦:“我把握好分寸,就两次!”

结果却是每次够超高质量,恨不得一次做够半宿。

可想而知,她起晚了。

睁开眼的时候,匆匆忙忙看了时间往楼下走。

顾城已经用过早餐,书包也背好了,见她下来才笑起来,“姑姑不用送我,我知道路!”

吻安瞪了宫池奕一眼,“你去送!”

不是出差么,正好顺路。

“或者等我洗漱完,收拾收拾就几分钟。”吻安又道。

顾城摇了摇头,“云暮刚睡着,姑姑再洗漱完收拾他又该醒了,到时候非要追着我不好哄!”

说的也是,每次顾城走都得偷偷摸摸的。

所以她也就送到门口,看宫池奕和顾城都上了车离开才关门。

差不多四十来分钟,她才接到他的电话:“安全送达,我还有一小时才登机。”

说明顾城已经被安玖瓷接走了,但是他的航班和顾城的时间没对上,只能等着。

吻安挑眉,明明笑着,却淡淡道:“送到就行,你自己等着吧,云暮该醒了……”

他正低眉看着腕表,笃定的弯起嘴角,“好歹还有半小时醒。”

别的本事没有,但宫池奕现在对云暮的作息时间了解得那叫一个了如指掌。

坐在这里,他略微倚着,“谈点正事?”

她抿唇,还能有什么正事?

只听他道:“顾城现在也教的很好了,抓紧生一个?”

这话让吻安笑起来,“今年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你自己不够努力!”

不过,她也抿了抿唇,“顾城在家里是很好,但在学校里偶尔还是有叛逆顽劣的时候。”

吻安和安玖瓷一起去出席过家长会,和老师说明过这个情况。

后来她以会友的名义带顾城去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说这种情况只能慢慢来。

“也许是他对他妈妈的事件存有固执的理解,认为某些人伤害了他和他妈妈,所以对特定的人不会那么友好。”心理医生如此说。

其实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就是需要顾城以后能够懂事,等理解了这些事之后就知道他自己该怎么为人处世。

需要的是时间。

说白了,他只是养成了对某个人群冷漠和敌对的意识,超乎于普通孩子的防备心理,也因为这种防备,他才总和沐寒声家几个孩子起冲突,却对云暮十分疼爱。

只听宫池奕勾着唇角,道:“也许生个小妹妹,顾城的这些情况都好了?”

云暮一个男孩子他都那么喜欢,何况小女娃?

吻安笑着,为了生个女儿,真是什么理由他都想尽了。

她也大方的点头,“你能就行,反正怀了我也只能生啊。”

男人几不可闻的冷哼,“熬了这么些日子,也许是上天想一次给我俩?”

吻安已经不想搭理他了。

只道:“我想着过两天去趟荣京,看看容颜和她妈妈、还有米宝,顺便和肖委员谈点事。”

宫池奕微蹙眉,“谈什么?拍新电影?”

她若是开始拍电影,别说生孩子,回家睡一觉都要变成奢侈了!

所以他立刻道:“家里没人小心云暮闹腾,等我回来再说?”

然后又立刻岔开话题:“对了,米宝不在荣京,送到他姥爷的岛上去了,容颜不也有你稷哥哥陪着么?你凑什么热闹?”

听出了他语调里的不乐意,吻安笑着,“我考虑考虑!”

然,她确实也没能去成,因为宫池奕出差之后的第二天,她就忽然接到了余歌的电话。

电话通了半天没听见人说话。

她皱了皱眉,“喂?余歌?”

这会儿才听到余歌好像舒了一口气,开口都是谨慎到纠结的语调:“那个,我问问两道杠是不是意味着怀孕了?”

吻安笑了一下,“你一个医生怎么反过来问我……?”

话到一半,她忽然反应过来,立刻专注起来,“你的?”

余歌一听她的语音转换就知道是真的了,闭了闭眼,坐在了马桶盖上,心情有点复杂。

“怎么了?”吻安皱起眉,想了想,“东里是不是不在啊?他多久回来?”

“我这两天正好没事,要不陪你去做个检查?”吻安一连串的话。

余歌这才笑了笑,“你还真别说,看别人怀孕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轮到我了怎么这么紧张?”

“东里知道了么?”吻安问。

余歌摇头,他还在国外呢,亲自监察项目,估计没空搭理她。

“这哪行?”吻安眉头紧了紧,“你给他打个电话,肯定立刻赶回来。”

电话那头又安静了。

吻安已经开始准备换衣服,因为她还真搞不太懂余歌和东里的相处模式。

果然,没过会儿,余歌忽然道:“说实话,我忽然不太想这么早怀孕……”

她听完心里就惊了惊,可别偷偷跑去把孩子做了,那东里回来得什么样?

吻安出了门,倒是只问着:“为什么?”

余歌似是叹了口气,“我怀孕之后,也就是一年生下来,到时候不就该离婚了?”

按照他以前的说法就是这样的,离婚之前给他生个孩子,不也就是生完孩子就离婚?

吻安眨了眨眼,好像是这个逻辑,但她知道东里肯定不会离婚,不然弄这么多幺蛾子做什么,不就是为了把她留住?

“你等我会儿,我这就过去了。”吻安已经在车上。

而挂了这个电话之后,她都不用考虑,给东里发了个短讯,很简洁的说了余歌怀孕的事。

原本以为他回回复得很快,谁知道过去二十来分钟,竟然一点回应都没有?

她狐疑的盯着手机屏幕。

一直到她见到余歌,果然是没回复,看了余歌:“东里给你打电话了么?”

余歌笑了笑,“原来是你告诉他的,我说呢。”

不过,余歌微挑眉,“他不信。”

所以,估计也不会回来。

吻安微愣,不信?这种事还有信不信的?还是其中还有别的故事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