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奖不奖励?/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看她微皱眉,笑了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吻安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为什么猜不透别人的爱情故事了?按说她这种职业可都是给别人编故事的。

所以看了余歌,“这么说,东里真打算不回来?”

“随他吧。”余歌挑眉,他不回来也好,晚一点知道这件事,说不定她都能把伯父伯母哄到非她不可了,到时候不就不用离婚了?

之后吻安陪余歌去了一趟医院,特地把能查的全都查了一遍。

医生当然认识余歌,因为余歌在这个医院太有名。

“宝宝目前很好,您身体素质很不错,每一项检查都挺好,到时候定期孕检就行,饮食方面如果讲究,可以专门让营养师出单子的!”

余歌笑着,她还真没这么多讲究,虽然她本人在事业上很成功,她这个年龄,没几个人能做到那么高的医学研究成就,不过她本人确实低调、朴实。

在她看来,她只是一个无父无母、和兄长相依为命长大的幸运女孩,没什么可讲究的,比不得那些豪门大小姐。

不过东里夫人可就不这么想了,东里家的地位在仓城被称作千年老二,但这地位也不是一般人够得着的,讲究的地方可不少。

尤其,东里夫人好容易拴住一个儿媳,又好容易即将抱孙子,她能不仔细的讲究着么?

估计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东里夫人坐在沙发上,转头看了一旁的吻安,顺口问道:“不是听闻你们家老先生等着抱个二胎么?怎的不见动静,三少不够努力啊。”

略微揶揄的调子,吻安也就笑了笑,“大概是福气没修够!”

又道:“所以日后要多来您这儿,和余歌沾沾喜气,指不定就怀上了呢?”

东里煞有介事的点头,“这喜气若是沾了,以后两个小娃娃可得带点关系。”

不会是男女就成双,同性就成拜把子的那一套?

果然,东里夫人还真是这么想的,“我们那一辈最兴这些东西,邻里关系能修得极好,可不是两全其美?”

这得是多好的豪门联姻?

说起豪门联姻,吻安淡笑,“指不定两人成冤家,您看宫池奕的四弟和简小姐不就是欢喜冤家?”

姐弟恋的过程有些坎坷,男方要成长,女方要适应从职场女强人到家庭小女人的转变,确实难,两人也是有情,偏偏结了婚、生了孩子依旧是欢喜冤家,每天不闹点不自在似的。

而提到这个,东里夫人就皱了一下眉,“那不一样!”

关于他们和宫池老爷子之间的那些恩怨,东里夫人倒是没有多说,也就这么四个字带过去了,把话题带回了余歌身上。

“小智说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她问儿媳。

余歌为难的抿唇笑了一下,“可能是项目走不开,估计得需要一些日子。”

东里夫人扶了眼镜,冷哼一声,“项目少了他照样转!项目能给他养老么?都快当爹了也不知道分清主次,一点不着急媳妇!”

幸好她这个亲娘帮忙,否则老婆早被人抢了几百次。

吻安看着东里夫人操碎了心的模样笑着,她没有这样的婆婆,体会不到这种幸福,但好歹,熬过了公公对她不满的那段日子,算是圆满了。

那晚回家之后,吻安正哄着云暮,宫池奕的电话就进来了。

怕吵到儿子,她也没接,想着一会儿再打回去。

没想到他打得是锲而不舍,一个接一个。

她无奈的笑了笑,不就是出去了一天么,这么猴急干什么?接了电话又不能吃她?

轻轻放下儿子,给他盖好被子,她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往门外走。

出了门的时候接通电话。

手机刚放到耳边,那边的人低低的、略急促的嗓音接二连三的发问:“去医院了?是不是怀了?有没有不舒服?医生怎么说?”

吻安愣了一下,好几秒都没反应,因为不知道他怎么忽然这么激动,一连串的问话,她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一条。

再说了,她柔眉微蹙:“谁告诉你我怀孕了?”

这消息来得够怪,怎么连她都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是一下子沉了脸,嗓音也跟着低下来,“我告诉你顾吻安,你若是敢因为妨碍事业把我女儿做了……”

吻安一脸蒙圈,听到他这么冷肃的语调,微挑眉,“怎样啊?”

男人薄唇抿了抿,最终吐出一句:“我罚你生十个!”

她没忍住,浅笑着,进了卧室靠在门边,“谁给你散布的这些虚假谣言?无中生有。”

吻安自己倒也真的想要一个,上一个和简小姐做伴,这次和余歌做伴一起怀,也是不错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声音一点也没见缓和,沉沉的:“骗我你试试。”

她笑着,“谁敢,我还不知道你厉害么?上好的床垫都抵不住你折腾是不是?”

带了些夫妻之间的调侃。

却换来某人很是严肃的“训”她,“跟你说正事呢!”

吻安很无奈,只得道:“真没有,肚子在我身上,我还能不知道么?”

说完,她才忽然想到什么,微蹙眉。

才试探的开口:“你该不会是在医院里安插什么耳目了?”

她今天去了妇科,和余歌同进同出,外行一看肯定也以为她怀孕,余歌作为他的属下,反而是陪同?

难怪啊,她一脸了然醒悟。

这才走过去坐在床边,道:“那你告诉我,这次是不是去华盛顿了?处理的事跟郁景庭有关的吧?”

电话那头的男人没吭声。

吻安只是笑了笑,“我是你的女人,不是那些绣花枕头,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郁景庭都限制入境快一年了,我只是信你,不想多问,免得你有压力而已。”

好半天,还是没听到宫池奕说话。

吻安蹙起眉,“怎么了?”

宫池奕薄唇微抿,他并没有瞒着她,关于对郁景庭的处理,她都清楚,但郁景庭背后的一些事说不清楚,她也没问过。

现在看来,颇有感慨,这和北云稷事件的反差不是一点点。

半晌,男人才薄唇微扯,语调故作满意的自豪,“可以信你和姓郁的确实没猫腻!”

否则她早该着急了。

她只是笑着,不搭理他的小骄傲。

又听他低低的道:“老实回答,到底怀没怀,去医院做什么?身体不舒服么,要不我明儿飞回去?”

一听到他的后一句,吻安赶忙阻止:“别!你当公务是过家家呢,今天走明天回的?”

耽误了他的事,她心里也好过不了。

吻安趴在床上,才道:“虽然很享受你这么激动的关心,但是让你失望了,我没怀,是余歌怀孕了,我陪她去的。”

一会儿没听他说话,吻安才微抿唇,“失望了?”

“没有。”他低低的回答,“好好养身体,别我女儿来报道你素质跟不上,到时候可有你好看的。”

她轻哼,“还没报道呢你就这么偏心,那你说我还怀不怀了?生个情敌给自己多糟心?”

原本是命令她注意身体,被她钻了这么个空子,他只得哄人:“你最大,小情人都靠后!”

吻安翻过身,看了看时间,“忙么?忙的话挂了,我去洗个澡,这几天多去余歌那儿走动,取取经。”

不过一半时间,她还是用来工作了。

可能是因为她走不开,肖委员亲自从荣京下来见的她。

“上一部今年又入选CN国际电影节了,可喜可贺!”肖委员笑眯眯的看着她。

倒是吻安很无奈,微挑眉,“都入选了三年,我都不好意思受邀出席了!”

肖委员一嗔她,“你这心态可不好!能每年入选都已经打破纪录了,放眼望去,除了这一部,谁还能?”

又道:“这说明各方面都值得被肯定,只是近两年政治因素敏感,不走运。”

吻安浅笑,“运气确实是我挺缺的东西。”

尤其怀孕这件事上。

而就算这么敏感,这部电影也没有败下阵,年年入选。

别人看来,这电影也就这样了,不可能再突破上领奖台,但肖委员以为的正好相反。

只要熬得过时间,拿奖是必然的,甚至要成为唯一的经典,没几部电影这样经得住时间打磨,还年年票房客观,回头客一抓一把。

评论中居高不下的观点就是“每重新看一次,换一个关注侧重点,一定能从中悟出不一样的思想哲理。”

国外的网友对此极其惊叹,拍出这种作品的导演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更可怕的是竟然是个女导演、年轻貌美的女导演?

国内电影极少这样情节丰富,思想丰满,值得一品再品的作品,无意,顾吻安把这个台阶跨过去了。

所以肖委员对她的事一直很上心,他笃定自己握的是国宝级导演,将来他这个伯乐会很自豪!

“现在是年中,要到年末才开展电影节,还早着呢,您倒是先坐不住了?”吻安这才笑着看他。

肖委员也笑起来,摆摆手,“老了,你以为我什么都跑得动?”

嗯,那就是还有更重要的事?

只听他老人家道:“肖筱最近息影,我也就宽心多了,这不就想到要不要为顾小姐物色好剧本了?”

呀,真巧,她道:“我最近正在准备这事,顺利的话,也许这两个月会挑几个满意的剧本出来再琢磨。”

至于开拍,得看情况。

她看得上的演员太少了,容颜可以钦定,男主角真是不好找。

所以吻安笑着开玩笑:“若说我亲手调教一个不错的男演员,到时候绯闻满天飞,我可受不住了,老了!”

她这话是两层意思,一来受不住那些个艳丽的舆论了。

二来,宫池奕要是知道她把玩小鲜肉,必然把她绑在床上,更受不住。

之后差不多两周,她一直很认真的物色剧本,不跟随网上的潮流,她就是喜欢开辟自己的主流。

好几天都埋在资料堆里,有时候云暮也跟着她在书桌边晃悠,学着她的样子扒拉书页,一副专注的样子很萌。

就是……太像某人认真的时候了。

“看来是想他了……”她自顾的嘀咕了一句。

下一秒,耳边陡然响起低低的嗓音:“想睡了,这么不要脸?”

吻安吓了一跳,一下子转身看过去。

他倚在门边勾着嘴角,长腿支地,下一秒才闲适的买不过来,一手挺不正经的拎着外套。

那么昂贵的西装,被他勾在指尖,从对面走来,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人。

她闭了闭目,果然相传她那方面需求旺盛不是空穴来风,这都能看出性感迷人!

宫池奕看着她迷迷瞪瞪的样子,唇畔的弧度又深了深,扫了一眼堆积的书籍就知道她看晕了。

长腿迈过去,坐在桌边俯身看她,明知故问:“没回答呢,想谁了?”

吻安终于放下书,瞥了他一眼,“想云厉!”

某人笑眯眯的补充:“他爹?”

云厉他爹,也就是他本尊。

吻安听完心底一下笑了。

没了重大政治事件之后,他身上总是带点邪恶和撩拨,导致她事业空窗竟也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一点不单调。

“我带云暮去睡会儿。”她打算抱起一旁的儿子。

某人居高临下的朝那个小娃娃使眼色,听起来很是慈爱的出声:“儿砸?”

云暮小嘴抿了抿,从书堆里站起来,奶生生的道:“妈咪,我出去走走,你不用陪我睡,粑粑好像更需要陪。”

然后迈着小短腿以他所能最快速度的往门口移。

“慢点儿!”面对这俩父子,吻安很无奈。

转头瞪了他,“你都把他教坏了!”

男人挑眉,“这叫成熟,免得以后被大姐姐拐了,你看看老四不就是?”

她好笑,让四少听到这话不得扔个斧头过来就怪了。

他已经勾着嘴角靠过来,一说话薄唇似有若无的擦过皮肤,“有点饿……”

吻安装不懂,避了避,“饿了去找白嫂,她厨艺好。”

“你这是污蔑我,嗯?”他尾音挑起,“除了你,我还吃过谁?走外头经过野花丛都要屏住呼吸的,奖不奖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