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天使总是要作妖的/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听完只眉头弄了弄,不无揶揄的看了她,“不是说合计着离婚去?怎么反倒开始准备婚礼了?”

余歌抬手绕了绕侧颈,淡淡一句:“你管那么多。”

可见她所说的婚礼可没那么简单,估计东里都不知道她在准备这些。

所以宫池奕勾唇笑起来,“你说你这个女人,好歹是跟着我出来的,怎么处处走下风?”

当初领证的时候,她有几分求着东里的意思,按照年轻人的说法,应该就是倒追。

这会儿要办婚礼了,她竟然也自己偷偷开始弄?

纳闷的看着她,问:“当初自己去领了证,是不是这次又想改由你来求婚?”

听过更多的是男人偷偷准备婚礼,偷偷求婚,直接把女人弄到婚礼上,她这不是要反过来么?

余歌抿了抿唇,不过几秒,也看了他,“当初自己主动、又偷偷去领证就已经很受他白眼了,求婚这种桥段怎么也不可能是我主动了!”

宫池奕这才不客气的淡淡一句:“既然如此,东里智子那么广的人脉,还找不到一个婚纱设计师?”

一句话堵得余歌瞪了他,“你这人怎么越来越不识趣了呢?”

又道:“说我处处走下风,好像顾小姐那儿你不走下风似的。”

某人理直气壮,“我是男的。”

余歌懒得跟他废话了,知道他会帮忙留意的,所以摆摆手,转身往外走,上车离开。

楼上,卧室里依旧安安静静的。

吻安还坐在床上,正缓着神,很难想象她居然睡得跟记忆断片似的。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吻安抬头看去,宫池奕勾唇走过来,“要不要再睡会儿?”

她有些无奈,“我又不是云暮!”

云暮还在榻榻米上坐着呢,摊了摊手,他现在也不睡那么多好么?他都已经开始看书认字了好么?

之后的时间,宫池奕一直在卧室里陪着,她弄剧本也让她弄,自己就在旁边陪着。

平时稍微有些宽松的阳台榻榻米上,因为一家三口都在上边,头一次觉得空间利用极其充分。

窗外的空气寒冷,屋里却一片暖和,尤其三个人围坐一起,说不出的温馨。

男人的手机在不远处的柜面上响起,他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走过去。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目动了动,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很自然的接通了。

“喂?”一边接着,他挺阔的步子闲适的往卧室外走,那一头专注着新剧本的人几乎没察觉他出去。

电话那头是肖委员带着笑的声音,听得出其中的喜悦。

“三少,顾导电话没通,我就打你这儿来了!”肖委员笑着。

听他“嗯”了一声之后接着道:“要恭喜顾导了!入围了三次,这一次的获奖可能非常大,所以到时候务必请她去巴黎出席电影节,三少转告一下?”

宫池奕眉峰轻挑,“好!”

而后略微带笑:“介意她带家属么?”

肖委员“哈哈”的笑着,“必然是不介意的,三少可是也为荣京电影行业做了不少贡献!”

这也不单纯是恭维的话,毕竟,当下的宫池奕基本是公认的富甲一方,沐寒声在荣京任总理之后,企业方面应该稍微控制了规模。

所以,有人猜测宫池奕比沐寒声还有钱。

加之宫池奕频繁在国际上行走,导致海外国家都认为荣京人都有钱。

挂了电话,宫池奕从书房出来,白嫂已经在门外等着了,见他出来,慈祥的一笑。

等近了,白嫂才放低声音道:“太太的汤,是不是可以改喝其他的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点头,“您自己看着弄,对她身子好就行,别放太明显的补品。”

白嫂笑着,“好!”

宫池奕从外头进去的时候,看到某人歪着脑袋趴在矮桌上,皱了一下眉,步伐稍微加快,“怎么了?”

吻安也从那边抬起头,然后笑了笑,“不知道,还真是有点困!”

说着已经配合的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他脸不红心不跳的嗓音很是平稳,“估计是余歌给你用的药起效了,要不睡会儿?醒了大概也就晚餐了。”

专门睡吧也睡不太着,所以她就在那儿趴了一会儿,最后歪着身子倚在了他腿上。

云暮小手指戳了戳他粑粑,又指了指大床的方向,提醒她已经睡着了。

接着他已经从榻榻米下去,小声道:“顾城哥哥好像快到了!”

所以他拿着自己的小本本回他房间继续练,好给顾城哥哥检查这一周的学习成果,晚上还可以跟伊斯那边的云厉秀一波他新学的词!

宫池奕颔看着他出去了,这才把吻安抱起来,动作很轻的放到床上。

余歌给她检查了,看起来像怀孕,但是又无法百分之百确认,可能是她身体的特殊性,不排除有一种叫假性怀孕的现象。

怕她知道了又多想,只好先瞒着,之后时间到了再做一次检查确定结果。

这段时间也并不是很长,反正在电影节之前。

天没黑,晚餐还没好,她就醒了,那时候顾城也到了。

因为周末学校有活动,所以顾城吃过饭就得走,因此安玖瓷直接带他来的。

吻安看了看顾城,感觉又长大了呢!

笑着看了安玖瓷:“这么赶就不用过来了的,天气那么冷,还来回跑!”

安玖瓷也没办法,“顾城坚持过来,尤其听说顾小姐身体不舒服,路上都催了几次加速!”

“和云暮打电话了吧?”吻安无奈的笑了笑,不然不会知道她生病。

顾城的性子确实很固执,大多情况下,他制定好的事就不会变的,哪怕是每周五来吻安这儿,风雨无阻,总之必到。

“小感冒而已!”吻安这才看了顾城。

至于安玖瓷,吻安其实谈不上不喜欢,也不能说不欢迎,但她知道之前的那件事中,安玖瓷瞒了她一些事情,后来也被沐寒声的人带过去谈了话。

听宫池奕的意思,如果郁景庭不在她身边,她兴许早就被安玖瓷坑了几次。

当然,都是过去的事了,除了安玖瓷现在无法自由出国、职位又降了之外,对吻安的生活没有更多的影响。

晚上八点多,云厉的视频电话准时过来了。

这回估计是玄影不在家,因为大乔、小乔两姐妹也正瞪着一双眼守在旁边呢,看到了吻安就一脸喜滋滋的模样,可又碍于他们“严肃老成”的小王子还在,只好压抑着,光给吻安使眼色。

吻安看着视频里的三张脸,笑得很舒心。

“Mom!”云厉稍微卸下了所谓的老成。

吻安笑着,有点好奇,“肩上戴的什么?”

云厉反手又理了理肩上的小勋章,一脸的骄傲,话却故作淡然:“就一个小奖励而已。”

小乔已经自豪的开口:“这是对皇室后代的肯定!听说国主九岁才第一次受这个表彰!”

但是小王子五岁就轻松拿下了!

视频电话这边,某人在画面之外,指尖捏了给她倒的温水,薄唇微动:“基因好就是聪明。”

吻安忍不住笑,回头瞥了他一眼。

宫池奕已经把水递到她手里,又拍了拍她的肩,“让小孩子闹去,上楼?”

估计云厉也就让她看到勋章一个目的,接下来就是兄弟几个闲聊了。

吻安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上楼继续弄她的剧本,等顾城快走的时候再下来,免得他们放不开。

也是那天晚上,吻安时隔一年再次接到郁景庭的电话,不过他暂时是不过来了。

道:“过段时间去趟巴黎,不是快电影节了么?你该是出席的?”

她想了想,“还不清楚,有可能。”

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宫池奕,吻安见他也扫来一眼,反而笑起来,对着电话道:“听宫池奕说,你当时暗地里保了我几次,是不是该谢谢你?”

郁景庭也没觉得惊讶,毕竟这次宫池奕差不多把他的底细摸了个百分之八十。

声音依旧淡淡的,又似乎带了些笑意,“见了面做东就好。”

吻安一笑,“要求真不高。”

那时候吻安看到宫池奕脸色不太好,估摸着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三姐对郁景庭有意,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貌似郁景庭依旧不为所动。

作为一个女人,“倒贴”久了,确实会让家人心疼。

不过在电话里吻安还是选择不问了。

挂了电话,她才嘀咕了一句:“电影节确实马上就到了,肖委员还没通知我后续呢!”

一旁的男人这才转头看了她,道:“来过电话了。”

吻安微蹙眉,“给你打的?”

他微挑眉,点头,道:“还没有具体进展,让你安心等,不必着急。”

又颔首看了她手臂垫着的剧本,“好好准备。”

说的也是,吻安点头。

十二月过半之后,吻安还是没收到具体进展,说实话,她已经不抱希望了,反正也跟之前的两次一样。

那天早上,宫池奕接到余歌的电话,“时间差不多了,带吻安过来检查,还是我过去?”

还是过去检查会比较全面一些,所以余歌建议他带吻安过去。

吻安被他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时候还朦胧的眯着眼,“困死了……干什么?”

他双臂自她身后收拢拥住,缓解了她从被窝里出来之后热冷交替,顺势俯首吻了吻,“带你去趟医院。”

这回她睁眼了,“去医院干什么?我又没病。”

不就爱睡了点?她真的有点慌,最近都被他逼着打了两次针了,自己都不知道打了什么东西。

疼得每次都跟上刑似的。

见她瞬间转醒的反应,男人勾唇笑了笑,心头也跟着柔软着,“不逼你打针放心吧,简单做个检查。”

吻安仰脸,很诚恳:“我不睡了……真的没病!”

他嘴角的笑意深了深,可能是她带着云暮的缘故,有时候感觉她和孩子一样可爱,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吻安最后还是被他换了衣服,直接抱到车上。

她也做不了别的,只能坐在角落的位置瞪着他,“上次的针孔现在还疼着呢!”

今天要是再给她打真的要翻脸了。

宫池奕笑了笑,伸手想把她拥过来,她已经警惕的缩回去,还是躲着点好。

没办法,他只能自己坐过去。

偌大的车厢,两个人就挤在作为角落里,展北时而从后视镜扫一眼都怀疑自己没载人,空落落的。

到了医院,吻安虽然不乐意,总不能跟家里一样被抱进去,下了车往里走。

余歌已经笑着迎出来了,第一句就是:“今天不打针!”

吻安半信半疑。

但确实不打针,检查了老半天,她就是不断的躺下、起来,起来、又躺下。

最后一次躺下之后她都不想动了,宫池奕倒也笑着走过来,“躺着吧。”

她倒是不躺了,倔强的坐了起来。

刚想问到底做什么,没一会儿医生已经笑眯眯的走进来,手里拿着检查结果。

还有一张B超。

别的吻安不知道,但是看到那张B超的时候感觉很熟悉,猛地就想到了怀云厉的时候。

美眸转瞬微瞠。

余歌笑着看她,“恭喜了!咱俩前后也就差两个来月,真好!”

那一瞬间,吻安没说话,但是心里很激动,握着B超左看右看,感叹着怎么每次她怀孕都是在长久渴盼无果之后,来得这么猝不及防?

不过……

她微蹙眉看着手里的B超,“怎么和云厉他们的不太像?”

余歌笑意不减,“当然,医生说可能是一双,不过月份太小,加上你身体因素,得后边的孕检才能搞清楚。”

吻安一下的呆了。

不是吧,她一次生一个都疼得死去活来,受罪得要命,一次就来两个?

“不用那么紧张,你前两次的妊娠反应都比较强烈,这次到目前为止不是什么都没有?”余歌宽慰道。

这倒也是,吻安一下子又被说服了。

但是,不知道她每次都怀的怪宝宝,总要作妖的。

这不,之前没任何妊娠反应,偏偏检查结果确定之后,吻安开始了每天的煎熬。

乏力、睡不醒都是常态,要命的是有时候会浮肿,严重影响美观,位置还天天变,手指、脚背、眼皮等等,加上呕吐,她觉得简直暗无天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