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仓城第一黄金男?哼/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段时间,吻安每天的事情就一件:吐。

有时候吐得嗓子连喝水都疼,只能吊生理盐水,然后睡觉。

庆幸的是,至少那些日子她没有生病感冒,否则那才是煎熬。

眼看着十二月走完了,一月底就是电影节,对上一年度及以前的优质电影做评选。

目前为止,这是国际上含金量最高的电影节。

不过那时候吻安是真的没时间去期待,更别说打听了,和之前那段时间一样,根本没去想这回事了。

知道宫池奕要出差的时候,吻安正从嗜睡中醒过来,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去很久?”

他想了想,“应该不是很久。”

伸手握了她,昨天她的手指浮肿,今天倒是好了,手指还是那么漂亮。

“要不,让北云晚过来陪陪你?”他低眉看着她,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她一个人闷坏了。

吻安倒是笑了笑,“她和聿峥这会儿正是需要培养感情的时候呢,我把人家叫过来可不是不识趣么?”

男人扯了扯嘴角,聿峥需要培养什么感情?当初女人贴上去都不知道接着,怪谁?

她笑着,“放心吧,余歌现在跟我差不多,无聊了我找她去。”

“那算了。”宫池奕又不乐意了。

吻安微挑眉,“为什么?”

“东里没告诉你么?”他眉峰微动,“听着像是要举办婚礼。”

哦……一听这个,吻安就知道为什么了,她主张不办婚礼,她自己都不觉得委屈,反倒成了他心里过不去的坎了,也见不得别人结婚,羡慕嫉妒恨。

她也顺着他的话,“那就不找了,免得给她添乱。”

也不至于太无聊,云暮一直陪着,周末顾城还过来,云厉现在打电话也勤快。

宫池奕从家里走的时候好像是十八号,估计怎么也得二十五之后才回来,甚至二月初。

但是吻安现在一般不问他去哪,免得自己乱想,只要他能保证平安的回来就都好。

他走了之后吻安整个人就清净了,所以过得更是昏昏沉沉,睡得不知道时间点。

转眼一周过去。

那天,她意外的接到郁景庭的电话,有些惊讶:“不是说最近不过来么?”

怎么这就到机场了?

郁景庭眉头微挑,“不是说也出席电影节么?没听到你去的消息,过来搭个顺风车。”

吻安靠在阳台上,“我没接到进一步的邀请,估计是不去,你要白跑一趟了。”

这可让郁景庭纳闷了。

明明她在被邀请行列,甚至是极大可能得奖,怎么可能没接到进一步邀请?

“你确定?”他一边出了机场一边问着。

吻安点头,这还有假,她这些日子虽然混沌,也知道接没接邀请。

郁景庭到香堤岸之前,她已经看了日历,距离电影节就那么两天了。

“打电话问问那个肖委员不就知道了?”郁景庭淡淡的看她,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捅了篓子”。

没一会儿,吻安给肖委员打了电话。

不过那边没接,这让她皱了眉,什么情况?

就算是因为得不了奖,也不应该不敢通知她。

只好找了找肖委员女儿的号码。

肖筱接电话倒是快,声音里都带着笑:“顾小姐?”

吻安也礼貌的笑着,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直奔主题。

被问及有没有听父亲提起邀请她出席电影节的时,肖筱表示很惊讶,“我爸没通知你?……不应该,听我老公说应该很有潜力拿奖的,被邀请名单里你的名字排最前边,别人不出席,你肯定必须去的!”

这回吻安倒是纳闷了,她真的没接到通知!

肖筱想了想,去找了父亲邮箱里的邮件,亲自给她拍了照片过来。

“顾吻安”三个字清清楚楚的印在贵宾行列。

肖筱皱着眉,“该不会是我爸老糊涂了,忘了通知你!这可坏了,就两天了,你得立马动身!”

确实如此,吻安必须立刻订机票赶过去,要不然主办方还说她高傲了。

郁景庭只喝了两口水,就要陪着她去机场,倒也看不出疲惫,只略温和的看了云暮,“带么?”

当然不带,吻安现在连自己都搞不定。

也是去机场的路上,郁景庭好像才发现她的状态特别,看了她几次之后,终于问:“又怀了?”

又……吻安听着没忍住笑了一下,“所以你稳点开,我吐不动了。”

好半天,他不说话了,吻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然后下一秒,竟然听到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我也觉得该要个孩子了。”

嗯?她转过头,“有进展了?”

郁景庭神色淡淡,一点悬念都不给她留,道:“什么进展?生个孩子也不是一定要结婚的,合理合法的找个不错的代孕,省心省力。”

如此另类的想法,着实让吻安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看得出来,他对宫池鸢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但宫池鸢对他情深义重,这辈子估计少不了纠葛的。

吻安笑了笑,“找代孕若是找到宫池鸢,是不是得谱写一个特别的爱情故事?”

和现下流行的言情小说似的,代孕到有了感情也不是不可能,就是磨难多一些。

毫无意外,郁景庭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写剧本还能编出这么俗的故事?”

额,她抿了抿唇,还是安静坐着吧。

一路上,吻安丝毫没往别的方面想,不知道肖委员通知过宫池奕的可能。

但是飞机刚在巴黎降落,吻安受了好一阵折磨之后,走出机场连腿都直不起来就看到了某篇新闻,万花丛中那张英俊的脸。

“仓城第一黄金男确定出席电影节,开幕前已有众多名媛慕名搭讪,据悉宫先生至今未婚,低调几年后再次公开露面,对其仰慕者依旧只增不减……”

吻安看了之后盯着那张脸一会儿,第一黄金男,至今未婚?

看来她当初不要婚礼还真给他钻空子了!来出席电影节给她可是一个P都没放!

这时候,郁景庭也看了她,摸了摸鼻尖,道:“见了面,别说我带你过来的。”

看起来,宫池奕是不打算让她来的,结果被他给打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