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不知道在哪消遣美人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这话,吻安倒是瞥了他一眼,“你还能怕他?”

郁景庭似笑非笑,语调倒是一直淡淡的,“被揭老底的滋味毕竟不好受。”

哦,她知道是之前那件事,但一句也没多问。

车子从机场往酒店走,那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吻安本来都拿了手机,想了想又打消了告诉他的念头。

他不是没告诉她过来出席电影节么?她也不说,让他也尝尝那感觉!

她连肖委员都没联系,只通过郁景庭的关系,跟主办方负责人单独打了个招呼,不至于到时候没有她的位子。

第二天晚上就是电影节重中之重,基本能得到大奖的都能出结果,之后两天另有安排。

但吻安真担心自己能不能好好参加完,因为路上她就开始不舒服,中途因为极度难以忍下来的干呕,车子停了好几次,司机明显觉得有些不耐烦了,耽误了他拉其他客人。

郁景庭二话没说用钱解决,司机这才安安心心,一路几次走走停停。

“不能吃药?”终于上了车,郁景庭看了她,“就你这个样子,进了会场,总不能随身带着垃圾桶?卫生间距离晚宴大厅也有距离的。”

吻安闭了闭眼,吐得满身疲惫,无力的摇了摇头,本来每次都怀得不容易,她哪还敢乱吃药?

“忍一忍就好了!”她闭着眼,声音有点弱。

郁景庭眉头微蹙,“不打算告诉他?”

说起宫池奕,吻安这会儿本来也不舒服,更来气了,他一个人偷偷出来参加电影节、顺便沾花惹草,直接把她一个人扔家里,也真放得下心!

她还以为当真是外出忙政务去了呢。

但说忍不是那么简单的,最起码,从基础去酒店这一路她就已经不行了,最后郁景庭坚持必须让她去一趟医院。

“从仓城过来也这么长的路程了,折腾这么久,必须做个检查也好心里平定。”顺便问问医生有没有什么不伤身体的药物,能稍微让她好受点也好。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一会儿,她一时半会还下不去,实在是哪里都难受。

郁景庭想着把她抱进去,她不同意,就在车门坐了会儿,总算慢慢下来了,司机和郁景庭一人一边的虚扶着。

“没那么严重!”吻安忍不住笑了笑,让他们俩好好走路。

因为这边不是仓城,自然没有V通道,就按部就班的来。

中途她正靠在一边的长凳上,郁景庭走过来拍了拍她,吻安看去的时候就见他指了指不远处。

一开始他还不明白什么意思,等抬眼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两个不陌生的身影。

宫池枭自然也看到她了,提醒了一下身边的薛音。

能在这儿碰到确实是巧合,因为薛音周游各地刚好到这儿,碰上了电影节的热闹,全程都热闹,宫池枭干脆也过来了。

“生病了?”薛音看起来是越来越年轻漂亮,戴了圆框眼镜,显出不同于她过往人生的文雅气质,以往看起来是比其他女人要锋利的。

吻安知道是在问自己,笑了笑,“没,妊娠反应比较严重。”

妊娠?

薛音几分惊讶,因为一直在外边,除了宫池枭她不怎么联系别人,这事还不知道,宫池枭也没跟她讲过。

宫池枭才笑了笑,“没顾上说!”实在是每次两人交流都时机特别,更没空说别人的事了。

薛音虽然不碰医很久了,但一看吻安的脸色也知道她现在状况很差,“刚到么?”

吻安努力笑着点了点头,“没事,缓过来很多了。”

薛音的脸色没好看多少,眉头更是紧了紧,看了看排队的人,才又看了她,道:“等几分钟。”

然后转身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宫池枭在原地陪着他们。

没过几分钟,薛音就回来了,直接带着吻安往前走,连做检查的时候她都在旁边,一直跟着看。

中途吻安听她惊喜的低声:“双胎?”

她点了点头,“医生之前说还不太确定,有可能是。”

薛音又扫了一眼,“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很明显就是。

医生跟薛音交流了好一会儿,估计是在交代注意事项,反正吻安听不懂法语。

“今晚不忙的话直接回去歇着。”薛音道。

吻安点头,她现在也很想安安心心的休息。

出去的时候,薛音看了好几次拍出来的B超,再仔细的算来,她现在也就三个月出头的日子,要看孩子性别并不容易。

薛音倒是笑了笑,“你倒是挺会生的!”

这方面,薛音也算有经验了,而且现在从医学上来说不太准,但她这个还真是比较容易看出来。

吻安略微笑着,她们很久没见了,每次都是交流不多,但也没多尴尬,只是不如其他母女那么热切。

转头,浅笑,“什么?”

薛音指了指手里的B超,笑着道:“先是生了两个男孩,这回一次性补两个女孩。”

正好凑两个“好”字,没有比她更会生的了。

“都是女孩?”吻安也是欢喜的,就是不知道有了两个小情人,宫池奕以后得多“冷落”她?

薛音看了看前边不远处的宫池枭,才道:“我去过玄影那儿,云厉很好。”

这件事宫池家那边目前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估计老爷子要生气的,那可是他的大孙子。

吻安淡笑,“时常会和我打电话,他都知道的,很欣慰,没怪我。”

因为马上就回到宫池枭等着的位置了,所以两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回去好好歇着吧!”薛音道,看起来出了医院就不走一道了。

末了,又想起来问:“过来做什么的?电影节?”

吻安点了点头,“嗯,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出席!”

薛音之前还没看到宫池奕的那些新闻,所以也不清楚他们俩之间互相不知道行程,还以为有人照料着,所以没多问。

从医院回去的时候,吻安看了几次手里的B超,说实话还真是看不懂,但知道肚子里住着两个小公主,整个人都小心翼翼的了。

毕竟女孩子不像男孩那么经得起折腾,云厉和云暮怀着的时候她就没少到处跑。

走了半路,身体缓过来多了,转头看了看郁景庭,“年纪也不小了,确实可以考虑给自己找个伴,代孕一个也是不错的!一个男人自己带孩子其实好处很多。”

尤其对他这种好像看不见爱情,整个世界只有他自己的人来说。

郁景庭语调淡淡,“知道,荣京现任的那个总统苏曜,不就是自己带的儿子么?”

嘴角似是勾了勾,“听闻反倒成了女人当中的热门人物,都想给孩子当继母!”

吻安笑着,“你就放心吧,就算你到时候带好了你的孩子,也不会有女人仰慕你,更不会争着当后妈。”

淡得没味的男人,谁喜欢?

对她这么揶揄,郁景庭反倒一笑,不反驳,是那样才好,他最不喜欢被女人骚扰。

回到酒店之后,吻安断断续续喝了两杯水,吃了点东西就开始躺着休息,翻看了两次电影节晚宴的入场安排。

想着她估计是免了,也不是什么知名艺人,干脆从侧门进场得了。

郁景庭让人给她安排了个方便进出、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位置,免得她到时候要频繁去卫生间。

直到睡前,她都没给宫池奕打过电话,气人的是,他竟然也没来电!

看来根本不知道她在这里,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些个女人堆里逍遥呢!

不过,那晚她睡得是出奇得好,估计是舟车劳顿的缘故。

第二天起得也不早,郁景庭更是没叫醒她,而是让主办方那边划了她中午之前的行程,直接晚上过去就行。

所以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安安静静,早餐、午餐都是有条不紊。

一直到傍晚,两人开始出门往电影节晚宴举办地点走。

中途她蹙了蹙眉,“你应该没位置吧?”

郁景庭挑眉,“对面有个咖啡馆还不错。”

所以他去那儿等着,或者应该不用他等,她一出现,不信宫池奕还能坐得住?

又一次吻安出门走得急,身边没什么助理,好在郁景庭叫人一路带着她进去,一直到座位上,还给她说了卫生间的位置,特意带着走了一趟。

之后她就坐着没动过,穿得也低调,估计没人认出她来。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的时候,吻安本能的回头,肖委员一脸惊愕,“真是你啊?”

她笑着,“很惊讶,看来和宫池奕串通得不错?”

肖委员一愣,笑呵呵,“看你说的……”然后转头开始寻找宫池奕的身影。

吻安示意他不用找了,“这种时候,他要么在后台,要么在人少的地方消遣美人呢!”

这话虽然是开玩笑,却说得肖委员是一脸尴尬。

他正想说什么呢,吻安皱了皱眉,手背捂了一下,一边低声“不好意思”一边起身,看起来不太舒服。

“怎么……?”肖委员不明所以,看着她小快步的走了,应该是卫生间的方向。

肖委员也没多想了,招手找了个人让她去看看顾吻安,又转身去找宫池奕,因为一看顾吻安身边就没带人。

------题外话------

最近家事比较多,有点严重,不方便多说,忍一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