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抱你回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肖委员要找的宫池奕没被他找着,吻安匆匆去卫生间的时候倒是余光一撇见了一眼。

那时候整个想呕吐的感觉都憋在喉咙里,所以吻安也没细看,但是哪怕只是目光一扫,她也能认出那绝对是他的侧影。

这地方很大,整个酒店都被定为电影节专用场所,闲杂人等是进不来了的在他旁边的必然是某个女明星了?

估计是注意力被转移的,吻安在转角的地方顿了脚步,光线偏昏黄,这么远的距离,一般人是看不真切的。

吻安也看不清那个穿着性感的女明星是哪一位,不过他的身影就再清楚不过了。

不知道在聊什么,能隐约听到女子的笑声,他的声音则是断断续续的低沉。

果然妻子怀着孕的男人都不靠谱!吻安站那儿瞪着他。

她身边目前是没有这个期间男人在外野食的事情,但她好歹混电影圈,听闻过、见识过的事太多了。

尤其他这种高质量男性,眼瞎的机会又成熟无比,来一趟顺便吃两口野食可真是大大的享受,反正也不用负责,两张支票的事儿!

吻安真是越想越能编出整个他这些天的状态了,要真是这样,她非得……!

咬了咬牙,没个主意,倒是吐了一大口恶气,恶心的感觉又往上涌,也就顾不上那么多。

也是那会儿,不远处的那个女人抬眼看过来,注意她两分钟了,发现她一直站在那儿。

宫池奕顺着女人的视线侧首看过去,就一眼,立刻就变了脸,满是严肃,浓眉蹙了起来。

面前的女人被他这反映弄得一头雾水,也跟着紧张了一下,“需要让人去处理?”

虽然对方应该什么也听不到,但看到了。

宫池奕方才闲适放在兜里的手已经抽了出来,嗓音低低的。

转身之际才听到他说:“那是我太太。”

什么?女子惊愕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看着他已经很干脆的大步往那头迈去,愣了会儿后也才紧着步子转身消失。

卫生间里,吻安原本还稍微注意仪态,虽然这会儿别人看不见,但万一出去还要上台什么的,总不能太狼狈。

但是吐着吐着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幸好她不喜欢化妆,若是和别人那样眼线、睫毛、眼影都弄上,这会儿估计被眼泪弄得跟鬼一样了。

吐到眼泪汪汪又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想到某人还在外面调戏女人就更是来气。

也不知道别人怀孕是不是这么难受,早知道坚决不怀了!他倒是潇洒!

正这么想着,身后的门被人敲响。

力道不重,但是很清晰,因为卫生间里的人都被清了,很安静。

“安安?”几次之后,宫池奕低低的嗓音响起。

语调里已经带了担忧,因为知道她每次呕吐都是什么样,眉峰揪在一起。

吻安这会儿确实太需要个人,不过一听到是他,真想给他一脚踹出去,可惜她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撑一下,把门开开?”他低声带着温和的询问。

吻安没回应,爬起来坐在了马桶上缓着,比爬一座山还累。

等他敲了好几次,她终于满是任性的对着门口:“不开!”

不过声音很弱,自己听着都没气势。

所以,过了会儿,她还是撑着力气起来开了门,然后借力靠着,尽可能一副她顾大小姐的姿态。

吐得都一脸惹人怜爱的较弱,还仰脸盯着他,声音弱又带怒气:“干什么,妨碍你打野食了、要我腾地方?”

宫池奕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就因为看到刚刚那一幕了。

见她这副姿态,反而薄唇弯了弯,虽然吐得厉害,看来问题不大。

也就轻轻勾了薄唇,目光落在她腹部,手臂稳稳地环着她。

“这俩闺女又不乖了?”声音很好听,低低悠悠的。

吻安愣了一下,略惊愕,他知道是俩女孩?

这么说,他知道她在这里,不然昨晚才查出来的结果,他从哪知道的。但是他知道她在话,昨晚到现在也没联络过。

能不可疑么?鬼知道他昨晚在忙什么?

她正一边想一边皱眉盯着他,面前的男人也神情严肃下来,“谁让你过来的?”

吻安听完柔唇一扯。

“我不过来,是不是一年后给我抱一堆私生子回来?”要不是她现在看着虚弱,眼神和言语都犀利的很。

他抬手抹了抹她脸上潮湿的痕迹,声音更是温和下来,“脑子里又开始给我编剧情了是不是,嗯?”

“就知道你吃不消才不让人通知你的,反正也不是多大电影节,折腾了你两次也没见个实锤!”他眉头,感觉自己安排已经很周密,不知道哪出的问题,这会儿也没心情追究。

“弄来弄去,结果也没变。”他略微叹口气,“路上难受了?”

吻安低眉扫了一眼他给自己抹眼泪的手,刻意板着脸,一点没客气的打掉他的手,“拿远,摸过别人没有?”

宫池奕没生气,反而这话让他有些好笑,眸底越是温柔,“好了,不闹!”

“实在不舒服我让人送你回去,该有的过程我替你补位,嗯?”他很认真的在商量。

但眼底的坚定也不容置疑,她这副状态,一会儿还得来来回回的跑,怎么受得了?

吻安也看了他,“要是能不来,我跑这么远又是飞机又是汽车的?”

多好的机会,他差点就给她搞砸了,人都来了还想让她中途回去?

他眉峰微蹙,低眉看着她,想着她若是能坚持住也好。

但话还没说,她又一次猛皱眉,转身就去吐了。

她吐得难受,他看着更是心疼,一直抚着她的背,顺便接了个肖委员的电话,“不用了,我替她。”

吻安听到了,拧眉看了他,知道他在说什么,想把电话拿过去。

宫池奕这会儿神色很沉,非常严肃的看了她一眼。

看得她都一愣。

他也挂了电话,依旧略微强势的一句:“别胡闹,不舒服就必须回去休息!”

吻安一下觉得有些委屈了,看了他一会儿,啧啧舌,“你凶我干嘛?说话不算数干涉我的事业?还是想支开了我继续逍遥去啊?”

宫池奕眉峰拧了拧,她一旦倔起来是挺气人的,但又不能生气。

只是脸色绷得不太温柔,嗓音倒还过得去,“听话的,回去休息,我尽早回去,行么?”

她没说话,直勾勾的盯着他。

看得他只无奈的叹息,抬手抚了抚她的脸,“别这样,你脸色很差,必须回去休息,全程给你直播还不行么?”

她都那么说了,他竟然不生气,语气都不见冷。

所以吻安知道这会儿耍脾气他都会照单全收,下巴一扬,“那女的谁?”

本来还怕她不问的,听到问得这么直接没自己编剧情,倒是挺好。

他勾了勾嘴角,“吃醋了?”

“告诉你了就听我的,回去休息,或者去车上等我?”他很是好脾气的商量着。

吻安不说话,就仰脸瞪着他,这会儿都忘了难受的事了。

宫池奕这才理了理她的长发,看过很多淡妆浓抹之后,还是看她这副洗尽铅华的模样最入心。

语调也跟着柔和了,“算是一个合作伙伴?找机会你问问郁景庭,他可能比我清楚对方身份,总归他说的你一定信,我说的就不一定了,是不是?”

后一句还带着小小的吃味。

他这么说,吻安还真就没那么膈应了,因为郁景庭是他这辈子都收买不了的,敢让她去问,那肯定没问题。

不过她还是摆着脸色,“让道儿!”

他勾唇,俯身在她鼻尖轻吻,“抱你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