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终身成就金奖/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瞥了一眼他讨好勾唇的模样,“我自己走。”

但显然她现在发言没什么用。

宫池奕略微弯腰把她抱了起来,绕过通往热闹礼堂的走廊,往另一个方向走。

光线有些暗,一路上也没什么人,看来他对这里真是熟悉。

吻安被他抱着,和他拌拌嘴连妊娠反应都缓解多了,这会儿仰脸直直的看着他,“宫先生对这里的角角落落很熟呢?是不是还知道哪里比较好办事?”

男人低眉,嘴角勾得很好看,“是知道几个,还没试过,要不这就带你过去试试?”

虽然是开玩笑,吻安已经狠狠剜了他一眼,“就知道一条腿都闲不住!早知道老天应该让你一直坐轮椅!”

他宽阔的步伐已经转过走廊,稳稳地往侧后方走,车子就停在几步远处,黑色的车子隐在昏暗里也看不真切,他倒是懂得躲媒体。

头顶已经传来他低低的、带笑的声音:“诅咒我事小,那也得想想你能不能得到满足不是?坐轮椅多不方便?”

她瞪了一眼,聊不下去了。

车门打开,他把她放进去,并没有立刻离开。

半个身子探进来,捏了捏她温度缓过来的手心,又抬手拨开她的发丝,“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晚会估计要个把小时我才能出来。”

说的好像个把小时很久远似的。

吻安瞥了他一眼,“没有!”

想了想,又转过身,“赶紧走吧,不是要替我出席么?万一点到我没人回应又说我顾大小姐耍大牌。”

又道:“少撩拨年轻貌美、急着上位的小花旦。”

宫池奕这才勾起嘴角,“谁有你貌美如花?”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又凑近吻了吻,嗓音在夜色里十分好听,“万一上台去,有没有准备好的发言稿?”

吻安忍不住笑了一下,她过来是为了跟人打交道,还真不是来领奖的,所以什么都没准备。

男人勾唇,“那我自由发挥?”

她不耐烦的哼唧了两句,“没你发挥的地儿,赶紧进去吧,吵死了。”

吐完之后全身无力,靠在座位上只想睡觉。

宫池奕点了一下她额头,就这个样子还非要跑过来,拦都没拦住。

不过他也说不出什么批评的话了,“我进去了?很快出来。”

展北在车子外边站着,估计宫池奕进去之后也不会上车和她共处一个空间,免得被逼问三少这次的行程。

电影节晚会已经开始了,主持人是个老资历了,开场气氛就很好。

宫池奕从侧门进去,他不知道吻安的位置,依旧坐在给他安排的地方,旁边便是刚刚在走廊交谈的女子。

“你太太走了?”女子声音很小。

宫池奕优雅落座,身子不偏不倚,只是淡淡道:“郁景庭大概也来了,没找过你?”

女子蹙起眉,“不可能。如果真的来了,他一定会找我。”

但是目前为止没找。

宫池奕薄唇扯了扯,“不去陪着更重要的女人,还能找你?”

这话说得女子心不在焉,往周围看了看,但是郁景庭讨厌娱乐圈,这种场合肯定不会入场是必然的。

两个人的位置并不显眼,交流也很隐晦,别人并不会注意到。

一直到吻安的电影提名出来。

肖委员找了吻安一圈之后,还是把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宫池奕身上,使了几个眼色。

宫池奕目光淡淡扫过去,相比于肖委员的一脸紧张,他简直泰然自若。

没办法,肖委员弓着腰过来了,“顾导呢?”

他沉声,很自然的语调:“她身体不舒服,继续由我代替就好。”

肖委员皱着眉,“恐怕不太行啊,您又没看过电影,万一真上台,怎么发言……”

说话间,主持人已经把入围的名单点完,最后一个影片简介播放结束,进入倒计时。

“五、四、三……”

音响很不错,倒数声音洪亮,宫池奕真没听肖委员说什么,大屏幕上的画面已经定了。

不是吻安的电影。

宫池奕这才勾唇,“担心多余了?幸好她没来。”

否则又得一阵失落。

不过宫池奕这话刚说,后台一个老者缓慢走上来,身形略微佝偻,步伐摇晃中透出几分苍老,但神态矍铄,目光和现场的热情融在一起。

主持人略微搀扶了老人一把,替他调整了话筒,老人已经简单的开始了讲话:“我今天呢,是破例出席,作为国际最权威影协主席,在最后任期、经过会员表决,做了这个决定。”

已经有司仪将老人亲手写的贺卡和鲜花、奖杯带了上来。

宫池奕低头看了看时间,想着已经过了关于她的环节,就趁早离开别让她等急了。

但肖委员压了压他,“急什么?”

他稍微迟疑,预感到了什么。

果然,台上的老人谈及了她的电影,以及她的相关经历和贡献。

“能有一位女性破此大例,是电影界的一大进步……”老者语调平缓。

很显然,关于吻安那些令人肃然起敬的经历,都是从肖委员口口相传的。

屏幕上显示着她的一张照片,估计是因为她平时不爱拍照,也没人能偷拍,只是一张很普通的工作照,侧脸专注于摄影机上。

但不可否认,这样的她,很美。

另一个屏幕便是电影的精彩片段赏析。

很是意料之外的,宫池奕听着老人一字一句的说完“导演奖终身成就金奖”总觉得有那么几分心潮澎湃。

因为这一次,他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使,全是她自己努力出来的成果。

他的女人多厉害?

他还想着,这个奖评断最少还得等两年,她却破例了。

吻安一共破了三个例:她是此奖最年轻得主,破每五年一评的例专门为她颁发这个荣誉,最后,她是个女导演。

这么重的一个大奖,偏偏本人不在场。

宫池奕从座位起身,曲臂自然的扣了西装扣子,迈步到台上时赚足了眼球。

明明是顾吻安得奖,却是他上台,这可不是够惊人的?

此时,吻安也略微仰头看着巨大的屏幕。

看着他一身考究的穿着,那张另无数女人迷恋的峻脸,嘴角带着几不可闻的弧度,随便一点都令人致命。

吻安这时候皱着眉,这种场面估计他应付不来,他能说什么台词?

显然,她的担心多余了。

宫池奕的台词很简短,但简直一下子平地炸起一片雷。

只见他以后辈的恭敬和影协主席握了手,低低的交谈两句后,很正式的接了奖杯和花束。

不过,他的致辞可没那么正式了。

眸子略微扫过嘉宾席,很精确的捕捉了一台摄影机,眼尾勾起笑。

吻安忍不住翻了个眼,这绝对是冲她笑的,然后他便薄唇微掀,听起来漫不经心。

道:“感谢各位评委认可,我太太,她可以安心生宝宝了。”

“我太太”三个字加的很是有心机,偏偏也不觉得突兀,但是底下早已一片哗然。

更热闹的就是晚会礼堂外的媒体。

也正是因为这样,宫池奕本想在台上多说两句,兜里的手机震动,他礼节性的几句后下台。

短讯是展北发过来的,他一看完脸色就沉了,没回座位,直接扭身从侧门离开。

展北的车被媒体包围了,哗啦啦的问题涌得正起劲。

“顾导,你们真的结婚了吗?”

“怀孕多久了?”

“算是未婚先孕吗?还是已经秘密登记结婚?或者是因为怀孕不得不结婚?”

都是围绕着宫池奕公开的话在问。

展北真怕车子被掀翻,他又不能动粗,急得绷着脸,“不要再靠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