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安心养胎/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这会儿在车子里缩着,闭上眼就当自己是隐形了似的,一点都没打算出去应对媒体。

不是她怂,只是肚子里还住着两个,万一哪一脚踩得不稳出了事怎么办?

何况……她确实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宫池奕自己弄出来的事,让他自己来收拾烂摊子吧!

明明可以风平浪静的拿个奖杯就完事了,他非得对着全世界宣布,一定是因为不让他办婚礼,所以换个方式昭告!

宫池奕大步从另一个方向走来,虽然光线昏暗,但在场的镁光灯一扫,他那一张峻脸的紧张沉着清晰可见,生怕她被媒体给吃了似的。

展北两条手臂一摆基本就能格挡出一条道来,宫池奕顺势走近车身,往里头瞧了一眼没见人。

浓眉微蹙,转头看向展北。

展北不明白他的意思,正全心思的应对着潮水般涌上来的人,镁光灯闪得他直拧眉。

这里简直比里头颁奖的地方还热闹!

宫池奕没办法,举了拿着奖杯的手,现场就安静多了,他才缓了一口气,睁着眼睛说瞎话,道:“非常抱歉,安安今天没来,关于我们的喜讯有机会一定和大家分享……”

这边正说着话呢,车里的人就真当自己没来,已经爬到了驾驶位。

“轰~”车子引擎响了一下的时候,人的本能就是躲开。

很不巧吻安车技一流,逮着这点时机,记者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把车挪了出去,车尾一甩往不远处开。

在场的人都愣愣的,包括宫池奕。

几秒后,他才眉峰轻挑,干干的一笑,朝展北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见机也可以开溜了,否则这么下去天亮都不会被放行。

吻安的车子停在将近五百米开外,还过了个路口,媒体是不可能追的。

宫池奕和展北就只能步行过去,一人捧着奖杯,一人抱着一大束鲜花,她从后视镜里看着这场景总觉得好笑。

“笃笃!”不知觉,他已经到车跟前,抬手敲了敲车窗户。

吻安浅浅的笑着开了中控锁,往旁边挪了挪。

奖杯放在了她手里,展北也把开车的活儿接了过去,车子缓缓启动。

“圆满了?”身侧的男人低低的问,颇有意味。

她没说话,手里捧着并没想过的奖杯,说实话,她以为,怎么也得第三部或者第四部电影成为票房奇迹之后才能和这种东西沾边。

上天这算不算挺眷顾她的?

一旁的男人已经低低的接着道:“下一部电影先放一放?”

吻安这才狐疑的看了他,“该不会是你为了让我休息,逼着人家发这么个奖杯?”

男人立刻竖起手指,这一次,他真的吹灰之力都没用过。

展北适时的替他作证:“三少最近都在忙公务,确实没有……”

倒是宫池奕听了很不高兴的瞥了展北一眼,“要你多嘴。”

这可不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吻安把奖杯仔细的收好,“我考虑考虑吧!”

转而拿了手机,就听到他问:“干什么?”

她没抬眼的拨了号码,道:“郁景庭还等着我呢,我打个招呼让他回去休息。”

果然是没猜错,宫池奕靠回椅背,顺便把她搂过来,“他带你过来的?”

电话通了,吻安没回答他的话。

她想着明天、后天和影视界里的人打打交道,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走,却听郁景庭说他得先回去一趟。

吻安也不没多问他的私事,“那就回去了再联系。”

她挂掉电话,倒是宫池奕开始打电话了,挨个给必要的人物打了招呼说先把她带走了,免得别人觉得她傲慢,拿了个奖杯就直接走人,圈内起码的礼仪都不过一遍。

等他打完电话,吻安却开始昏昏欲睡,听着他胸口低低的嗓音震动,那感觉很安心,所以很催眠。

他一只手臂环着她,中途低眉看了一眼,见她朦朦胧胧的困意,声音也开始降低,指尖几不可闻、规律的轻拍着她。

那个电话之后,他干脆改为信息交流,把该打的招呼都弄妥当。

车子停在酒店前,很稳,以至于吻安没被惊醒。

展北开了门,看着她被抱下车,关门声也尽量的小。

酒店大堂,薛音等了小半杯咖啡的时间,几个小时前她和宫池奕就打了个照面,这会儿抬眼看去,笑了笑。

“先送她回去吧。”薛音道。

展北按了电梯等着,不过吻安这会儿也迷糊的看了一眼,被抱着和坐车上总归是不一样的。

“接着睡!”他低眉,薄唇淡淡的弧度。

睡觉是让她最舒服的了,因为醒着大多时间就想吐。

不过这会儿,她眯着眼稍微扫了视线。

薛音正好跟过来,可能是想着一同上楼,也不用他再下来了,直接在楼上走廊谈谈,节省时间。

电梯里倒是安静的,等进了房间,吻安才看了看他,“有事?”

宫池奕将她放到床上,勾了勾嘴角,“渴不渴?”

指尖很自然的替她理顺长发,转头看了旁边的杯子,压根就没回答她的问题。

她微挑眉,看着他转身去倒水,然后递到面前,反而柔唇带笑,眉眼弯弯。

他终究是被看得不自在了,在床边坐下,无奈的对着她,“有时候可以不这么聪明?”

末了,又坦然道:“还没完全确定下来,不过和郁景庭有关是一定的了。”

说着话,他把视线转过去,想看看她的反应。

吻安却没多大反应,“你继续。”

这反应让他笑意倍增,道:“上次的政事纠纷,涉及到国外一些帮派,最好的方式就是让郁景庭做中间人,两方化敌为友。”

吻安点了点头,听明白了,却道:“我还以为他本身就是海外什么了不起的组织老大呢。”

否则之前费那么大的劲儿调查,又限制他入境一年。

宫池奕点了点,“差不多。”

没点身份也当不了这个中间人,当然,之所以选择最佳和事佬,是因为……他似笑非笑的看了她。

道:“郁景庭长得也一般,桃花运倒是不错,很不巧,被帮派老头的女儿看对眼了!”

他说的时候满是乐见其成。

毕竟情敌要被别人拉开了,三姐也不用遭祸害了不是?

何况,现在他不想因为政务而大动干戈,聿峥这个先锋如今也该考虑正式组建家庭,所以这是最省事的办法。

吻安抿了一口水,看了他,“那怎么你们还没谈事,郁景庭倒是先回去了?”

微挑眉,“该不是去见你姐了?……急不急?”

真有这可能,他眉头微皱,吻安倒是笑着,“我现在除了把这两个赶紧生下来,别的事没心思过问了。”

某人薄唇动了动,最终是无奈的笑了,挑起他的担忧和紧张之后来这么一句,比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还恶劣!

但他能怎么办?

“你们去谈事吧,我歇会儿,等你回来叫点夜宵。”她放下水杯,往床头靠了靠。

余歌给她发了照片,应该彩照,同样是怀孕的女人,看这种东西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男人在床头看了一眼,走之前依旧吻了吻,“几分钟就回来。”

吻安只是点了点头,他出去之后抬头看了一眼,低眉之际注意力都在和余歌的交流上了,的确没去多想关于他的那些政务。

而她想去思考也没时间,过了没几分钟,一波波的贺喜往手机里涌。

吻安想回复都得等震动结束。

因为这次获奖是个“意外”,所以先前剧组的人一个都没来,都闹着等她回去必须聚一聚。

容颜在新建的群里打出笑脸,不嫌事大,“顾导结婚很能保密哦?怀着的宝宝可不能藏着了吧?”

------题外话------

这之后就是简介里的后半段了,关于孩子和恩爱的,孩子会把上一部老沐的几个也写进来,估计会跳到孩子们十几岁将近成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