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产后变胖的难题/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笑着靠在床头,最近不让她拍电影的话,那除了吃喝玩乐确实没事可做,就让自己放松放松吧,熬过反应比较强烈的这段时间。

宫池奕回来得还算快,但是她只看了看,并没有多问,关于他们聊了什么,最近会不会又有事之类的。

只面貌乖巧的看着他,“又饿了……”

男人淡淡的勾唇,无奈中带着宠溺,走过去亲了她一下,“叫了夜宵,马上就到!”

那时候吻安确实是饿了就吃,而且饿的很频繁,吃的也就频繁。

虽然每次摄入并不多,吃一半还得吐一半,但好歹吃得比别人多,因此怀孕六个来月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变胖了。

彼时余歌已经小心翼翼的待产,很少出门,所以吻安也就待在家里,要见谁也是别人去香堤岸拜访。

照例的,午饭过后她懒洋洋的靠在某人怀里,抬手摸了摸隆起的腹部,“最近胖得好像很快?”

被他当枕头靠着的男人眉梢淡淡的挑了一下,“没有的事,不是你胖了,是肚子里住着两个天天都在长。”

视线还在他面前那份文件上,指尖下意识的在她腰臀处轻捏,“手感正好!”

吻安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模样,还是起来走走吧,虽然前两胎都没事,万一这俩女孩生下来是美了,她却成了胖子怎么办?

记忆力吻安可没胖过,让她减肥会很难,所以克制一下。

克制的,自然包括饭桌上的食物。

三个多月之后,身体反应轻了很多,她也就吃得愉快,头一次想着少吃点儿。

幽然觉得坐在身侧的男人正盯着自己,吻安才转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宫池奕目光从她脸上挪到她碗碟里,看着她把食物分出来,另一半没打算动,薄唇碰了碰,“做什么?”

她勉强一笑,总不能说减肥。

但她不说,宫池奕的神色也不好了,“都吃完!”

这都是专门给她定制的一日三餐,每天的水果都有数,随随便便减餐,先不说小孩,她自己估计也都不了。

吻安有一种被当做小孩子来监督的感觉,被他绷着脸这么一命令,加上旁边云暮正眼巴巴的看着她呢。

一下面子没下得去,柔唇抿了抿,才道:“我又不饿,少吃点还不行?”

云暮一看这趋势,赶紧低头扒了两口饭就滋溜的下了凳子,“妈咪我吃完了!粑粑你们慢慢吵……哦不是,慢慢吃!”

宫池奕视线扫过去。

白嫂已经忍俊不禁的把小家伙接过去,笑着道:“我带小少爷去后院散散步!”

然后屋子里就安静了。

吻安看了看他,“我真不饿。”

宫池奕没说话,浓眉轻轻蹙起来看着她,很明显女人怀孕之后爱胡思乱想,脾气也不是她自己能控制的样子。

好一会儿,他闭了闭目,好脾气的看着她,“吃完,行不行?”

她摇头。

宫池奕放下餐具,很认真的看着她,“谁给你灌输恶劣思想了?谁告诉你胖了男人就变心?”

吻安一蹙眉,“这么说,你确实觉得我胖了?”

他张了张嘴,岔了一口气睨着她,“别给我玩咬文嚼字的那套,赶紧吃了!”

她看了他略显青色的脸,很认真的盯着看,“我就觉得你最近耐性越来越差了,我再变丑点得严重到什么样?”

宫池奕稍微舒了一口气,他最近倒是看到一句话说,有争议时记住女人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她说的全都对。

但是这种问题他是争辩还是不争辩?

争辩了少不了她一顿气,不争辩问题更大。

他只得耐着性子,还拾起温和看着她,“男人和女人审美不一,你这个程度正好,先前太瘦了,就算想减肥也等生完孩子再说,嗯?”

她往椅子里挪了挪,“余歌没胖多少,东里都是让余歌少吃点东西,怎么你反其道而行?”

“该不是等我胖得入不了眼,你好趁机甩了?”吻安半认真的看他。

宫池奕还以为她嘴上老说自己胖了就是说说而已,没想这么认真。

但听完她的话,浓眉蹙起来,“余歌那是糖分涉入过多影响孩子健康,能一样么?”

吻安低头看了看高高隆起的肚子,“我也去查查,万一上次没查出来……”

某人闭了闭眼,“顾吻安,你是不是皮痒了?”

见他黑了脸,她识趣的抿了抿唇,但是心里还惦记着。

这后果就是六月份之后,宫池奕晚上碰都别想碰她,她说体型臃肿,影响情致,也会对以后有影响,还是等生下来再说。

没办法,宫池奕只能忍着,憋着,权当为孩子和她的身体考虑。

余歌生产之后一周,吻安也去看了,她胖了不少,而且没恢复过来,甚至孩子满月也是那样。

这给吻安不少压力。

回来的路上,宫池奕坐在一旁,一眼洞穿她的想法,抬手敲了一下她额头,“想都不能想!敢乱来试试。”

吻安倒是想乱来啊,但是她确实不太敢,怕伤到肚子里的小仙女。

所以她只能忍,一直忍到临产。

生产之前她依旧紧张,薛音结束旅程来了仓城,陪着她进的产房,“放心吧,生过两胎,这两个一定很轻松的!”

尤其因为生云暮的时候坎坷颇多,这次从她怀孕开始,无论吃的、喝的,宫池奕几乎都一寸一步的盯着,她和孩子的状况一直不简单的检查,所有指标都很好。

医生在旁边和蔼的笑,因为先前几个月都没见过薛音,开口道:“你姐说的对,没什么问题,指不定就几分钟的事儿,放轻松!”

吻安有些紧张,没怎么在意医生的话,倒是薛音眉头挑了一下,也没纠正两人的身份关系,就当是说她还挺年轻!

门外候了一堆人,都在翘首以盼。

当然,想挺好消息的也不只是亲友团,已经有媒体闻风而动,医院外的轿车里不少摄像机候着,就等着捕捉爆炸性新闻。

因为从那次颁奖礼之后,别人再也拿不到关于顾吻安和宫池奕的新闻,明明都在仓城,却跟住在世外桃源似的,一点风声都不漏。

媒体不知道她怀的男孩女孩,更不知道生产日期,纯靠猜测和蹲守。

七八月份的天气闷热得很,傍晚来临才稍微好一些,医院里一直没听到动静。

“生孩子这么久吗?”不明所以的男记者表示很纳闷。

“第一次生会困难一些,再等等!”一旁的人自我安抚。

关于吻安先前生过云暮的事,仓城媒体根本不知晓,更别说云厉,都以为她这是第一胎,想着把她和宫池奕堵在医院门口,一次性问清楚两人的结婚情况。

“我看顾吻安想嫁进豪门而已,要不然怎么会怀孕了宫池奕都不公布婚讯?”按捺不住的记者已经开始猜测了。

先前就有人说顾吻安估计现在沦为生子机器了,在人家认真追求时不予理睬,等宫池奕放弃了又改变主意,可不就变得廉价了?

一旁的人拍了记者脑壳,“生子机器用得少宫池奕在颁奖礼上大张旗鼓的喊太太?”

“好好蹲着!今儿蹲不着又没机会了。”

要不是生孩子必须来医院,媒体还真不知道他们两口子的行踪。

这么熬着熬着天色已经黑下来了,记者蹲的肚子咕噜噜叫。

旁边的人皱了皱眉,“你进去看看,随便买个妇科药。”

总觉得不对劲,就算要生很久,或者难产,医院应该动静很大才对。

十来分钟后。

刚进去的人快步跑出来,一脸蒙圈,“顾吻安出院了!”

“啥?!”这边的人懵圈了。

“我逛了一圈,托人问了,根本没在医院里……”记者也很惊愕。

这两口子也太警觉了吧?好歹给拍点儿照片啊,这都多久没有大新闻了!

但吻安确实已经离开医院了。

生产出奇的顺利,以至于当时她还在想,早知道这一胎再怀一个男孩就好了,家里凑两个“好”字。

不过这会儿她已经睡着了,看了一眼某人的两个小情人之后累得睡过去了。

睡着之前还想着,这男人果然偏心,云暮出生的时候,他都没先看孩子,但是这回先看两个小情人再来看她的呢。

医院周围的媒体也陆陆续续知道顾吻安早就离开了,白白蹲了一下午懊恼得很,连人家生男生女都不知道。

不过,一个月之后,估计是宫池奕心情好,居然给媒体放了点风,在微博里晒了个粉色的儿童发箍。

娱乐八卦瞬间爆炸,头版头条全被宫池奕的女儿霸占了,准确的说被一个粉色儿童发箍霸占。

媒体也自然都以为是生了一个女儿。

一个消息放出去,吻安倒是觉得消停多了,还能偶尔出去转转,不会被媒体盯上,去见见余歌都没问题。

但,关于她生完女儿之后变胖的事实还在。

卧室里放了电子秤,她每天都要站上去好多次。

白嫂笑着看她,“太太放心吧,这才满月呢,等孩子吃些奶粉的时候就瘦下来了!要我说,现在也不胖!”

吻安皱起眉,“不胖才怪,数字就在那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