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生个男孩再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天宫池奕不知道在忙什么,吻安闲下来就习惯的翻翻网页,看有没有产后快速恢复身段的方法。

大数据时代就是恐怖,她也就是搜索了“减肥”,跳出来的页面里点了个什么减肥药进去看了一眼,接下来的喜好推荐里全是各式各样的减肥药,封面图片一张比一张诱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特殊癖好。

更可怕的是,过了几天,吻安接到了一个电话。

“顾小姐么?”对方笑着,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很清爽的感觉,不像普通推销员,但的确问她:“您最近是有减肥的心愿?”

吻安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来电,柔眉微挑,“我不需要减肥药,谢谢。”

对方笑起来,“没打算给您推销药品……要不咱们见一见?我去香堤岸找您呢还是,约个地方。”

难怪。

吻安唇角微弄,能说出他们的别墅名,那就不是普通人了。

她简单换了身衣服,给甜甜、蜜蜜喂了一顿奶才出门,还掐着时间,等两姐妹饿了的时间就必须回来。

哦对了,两位小仙女的奶名是云暮取的,然后宫池老爷子也极力附和他的爱孙,奶名就这么定了,亲爹都没有发话的权力!

当时宫池奕想好的几个奶名被作废,吻安看着他憋闷着,心里还小人的幸灾乐祸了一把!

差不多半小时后,吻安下了车,左右扫了一眼看到了那个咖啡馆。

从咖啡馆门口走进去,看到女人一身包臀裙,优雅又魅惑的坐在那儿,双腿交叠,抬眼朝她看过来,带着笑。

吻安忽然想,以前她好像也是这样?

该不会真老了?

不过,这会儿看女子这个坐姿,吻安还真觉得稍微不端庄了些,可能因为裙子太短了。

“顾小姐好!”女人先一步朝她打招呼。

吻安淡雅浅笑,在她对面坐下了。

刚坐定,就听她问:“不记得我了?”

这让吻安柔眉微蹙,很明显一副“我应该记得么?”的表情,因为她确实不认识对面的女人。

不过……

见她笑着看自己,吻安忽然觉得有点熟悉。

女子自顾笑着,“巴黎见过!”

又压低声音补充:“走廊里。”

这一说吻安就想起来了,同时眉头紧了紧。

也就是颁奖礼的那晚,她就是和宫池奕在走廊拐角处聊天的女人。

吻安第一反应便是:都追到这儿来了?还知道宫池奕的别墅叫香堤岸,看来交情不浅了呢!

不过,她面上依旧是淡笑着,想着是不是要上演第三者上位戏码?

她目光淡淡的从女子身上扫过,确实好像比自己苗条啊。

这段时间宫池奕倒没什么不妥,况且,她着实没想过把“婚外情”、“出轨”之类的字眼放在宫池奕身上。

如果他真有了这方面问题,那他估计真要回到几年前的模样了——瘸子。

只听女子笑着问吻安:“您好像不好奇我和三少的关系?”

吻安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抿着咖啡,又想道哺乳期尽可能少喝、不喝咖啡,她又放下了。

依旧精致的面容抬起,她才淡笑:“你约我出来不就是要告诉我的?”

女子听完忽然笑,“顾小姐心理素质挺好的。”

都觉得自己变胖了、急着想减肥,按说肯定怀疑男人有外遇之类,居然还这么镇定。

女子也不明说,换了一条腿交叠,反而卖着关子,冷不丁的问了句:“顾小姐和三少有可能离婚么?”

嗯?

吻安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种字眼,她以前某一段时间总说,但后来在她字典里彻底消失了。

从别人嘴里听到竟然这么怪异。

然后直直的看着她,随即浅笑,眉眼浅浅的弯着,“如果会呢?又如果不呢?”

该不会真是直接上演让她离开宫池奕这种戏码?

女子倒也是不疾不徐的笑着,“外界只知道你们俩在一起,结没结婚不清楚,生了个女儿,名字不清楚,长相也不清楚,这种情况……”

笑着挑了挑眉,“很容易不让人以为你们俩是暂时凑合,孩子生完了也该分离了?”

吻安忽然觉得好笑,索性眉尾轻轻仰着傲气,把对面的女子从头看到尾,很直白:“宫池奕应该不喜欢这一型,我若是没生孩子呢,还可以考虑成人之美,不过现在不行了,我能离,孩子也不行呢!”

对面的人也忽然笑得很明显,“不离就好!”

这又让吻安懵了一下。

对面的人却笑眯眯的,这才很正经的自我介绍:“我叫慕瑶,算半个女艺人吧,可惜很少有导演敢找我,所以不怎么出名……啊说得有点偏!”

她自顾笑着,看得出来是个脾气不错、很直爽的人,看了吻安,“三少没跟你说过他和那个沐先生需要拉拢我爸么?”

吻安柔唇微抿,脑子里流转了一圈,微蹙眉,“你爸就是那个什么组织的头头?”

“SB,组织名!”女子很认真的纠正。

吻安笑了一下,刚刚她没明说是怕自己记错了,让人误会她话带鄙夷什么的,毕竟这名字挺……另类!

然后听女子看着她,道:“我爸看上你老公了!”

她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男男……

下一秒才自顾嗔了一下,果然一孕傻三年,现在脑回路连自己都搞不懂了。

然后蹙起眉,“让宫池奕做女婿?”

女子点头,也摆摆手,“不过,你不是说不会离么?千万坚持住!”

吻安听明白了,忍不住笑,“宫池奕挺受女人欢迎的,你看不上?”

“倒也不是,但做政治牺牲品,总觉得委屈自己!”慕瑶笑着。

她的父亲冒犯了荣京,必然和荣京做很多交涉,不过宫池奕的意思并不是灭了SB,反而是拉拢过来。

因为就算SB的存在在国外合法,行为也自主,但敢冒犯荣京,背后有一些政治力量撺掇怂恿,拉拢他,将责任推到背后的政治力量上,这样荣京在政治交涉中处于主动、在理的一方,再近而拉一个类似于伊斯的国家力量未尝不是好事。

这样的方针,可以避免一场恶战。

吻安虽然没有多问这件事,但都想得明白。

却也看了看慕瑶,“不是说让郁景庭做中间人么?”

“你认识他?”慕瑶好像挺诧异吻安认识郁景庭。

吻安抿唇,目光来回看了看,淡笑,“你不想选宫池奕,是因为郁景庭?”

按照宫池奕说法,郁景庭还有个不一样的身份,那这两人也算“门当户对”?

慕瑶笑了笑,“所以顾小姐,千万拴住三少,就当是帮我争取时间把那坨冰块制服。”

“作为回报呢,给顾小姐介绍一个舞蹈室,都给您找好老师了,减肥、塑性完全没问题,没效果您找我!”慕瑶信誓旦旦。

见吻安没反应,继续道:“他可是我们那儿顶顶出名的人物,没少帮少妇重塑身段……”

暧昧的笑着:“能把女人的身段练得比婚前还妖娆,男人一看都受不了的那种!”

幸好吻安大概知道她的性格了,不然听这话还会不自在的。

也抬手摸了摸鼻尖,婚前她觉得自己身材一级棒,现在确实觉得胖了,练舞这种事应该、的确练出来的身段让男人都消受不了吧?

吻安看了她,“你亲自找我,就这么一件事?”

慕瑶挑眉,“这事不够大么?”

应该算是不小了,她点了点头。

从咖啡馆出来,吻安在街头转了转,她穿得算是很普通了,但这天气也没办法戴帽子、系围巾,所以她若是去商场必然被认出来。

一直到天色暗下来,她终于在商场一侧的广场人群中溜达。

人多,没那么担心。

遇到一个什么发布会,露天的,看起来十分热闹,她几乎是被人潮推着走的。

手里被塞了一个瓶子的时候还懵懂着,现在的直销都采用这种方式了?

耳边是工作人员还算礼貌,但不得不扯着嗓子的跟她介绍。

搞半天,她终于听明白了,巧到见鬼——减肥药。

“其实也不算药物,毕竟药物是必须经过特别批准才能出售,我们这是养生调理丸……”

吻安就是觉得挺吵的,被挤来挤去,生怕一会儿被认出来走不掉,只好随意点着头,人家要几百块钱也爽快的给了。

出了人群、上车,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仔细的端详手里的东西,包装倒是挺像那么回事,成分介绍很详细,另外给的盒子里放着集团简介,以及身后的投资方信息,有那么几个耳熟能详。

看起来不像弄虚作假的。

吻安真的捏在手里想了半天,一边吃药、一边练舞岂不是更见效?嗯……改天可以拿去鉴定一下看能不能吃。

不过这种东西得藏好,被宫池奕看到了绝对没好脸色!

*

她回到香堤岸的时候晚餐都摆了好一会儿了,幸好没听见两姐妹哭闹。

宫池奕从楼上下来,也是刚回来,衣服没来得及换就听到她的车子回来,这会儿伸手依旧是衬衫、西裤。

领带解掉了,正顺手解开衬衫扣子,目光从她面上扫过,然后又转了回去。

吻安被他看得心里一毛,低头换鞋子。

抬头发现他还在盯着她看。

“怎么了?”她抬手摸了摸脸。

男人只是冲她招招手,面色很正常,神色间除了沉稳什么也没有。

她也就走了过去。

但是刚到他跟前,就被他抬手,手指“嘎嘣”一下弹在她脑门上。

吻安懵了一下,他该不会是又派人跟踪?知道她拿了个减肥药?

他低低的嗓音却在头顶响起,“什么叫没生孩子之前可以考虑成人之美?”

嗯?她一双眸子思绪着,又淡笑着装傻,“这台词怎么有些耳熟呢?”

刚刚和慕瑶说过的话,她当然熟悉了。

宫池奕故作怒意的绷着脸,捏了她的腰,“有你这么大方送丈夫的?”

看来他不知道减肥药的事,吻安笑着,“反正你也看不上别人,否则我敢送么?”

“你饿不饿?”她趁机岔开话题,“趁甜甜、蜜蜜睡觉,快吃完洗个澡。”

某人狐疑的盯了她一会儿,受不了她“火辣辣”的勾着他脖子抛媚眼,扯了扯衬衫领口,看了一眼餐厅门口的白嫂,“……吃饭就吃饭。”

白嫂咳了咳,她也觉得很委屈,不是故意打断他们的。

所以赶紧走出来,趁早说完:“展北送小少爷去荣京了,顾城这周好像是有什么课业过不来,玄影先生这周不是正好出访荣京么?说是三兄弟聚聚!”

宫池奕挑着眉,屁大点就开始知道兄弟们要聚一聚了。

加上沐寒声家几个孩子,一群小孩在一块儿应该最有趣的,现在的小孩能这样玩在一起的不多了。

不过,顾城和那几个孩子并不太和睦,一小群孩子相处起来还挺有意思。

话说回来,是给他腾出夫妻空间了。

“我先退下了?”白嫂试探的问。

对此吻安难为情的抿了抿唇,白嫂有这阴影就是因为某人总是吃饭之余,吃着吃着就改吃人了。

中途他随口的问了句今天出去干什么。

她神色淡淡,“你不都知道么?台词都能复制还问我?”

他勾着嘴角,说的也是。

所以,关于吻安会去学舞蹈健身的事,她就没再说了。

恰好那段时间不知道沐寒声又需要搞什么国际投资,宫池奕这边必须抽出一大笔资金,以国家为单位出资,必然不是几百万、几千万,也不单单是税收能解决的,后边估计要加个“亿”,所以他正忙着挣钱。

一两个月下来,她出去练舞的事他都没知道。

不过吻安自我感觉身材正在恢复,而且很明显身体素质好转,双手一左一右抱两姐妹不会太累,穿以前的衣服也多了某种说不出的诱惑力,前凸后翘尤其明显。

余歌把她叫过去的时候,直直的盯着她看,“你真没吃药?”

吻安笑了笑,“确实挺见效的?”

余歌以前也不是易胖体质,不过这次确实胖了,女儿出生的时候很瘦,她拼命补奶不敢马虎,更瘦不下来。

“要不你也试试?”吻安笑着。

余歌想了想,抿唇,“舞蹈老师是男的……还是算了,免得被他怼。”

吻安好笑,“东里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恶劣?”

嗯哼,余歌靠在沙发上,“还有更恶劣的呢。”

“先前不是说离婚前生个孩子么?我以为六一出生之后他会带个女人什么的提离婚呢!”

吻安挑眉,显然没提,“他怎么说的?”

余歌撇嘴,学着东里的强调,道:“我想要的是个男孩,既然六一是女孩,那就生了男孩再说。”

而且眼神里很明显一股子“我就重男轻女,怎么地?”的表情。

她能说什么?

东里夫人更是乐呵呵的,巴不得余歌生三四个。

吻安笑得停不住,东里这花样可真是多!嘴巴里就没句实话。

不过,为什么在她看来这么样的婚姻生活显得很有趣?小两口这么相处也挺有意思,不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