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妹妹没啦/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的确是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在他理解中,她应该是欢欢喜喜的才对,竟然来这么一句,始料未及。

可他也就是愣了那么一小会儿,顺势就着她的冷淡放下蛋糕,候着脸皮凑过去。

薄唇勾着邪恶的弧度,“巧,我也喜欢做……”

刻意压得低哑的嗓音满是蛊惑,温热的气息霸占了她的空间,唇畔几乎磨蹭过她的肌肤,极度撩人。

吻安稍微蹙了一下眉,他喜欢做?

随即扯了扯嘴角,“你是喜欢做,每逢一个女人都得做一回……”

她正说着,话音还没落,他已经寻到了她喋喋的唇畔,低声打断,“跟你!”

大概是因为太近了,而且因为好久没有亲热,他忽然这么近,唇瓣相碰的感觉酥酥麻麻,一下子慑入神经。

她呆了呆,脑子里勉强画了个问话,然后把他的两句话连在一起。

喜欢做,喜欢跟她做。

反应过来之后,吻安已经看到某人唇角弧度变得更好看,近在咫尺的低眉凝着她,道:“哪个时候我每逢女人都和她们做了?冤枉……”

他说话时喉结轻轻缓缓的滚动,嗓音从胸腔低低的回震,加上他那么近的薄唇蛊惑,吻安只觉得身子一下子燥热蔓延。

眸子轻轻闭了一下,看来这么久的坚持立场不理他,今晚要败了。

这么想着,还是抬手撑了他胸口,略微侧过脸,双眸轻轻阖着,没发觉声音都软了。

“你别闹了,要回去给姐妹俩过生日的……嗯!”她说完已经被他恶劣的重重的抵在座椅上。

指尖插入她和座椅之间去解她的衣扣,俯首覆下薄唇吻住她,嗓音低低的,“还早,先来个十次八次?”

他低哑的嗓音幽幽绵绵的,“你喜欢做,为夫必须舍命取悦,嗯?”

吻安惊得瞪了他,很想翻白眼,现在到底是谁想?还把责任冠冕堂皇的扣在她头上!

“不,要……!”她被吻得七荤八素,“不要脸”三个表达出来被他刻意的分开打断。

“知道男人喜欢欲拒还迎。”然后见他低眉笑笑的望着她,“学会这么勾人了?”

更恶劣的是,他轻咬她的耳珠:“换日语是不是更撩人?”

吻安好像赠一个“滚!”给他,可是他压根不给机会,就让她喘了两口气在她沦陷之际忽然闯入,再之后更是没机会抗拒,反而不自觉的承迎。

这个时间,天色磨砂黑,街上的空气很凉,但是车内并不,反而热潮高涨。

上车时吻安记得他并没空开空调,但是真的太热了,香汗淋漓。

她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哪知道竟然一次次的不知道节制,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稍微捡回一点理智,吻安才软软的抬手推着他,“够了……”

他强健的撑在她身侧,以一种王者的姿态睨着她,嗓音却是柔得不像样,“还要不要跟我冷战了?”

吻安抿唇,不爱搭理他。

但是他不依不饶,“先说好今晚睡哪儿?”

“沙发?”

问着话,他定定的看着她,好像她敢点头立刻就来一次。

所以吻安半途把点头改为摇头,又转移话题,“家里该等急了!”

某人依旧不急,倒是帮着她穿了里边的衣服,趁机仔细端详她最近越发诱人的曲线,“什么时候买的?”

吻安不明所以,看了他一眼。

见他盯着自己新买的文胸看。

才不搭理,抓过一旁的衣服,却听他道:“女人钟情于这些东西,听说和感情有关?可是最近我们在冷战……”

不就想说她还特意买这么好看的过来跳舞么?

小气巴巴的!吻安心里念了一句。

“你教练结婚了么?”他又问了一句。

吻安本来板着脸的,还是忍不住想笑。

还以为她生完孩子真的变样了,看来还是紧张她呀,这感觉怎么这么舒服呢?

所以,她挑了挑眉,自顾换衣服,转过身发现他还盯着她看。

“干什么?”吻安看他那眼神就躲了躲。

宫池奕这才勾起嘴角,“要么我们再生一个?”

吻安想都没想,“滚!……明天去做手术!”

他弯着唇笑,穿好衣服也不怎么系纽扣就拥了她,“嗯……考虑考虑!”

她侧首看了一眼,“你把衣服穿好,开车回家。”

他敞着胸口拥着她,这副场景实在显得太淫荡了。

他拖着尾音“恩”了一会儿,旁边的电话响起来了。

吻安看着他接的,一接通就听到了她的小情人哇啦啦的哭声。

宫池奕先是愣了一下,她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心里一下就揪起来了,果然还是宝贝疙瘩呀!

“甜甜怎么了?”男人声线都柔了。

吻安也皱着眉,因为这两姐妹不那么爱哭的,这会儿竟然哭得这么惹人疼。

还有,她觉得宫池奕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连两个女儿这么样的哭声,竟然都能分辨出是甜甜还是蜜蜜。

这点比她还强,称职!

电话里边传来甜甜吸着气儿,哭得接不上,本来也说不清楚话,只会模糊的吐字,没有连贯的语句。

“米米米啦,呜~”

宫池奕更厉害,听着女儿呜呜嚷嚷了半天,皱着眉摩挲着猜:“什么没了?天天不哭,慢慢说……妹妹没了?”

这下他才一边说话,一边系上衣服扣子,转头吻了她一下,正经的准备开车回家了。

因为要开车,电话也给了她。

吻安接过来,事后总有些疲惫,所以靠在座椅上,声音软软柔柔的,“妈咪在呢,怎么了?”

小奶娃听到她的声音哭得更来劲儿。

另一边的场景其实没那么可怕。

相反,除了甜甜在哭着跳脚之外,别人几乎是笑得直不起腰。

甜甜抓着电话,一双大眼睛被眼泪染得水汪汪的,转过头才发现蜜蜜被抱回来了。

顾城抱着蜜蜜,刚刚的担心过后,这会儿也笑着,然后把电话拿了过去,“姑姑!”

吻安隐约听到别人笑了,也没那么担心,问:“怎么了?”

顾城这才笑着道:“刚刚蜜蜜被风吹跑了!”

她愣了一下,什么叫北风吹跑了?

这会儿,吻安才稍微开了车窗户,刚开了一条缝,果然忽然挂起来的冷风,风力还不小。

刚刚两人一点也没察觉。

她一边关上窗户,一边问话:“没事吧?”

顾城笑着,“没事!”

但是刚刚的场景确实让人哭笑不得。

甜甜、蜜蜜穿得十分可爱,远处看就是两小朵粉色太阳花姐妹服,顾城刚给他们买的衣服。

可惜天公不作美,天气忽然变化刮的风不小。

从香堤岸庄园门口回到家那段路不长,两奶娃非要自己走。

蜜蜜比甜甜活泼,不想也知道肯定想着自个儿摇晃着走不让牵手。

安慰了甜甜一会儿,又和蜜蜜说了会儿话,人家被吹跑的倒是淡定,一点事没有。

挂了电话,顾城把白嫂忍不住拍下来的视频发过来了。

那会儿云暮一把抱住了身边的甜甜,顾城跑过去抓蜜蜜,白嫂没了事做想到的就是记录下来,她手机里几乎全是两个小公主的成长照。

吻安看着视频,果然是没忍住笑。

视频里粉色套装的蜜蜜嘴里呜啦啦不知道说着什么,顾城给挑的衣服缘故,从头包到脚,小脸蛋从花形帽子里露出来,眼睛被风吹得眨巴眨巴。

因为掌控不了方向,一双手扒拉着,本来走不稳的小短腿在风力驱使下吭哧吭哧的往远处跑,根本不受控制。

她实在是忍不住好笑,惹得宫池奕很无奈,“我也要看。”

吻安摆摆手,“你还是先开车吧!”

给顾城发了个短讯,“我们马上回来了。”

------题外话------

成都附近地震,搞得我慌慌啊……(咳咳这个被风吹跑的桥段,是本九亲身经历,比蜜蜜惨多了,从稻田头被吹到稻田尾,滚一身泥水!那时候害怕,这时候好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