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他到底有哪点好?(青梅竹马)/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一路都没能看那个视频,只在吻安看的时候听到了一阵阵笑声。

等他们回到家,他才看了一遍,然后看着蜜蜜委屈巴巴的瘪着小嘴在门口等着。

衣服也没换,北风吹得几缕小黄发发出来也不让顾城给理顺,一副非要她爸爸亲眼看看她惨样的决心。

宫池奕看到宝贝女儿那副模样,第一反应是心疼,但最终也没逃过忍俊不禁的笑。

把小人儿抱在怀里,亲了亲,心疼得很,“所以蜜蜜要好好吃饭,快快长大风才吹不跑,知道么?”

蜜蜜很委屈,明明她和姐姐长得一样大啊。

一旁吻安把顾城招了过来,她现在确实有点腰酸腿疼的,显然某人有了女儿忘了她,只得道:“车上有你小姑父做的蛋糕,你去拿下来吧。”

听到话,宫池奕才反应过来,让顾城和云暮带着两个妹妹一起去拿。

他转身揽了她的腰,声音低低的,“累坏了?”

吻安瞥了他一眼,不想说话,尤其白嫂还在呢。

不过白嫂识趣得很,已经转身跟着孩子们出去拿蛋糕了。

除了给甜甜、蜜蜜的两个蛋糕,和给她做的一个一共三个,给孩子的两个都不小,因为一会儿要来的客人也不少。

香堤岸足够宽敞,直接在客厅开小趴体。

因为老爷子觉得双周的生日要隆重过,所以能来的几乎都来了,把两姐妹愁坏了,挨个称呼长辈都叫得累。

宫池奕的家人朋友都到了,四少和东里简,宫池枭和薛音以及老爷子都齐了,只见过一两次的二少好像还在国外。

余歌夫妻俩和女儿六一当然到场。

说起孩子,因为沐寒声两口子实在太忙,晚晚和聿峥就把他们的女儿沐司玥带过来了,加上米宝,家里的小孩一下子就凑了两个巴掌的数。

玄影带了云厉回来,因为云厉只和顾城和云暮熟,加上年龄比较大,大多时候就是安静的坐着照顾两个妹妹,显得比年长的顾城还要成熟。

大家都聚齐之后客厅气氛很热闹,不过两姐妹开蛋糕、吃第一口的时候就不那么顺了。

原因只是宫池奕在蛋糕外边加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巧克力。

姐妹俩说什么都不肯动,吻安不明所以,怂恿又诱导,“很甜哦,要不要尝尝?”

甜甜小眉毛皱着,想试一试,但又摇头。

白嫩嫩的小手指伸出去又不敢碰到巧克力的样子,看着让人着急又好笑。

晚晚忍不住笑,“她们俩是不是有洁癖?”

这一句话可算说到重点了。

平时姐妹俩很爱干净是真的,而且衣服都不喜欢黑色,但是吻安还没往洁癖那儿想,毕竟还小。

所以最后把一层巧克力剃走了,两姐妹总算肯碰一碰了,但还不用手,约好了似的斯文巴巴的用辅助餐具挖了点奶油。

吻安看了看旁边的男人,“看来你女儿对你的蛋糕不怎么喜欢呢!”

酸溜溜的,“还是拿去送给那些个女艺人能博欢心!”

她声音不大,而且比较热闹,不过宫池奕能听见,趁着俯下身,“回来早了,车上没够?”

又道:“客人送走了继续!”

吻安抬头瞪了他一眼,他已经勾着嘴角殷勤的过去帮女儿们切蛋糕了。

晚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她身边,杵了杵她。

她这才回神,转身。

只听晚晚笑着,从上到下打量完,道:“你吃什么仙丹了?”

“嗯?”吻安不解的一蹙眉。

晚晚笑得很有意味,“别告诉我这是宫池奕调教的杰作!你的身段基底我最清楚了。”

除非手法奇特,否则怎么一年半载的就摸出这个效果了?

她总算听明白了,小自豪的扬起柔眉,“改天介绍去认识我教练?”

晚晚一脸惊愕,“教练?这还有专门教练,宫池奕肚里能撑宇宙了吧?”

吻安嗔了她,“你想的什么?我最近一直去舞蹈室而已。”

练舞练出来的?

晚晚挑了眉,“那还是算了,聿峥那么个粗人又不懂欣赏,我修得太好也是让他糟蹋。”

吻安忍不住笑,聿峥好歹是个绅士,也就是冷漠了些,职业比较血性而已。

“他现在不也是按点上班?”吻安道,“不用再冲前锋了,花在你身上的时间那么多,你不修养小心他哪天出去觅食!”

北云晚嗤了一句,口是心非,“巴不得。”

吻安这才看了另一边的聿峥,小声问:“真不打算结婚?”

晚晚神色淡淡的,“你都不办婚礼,我结什么?”

“我还有这么大的罪?”吻安故作惊讶。

晚晚这才笑了笑,认真道:“结不结婚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感情也不是婚姻两个字就能绑住的,关系有了,孩子也有了,我不觉得还缺什么。”

真缺的话,估计是那个男人这辈子都不会说的甜言蜜语。

“聿峥也许不这么想,小心哪天轰轰烈烈的求婚吓到你!”吻安开着玩笑。

两女儿的生日,她反倒很闲,因为宫池奕和云厉、云暮、顾城三个哥哥非常称职,哪儿都用不上她。

所以她大多时间在和人聊天。

另一边,蛋糕分完了,云厉正拿着相机给甜甜、蜜蜜拍照,姐妹来一人端着一块蛋糕,粉嫩嫩的小脸满是笑。

进入深夜时,小孩都开始打瞌睡了,大人继续热聊。

吻安和余歌聊了好一会儿,余歌终于神秘秘的道:“我跟你说件事。”

她点头,随着余歌声音压低,也跟着低下头,做贼似的,“怎么了?”

第一反应觉得该不会是东里又想闹离婚了?

不过,余歌抿了抿唇,道:“我这个月一直没来例假,但是没空去医院查,怎么办?”

吻安听完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又有点不解,“买个验孕棒很方便啊。”

余歌看起来很无奈,“他不让我自己随便出门,我还不知道他是想不想让我怀,万一让他知道我买那个东西,我没想好怎么应对呢!”

吻安终究是忍不住笑,“你们夫妻俩怎么过得跟谍战片似的?除了床上哪哪儿都不对头是不是?”

余歌扯了扯嘴角。

床上也不对头好么?往往都是她求得几乎哭了他才放过,她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不过回老宅的时候她是最享受的,公公婆婆只认她,她说的什么都对,东里说什么都会送一两个白眼。

“要不我改天帮你买去?”吻安看了看那边时不时瞄一眼他老婆的东里,小声问。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客人走了之后,宫池奕问她鬼鬼祟祟和余歌聊什么,吻安也不说。

所有人都走了的时候都快一点了。

玄影和云厉当然是住下。

睡前,云厉拿着相机让吻安挑照片。

她靠在沙发上,笑着看了一遍,姐妹俩长得几乎就一模一样,照片上更是分不清,不过每一张都拍得很喜庆。

吻安划着照片,随口问:“你挑这个做什么?洗出来?”

云厉像是早就想好了,道:“嗯,还想印几件衣服作纪念。”

吻安还真是没想过,但是听完云厉这么一说,觉得这点子甚好!

云厉性格极其稳重的那种,对什么事都很冷静,唯独对他弟弟妹妹的喜爱上会表现出几分狂热。

甜甜和蜜蜜的照片挑了两张角度和笑容都差不多的,外人看来估计以为是复制的,其实是一人一张。

几天后云厉就把样衣给画出来了,甜甜和蜜蜜的脸蛋一前一后印在T恤上,三兄弟一人一件。

云厉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

穿上之后难得笑得灿烂,“我打算每年换一件,每年都给甜甜、蜜蜜拍照。”

相当于一年年的看着她们长大,就算他远在伊斯也觉得兄妹之间离得近多了!

这一点让吻安有些心酸,“好!”

云厉长得越来越像宫池奕是真的,不过脾气复制了玄影的,平时难得见什么表情,所以偶尔笑起来简直能把别人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说起兄妹T恤,云暮和顾城去上学的时候被媒体拍了一次,第二天那衣服就上了头条。

都在热议她和宫池奕的女儿,长相、笑容,比较像谁等等,说什么都有。

唯独没人知道是双胞胎姐妹,也不知道云暮是什么个身份,因为云暮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被媒体爆过。

云暮倒是乐得自在,天天说自己是吻安收养的,大肆渲染她如何如何有母爱,不亦乐乎!

关于家庭成员的这些秘密,媒体也一直没有挖过清晰的,到云暮九岁的时候都以为她和宫池奕没结婚,他们只有一个女儿,云暮的确是收养的等等。

但奇怪的是宫池家族的掌舵权几乎回到了宫池奕手里,而老爷子什么都没说过,反而好像很乐见其成。

SUK的发展如日中天,但凡荣京和国际对接的大项目都能看到它位列其中。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的过。

顾城十八岁那年,吻安的上一部《内阁独立日》刚拿了国际大奖,票房破了上一部她自己的记录。

而这会儿,她被聘请为仓城第一学府影视系的讲师,手头也没闲着,正准备拍《玄影暗潮》。

几年时间里,她带着毕业了两届,这会儿下课铃响了,学生一个也没动,例行的要跟她聊一会儿。

当然,不是专业问题,是八卦。

“顾导您到底几岁啊?”有学生笑着起哄,“觉得您比咱们班学生还年轻,我们是不是病了?”

吻安笑着,“你们没病,是我病了,得了长生不老症!”

不过她是真觉得自己年轻啊,不就三十多么?

要不是看着顾城今年高考,马上上大学,她真觉得自己二十来岁呢!

说到顾城,她看了看时间,然后拿了讲课资料,“今天不能多聊,我得去接侄子!”

身后哗啦啦的问题随着她的脚步逐渐远去,问什么的都有。

“顾导,听说您侄子很帅诶!有女朋友么?”

“小公主叫什么名字啊?”

吻安只是笑着朝后摆了摆手。

不过学生问的不假,顾城确实帅气,痞帅痞帅的,在外边冷冷酷酷不搭理人,唯独对云暮和两个妹妹暖得不行。

出校门的时候有些急,看了两次时间。

今天周五,顾城差不多就到机场了。

不过,她刚出了校门就接到了顾城的电话,“姑姑,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过不去了。”

嗯?

吻安微蹙眉,顾城每周五来家里的习惯这些年都没变,这是第一次破例。

所以她有些担心,“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顾城在学校的表现一直不那么让人省心,成绩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为人处世一点都没得说。

所以她担心是不是他又在学校闹事了?高三这么重要,可千万别出事。

幸好,顾城笑了笑,“没事,就是老师临时加课了!”

吻安松了一口气,“那也行,你现在课业紧,不用每周过来,高考重要。”

顾城“嗯”了一声。

巧的是,云暮也说今天不回家。

云暮在荣京上小学,和沐寒声的三个儿子玩得很不错,不回来也不奇怪。

而另一边,顾城把手机扔回书包里,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女孩。

沐司玥蹙着眉,白皙的双手略微搅在一起,“对不起!”

顾城最讨厌她对着他这种带着惧怕的模样,他是恶魔还是吃人了?从小到大都这样!

他倒是忘了自己从小到大都在欺负她。

沐司玥有些焦急,看他打电话给顾阿姨打了招呼,才接着道:“我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找你了……”

顾城书包甩到肩上,略微侧首睨着,“想不到办法就想到我了?我很荣幸啊沐大小姐!”

“你想怎么着都行,先去救苏衍行不行?”沐司玥急得一双眉毛皱在一起。

顾城看了她一会儿,终于狠狠一闭眼,苏衍到底有TM什么好的?

睁眼之际,倒也冷冷的:“带路!愣着干什么?”

沐司玥被他这一冷声吓得都颤了一下,赶紧转身带路。

这是荣京高档学府附属中学,高中人数很多,非富即贵的也很多,但偶尔同学之间的矛盾和普通学校没多大差别。

------题外话------

这张开始,孩子们戏份就多了,有可能余歌和东里的番外同时开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