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那是她的志愿/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校后方的小山平时是很多学生写生的最佳选址,但天色逐渐暗下来,树林就成了坏学生办事的好地点了。

校园里已经逐渐亮起灯,走进树林后五六米外的人脸是看不清的。

顾城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身后。

沐司玥从小就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学校里又是年年稳居第一,所以她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存在,这种地方走路很吃力。

顾城冷酷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还是开了口,“在这儿等着。”

沐司玥正和路上的杂草作斗争,听到声音拧眉抬头,又摇头,“不行的!我跟着你去,他们应该不敢真的打人。”

说的好像她是什么大人物似的!

顾城也不跟她废话,把自己的手臂递了过去。

沐司玥看了看她,有点怯生生的,最后还是抓着他的袖子往前走。

一边掏了手机,看看苏衍被带到哪儿了。

顾城脸上很不耐烦,却尽量迁就她的步子,也不着急找到苏衍,反正这学校里没人真敢脑大事,如果非要闹,那个人肯定是他。

沐司玥打电话的时候,他侧首扫了一眼,看到了她专门给苏衍设置的壁纸,是上次市里朗诵比赛,苏衍拿奖的时候。

这些东西,向来跟他无缘。

他面无表情的把视线转了回去,“走快点。”

沐司玥打着电话抬头示意他别出声,显得很紧张,毕竟她平时就是个只学习的乖乖女,另一方面也怕以免打草惊蛇。

几秒后,电话在不远处响起。

顾城转头看过去,知道苏衍就在那儿。

两人加快了步子,绕过几棵树之后的一个小平底,苏衍被围在中间,旁边扔着乱七八糟的书包,一个个的价值上万。

顾城扯了扯嘴角,目光从书包挪到那群人身上。

背着身反手,手掌止了沐司玥的脚步,力道很轻,但很明显让她别跟着他往前走了。

沐司玥很配合,胆小的没再上前。

只是被他反手撑在原地的那一瞬间,看着顾城的背影,竟然觉得他很帅。

顾城留级过,加上他本身发育真的很好,走近了之后个头明显比别人高。

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几个富家子弟,声音很淡,“干什么?”

那几个贵公子互相看了看,毕竟,谁不认识顾城这号人物?

“城哥。”有人笑着应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顾城看了看苏衍,他下颚有点青。

“动手了?”顾城目光还在苏衍脸上,嘴里问着。

一旁的几个人笑了笑,“这小子以为学业厉害很了不起,竟然想还想拿这次象棋比赛一等奖!圈里都知道栋哥要一等奖。”

顾城知道这事,点了点头,“所以呢?揍苏衍他就不拿奖了?”

“拿奖接着揍呗!”有人接了一句。

然后有人笑起来,“整天斯斯文文装币,我女朋友天天提他,老子早想揍他了!”

又道:“反正这娘炮也不敢还手,他要是还手,我们联合说他仗着是总统之子欺负人,咱爹妈直接告他爹到国委会,他爹还得揍他……左右都是挨揍,哈哈!”

“就是,我们这是靠实力让他不拿一等奖,有毛病么?”

顾城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忍耐性极好的苏衍,淡淡的道:“你能走远两步么?”

源于上一辈的恩怨,苏衍包括沐寒声的几个儿子,跟顾城的关系其实并不好。

但是苏衍明白他的意思,还是看了他,“别动手,不值。”

顾城笑了笑。

他扭了一下脖子,一句废话也没有了,一抬手,书包被他帅气的甩了出去。

几个公子哥视线随书包挪了一下,其中一个立马挨了一拳。

“啊!”一声哀嚎,那人往后倒,又被旁边的人急忙扶住。

很显然,他们根本没想到顾城会真动手。

顾城冷冷淡淡的看着他们,学舌说话,“你们靠实力让苏衍让奖杯,我靠实力把你们揍趴下,有毛病么?”

他还轻轻弄了一下嘴角,“你们去告我啊,反正我没爹。”

那一瞬,沐司玥站在远处能看到他的侧脸,原本很英俊的脸,似乎不再有平时的痞气,却是淡淡悲凉。

很明显,这年头谁还敢告顾城啊?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

第一个被挨揍的眼珠子转了转,和旁边的人交换了个眼神。

接下来几个人都往前冲,噼里啪啦一顿打,抓到什么就扔,就要激烈的场面。而躲在旁边的人早就开了摄像头。

等顾城揍完立刻把手机收了起来。

顾城瞥了他们一眼,走了两步之后,又忽然转身。

刚拍摄的人紧张的直冒汗,往后退了退。

果然,顾城直直的走到他面前,一把将他拎了起来,把手机拿出来,扫了一眼视频。

一言不发,直接把手机砸了。

然后看着几个人,“苏衍,和沐司彦兄弟,要欺负也只能由我,轮不到你们。”

说完话,顾城弯腰把书包捡起来,扫了一眼吓呆了的沐司玥,“愣着干什么?要在这儿写日记?”

沐司玥咽了咽紧张,“腿软……”

顾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伸手,但下一秒顿住了。

他们不是一类人,她不是他能碰的。

转头看了苏衍,“扶她走。”

顾城走在前面,看到苏衍和沐司玥相互扶持的模样。

出了后山,他才停住脚,看似不耐烦,但也一言不发的等着他们跟上。

然后看了苏衍,“你爹好歹是一国总统,你就这么被欺负?”

苏衍拇指擦过嘴角,很平静,“就因为我爸是总统,我的言行也代表他的作风。”

所以从小,他就一点错都不能犯,落人口是、授人以柄。

顾城其实很能理解,却也扯了嘴角,“想弄你的人只会因为你的忍耐而膨胀,而不是放过。你这不是仁慈,是懦弱。”

苏衍有些无奈,并不反驳。

顾城知道,但凡苏衍做什么,他爸都会被人检举,但为什么别人敢这样弄苏衍、笃定苏曜会被检举成功,归根结底还是太软了。

这些人,狠狠揍一次,也就好了。

可很显然,这是苏衍绝不可能做。

“你走吧。”顾城不想多说,也知道苏衍家司机早该到了,他要是晚回去也是个事。

过了会儿,转头才发现沐司玥还站在那儿。

校园周边有路灯,能看清她精致小巧的五官,但恐惧的神色还没散。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她惧怕的样子,顾城都很烦,因为她对着他总是这副模样。

他很可怕?

吐了一口气,烦得顺势脱了外套。

“没人接你吗?”顾城皱起眉。

沐司玥粉嫩的唇抿了一下,“彦哥哥说和云暮一起过来接我。”

云暮?

顾城愣了一下,他不回家吗?云暮这么小,姑姑就放他周末在外边跑?

其实云暮都快十岁了,是有顾城觉得他还是那个小弟弟。

下一秒,顾城反应过来,转身就要走。

他这副样子要是被云暮看到,保不齐下一秒姑姑就知道了,他不想让姑姑担心。

沐司玥见状,本能的一下子抓了他手臂,“你去哪?”

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吗?

顾城看了她,又看她抓着自己的手,没动。

倒是沐司玥反应过来,转瞬撒手,“……我一个人、有点害怕,你能再陪一会儿么?”

顾城没说话,就那么看了她好几秒。

终于动了动嘴唇,“沐司玥,你不是讨厌痞子流氓么?”

她没说话。

顾城略微讽刺的意味,“看来我给你的讨厌值不够高?这种事你只想得起我这种人作恶,反正我再恶一点也无所谓,是不是?”

“你们这些高贵的公子小姐真是可笑,瞧不上我这样的差生,临事又想让我免费出力,奴役惯了?”

沐司玥皱着眉,从小,顾城总是说他们高贵的看不起他。

可是她明明记得,从小,一直都是他欺负她,看不起的话也是他自己说的,哪有这样的?

见他好像越说越生气,沐司玥抬手指了指,“……你受伤了。”

被那些人随便扔的树枝挂到颧骨下侧了,有一条泛红的口子,稍微有点血。

要不是他侧脸,她都没发现,她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从书包里掏了一条斯帕,已经抬手替他去擦。

平时没觉得,这会儿沐司玥真觉得顾城太高了,她吃力踮脚的才能擦到他的脸。

擦掉一点,血又冒出来,她有点急,又因为他不配合,另一手直接抓了他胸前的衣服。

顾城在那几秒内没有任何动作,只在她抓了他的衣服,几乎整个吊在胸前的时候才配合俯下身。

她身上有淡淡的栀子香,那么近的距离,顾城甚至略微绷紧了身子,那种感觉很诡妙。

他想靠近,但又不能。

他是顾城,只是顾城。

而她是沐司玥,是总理之女,全国都捧在手心里的公主。

“可能得擦药……”沐司玥精致的眉毛皱着,清澈的眼底是真实的关心。

顾城已然直起身,也随手拿了她的丝帕,目光从不远处的三个人影收回后,一句话也没有就转身走了。

沐司玥没反应过来,手里空了,面前也空了,他早就往黑暗里走了。

转眼倒是两个双胞胎哥哥沐司彦和沐司景走过来,旁边还有云暮。

沐司彦见妹妹一个人站着,一下子皱起眉,“你怎么一个人?不是说苏衍也在么?”

沐司玥笑了笑,好像知道顾城为什么走那么快了,因为他和哥哥们处的不好。

“云暮也来了?”她笑着转移话题。

一眼看到了云暮每年换一件的T恤,上边印着他的两个双胞胎妹妹。

沐司玥才想起,刚刚顾城脱了外套后,T恤跟云暮是一样的,只是大了两码。

看得出来,平时好似很痞的顾城很爱他姑姑的两个女儿,听说对云暮也非常好。

仔细想想,顾城名声为什么差?就因为他总欺负她,还总和彦哥哥和景哥哥的事儿。

除此之外,相反,别人若是被欺负,他还会跑去帮忙出头。

就像今晚,他没拒绝她,甚至说只有他能欺负人。

所以沐司玥自顾皱眉,他可以对两个妹妹那么好,为什么偏偏从小就那么讨厌她?

黑暗处,顾城年青修长的身影站在万年青树旁,外套和书包都随意拎在手里,好一会儿才转身迈步。

在马路边站了好久,过了两趟公交,到末班车,顾城才不紧不慢的上车,一直走到最后一排。

看起来心情有些烦,掏出耳机塞进耳朵里闭了眼。

过了好几站,隐约忽然被短讯的声音打断。

他并没多在意,只以为是垃圾短信,但是懒懒的扫了一眼后,本来闭上的眼又睁开。

号码躺在手机屏幕上,他没有存备注,但是很熟悉。

沐司玥的号。

短讯内容不长,安安静静的躺在屏幕上:【我们到家了。这是我号码,你存一下吧。】

沐司玥是跟云暮要的号码,在此之前,她并没有顾城的号码。

顾城看完了,但是没退出来,一直盯着看。

但是没打算存她的号码,反正存不存都一样。

放下手机,又继续听歌,只是不太听得进去。

车里的人逐渐减少,半晌,他把视线从车窗外转回来,手在书包最里层摸了摸。

一只粉色的发卡躺在手心里,公交内没开灯,但看得出发卡有点旧了。

应该没人记得这个东西了,沐司玥当年还有个一模一样的,估计早扔了。

身体侧了侧,从裤兜里拿了刚刚的那条丝帕。

昏暗的车厢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几秒后把东西都放进了书包里,继续闭眼靠坐着。

*

那晚之后,学校里并没起什么波澜,那几个人没敢造谣也没敢举报,好像什么也没变。

但沐司玥偶尔会留意他。

顾城喜欢打篮球,体育课是他的最爱,别人累得要死,他打得酣畅淋漓,在球场上,他也就成了女生们津津乐道的对象。

嗯,现实就是这样,学校里的男生和很多家长都不喜欢顾城,但是各年级女生却不少追着他看的。

顾城在高三180班,沐司玥和两个哥哥都是179班,班级在隔壁,不过体育课相差一节。

沐司玥到球场的时候,他们班已经准备往回走了。

看着顾城从球场下来,有女人笑着给他递了一瓶水,他看起来嘴巴很干,竟然也淡淡的笑了一下拒绝了。

下一秒,顾城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来,想不看到她都难,全校就她最瞩目了。

沐司玥平时习惯了尽量躲着他,就是那种躲差生的状态,今天稍微挣扎了一下。

顾城已经走到她旁边了,二话没说,忽然伸手就把她手里的水夺过去、拧开,仰头畅饮。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头也没回去看她,直接走了。

以前沐司玥总觉得他喜欢抢她的东西,吃的、喝的,甚至小时候还抢她的发卡而请家长。

以前很讨厌,这会儿却忽然有点好笑。

“你水呢?”沐司彦走上前,然后本能的朝不远处看,看着顾城手里的水瓶。

“这臭小子天天就知道抢东西!”沐司彦这么说了一句,倒也没打算追上去,笑笑的,“哥给你重新买去!”

沐司玥笑了笑,“我不渴,下课了再说吧,马上响铃了。”

而有时候,沐司玥会很惊异的看到顾城在看书,在教学楼前边的万年青底下坐着,石桌上摆着练习题册。

“我听180的人说,顾城最近居然会听课,怪不怪?而且听说他居然想考A打,我都要笑死了!”有同学这样说。

沐司玥楞了一下。

A大是她的志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