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偷看我做什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正想着呢,被小伙伴杵了一下,问:“玥玥你不是想考A大么?可留心点,万一又被流氓跟上,还得继续受欺负!”

一旁的同学大咧咧的笑,“放一万个心吧,顾城要是考得上,老娘直播吃屎!”

沐司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们走在大道上,校园里的规划和绿化都非常好,但道路足够宽,从教学楼侧面的阳台看下去,能很清楚的看到阳光下的少女。

天蓝色的校服把女孩的皮肤衬得越发白皙,简单扎起的马尾随着步子轻轻摇摆着,很纯净的风景。

顾城的课间大多就是这样,戴着耳机在阳台上倚着,双手闲适的放在兜里,指尖把玩着没人看得见的旧发卡。

目光没什么波澜的看着楼下的人没了影,他才漫不经心的把视线收回来。

正好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是物理科代表,“练习卷交了么?”

顾城想都没想,就淡淡的一句:“没做。”

额,科代表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过还是好心的说了句:“马上就会考了你应付也稍微应付一下吧,总不能交白卷吧?”

顾城抬手看了一下表上的日期,也是淡淡的一句:“还早。”

科代表很无奈,就半个月会考了,早吗?别人都恨不得把一天掰作两天用,他这是一学期当一天来过。

那天最后一节课,沐司玥班级下得早,几个哥哥都约着去打球,她说自己先和司机回家。

实在在教室里待了会儿,然后去了走廊,听到了隔壁班的老师还在讲课,可能是将刚刚发下去的试卷,拖延了时间。

她挪了几步,斜着的角度正好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坐在最后边靠墙角的顾城。

沐司玥皱了皱眉,老师在讲课,他好像在发呆,别人都在做笔记,他那一双手就跟金子一样重,动都没动一下。

就这样能把成绩提起来就怪了,更别说考上A大。

顾城的确没怎么动手,但是一双眼睛难得看着黑板,耳朵好像也在听课。

下一秒,他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转过脸。

沐司玥本能的一紧张,转身就要走,但是她忘了自己站在走廊拐角的柱子旁边。

一扭身就冲,“咚!”一声撞在柱子上,整个人往后弹了两步,双手捂了额头,“痛死了!”

顾城原本懒懒倚在靠背上,侧首看到她重重的撞到脑袋,身子倏地坐直,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然后就像他在菜市场,直接就站了起来要出去,显然忘了自己在上课。

物理老师笑起来,“正好顾城,你怎么知道我要点你?来吧,说说你为什么选A。”

顾城回过神,看着他自己选的A,上边一个醒目的红色勾。

他微蹙眉,“直觉。”

全班发出几不可闻的“咦”声,带着几分笑弄。

物理老师托了托眼镜,道:“全班就三个人选对了,你还是靠的直觉?”

他懒得开口似的点头。

没办法,物理老师只能让科代表起来解答选A的理由。

顾城坐下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走廊,女孩已经没影了。

沐司玥这会儿正懊恼的坐在教室里,照了照镜子,看着额头的一片空,“丢死个人了!”

紧张什么,又不是偷看他,不就是巧了?

她一手揉了半天,幸好没鼓起来,就是红红的,在奶白的脸蛋上显得很突兀,没办法只好把头发放了下来,额前的头发斜分过去。

司机打电话来的时候,她说等着哥哥们打完球一起回去,依旧坐在教室里。

直到听见隔壁班的人蜂拥往外走,她才引颈看了看。

顾城照例是最后走出来,书包搭在肩上,走得不疾不徐,视线四十五度低垂。

经过179班后门的时候,他的脚步才顿了顿,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沐司玥正好走到门口。

顾城看到了,很明显的愣神,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而且是一条腿已经迈了半步的状态下。

很少见她把长发放下来的样子,扎过之后的大卷恰到好处,斜分的刘海显得那张脸只剩巴掌大。

直到她还差两步到跟前,顾城终于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又要继续走。

她皱起眉,很不悦,“你没看见我么?”

顾城倒是停下脚步,恢复淡淡的神色看着她,“要行礼么?”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又在刻意拉开距离,点明她是公主的事实。

好看的眉头皱起眉,“我专门等你下课的,能不能友好点?”

他抬手拨掉耳机,低头看了她一会儿。

几秒后,才道:“也就是帮你救了一次苏衍,不用这么感激的天天关注我。”

沐司玥脾气很好的,但是有时候真的想拍他,上次那件事之后,她确实对他改变了看法,但也没有天天关注,他有必要这么给自己加戏的?

想想,还是算了。

从书包里拿了一本习题集,“我攒下来的笔记,马上会考了,应该对你有帮助。”

顾城目光微转,看着她葱白的手指捏着笔记本,两秒后才轻轻挑眉,“你吃错药了?”

她很配合的回答,“我没吃药啊。”

堵得顾城一顿,张了张口不知道能说什么,看她一脸认真单纯的模样又笑不出来,只得一把将习题册抢了过来,“还有事?”

沐司玥撅了撅嘴,这人真的是很能让人讨厌,一个谢也没有。

她倒是没问他是不是想考A大,怕他觉得隐私被侵犯而生气,摆摆手准备走了。

倒是顾城忽然开口叫住了她,冲她摆摆手示意她走回来。

沐司玥看了看时间,还是走了过去。

顾城把手都抬起来了,在她脑门前几厘米的地方停住,又放了下来,道:“头发撩起来。”

她蹙眉,反而手掌一压,知道他想看撞到的地方,一脸不乐意,“干什么?”

他把书包从肩上拿了下来,换个手,好以整暇的看着她,略微的恶劣,“偷看我做什么?”

沐司玥瞠起双眸,张了张口,又稍微忍了,憋了句:“谁看你了?”

说完,捂着额头直接往反方向走了。

她的哥哥们打完球发现司机的车还停在每天的位置上,而沐司玥正闷头走出来。

顾城不紧不慢的走在另一条道上,目光偶尔九十度看过去,看着他们兄妹几个上车、离开。

后边的几天,沐司玥见不到顾城,只有体育课的时候能在球场上看到人,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她倒也乐得自在,好像这么多年就这段时间最清净,不用受他欺负。

一周之后,沐司玥的清净就结束了。

自习课的时候她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的路上还在想题,忽然被人拦了去路。

愣了一下,抬头看到顾城那张酷帅的脸,淡淡的看着她。

下一秒才把习题册递上来。

她皱了皱眉,有些惊讶,“你做完了?”

才一周而已,这些题都比较典型,而且比较难的。

顾城没说什么,就问了句:“还有么?”

啊?她看了他一会儿,但是他摆摆手说“算了”转身回了他们班教室。

她打开习题册看了一眼,一个笔记也没有,他好像也就是翻了一遍。

下午的时候,沐司玥看到他又站在走廊拐弯过去的地方,依旧戴着耳机,懒懒散散的模样。

顾城没看到她,当然也没听见她跟自己说话。

耳机忽然被摘走的时候,他才眉头一拧,转眼见到她又稍微舒展。

沐司玥把耳机凑过来听了一下。

下一秒露出几分惊愕的神色——他居然在听英语口语?

平时总是见到他戴着耳机,还以为在听歌。

这样的发现让沐司玥觉得很诧异,又有一种瞬间被迫改变印象的感觉。

顾城已经把耳机拿回去放回耳朵里,看了她,“会考想继续拿第一名?”

这话问的沐司玥有点好像,“我哪次不是第一名?”

但凡她在学校,她的年纪,无论大大小小的考试,她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后边就是苏衍,然后才是她的两个双胞胎哥哥,这个整容跟铁打的异样,几乎没被打破过。

顾城嘴角动了动,忽然问:“你几年没哭过了?”

沐司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想着,她反正每次哭一定被他欺负得不行了才是,至于几年……?

下一秒她忽然看他,领悟过来,尽量有修养的看了他一眼,“练习题都是我给你的,你还想把我拉下来呢?”

半个月时间他想跑到她前面,比做梦还难。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的一周,沐司玥还真有点紧张。

越是紧张,她就越是关注顾城都在干什么。

他这种人好像总能让人感觉到害怕,以前是因为他的顽劣,后来又觉得他比苏衍和哥哥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以一件事一件事彻底让她改变看法。

这不也是一种令人可怕的地方么?

所以她总害怕会考会被他捉弄。

会考前一周的周末两天假,顾城照例去了仓城看他姑姑和两个妹妹。

吻安在家准备剧本,甜甜、蜜蜜被保姆带着参加周末的郊游去了。

顾城和宫池奕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进家门,他依旧是礼貌的喊了声“小姑父!”

宫池奕换了鞋,看了看他,然后走了过去,声音不大的嘀咕:“你这两年长得很快啊。”

然后跟顾城站在一起。

宫池奕接近一米九,身高上比一般人占优势,这会儿顾城都快到他下巴了,怎么也一米八。

想比与学校里的不爱搭理人,顾城笑了笑,“姑姑养的好!”

宫池奕拍了一下他的肩,“合着姑父一点没功劳?”

顾城笑着不说话,跟着换了鞋。

吻安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听到他们说话了,看了看顾城,确实长得很快,而且身材比例很好,身体素质就更不用说了,打架没人打得过他。

现在高三,就算之后长得不多,这身高也足够迷倒一群小姑娘!

“甜甜蜜蜜不在家?”顾城环视了一周,没感觉到两个小丫头的气息。

吻安浅笑,“忘了告诉你,她们这周不回家。”

所以顾城就没什么可做的,晚餐做了一顿,收拾完就进了他的房间。

吻安倒了一杯水看了看宫池奕,“想没想帮顾城选选专业?高考快到了。”

宫池奕微挑眉,“这种东西得让孩子自己选,什么专业都好,学精了都是人才,学不精再好的专业也没用。”

吻安一看他就没理解自己的意思。

抿了抿唇,声音不大,“他成绩你也看到了,考优质大学有点困难。”

所以只能帮他选比较好发展的出路。

吻安很头疼,从顾城十岁她就带着他,真的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孩子,唯独成绩永远上不来。

她还想着今晚找顾城好好聊聊,让他无论如何把最后的时间利用好,拼一把,也许成绩会不错。

所以吻安一直在客厅弄剧本的事,想着等顾城看完书出来的时候聊聊。

没想到的是,她这一等,竟然等到了十一点多。

怀疑顾城是不是直接睡着了?

吻安走到他房间门口敲了敲。

传来顾城很清醒的声音,“进来。”

吻安推门,见他好好的坐在桌前,面前摆着书。

“不睡觉?”她问。

顾城笑了笑,“看完就睡。”

这样的安排,吻安没办法强行打断,看书是好事,不过也提醒了一句:“别熬太晚。”

顾城点了点头。

但是夜里宫池奕起床给吻安倒水,看到顾城的房间门缝还亮着灯。

微蹙眉。

回了房说顾城没睡,吻安还不信。

宫池奕倒是笑了笑,“放心吧,他什么都懂。”

所以当初她的选择也是对的,每周见面言传身教,又让他一路置身于最优秀的校园,一点点耳濡目染,总是有激励作用的。

几乎是拯救了顾城的大半生。

第二天一早顾城就得回荣京,下午调整状态,第二天考试。

早餐桌上,吻安看了看他,“你最近一直熬夜?”

顾城熬到清晨才睡,但毕竟年青,状态并不差。

抬头笑了一下,说:“还好。”

吻安微挑眉,大概理解他的意思了,道:“你能计划好就行,努力一把是必须的,哪怕结果没那么好,也不至于后悔。”

他已经留级过一次,肯定不想再第二次的。

顾城点头,“姑姑放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