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不是所有优秀都受待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把顾城送到机场,特意让他以后周末就不用过来了,改成她去荣京看他。

顾城刚到荣京就接到了沐司玥的电话。

他一手勾着书包,低眉扫了一眼号码,在机场外站了会儿才接通,语调淡淡,“干什么?”

沐司玥对他的态度见怪不怪,反正也没指望他好好说话。

接着道:“明天就考试了,我给你的题你都做了吗?”

顾城一边过着马路,还是那种冷酷又不耐烦的调子,“没有。”

沐司玥还想说什么,他一句“我在外边。”就把她的电话给挂了。

顾城打了车,跟他小姨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去学校了,他当然不可能去学校,去的是后山。

这个时间去后山的都是些心术不正的,他找了个不错的位置,书包垫在地上,拿了练习册,随手把耳际塞进耳朵里。

从早上到中午,又到下午,他一直在那儿,练习册从前边翻到了后边。

他从后山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书包随意林仔手里。

走了几步后皱了皱眉,隐约听到旁边有人的声音,还能闻到烟味。

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务正业的学生出来溜达的,顾城没打算挺留,只是隐约间听到了苏衍的名字,有点敏感。

尤其,上一次的事情之后,那些人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因为苏衍不会还击,他们便肆无忌惮。

顾城在原地站了会儿,他并没什么能做的,人家只是嘴上说说,他总不能上去教训,也没那个理由,苏衍又不是他的谁?

所以他把书包甩到肩上,单手放进兜里往外走了。

晚上八点,校方准时推送了会考的考场安排,顾城在第12考场,正好是沐司玥的班级教室。

第二天一早去学校,早自习的时候顾城也没有看书,干脆完全放空了,别人正看得起劲,他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下课铃一响,他示意同桌往边上靠,一己之力把桌子翻转了一百八十度,书箱往前,然后迈着长腿往外走了。

在179班门口的走廊站着,看别人陆续离开,又有人陆续来考场。

沐司玥看到他的时候皱了一下眉,“你找我吗?”

顾城看了她,依旧散着头发,额前被头发遮盖了。

不影响考试么?他微蹙眉。

见他不说话,沐司玥看了看时间,有点替他着急,“都去找考场了,你站这儿干什么?”

顾城把手从兜里拿出来,看了一眼时间,然后从她面前经过,迈步进了她们班教室。

沐司玥愣愣的。

直到看见他坐在了自己后边的位置,咽了咽惊愕,指着他的位置,“你坐这儿?”

顾城漫不经心拿出考试工具,“差生和优生不能坐一起?”

她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就是有点惊讶,她能排到自己班级教室,居然还能排到跟顾城一个考场,这几率挺小的。

开考前,监考老师在讲台上强调了很多遍考场纪律,顾城对此只是扯了一下嘴角。

但凡有差生的地方,多强调即便确实没什么,他一直都在享受这种特别待遇,见怪不怪了!

卷子发下来之后,监考老师几乎都在顾城周围的地方转悠,大多时候就站在他身后。

老师站了好一会儿,看着他做题,逐渐皱起,又逐渐挑眉。

接着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顾城前边的沐司玥。

谁都知道她每一次都是第一,看她做题就是一种享受,从头到尾都会很顺。

看了会儿,老师就走了,基本上每一科,每个老师都一样,盯着最好的和最差的。

考物理的时候也一样。

顾城知道监考的就在身后站着,几乎他做每一题,监考的都会转一圈之后站在他旁边。

一直到最后一题压轴。

他的习题册是沐司玥给的,所以他最清楚这种题型她没有留意,也没有归纳。

所以,他写到一半,略微蹙眉,抬眼看向前边的人。

沐司玥遇到难题的时候习惯停下来撑着下巴。

顾城抿唇两秒后,写到一半的解题步骤不写了,直接写了个答案。

站在旁边的老师莫名其妙的皱了一下眉,终于挪步往前,看着沐司玥解题。

最后一个体面,沐司玥没怎么写,旁边的草稿纸倒是快用完了,最后才往题面上挪步骤。

顾城略微靠着桌子,稍微侧着的角度都能看到监考教师蹙起的眉。

很显然,她的答案并不理想。

最后一题答不好,至少五分没了,快赶上两个选择题了。

临到时间,顾城翻了卷子,看都没看,直接把两个选择题改了答案,然后看也没看就交了。

回来时沐司玥蹙眉盯着最后一题的最后一问,最终也没改答案了。

每次考完,沐司玥都会转头看他一眼,问:“难么?”

往往他爱答不理,听着别人凑到她身边说着卷子哪哪的考点很难,他从第一科听到最后一科,猜都知道她可能出差错的题。

全部考完之后,学校照常上课,要到下一周才公布成绩和排名。

反正都知道第一名会是沐司玥,然后是苏衍,再便是她的两个哥哥保驾护航,千年不变的排名,别人怎么争都只能从第五名开始争起。

但是第二天,学校里有点炸锅。

顾城照旧漫不经心的掐着时间往教室走,耳朵里依旧塞着耳机。

教学楼的年纪走廊里贴了排名告示,醒目得不能再醒目的,他的名字就在前边。

打破了千年不变的排名,沐司玥之后不再是苏衍,而是顾城。

“没贴错吧?”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人表示质疑。

看到顾城走过来,纷纷往他那儿看。

顾城比别人高,站在人群外也能看到红色的告示榜,足以看到前面三四排了。

然后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了。

沐司玥站在自己的班级前边,还没回过神,看到顾城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进教室,好像一点也不惊愕,反倒自己皱起眉。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有点担心。

上课之后,班主任就先公布了班里的排名,不用想,顾城第一。

班里一片哗然。

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儿,和平时的状态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班主任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顾城,“顾城同学,看来最近很努力?”

所有人都在看他,他没多大反应,完全理解别人的心理和想法。

垫底的人凭什么一跃跑到班级第一?

嗯,凭什么呢?他心底笑了笑,他从来没说过自己差,分数低就代表他不会么?

于是,那节课,身为数学老师的班主任本能的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他这里,是不是就会提问。

重要的点,他都能说对,但解题经过总是一带而过。

老师皱了皱眉,很想问他是不是猜的,但不能这样打击学生,所以摆摆手让他坐下。

那节课之后,顾城周围的空气都在变,什么意味都有。

当然,他的世界里很清静,因为戴着耳机。

大课间,该来的还是来了。

班主任站在门口招了招手,示意他出去一趟。

有知情的学生窃窃私语,“听说被教导主任点名了,估计他得重新做一遍卷子。”

办公室里,沐司玥也坐在那儿。

让顾城皱眉的是,姑姑竟然被叫来了。

这一点,让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姑姑,您怎么过来了?”

吻安周末过来看他的,今天本来该走了,但是接到了老师的电话,高兴他拿了那么好的成绩之余,还是配合了老师的意思。

她冲顾城笑了笑,“姑姑信你,但是有时候,非议只能靠实力去平复,嘴上说没用。”

“你明白我意思么?”她看着顾城。

顾城点了点头,“我知道。”

教导主任给吻安打电话,说沐司玥就坐他前边,顾城平时不爱学习,视力比谁都好。

吻安听后已然皱了眉,这很显然是在怀疑顾城抄袭。

“主任,顾城是我侄子,但他同时您学校的学生,您对自己学生的质量没自信?”那时候,其实吻安是有些生气的。

但顾城在她眼里再好,始终扭转不了他是成绩差的事实。

所以,她闭了闭眼,“既然您怀疑,那就让顾城重新做一遍,我一会儿会到学校劝他。”

就这样,吻安直接到了学校。

因为别人还不太敢这么做,这样会让顾城觉得自己被质疑而受伤。

但是在吻安看来,让顾城处在学生们的非议里才是对他的伤害,她信他,所以敢这么做。

沐司玥在旁边微咬唇,看了看顾城,生怕他觉得是她告状什么的。

老师已经把卷子拿来了,提醒顾城,“时间不短,早餐吃了么?”

顾城示意把卷子都给他。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吻安站在他身边,看他下笔做了两题之后就知道不用看了。

做过的选择题,他扫一遍题目就可以精准的把答案填出来。

沐司玥也表示有些惊愕,该不会是她的习题册起作用了?

但是她没做好的物理大题,他都做出来又是为什么?

所有试卷,顾城都做了一遍,全程没抬头过。

他做完的时候,学生们都已经下课了,食堂的午餐估计快没了。

收好笔,顾城也没检查,把试卷递给旁边的老师,然后才转向吻安,“又让您操心了。”

吻安只是笑了笑,“看来我白操心了!”

还想替他选出路来着。

当然,事情没这么简单就完了。

其中一个老师皱着眉,“该不会是背答案的?这么巧?”

是很巧,顾城这次出来的分数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在沐司玥之后、苏衍之前。

吻安听了有些生气。

可顾城神色淡淡,“有题么?重新出一份也行,快点。”

吻安拍了他的肩,“先去吃饭,下午再说。”

她很想直接带着走人,可马上就高考了,这是个人生转折点,她能任性,顾城不能,这个时候转学是不可能的。

顾城笑了笑,“我不会给您丢人的。”

语调很淡,但是听得出来,他很在乎。

从小,他就是被别人盯着的对象,因为差。

更因为这样,吻安无数次被请到学校,逐渐加剧了他是差生的事实。

在顾城眼里,排名、好坏,他都可以无所谓,但是上升到吻安那儿,就是真真切切踩到了他的尊严,也是对他姑姑的鄙夷。

老师专门把题目的顺序改了个混乱,大题目也稍微改了改,但答案是一样的,如果他不是背答案,就没有问题。

顾城吃了个面包,继续做题。

他也很配合,把所有题目都看了一遍,有错有对,但是分数依旧一分不多一份不少,更巧的是,错的题和上一份不一样。

而且物理最后一题,他终于把解题过程写出来了,那是沐司玥没写的。

那感觉,就好像他就只要那个总分数,哪题错、哪题对随心所欲,而他其实所有题目都会。

到最后,老师彼此看了看,没什么可说的,只能笑着拍拍他。

可顾城没有听任何解释或者安慰,只是看了吻安,“您现在去机场么?”

吻安点头,笑了一下,“下周过来看你!”

沐司玥作为对照,从教导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顾城没跟她有交流,她一个人诧异着一路回教室。

之后,年纪里安静了。

顾城一点也不意外,觉得他抄袭的时候三言两语,但确定他有那个实力也并没人喝彩。

并不是每个优秀起来的人都会受待见。

这事过去得无声无息,只有沐司玥觉得在意,有时候甚至想拿着题目跟他讨论去,但又觉得放不下姿态、觉得那样好像很奇怪。

那段时间,两个人基本上没见过,上学、放学没交集。

当然那也只是沐司玥的感觉。

顾城每天都会站在走廊的那个拐角,看着她和两个哥哥被司机接走,然后才不紧不慢的离开学校。

总之,他眼里几乎每天都有苏衍和他们沐家三兄妹的影子。

月末的时候,考试风波几乎无声息了,倒是另一件事热闹起来。

苏衍意料之内的拿下了全市少年组象棋一等奖。

那天顾城埋头戴着耳机离开学校,路途中听到人爆粗,说:“他还真敢拿一等奖!对咱们的话听而不闻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