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帅得流鼻血的教官?/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知道顾城最讨厌别人叫他差生,哪怕心里想都无所谓是,说出来就不一样了,但苏衍反而说得清楚无比,甚至挑衅的看着他。

这明显就是找揍的趋势,正好顾城憋着气,所以如他所愿。

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态,就这么被苏衍给激了起来,憋在心里的情绪也全部发泄了出来。

那时候校外很安静,学校的好学生们不可能这个时候出来溜达。

苏衍几乎没有还手,无论打脸还是别的地方都咬牙忍了。

“你以为这么还就完了?”顾城喘着粗气睨着他。

苏衍笑了笑,“不然呢?还想怎么着……”

顿了顿,才道:“哦对,我知道你喜欢玥玥,但是就算我让,你敢要么?你能要么?”

别说身份的事,他现在被劝退了,一切都是零。

顾城垂在身侧的手握着拳,那种质问就像在他尊严上用力踩,可说的都是事实。

半晌,他却冷漠的笑了笑,“长得跟白痴一样,我会喜欢她?你的眼光真是不敢恭维……”

转过身,顾城才刚抬眼,身形倏然顿住。

沐司玥站在小道入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是拧眉看着他。

他说的话,她听到了,表情不可抑制的落了落。

顾城薄唇抿得紧了,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打算走的人,竟然当着她的面忽然转回身一下子把苏衍又拽了过去,拳头作势就要落下去。

余光里,她已经跑了过来,一把将他扯开,挡在苏衍面前,像个刺猬狠狠盯着他,“你除了打人还会干什么?”

顾城任由她拉开苏衍,抬起的手早已落下,似乎根本没想过往苏衍身上招呼。

他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了她好久,然后莫名的扯了扯嘴角笑看着她护别人。

“对,我除了打人还会干什么?”他似是自言自语,看着她,“大义凌然的替他背锅,回头又找他的算账的小人,是不是?”

那种笑,很冷,又莫名的让沐司玥觉得心痛。

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她没觉得该道歉,他凭什么打苏衍?

两个人就那么对视了会儿,她终究没办法受得了他那种很深很深的视线,转过身看了苏衍。

语调里都是担心的,“你没事吧?……疼吗?”

苏衍摇了摇头,勉强笑了一下,“……没事。”

“都流血了还没事!”沐司玥一看到血就紧张,眼睛也开始泛红,“去医院!”

身后的人站了会儿,好像他是个多余。

走了两步,终究是把地上的书一本本捡了起来。

苏衍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血,又看了看旁边低落状的暗红色,皱起眉。

那血不是他的。

沐司玥怔怔的,也反应过来了。

蹲在那儿,缓缓转过头,看着地上血滴一滴滴的连过去,最后停在他袖口处,随着他捡书的动作,依旧一滴滴的落霞。

沐司玥呼吸都顿了一下,心里一痛,人已经过去了。

“顾城……”沐司玥伸了手,她知道刚刚说话不好听,也知道忽略了他,这会儿的担心真真切切。

可惜顾城抬头,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她,“你的苏衍不在这儿。”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顾城,她忽然想哭,“你去医院缝一下,好不好?”

她想把他拉起来,顾城狠狠把手收了回去。

她还想去拉他,头顶骤然传来他的低吼:“滚!”

沐司玥被他吼得愣愣的,整个人呆呆的抬头看着他,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

顾城看着她哭,握着书本的手几度收紧。

最终撇开了视线,声音很冷漠,“以后都不用再看到我,不用烦心了,高兴么?”

沐司玥看着他起身,忽然追了上去,没办法看他的眼睛,眼泪噼里啪啦掉在他摞在身前的课本上。

抑制不住的啜泣里,她终于还是看了他,“……对不起!”

她当初应该把整件事都说出来,可是她做不到,因为他说的也对,问题太严重,涉及到苏舅舅和爸妈都比这个糟糕。

可她心里还是过不去。

明明是从小都在起伏他们的人,这一次却让所有人都欠了他。

顾城面无表情,很冷,“我不接受。”

然后绕道从她身边往小道外走,

那一句让沐司玥彻底哭了出来。

他说他不接受她的道歉。

几步之后,顾城被苏曜叫住,他停住了却没有转身。

苏曜手里握着一枚发卡,走到他身后,直接放回他的衣兜,什么都没说。

顾城抿着唇,目光没有往她那儿看,不想,也不敢。

转身之际,他却停住了。

片刻,出声:“她喜欢你优秀的样子,那就请你一直优秀下去,下一次没有人替你挡。”

片刻,才扯了扯嘴角,“我一走,终于没人在旁边骚然你们,恭喜了。”

说完那一句,他真的走了,步子很宽,不疾不徐,和往常一样的背影。

……

那天之后,沐司玥没有再听到过他的消息,不知道他去了哪个学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干脆退学了。

她想打电话给顾阿姨,可是不敢,因为没有理由。

高考前,她病了一场,跟谁也不说话,苏衍和三个哥哥怎么哄都没有用。

自那之后,她手机里顾城的那个号码也从来没再动过,但是她一直没删号。

高考的日子一步步逼近,沐司玥的复习按部就班,反正她能考上自己想要的学校,不像别人那么慌张。

正到高考的日子,虽然是炎炎夏日,可是那两天天气很凉爽,整个荣京市的气氛也很好。

考试时,沐司玥什么都不想,只是想着自己的目标,她想,如果顾城参加考试,一定也会报A大,而他现在有那个实力考上。

所以,填报志愿时,她只填了那一个,没有理由,只想填那一个。

……

说到考试前一周,吻安一直很替顾城担心,担心他应付不来,其他出路也没办法一下子弄好。

香堤岸比以往都要山清水秀,别墅前的荷花池满满的绿色,隐隐约约都能闻到那股子淡淡的香味。

晚饭后,她去了后院,知道顾城会在那儿。

站在他身边好一会儿,略微侧首看着都已经比她高的少年,“现在愿意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吻安眼里,他真的是个好孩子,绝对有他做事的理由。

顾城也很庆幸,姑姑比小姨还要了解他,小姨骂了一顿,到现在都没搭理他,但是姑姑没有。

他抿了抿唇,只是道:“替他们背锅,我不会觉得委屈。”

吻安蹙起眉,果然是替人背锅的?

“沐司彦兄弟和苏衍,还是都是?”吻安有那么些难以理解,因为印象里,顾城最讨厌的就是那几个孩子了。

好一会儿,她才问:“其实你不恨他们,对么?”

顾城笑了笑,“我也是人,如果只有情感,那必然是恨的。可我还有理智。”

情感上不喜欢他们、嫉恨他们,但是理智上,他的确没有,甚至……

他的目光从远处收回,看了她。

那种笑意和眼神,让吻安觉得他真的太老成了,虽然高三真的不笑了,可是他比其他孩子懂得多。

这大概就是“穷人孩子早当家”一个道理,他缺少父爱、缺少母爱,接受了太多别人感受不到的眼光,变得比别人更加懂得人情世故,懂得为人进退。

可是这样很累。

只听顾城笑了笑,道:“如果我说,这样的事多发生几次,我反而觉得弥补了他们,让他们欠我,我心里反而舒服,您信么?”

信,吻安点头,只是……

她看了顾城,“你爸爸和你妈妈的为人、处事好或者坏,都与你无关,这不是你的责任,你没必要弥补谁。”

“别人怎么会这么想?否则我又何必接受那么多有色眼镜?”顾城像是笑着的,只是没什么笑意。

吻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说什么他都懂,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顾城了。

片刻,她才把话题转到正事上。

“想没想要怎么办?转学校考试也不是那么难,但是适应的时间很短,也许会影响你考试。”

“至于聿峥那儿,军队招人条件很苛刻,身体素质你就算没问题,文化条件不一定达得到,还要接受他们军队的特别考试。”

顾城略低眉,在考虑。

片刻问:“小姑夫就是从那个军队出来的么?”

吻安笑了笑,别看顾城平时不怎么表现,其实他很崇拜宫池奕。

点了一下头,“不只是他,还有聿峥、沐寒声,总之身居高位的很多人都是从那儿出来的。”

顾城抿着唇,还是道:“我想参加正常高考。”

小学、初中的升学考他都没有认真对待过,但这一次不想再随便模糊过去。

吻安点了头,“好,周末办好,下周一就可以过去。”

联系的学校直接就在仓城了,反正他小姨最近好像要出国办事,正好吻安照顾着。

然,结束谈话时,顾城还是问了句:“如果进聿叔的军队,文化分要求多高?”

吻安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哪条路。

不过还是道:“全国卷最低六百八,择优选人,也许考了七百也不一定过得了他们的特别科目。”

顾城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那时候吻安有一种错觉,他真的并不是成绩差,只是不想考?

否则这一次名次紧跟沐司玥又是怎么做到的?

……

高考结束后,各个省市的气氛依旧热烈着,都在等着成绩出来。

往往优秀的学生会被媒体挖出来,引领一股士气潮流。

终于在各个大学除了录取线,成绩也都出炉之后,各个地区都不少重磅炸弹。

而仓城的高考新闻几乎被顾城霸占了。

仓城一个二流大学,出了一个成绩高得离谱的学生。

视角一旦放大,个人的私事就会被缩小,就像这段时间的顾城,高考成绩成了别人关注的焦点,没有人回去挖掘他这些年的过往,更不可能提及他的父母。

“全国七百分以上人数九百二十三人,七百三十分以上三人,其中一人出自仓城**高校,两人来自荣京公立贵族高中……”

“A大已经先人一步,向其中多为学子抛出橄榄枝……”

媒体更热衷于看一看这么优秀的学生都是谁,有着什么样的奋斗故事。

可惜,荣京贵族学校的孩子不是他们想采访就能见到的。

转头寻找仓城的这一位,却发现比其他两个更难。

“联系过这位同学的班主任和班级教室,目前还没得到确切信息。”

这就很尴尬,媒体是真的问了,但是班主任和老师竟然都说对这个学生并不熟悉,因为来得突然,而且时间很紧张,期间没开过家长会,他们连人家的家长也没见过。

估计只有校长清楚了。

荣京,天气晴朗,放了暑假的孩子们都乐于聚在一起。

尤其,今天沐司玥拿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值得庆贺!

作为最优秀的一批国防生,沐司暔已经上军校了,也赶回来给弟弟妹妹庆贺。

沐司彦、沐司景和沐司玥三兄妹从幼儿园开始就一个班,唯独这一次分开了,学校和系别都不一样。

沐司彦不出意外的报了商大,沐司景在最高影视学府。

沐司暔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因为那小子比你考得好?”

他知道这个事,说实话,这么好的成绩就绝对不是运气的事了,从小到大,同一批次永远都没有比她考得好的。

结果顾城忽然就来了这么一枚炸弹。

A大这么多年的历史最高纪录是七百三十五分,顾城拿了个七百三十六,正好比她高一分,算好了似的。

“谁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沐司暔这么安慰小姑娘。

但是沐司玥其实更希望就是他,这样他肯定会考A大的。

就剩两个月了,十月份去了就能看到他。

她确实挺想见顾城的,虽然没什么话要说,道歉他也不接受,还是想,但是这段时间他的号码像没人使用一样,永远都没有回应。

沐司玥想过找顾城的,但是又生气,凭什么她主动去找他?

正想着呢,宫池云暮刚下车,“拖家带口”的从那边过来了,“我不来你们就不叫了是不是?”

刚上小学二年级的两个小仙女乖乖的手拉手跟在后边。

沐司玥刚想起来,身边两个哥哥“嗖”一下就起身迎接去了,一人一手小妹妹。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看着没抢得过又坐回来的三哥沐司景,“我小时候也没见你们这么喜欢!”

沐司景笑起来,长得本就英俊儒雅,露出一线洁净的白牙,比晴天都要阳光灿烂,“哪能,景哥哥最喜欢你!”

切!沐司玥故作不悦的撇嘴,“我看你们是本就喜欢小孩,不是喜欢谁。”

只要是粉嫩嫩的小娃娃他们都喜欢。

不过,甜甜和蜜蜜确实惹人疼爱,皮肤随她们妈妈,白得跟瓷娃娃似的,都不带瑕疵的。

话说回来,沐司玥有那么一点紧张,“以后只有我一个人了。”

以前有什么事都有一堆哥哥护着。

沐司景蹙了蹙眉,“苏衍不也报了A大么?有他就够了。”

她抿了抿唇,“不是一个系,不在同一个校区的。”

城市这么大,校区还一南一北,相当于两个学校了。

就不知道顾城选了什么专业,也许在同一个校区?

不过他从来只知道欺负她,这让她期盼又矛盾的不想看到他,否则还得受四年欺负?

……

然而,开学的日子终归是来了,沐司玥被大哥送去学校的。

从校门开始就能看到很多社团驻点接待、帮助新生,加上沐司暔带着,一切都很顺利。

她办完了自己的,就帮着同宿舍的好友一起办程序,沐司暔也全程陪着。

慢慢到了下午,沐司玥的思绪开始飘,她想知道新生里到底有没有顾城?

但这并不容易,她也没有可以问的人。

晚餐的时候,宿舍的四个女孩都齐了,沐司暔带着她们和送她们来的家长吃饭,好奠定宿舍友谊,生怕她以后受委屈。

从一开始,沐司玥自我介绍只说叫她“玥玥”就可以,因为一说沐司玥,都知道是沐寒声的独苗女儿,全国上下都盯着的小公主,她觉得不太好。

还是等相处几天慢慢熟悉好一些。

吃饭的时候,沐司暔招呼得很周到,年长几岁却俨然一个成熟稳重的大男人了。

期间,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人儿,“想去问问顾城来没来?”

沐司玥愣了一下。

沐司暔只是笑了笑,“吃完饭帮你问问。”

那时候天都快黑了,老师都没有上班的,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反正打了好几个电话。

后来他才把电话开了免提。

沐司玥听到那边的人说:“确实是这样,我们递了录取通知书,不过顾城同学并没有来报道,大概是选了更心仪的学校。”

沐司玥皱起眉,“今天不报到就没有机会了么?”

也许他这两天有事?

那边的人听到她说话了,笑了笑,“他那边打电话来过,婉言谢绝了。”

这下沐司玥抿了唇。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

他考上了,也被录取了,为什么不来?因为她么?

想到在校外的小道他对着她吼的样子,是不是挺讨厌他们这种高贵的身份?在搞贵还是倚仗他去解决问题、去背锅?

沐司暔挂了电话,拍了拍她的背,“好了,大哥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不是你的错,没必要自责,你不是也道过歉了?他不接受,那没办法。”

不过说实话,沐司暔挺欣赏那小子的。

她无声的点了一下头。

沐司暔送她到宿舍楼下,“对了,苏衍号码你有吧?有事就给他打电话,虽然有点远,打车过来也方便,别受了委屈闷不吭声的,嗯?”

她点了点头。

沐司暔在军校,进了学校跟外界联系很不方便,管理又严,进出麻烦,才道:“苏衍要是欺负你,一件件记着,等哥放假了收拾他!”

沐司玥笑了一下,“你现在不是最喜欢小甜甜么?”

自然是开玩笑的,摆了摆手,让他早点走。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她今天周了一遍,大学生活应该没那么可怕,反正还在荣京市里,有事都能回家。

刚开学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大学生活最轻松、最愉快的时光了。

对什么都好奇,结交朋友十分勤快,参与的社团一个又一个也不觉得累。

但是沐司玥心里总惦记着那么一件事,总会不期然的想起。

只可惜,她再怎么想,顾城的消息依旧为零,就像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她习惯了从小被他围着欺负,一学年下来,什么都顺利,唯独还是觉得不对劲。

新鲜娇嫩的大一就这么过去了。

A大跟其他学校不太一样,其他学校只有大一军训,但是A大每个学年开学都有一个月的军训期。

沐司玥其实很害怕军训,因为大一的时候经历那黑暗的一个月,实在太苦了,还没处诉。

大二刚开学那天,她第一个到宿舍,无力的趴在桌上,明天就军训了,紧张。

正一个人安静着,宿舍的老大、老二和小三兴致的推门进来,很是兴奋的样子。

“玥玥到了?”

她点了点头,“你们高兴什么?”

小三笑得花枝招展,一脸神秘,“听说这次学校换了合作的部队,来军训的教官好像特别帅!在那个圈子特别出名。”

“团委今天去导员办公室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他们军训组的负责教官,说简直帅得流鼻血!”

沐司玥现在对男生没什么感觉,因为身边那几个就承包了整个荣京所有帅点,各个类型。

所以没什么敏感的。

“我明天一定要好好化个妆,说不定来一段恋爱呢!以前有学姐嫁给教官的,羡慕死人了!”小三双手合十。

老大坐下来,“快去群里问问团委,教官叫什么,上网百度一下,查查底细多了解一下”

这么说着,问了句:“姓什么来着?”

小三道:“好像姓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