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我跟你好像不熟/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是真的站不住了,几分钟的时间,身上开始冒汗,手脚都没力气。

当着他的面,直接走过去要拿自己的马扎和水杯走。

但是刚弯下腰,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顾城见她马扎没拿起来,而是倒下去。

眼角一紧,全身紧绷着已经一大步冲了过去。

他接人没有绅士也没有讲究,显得略粗鲁,甚至有一种忌讳两个人太近的感觉。

只是看到她脸色苍白,眼泪模糊的模样,这些都没了考量,声音很沉,“怎么了?”

沐司玥想说话也没力气,张了张嘴,软在他怀里没了意识。

三儿还没走呢,看着她出状况,急的跑过来,也没顾上人家是教官,“都是你,玥玥本来就不舒服,她要出事了你就完蛋了!……”

话音未落,顾城早已迈着大步抱着她往医务室掠去。

那个时间,学生都吃完饭回去休息了,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医务室也不紧张。

三儿一路跑着都没跟上顾城的脚步,等到了医务室,玥玥已经被安排好了。

听到医生说:“中暑了,撑多久了,脱水有点严重……晚饭吃了吗?”

顾城立在一旁,声音沉重,“没有。”

“这么晚不吃饭?”医生惊讶的上下看了他一遍,“你是她教官?”

顾城点了一下头,“她什么时候能醒,都能吃什么?”

医生手头里一直没闲着,一边也跟他说着话,“只要她想,吃的不怎么忌口,粥当然最好了,多喝水。”

三儿在旁边皱着眉,这个时候要买到粥有点困难的。

顾城薄唇抿着,看了床上的人,没再说什么。

医生走了之后,他也看了一眼时间要往外走,三儿皱起眉,“顾教官你去哪啊?”

顾城一手已经收集,没有回头答话。

站在校医院走廊,顾城的电话给蒋武打过去的。

那边的人倒是接的很快,略微带着笑意,“顾组长,教训小女孩别太严肃了,差不多得了,让人家休息吧,别出个好歹。”

还带了点自豪的气息,看热闹不嫌事大,道:“人家也只是关心我,怕我渴了送个东西嘛,别那么认真!”

“说完了么?”顾城捏着手机,面无表情,“说完了在酒店点份粥送过来,立刻!”

粥?

蒋武不解的皱起眉,“不知道有没有啊……”

“没有你给我炖一锅。”他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

听着顾城像个暴君似的状态,蒋武感觉有点有趣了,“肯定不是组长你喝,给谁啊?”

“嘟!”的一声,电话已经被挂了,很显然那边的人现在很烦躁。

这可一点也不像平时的顾城,平时简直天塌下来都不带变情绪的,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挂掉电话,顾城在原地站了会儿,双手撑着窗沿,低眉静默着。

好一会儿,他才直起身回她的病房。

三儿坐在床边候着,正低头玩手机,顾城一进去就能听到“叮叮咚咚”的消息提醒。

他往窗户边走,因为天色暗下来,他把窗户关上了。

折回来才对着三儿,“累的话,你先回去休息。”

三儿抬起头来,看了看沐司玥,摇头,一副生怕他欺负她的样子。

而她的电话依旧响个不停。

有的是群里的消息,还有各种陌生同学想加的,当然全是女生,而且全是想问顾教官是不是在病房照顾玥玥的。

她总觉得这样会给玥玥招来麻烦,所以加了两个之后就没再加了。

看了顾城,本来就胆小单纯的三儿,这会儿反正也觉得没拐弯抹角的必要,道:“顾教官,要不你先回去吧?”

顾城神色淡淡,冲她颔首,坚持让她回去,道:“我照顾她。”

三儿皱起眉,“你再照顾玥玥,她就成别人眼中钉了……会被人欺负的!”

说完这话之后,顾城似是想笑一笑,这世上除了他谁还能欺负得了她?她那些哥哥现在哪个不是厉害角色?

“你不信啊?”三儿看着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来气了。

三儿从椅子上站起来,怕自己控制不住把声音放大,所以直接把顾城拽了出去,那会儿可没有想到要怕他。

到了病房外,三儿才直直的看着他,“顾教官肯定知道你现在是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吧?我看你好像和玥玥认识?”

“如果是,那你还是别跟玥玥说话了,每次她好像碰到你就倒霉!你们方队不是有个女生都跟你表白了吗?她现在看谁都是公敌,打听玥玥的消息都打听到我这儿来了,你要是不想玥玥被那个人欺负,现在就可以走了。”

顾城淡然站在那儿,视线垂的很低,看着小个子的女生,只冷不丁的一句:“谁告诉你的?”

三儿皱起眉,“什么?”

如果他没记错,那晚所谓的告白是在学校东门途径的绿化林,没人会知道那个女生的胡作非为。

三儿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多少也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了。

因为是偷听来的,她有点心虚,又故作硬气的仰头盯着他,长得太矮,恨不得直接跳到凳子上。

“干嘛,不就不小心听见了被人表白,我又不会说出去,就是想让你稍微注意一下别在祸害别人去,谁不知道那女的嚣张跋扈成什么样?”三儿道。

顾城一言不发的沉默。

那晚从东门出去就遇到她了,如果当时感觉莫名其妙,现在回想就不难发现她比平时对他冷淡,买了一堆夜宵全部加辣。

三儿抿了抿唇,“说实话吧,顾教官这么帅,女生犯犯花痴也正常,你要是真不想让女孩子们出问题,干脆找个机会公开传达一下你有女朋友就好了,就跟我一样,我也喜欢你来着,听说你有女朋友,现在送我也不要了!”

她一副很有节操的模样。

但是顾城的关注点不跟她一样。

“那晚她跟你一起?”他薄唇淡淡的。

所以她也听到他的话了?

三儿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点了点头。

只见顾城蹙起眉。

“哎!”身后有护士喊他们,“里边的同学醒了。”

三儿“哦!”了一声,赶紧回病房去。

顾城还在原地站着,习惯了军训时背在身后的双手这会儿插进兜里。

病房里,沐司玥忘了晕过去的一瞬间是怎么回事,这会儿醒了只觉得脑袋有点晕晕沉沉,胃里也是空落落的。

三儿趴在床边,高兴又紧张,“你说你不舒服也不吭一声,幸好我没走……想吃什么吗?我去买!”

她想了想,饿是饿了,但是不知道想吃什么。

看了三儿,“你吃晚饭了吗?”

“都被你吓死了,哪有心思吃饭啊?”三儿瞪着她,“要是被你爸、你哥什么的知道这情况,不会杀过来吧?”

沐司玥笑起来,虽然她是“背景显赫”吧,但是哥哥们其实真没有半点欺辱霸凌的坏毛病,偶尔联合起来也就对付对付顾城吧。

不期然又想到他,她神色淡了淡。

但是余光里一个人影,她下意识的看过去,柳眉就蹙了起来。

蒋武在酒店点的粥已经送过来了,就是没看懂病房里的气氛,所以明智的没有多问,只是看了顾城。

顾城把粥接了过去,示意他可以走了。

打开粥,他也是这么对三儿说的,“你回去休息吧,蒋教官带你去吃完饭。”

蒋武再次被支配,反应了一会儿才带出长辈似的笑看了三儿,“走吧!”

沐司玥自然不想让三儿把自己扔下,但是想到她还没吃饭,也就没说什么。

病房里只剩他们俩。

说实话,顾城从小就在欺负她,但是沐司玥仔细想了想,她从来没觉得这人有多讨厌,也不觉得他陌生。

但是军训这么长时间几乎天天见,却反而觉得陌生了。

顾城刚把粥端起来,她已经淡淡的道:“我不饿。”

他像没听见她说话,已经在床边坐下,舀着吹了吹还有点烫的粥,“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沐司玥看了他,不觉得这种话或者这种事是他会做的。

她就那么看了他一会儿,说:“顾教官教训不听话的学生也是应该的,但是我受不起的,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我同学会过来的。”

说着话,沐司玥想拿手机,其实也没有可以找的,老大有事,二师兄这个时候应该在社团施展拳脚。

她躺在床上,手背上还打着点滴,针水差不多就完了,这会儿她伸手去拿东西,针头被扯了一下,立刻就不敢动了。

顾城眉峰蹙起来,粥在一旁的桌上放下,直接伸手握了她。

低着眉峰,脸色很不好,手背上的胶布撕了一半后重新贴好,但针头已然有点回血。

“我去叫医生。”他沉沉的道。

沐司玥从刚刚就一点反应都没了,只是直直的盯着他握着自己的手。

她从小被哥哥们护着,幼儿园之后,好像连苏衍都没牵过手。

他的指腹有些粗粝,又极富存在感,宽大厚实的巴掌几乎能保住她两只手。

发现了她盯着的视线,顾城视线扫过,已经把手收了回来,也从床边起立,一言不发的走向门口。

有时候沐司玥真的觉得高高在上的其实是顾城,从小就少言寡语的,长大后演变成了冷冰,用那些女孩的话说就是高冷。

好像他挺不屑与碰她的,一直都是。

殊不知在别人眼里,哪怕碰她一下,也是配不上的。

医生过来的时候,她依旧半倚着床头,眼睁睁的看着针头里的血越来越多,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害怕。

但是那会儿神游到麻木。

“也就几滴了,拔了吧,方便吃饭。”医生近乎自言自语,倒也没责怪她。

沐司玥按了按针孔处,“请问我能出去了么?”

按理说是可以了,不过医生看了看旁边的粥,“吃完再说吧,你这么出去也得晕。”

她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

病房的门关上,顾城站在床边,她坐在床边。

也许他正低头看着她,但是谁也没说话。

紧接着他坐了下来,正好差不多跟她面对面的高度,视线交织在一起,“上次为什么进医院?”

上次进医院也就是吃了辣椒过敏的事,他知道的,所以她不清楚这么问一遍是几个意思,也没打算回答。

她略微避过视线,顺势低眉在床边找鞋。

顾城扫了一眼,长腿拨了一下,把她的鞋拨到了床底下,她看不到了。

只能蹙眉看着他,“我跟你好像不熟。”

顾城薄唇抿着,他的确不以为她会在意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这种事情,除非哪天太阳不出来了,他这种人物才能引起她注意。

所以,他的话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

几次呼吸后,声音也缓下来,“如果觉得体罚委屈了你,我可以道歉,然后把粥喝了。”

这话让她笑了笑,鸡蛋里挑骨头,“如果我不喝,那顾教官是不是还不道歉了?这好像不是一回事?”

要不是觉得自己理亏,顾城是绝不可能让她这么顶嘴的。

所以她理直气壮的盯着他,他也一句话没说,只把粥端了过来。

这回也没征求了,直接舀了递到她嘴边。

沐司玥就盯着他,嘴唇没动。

温热的粥直接都快塞她嘴里了,她才被迫张嘴,然后一勺接一勺,基本没给她歇息的时间,完全按照军人吃饭的速度在喂。

她实在忍不了才闭上嘴巴瞪着他。

顾城保持着递勺子的姿势,微蹙眉,“不吃了?”

沐司玥闭了闭眼,缓了会儿还是想,算了,就当他是军棍老粗,一点也不奇怪。

顾城也把粥放了回去,知道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出院了。

正准备帮她把鞋子摆好,正好她的电话响起。

那张熟悉的照片,他在一年前就见过,她为苏衍拍的,作为他的来电壁纸,一眼明了。

所以他拿鞋子的动作顿了顿,还是从床边起了身,打算避开她讲电话。

沐司玥看了他一眼,她看到苏衍来电了,但是没有及时接。

而是看了打算转身走人的顾城,微皱眉,这回换她命令的语调:“鞋子!”

起了身的人又转过来,看了她坐在床边晃着腿等他把鞋子给她准备好。

顾城在两秒后还是折回去帮她把鞋子从床体底下拿出来,摆好。

沐司玥一手已经拿了手机,脚尖无声而俏皮的翘了翘,像是等着他帮忙穿上。

电话接通了,她把手机放在耳边,“苏哥哥?”

顾城微抿唇,看着她脸上附带的倨傲,仗着他无理由的体罚、导致她进医院,所以能理直气壮使唤他。

而他也的确弯下腰替她穿鞋了。

沐司玥这才和电话那边的苏衍说着话。

因为还有两天就是阅兵仪式,意味着这次军训要结束了,苏衍打算请假过来。

她以为之前说的是开玩笑,这会儿听起来是真的。

她皱了皱眉,“真的不用,耽误课程多不好,影响学分的!”

苏衍笑了笑,“没多大的事,周五下午本来课也松,有想吃的么?给你带过去。”

沐司玥摇了摇头,“没。”

那时候,她的目光放在顾城身上。

周五检阅完之后就结束军训,他们必然是要离开学校的,然后呢?

以后就再也没什么机会见了吧?

顾城穿好鞋子直起身,发现她正盯着自己,薄唇微抿,并没有开口。

走到一旁替她拿了迷彩外套,准备送她会宿舍。

从医院出去,要绕着体育馆走半圈,还有一段林荫道之后才转到去宿舍的路。

两个人走得并不快,好几分钟的时间,谁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过了体育馆,沐司玥还是出了声,“为什么会来A大军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