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我不会等你/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抿着唇,凭什么她跟他说!

顾城等了会儿,嗓音和平时并没多大变化,依旧低低平平的,“手机号不会换,但也接不到你的电话。”

跟换了有什么区别?她依旧抿唇。

药膏涂了一层,他又开始抹第二次。

沐司玥皱了一下眉,但没把手收回来。

他的左手握着她的指尖,慢慢却几乎握了她整个手背,抹着药的动作停了下来,左手拇指几不可闻的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

她的视线从他抹药的动作离开,仰脸之际,又一次对上他低垂着、静静看着她的视线。

有那么一瞬间,她失了神,胸口好像漏了一拍,空了一下。

他温热又轻柔的指腹摩挲着勾起一种奇异,在安静、昏黄的空气蔓延着。

也许是那种对视忽然让她紧张和心慌,她避了一下,才忽然的问:“吃完饭你去哪了?”

邹敏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他在还是不在?

意识到她盯着自己的执着,顾城回答得也很认真,从饭桌离开和哪个领导说话,到送校领导进了学校,再出去在东门等了几分钟都很清楚。

沐司玥看着他,不说话了。

如果是这样,至少说明他没被邹敏糟蹋。

可是下一秒,她忽然把手收了回去。

顾城微蹙眉。

沐司玥本来不想问了,但她总不能把问题留到几年之后,谁知道下次什么时间见?

仰脸看了他,“在部队也有时间找女朋友么?”

如果没时间,那他消失了一年怎么就冒出一个女朋友了?

而顾城微微的愣,他下意识的就把她套入了座,她这算表意?

如果没时间,她会不高兴……但事实就是没时间。

“算了。”她又自顾一句,“我要回去了。”

弄得顾城又是不知所以。

她刚想走,他伸手就揽了回去,“你把话说完。”

沐司玥微抿唇,“宿舍要锁门了。”

“所以让你把话说完。”他重复着。

她却皱起了眉,“为什么是我说?……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沐司玥并不是一点也不理解他想听什么,但还是那句话,她是女生。

而她也不愿意成全他习惯的退缩。

仰起视线看着他,“你不说,是因为不敢,还是不想?或者是根本没有要说的?”

顾城薄唇微抿,就只是低眉看着她。

沐司玥几乎能看懂他在想什么,身份、阶级、地位?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敢,那就别说。”

侧身走了一步,她又停了下来,没看他,只是说:“哪怕我有心,如果你永远是这样退缩的顾城,我不会等你。”

他明天一离开,要多久,去哪儿她统统都不知道,怎么等?

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份心意有多深,也许再来过去那样的一年,也就什么都不剩了呢?

进了楼道,她在楼梯上停了下来。

看着他抹过药的地方,指尖还有着他包裹的温热。

很特别。

手机轻轻震动时,她没有看,只是缓了神,觉得有力气爬楼了才往上走。

手机一直从楼底下,到五楼都在震动。

在宿舍门口,她终于拿出来,果然失望了,不是他。

“喂?”她接了。

“回宿舍了么?”苏衍一如往常的声音。

她点了点头,“嗯,在宿舍门口呢。”

苏衍也并没多说,“那就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呢!”

沐司玥依旧是点头。

挂掉电话,她推门进宿舍,大概是三儿跟他们都讲了一遍,无论看到她什么样也不会觉得惊讶。

二师兄咳了咳,道:“我去给你倒水洗脚?”

沐司玥听完笑了笑,“我没事!”

“你手不是不方便么?”三儿立刻接上话。

所以她就连手都不用动,被子都是老大帮她抖开盖在身上的。

躺了好久,她都睡不着,别人都睡熟了她终于慢慢睡过去。

第二天,宿舍里的闹铃每相隔五分钟就响一次。

沐司玥做了一晚的梦,难受得皱起眉,坐了起来,煎熬得睁不开眼。

“起床起床!”老大招呼着,“这是见教官最后一面了,他们这种身份,估计以后都没机会见了,多看一眼是一眼!”

她睁开眼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

是啊,多看一眼是一眼。

平时都穿迷彩装的学生今天一个个都穿得很漂亮,有的大概起得早,画了漂漂亮亮的妆。

沐司玥从来就懒得化妆,甚至时间紧迫,连长发都没束。

那么多花花绿绿的衣服,顾城依旧能一眼探到她的位置,也许是没睡好,从长发里露出来一张小小的脸有点憔悴。

别人都是激动兴奋的喊着告别,她只是站在那儿没动静。

沐司玥能看见他的,只是还不如不见,并不喜欢这种送别的感觉。

昨晚她想听他说的,他依旧没说。

她笑了笑,就这样吧,又是多大的事呢?

军车敞着,一队人上去之后分两排敬了礼,敬了很多次才坐下。

但顾城依旧站着。

车子已经缓缓启动,学生阵容变了形,很多人跟着慢行的车辆小跑。

只是那中告别的情绪好像没有渲染到她。

顾城站着的视线高远,密密的学生人群后方是她转身越走越远,从始至终也跟他挥手,没说过告别的话。

直到看不见了送行的学生,顾城依旧没坐下。

她说“如果你永远是这样的顾城,我不会等你。”

随着距离越来越远,这句话在脑子里越来越重,可是已经彻底走远了。

往后数千个日夜,一句话承载着这些岁月,承载着千山万水的距离,压在顾城心里,到她毕业,也许就彻底无望了。

她那样的女孩不缺追求者,何况还有一个苏衍。

荣京下过很多场雪,每一场初雪,沐司玥都在宿舍楼前那颗树上留下一个记号,一共三个了。

第四个,她大概是没机会刻上去了。

她笑了笑,树干也算逃过了她的魔爪。

她被保送至国外继续深造,沐司彦怕她一个人不习惯,平时一派不正经,却轻松考入同一个学校的留学名额。

她开玩笑,“我想一去就找个男朋友,干脆嫁在国外算了。”

沐司彦微挑眉,凑过去,“怕拖着伤了苏衍?”

沐司玥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伤过他?”

苏衍确实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但也从来不会急功近利式的给她压力,所以这么几年了,没什么进展。

“大哥都说了不可能。”她每次都是这句话。

沐司彦到现在也不清楚为什么,问了大哥也不说,又不敢去问老沐,只能等哪天苏衍真的大张旗鼓的求爱,估计就知道了。

在国外只待了三个多月,毫无预兆的,苏衍过来看了她。

她头一次看到他那么差的神态。

沐司玥刚到他跟前就被紧紧拥了过去,一言不发。

她不敢乱动,好久才把手轻轻放在他腰上,问:“怎么了?”

故作轻快,“好久不见,你也不用这么热情!”

苏衍一动不动,抱了她很久,连声音都觉得很无力,“连我爸都反对我追求你,为什么?”

沐司玥愣了一下,可是她也不知道原因。

只是觉得有些诧异,在她印象里,自己很讨喜,苏舅舅不至于反对才是。

也只得笑了笑,“也许是总理和总统的孩子不能有那层关系呢!”

强强联手,就容易给别人压力,这种政治考虑也不是不可能。

沐司玥笑着,“再说了,你当我哥哥不是挺好的,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要是真的……”

真的谈到感情,她也肯定不会答应。

这样的意识让她不期然的想到了一个人,心里边重了下来。

看起来苏舅舅反对得很厉害,否则苏衍不会是这种神态,还忽然就跑过来看她了。

晚饭在她的学校吃的。

彦哥哥不知道又跑去哪儿泡妞了,只和苏衍打了个招呼了事。

坐在学校草坪斜坡上,远处风景很好。

苏衍忽然问她,“玥玥,你对我真的没有一点喜欢?”

沐司玥转过头,“喜欢啊,除了大哥二哥三个,最喜欢的就是你!这还用问?”

苏衍没有笑,看着她,“傅姨是不是也禁止过你和我?”

这问得有些怪异,她微蹙眉,妈妈从来没禁止过她的感情对象。

不过,这会儿沐司玥忽然看了他,“你叫我妈妈阿姨,我叫你爸爸是舅舅,说明他们是两兄妹,我们当然不可能了!”

明知道那是因为两家关系好,小时候就叫习惯了的。

他们在那儿坐了很久。

苏衍这个人性格温和,但是他坚持的东西却一样要坚持到底。

但是那之后,他没怎么说话。

他和她待了几天,机场是沐司玥送他去的,依旧是一个长长的拥抱。

那之后,她不知道苏衍和苏舅舅之间产生过什么大的冲突,但知道在关于她的问题上,苏衍和苏舅舅吵过几次。

也因为这样,她甚至不知道寒假要不要回家。

倒是不巧,放寒假前几天,她在回宿舍时忽然被人拦着表白。

彦哥哥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竟然还笑着帮忙抱着花束,握着蜡烛,看着她,嘴型告诉她:“我朋友!”

一听是他朋友,沐司玥想也不想就知道肯定是风流不羁的人物。

转头看了一眼摆的很浪漫的心形蜡烛,看着走到面前、捧着玫瑰花的男生。

大概是苦练了一番,用中文跟她表白,表白词却念得跟课文一样。

沐司玥淡笑着看着他,“我是你第几任女朋友?”

Seven立马竖起几个手指,看到她皱眉,又怯怯的看向旁边的沐司彦。

沐司彦正恨铁不成钢的示意他竖起一个手指就够了!

Seven这才缓缓换成一个,很坚定的摆在她面前。

沐司玥转头看了沐司彦,“不怕回去大哥把你的牙打掉么?”

坑都坑到她头上来了,他朋友是能要的人物?

沐司彦倒是神秘的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这就是大哥的命令,他说寒假回国让你必须带个男友。”

说着竖起三个手指发誓。

又添加了一句:“好像和苏衍有关,你就算是让苏衍死心也得找一个,大不了寒假过了就踹!”

反正这是他兄弟,随便踹!

沐司玥微蹙眉,看了几次他坚决束着的手指。

这种大事,估计他也不敢糊弄她,不然回去大哥和爸爸会把他揍扁!

于是,就那么简单的环节下,欢呼声中,她把花接了过来。

“kiss!kiss!……”

沐司玥闭了闭眼,看着一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在男生凑过来时点了他胸口,很严肃的警告:“Faceonly!”

男生一脸委屈的看了沐司彦,只能亲脸就只能亲脸吧!

……

寒假如期而至,兄妹俩回国时,确实带了她的男友Seven,但她其实有那么些紧张,怕苏衍的反应太过强烈。

然而,她在见到苏衍之前,却见了怎么都想不到的人。

毫无预兆,三年多的遥远一下子被拉到眼前,男人双手插进兜里,修长的双腿支地,闲适来回两步后侧首远远望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