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耍我很好玩吗?!/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边太安静了,安静的风一吹,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也因此,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总不能再给一巴掌。

顾城眉峰微垂,能够清晰的看到她每一寸表情变化。

指腹缓缓磨过她的唇,那种触感是没法用语言描述的,不同于他在军队里触碰的那些冷兵器。

军队里一切都是刚的,大概连毛巾都比普通的粗糙,这样的触感又怎么可能不让他喜欢?

“我不会道歉的。”许久,他忽然悠悠的这样一句。

沐司玥只是看着他。

因为她已经赏了一巴掌所以不道歉?还是因为他觉得这并没什么?

顾城低眉望着她,她一直不说话,让他几不可闻的蹙眉。

只有她心情极差的时候才会一声不吭,否则,哪怕她出生在那么一个尊贵、严肃的家庭,但是从小被呵护着,性格很好,爱笑爱闹。

他必须承认,如此圣洁的吻,本不该就这样发生,但也并不抱憾。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沐司玥看着他,脸上没有多少恼怒,但眼里有他不熟悉的冷淡。

他抿唇,无非就是流氓、强盗。

所以他已经听得够多了,只道:“想吃什么?”

她整个航班没吃东西,确实饿了,饿过劲了。

直直的盯着他,不理会他转移的话题,“你不是知道你妈妈为什么在监狱么?不是从小就仇视我们家、仇视我么?”

这话让顾城眉峰略微蹙起来,这些事她是从来不知道的,哪怕是他也一个字没跟她提过。

“谁告诉你的?”他几个字吐完,薄唇抿得有些紧。

沐司玥只是笑了笑,“我不是三岁小孩了。”

“你不也知道你爸怎么死的,是在谁的主张执法下……”

“够了!”他忽然沉声打断。

愤怒也许没有多少,但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沐司玥笑,末了静静的盯着他,“你能否认你恨我爸,恨我们全家的试试么?”

顾城一张冷毅的脸越发难看。

她只扯了扯嘴角,“你不能。”

“那就离我远一点,否则我怎么能不去关心?不去思考你靠近我到底是因为可笑的爱情,还是因为可怕的阴谋?”

如果当初她勇敢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可是她现在真的不会毫不考虑的和他走在一起。

有些恩怨,是从小带在他骨子里的。

在她转身之际,被他握了手腕扯了回去,沉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在你眼里,我只是这种人?”

沐司玥心口疼了一下,他不止一次问她这个问题。

他在她眼里到底是哪种人。

抬头,她看着他,“你是哪种人,我已经不关心了,三年前开始就不关心了,明白了么?”

其实是很残忍的话,但她说得很浅淡。

也更加让人心痛。

只是三年前的顾城,拿什么跟她说那些话?

哪怕是现在,如果不是明天启程去执行的任务特殊,也许他连见她都不一定。

他握着她的手紧了,一字一句:“我不准你和别人在一起!”

这种霸道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带着他自以为低人一等的身份之痛,也有着他曾经错失的无奈。

她只是清泠的笑,“你凭什么不准?”

沐司玥用了力把手臂收回来,看着他,“我不想跟你纠缠,更不想跟你有可能,我身边比你优秀的太多,为什么委屈自己呢?”

其实她很想说更狠的话,可是终究说不出来。

但这是她在这次见他后唯一的想法,他们在一起谈何容易?

她不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人,没办法面对他心里可能的阴谋甚至复仇,所以更怕和他走近。

只能远离。

拿走他手里那个属于Seven的钱夹,沐司玥已经转身朝校门外走。

但是她能感觉到他迈着大步追上来,甚至能想到他此刻紧抿薄唇的样子。

果然,还没到他停车的地方,整个人被他带了回去。

那一刻,她几乎从他脸上看到了一点点祈求。

“你在生我气,是么?”因为三年前无视了她给的机会。

他低眉看着她,眉峰轻轻蹙着。

那种眼神,她甚至不敢直视,深得只怕下一秒就被吸入眸底。

只侧过脸不看他,“你放开我。”

他却将她的脸扳回来,必须看着他。那种强势,让沐司玥一下子想起了他做教官的时间。

尤其,是他罚她站军姿,罚她没晚餐的下午。

相比于那时候他的极度冷漠,此刻的眼神真可谓是出奇,那么冷淡寡言,又自卑孤僻,实则心性比谁都傲的他,能用这样的眼神,怎么不奇?

“一个月。”顾城只是开口,定定的看着她,“你开学前我会回来。”

她蹙着眉,不想多说,还是看了他,“你没看到我带男友回来见家长么?就算见家长不愉快,我退而求其次也只会找苏衍。”

她所说的这些完全都不是事实,也只是说给他听。

可也正因为这样,顾城才会这样的情绪。

一个月其实不短,什么事办不成?

既然都见家长,那便是成了一半。

只是他绝不想看着这件事发生!如果不是知道她带男朋友回来,他今天中午就已经离开荣京。

就为了这一件事,他在机场等了多久连自己都忘了。

一个时间观念强到变态的人等她那么久,他自己都没想过。

他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尤其长期封闭训练,此刻只是紧紧凝着她。

沐司玥把自己的态度摆的尽快清淡,淡到不在乎、不尊重,“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不会等你三年,也不会等你一个月,哪怕一天。”

“我能走了么?”

顾城不说话。

在她转身之际,还是迈了一步,脸上表情很少。

只道:“把丝帕还给我。”

沐司玥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记起来,那条丝帕。

曾经,她为他擦了嘴角的血,他一直留着,一直到军训时她弄伤了手。

他拿出来的时候几乎让她觉得恍如隔世,但那条丝帕却依旧如新,从那天之后,也就回到了她手里。

此刻,她淡淡的抿唇,“没带。”

顾城一双眼几乎洞穿她的心思。

她没说“扔了”,也没问“什么丝帕”,那就是和他一样深有记忆。

这样的东西怎么会没带?

“你干什么!”沐司玥看着他走上前一副要搜身的趋势,立刻警惕的看着他。

顾城神色淡淡,果然道:“自己给,或者我搜。”

她气得瞠目瞪着他。

但是面对他毫无波澜的眼,最终除了乖乖拿出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城接过来,握在手心里,目光回到她脸上。

那种眼神又变了,很深,很沉,对她道:“一个月后,如果我活着回来就还给你,包括那个发卡。”

沐司玥脸色猛地一变。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如果活着回来?

顾城不说话,安静的看了她几秒,看着她脸色越来越难看,眉头越来越紧。

“把手帕还给我!”她忽然加重了语气,好像把手帕要回去,他就一定不会出事,一定会回来一样。

他不说话,也不动作,她便直接去抢。

可顾城长得高大,就算她整个撞过去也能纹丝不动,所以她根本拿他没办法。

只得狠狠盯着他,情绪变得连她都无法预料,几乎要低喝:“还给我!”

他终于低低的道:“不是怕我图谋不轨,宁愿随意找一个也不可能选我,我把东西都还了,也许就不会纠缠你,不高兴么?”

沐司玥仰脸看着他,清秀柔眉依旧蹙着,“那就现在给我,从现在起就毫无瓜葛,我不关心你是死是活!”

顾城低垂视线,“你现在的样子像是不关心么?”

沐司玥紧抿唇,她这会儿脑子里乱着,那种紧张像本能,在他说完的瞬间就爬了出来。

顾城熟悉她的所有习惯,看着她紧紧捏住的手心,知道她此刻的紧张,胸口软了。

连语调也变得几分随性,“只是随口一说,又不是电影里的特工,哪来的死亡任务,不过是想看你紧张罢了。”

紧张的表现总骗不了人的,何况她根本连说谎都不会。

听完这话,沐司玥不可置信的仰脸看着他的轻快。

“你玩我?”她连说话都有了气音,指节捏得发白。

甚至连眼眶都变了颜色,声音陡然提高冲着他,“耍我很好玩吗!”

顾城未曾想到她的情绪会是这样的剧烈,看着她头也不回的往前闯,撞到了刚刚路过的一个学生,依旧闷头往马路而去。

他这才心头一紧,长腿大步追了上去,提了声:“玥!”

他是声音在安静的校门口显得尤其清晰,极富存在感。

他对她的称呼,别人会清楚的喊两个“玥”字,但他每一次就像不屑于称呼,后一个字模糊过去。

或者,干脆对她全名称呼。

在她几乎一脚进入马路,正好遇上一辆开过来的车子瞬间,顾城一把将她扯了回来。

沐司玥整个人重重撞在他胸口,鼻尖、眼眶都被撞得酸痛,又或者原本就是酸痛的,只是这样多了个眼泪的借口。

顾城低眉看向她时,震了震,看着那双通红泛着水雾的眼。

薄唇几乎是不自禁的沉声:“没有耍你……”

“放开我!”沐司玥现在真的满身火气,打断他,恨不得把他狠狠扔出去!

但男女力量毕竟悬殊,她被顾城绝对的力道禁锢着。

甚至在她不断的挣扎中,他像中了邪,强势吻了下去。

大概没有人能把初吻之夜折腾成这样了,但是他现在只想这么做,没办法看着她一双彤红的眼。

她一想挣扎便被他扣了后脑勺,那么煽情的动作,似乎也只是本能的触发,也让他发现了她另一个极致美的角度。

被扣得轻仰着脸,鼻尖红彤,眼睫上晶莹欲滴。

唯独是她此刻不顾不管的挣扎想要摆脱他,是唯一不讨人喜欢的。

大概是她发现了,越是挣扎,他越是强势,双手被他轻易握着固定,并不娴熟的吻却别有感觉。

她毕竟青涩,唇畔被轻吮缠吻,脑袋一阵阵的晕。

甚至连回去会不会被爸爸批评这种严肃的问题都没有时间去想。从生气到被强制封了吻的挣扎,到最后不敢有任何反应。

顾城几乎拥着她整个身体的重量远离马路边的危险区,不知觉已经快到他停着的车子边。

才低低的开口:“我不会有事。”

四年多都过来了,不差这一回。

沐司玥缓够了,几乎恨恨的盯着她,“跟我没关系,也许你死了我更高兴!”

“是么?”他并不生气,只是低眉看着她的视线很深,带了那么些的疼痛。

指腹清晰的抚过她脸颊上的潮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