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犯大忌,上了瘾的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外有人欺负你么?”冷不丁的,他这样问了一句。

沐司玥没好气的侧过脸,不让他那慢条斯理的擦拭动作继续撩人,只瞥了他一眼,不想说话。

其实她有点急,眼看着天都黑了,今天刚回来,按照老沐的脾性,她再晚归估计就要背家法了。

顾城看了看她对自己不搭理,并不介意,只伸手拿了手机,又冲她颔首,“进车里,我打个电话。”

她怎么可能那么听话?

没表情的看了他,“我打车回家。”

顾城属于能做事就不废话的人,对她的意思视而不见,直接开了车门用眼神逼着她上去。

沐司玥皱起眉,这种眼神对她确实有用,又不得不让她想到军训那段时间对她“优待”的事。

皱起眉,直直的看着他,“顾城,我是不是欠了你什么?还是你从什么地方捡了优越感了?”

为什么总觉得他在她面前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

应该高高在上的不是她么?

顾城显然没想到她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但脸上的表情就没怎么变过,应付自如。

薄唇动了动,“校门口是没什么人,也不免有认识你的,不上车就再做点事。”

做事?

沐司玥抬头看到他正用那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火热热的盯着她的唇,耳根猛的泛红。

顾城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迅速钻进车里,“嘭!”一下关上车门瞪着他,“不是打电话吗!”

他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转身走了两步去打的电话。

沐司玥不了解他的工作,不知道他平时什么样的生活,当然不会去过问他打什么电话。

回来只听他上了车就道:“带你去吃饭。”

“我爸还在等我。”她皱着眉,这都几点了。

再说了,谁告诉他她要跟他一起吃饭了?

哪有这么随随便便就带着女孩子出去吃饭的?

顾城系好安全带,已经启动引擎,目光看着前方,只一句:“打过招呼了。”

这让沐司玥再次惊讶,狐疑的看着他,“什么打过招呼?跟我爸打招呼带我出去吃饭?”

虽然从小老沐对她宠得不行,但是沐司玥真不以为顾城敢打电话给爸爸,指不定下一秒爸爸的跟班就杀过来把她掳回家了。

顾城只侧首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低的“嗯”了一声,很随意。

车子已经缓缓往前走,沐司玥皱眉看了他好一会儿,终究是懒得多说,反正有什么事他自己兜着。

而关于他带她去的餐厅,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中餐馆,在荣京就开了不少连锁,但是南城的老地方是最正宗的。

如果没记错,她以前只和顾城去吃过一次,而他还记着。

连点菜都是他一手操办,霸道得连问都不问她,偏偏全是她喜欢的。

两个人根本吃不了多少,但他点了很多。

在她看来,他们俩吃饭是很奇怪的事,但是,他如果明天真的要走,倒也说得过去。

想到这里,席间,沐司玥虽然没给什么好脸色,但也看了他,“明天去哪?”

这是军事机密,所以顾城只看了她,思量着有大概亮点三秒,答非所问:“一个月后会回来的。”

但是沐司玥皱起了眉,他说一个月后会回来,甚至是强调,从学校门口到现在,已经强调了很多遍。

如果真的没有任何问题,何必这么强调?

顾城慢条斯理的用着,余光里看到她直接把餐具放下了,正盯着他。

抬眸,还是那副不疾不徐的淡然,“怎么了?不合胃口?”

沐司玥蹙着眉,“我想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当初可以来学校做军训教官,那就只是服兵役的军人吧?哪怕是进了爸爸曾经待的军队,也不至于要命,要不然爸和宫池叔叔,还有那个天天对小姑姑耍流氓的冰山聿峥,每个人不都好好的?

顾城依旧是有条不紊的用餐,甚至给她夹菜,见她一直盯着,只好道:“你就当我做的,是一般人不会去做的事就好。”

他不是一般人,比不了别人,所以,从事的职业,自然也不是一般人会做、能做得了的。

她皱着眉,搞半天,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我不吃了。”她往椅子里挪了,离开桌面。

在顾城看来倒是有点耍脾气的意思,看了她,没有任何不悦,“那就出去走走?”

沐司玥不得不瞪着他,“军队里的东西都比外边厚吧?脸皮也是?”

她都多少次说了要回去,他一点都不在意,外边黑漆漆的,走什么?

顾城知道她现在满肚子道不明的火,反倒耐心起来了。

结了账,真的带她在城南散步。

现在的城南是荣京环境最好的地方了,夜里有些凉,微风习习拂过,倒也是一种意境。

护城河在城南环了不短的距离,也只有城南才能最近距离的走在护城河边上。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也在护城河最后一段了。

“既然不让我打车,你送我回去。”沐司玥理所当然的对着他。

如果不是他,这会儿她早就在家了,更糟糕的是,这个点,这个地段,根本打不到车的。

顾城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因而,眉峰动了动,侧首、落下视线看了她,却似乎没有要答应的意思。

沐司玥已经皱起了眉,知道他骨子里有恶劣根性,难道要把她扔在这里?

看到她这么紧张,顾城背着光,几不可闻的笑意一闪而逝,转眼看还是那么淡淡的。

看着她,道:“来的时候不是说我的车坐着难受?”

果然,她眉头更紧了,但压着强势盯着他,“是你把我带出来的,你到底送不送?”

顾城看了看安安静静的周围,只有偶尔跑步的人,和小情侣散步。

淡着脸色非常认真的开口:“送也可以,答应我提的事。”

沐司玥有一种骂他的冲动。

凭什么她要答应?不找苏衍,就只能等他,把全世界男性都当做空气?

她想着,正想抬头顶回去,只觉得身体忽然被一晃。

“啊!”她本能的惊着抓住他的手臂。

而她整个人已经被顾城双手一托,轻易“扔”到了护城河的护栏上坐着。

“你干什么?”她惊得小脸皱在一起。

刚刚走着的时候没感觉这护栏高,现在被她扔坐在上边,虽然双腿晃在外边,但那种紧张无形中揪着心口,后背似乎都能感觉河面的冷空气,坐着的水泥台子也是凉的。

顾城站在她面前,其实很近,双手也放在她的身体两侧。

只是没什么表情的平时着她。

嗯,是平时,说明这台子确实不低,否则平时她要仰视她。

只听他薄唇扯了扯,“自己跳下来,也许用力不恰到就往后倒进护城河里了,不溺死也会冻死……”

沐司玥是真的挺害怕,她怕水。

快哭的看着他,“你放我下去,快弄我下去!”

但是面前的人不为所动,温温的看着她,“答应么?”

沐司玥真的没碰到过比他更流氓的人了,Seven那种浪公子都根本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她现在又气又怕,抓着他手臂的力气都觉得快把自己的手指弄折了。

“顾城你个大混蛋!”她气得冲着他吼,一点点小小的恐慌演变成几不可闻的哽咽,又硬逼着咽了回去。

顾城只是看着她的恐惧,双臂一直稳稳放在她身侧,却一脸淡然,“我从幼儿园就是混蛋,只是从小混蛋变成大混蛋了?”

直到看着她一颗眼泪珠子滚下来,划过昏黄的路灯折射了亮光,顾城才微蹙眉。

看着她死咬着唇就不答应,顾城眉峰微蹙,“长进了?怕到死也不答应。”

其实她都濒临崩溃了,气哼哼的想踹他,但是分毫都不敢动,生怕用力过猛,他现在又那么坚实,万一把自己反弹进护城河里。

只好冲着他,“我答应还不行吗?!”

明明两个人都已经三年没见了,但是彼此之间那种从小的气氛又回来了,好像昨天也是这么闹的。

他点了一下头,抬手去擦她还想落下来的眼泪,“少哭,很难看。”

“你管!”沐司玥已经想打人了,难看就难看,难看还像个土匪一样干什么?

顾城似是笑了笑,偏偏就是没把她抱下来,而是转眼看向她手指上的戒指。

“摘吧。”而后,淡淡的命令。

要答应不止,还不准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身上。

沐司玥现在一肚子火,但是发不出来,想去摘戒指又不敢松开他的手臂。

顾城看出来了。

左手握了她,把戒指拔下来,扬手,扔进护城河。

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甚至沐司玥都没反应过来,这才惊愕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顾城略微侧首,轻轻睨着她,“要么跳进去再捞回来?”

沐司玥:……!

她要是敢跳进去,还用受他威胁么?

“从小到大你都这么欺负人,会遭报应的!”她气得瞪着他。

顾城似是愣了一下,而后看着她,目光深深浅浅,声音混着护城河上的水声、风声,有些深浓幽然,“这不是已经遭到报应了么?”

说那句话时,他就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好似说着她就是他的报应。

如若真的要这么说,顾城也是认可的,他是该遭到报应,也遭受了。

只是这样的报应,他欣然接受。

他的身体往护栏台子靠近了几分,手臂很容易就把她整个人环了起来。

然后本该是稳稳的抱下来,只是他没了动作,近在咫尺的看着她。

沐司玥大概是错觉了,因为离得太近,一秒、两秒的过去,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稍微快起了频率、略微加重的呼吸。

她本能的曲起双手撑在他胸口:“很、很晚了……”

脑子里倏然冒出来在校外的两个吻,已经弄得她很不自在,脑子一热一涨的。

顾城穿了休闲T恤,她双手撑到胸口的那一瞬间,肌肤隔着衣料,依旧过分清晰的触感,她手的温热、柔软,他的胸膛坚实、厚重,鲜明的碰触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和考验。

“不到四个小时了。”那么近的距离,他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见她傻傻的抬头,柔唇不期然就贴到了他清晰、微凉的唇线,那句“什么四个小时”被彻底遗忘。

顾城没动,就那么碰触着,甚至就在那个距离说话,“不四小时我就走了,凌晨的机票。”

他没说一个字,四片唇畔相互摩擦,痒痒的,热热的,勾着心里某个角落要酥得裂开来。

她本想往后躲,又害怕往后倾掉下去,就那么木木的呆着。

顾城很近的低眉,视线落在她鼻尖、唇珠,抬手轻轻握了她的下巴,略微挑起,以最舒适也最暧昧的姿势吻下去。

部队里不准对任何事、任何物上瘾,但他估计是犯了大忌了。

上瘾的吻。

有那么一段时间,沐司玥是真的忘了自己身处何方,忘了刚刚还吓得要哭的恐惧。

而他的另一条手臂也始终稳稳的搂着着她。

沐司玥回神之后想的问题却很奇怪。

因为她着实就因为那么几秒钟而失了神志似的,也就抬头看了他,小脸冷着,“和多少女生这样过才能练得这么出神入化?”

如果算一算,她大二他就找女友,是不是也该换了不少了?

顾城的重点却不一样。

出神入化?

他嘴角微弄,“公主赞扬别人的方式也很特别。”

认同他这一共也只有几个小时的吻技,实在是很高的评价了。

说到这里,他从裤兜里拿了手机,拨了那个标注着“女朋友”的号码,然后递给她。

沐司玥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很差了,“你放我下去!”

顾城略微勾了嘴角,“不听一下?”

他直接开了免提。

“哥?”甜甜的声音,“……喂?不是不过来了吗,我都跟妈咪说了。”

顾城把手机贴到了耳边,“嗯,不过去……打错了。早点睡。”

然后挂了,看着她。

沐司玥不说话。

他说:“不是偷听我和你同学的对话了么?憋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问?”

她瞠目盯着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其实,除了惊讶之外,心里某种芥蒂就这么轻易的解了。

顾城又勾了勾嘴角,直直的盯着她的唇,暗示着他们刚刚做了什么,道:“都这样了,还没关系?”

沐司玥已经红了耳根,只是这儿昏暗,看不太出来。

盯着他,“不管怎么样了,我说了跟你没可能,我是不会点头的!”

多少年的欺负,多少次把她惹得那么生气,他说消失就消失,说回来就回来,还想直接霸占,凭什么?

顾城倒是低低的一句:“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他围着转多少年也不可能腻的,否则早腻了,所以不急,总能熬到她点头。

对此,沐司玥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厚脸皮。

只听他忽而蹙眉,“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国外有人欺负你?”

为什么这么问?她很不友好的看着他。

他却很认真的望着她,“瘦了。”

低低的声音,透着几分温和。

她轻轻愣住,看着他的眼,这种语气,他很少有,以至于太过特别。

缓过神,沐司玥才淡淡的一句:“这世界上,除了你,没人会再欺负我了。”

顾城这才笑了一下,“表明我很特别。”

只有他有这样的“特权”,也足够她记他一辈子了?

彼此安静了会儿,他也终于舍得把她从上边抱下来,“回家?”

“不回去难道吹一晚冷风吗?”她直接顶回去。

Seven给的戒指也没了,还答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她真是从来没见过谁竟能想到如此恶劣的方式,借着护城河逼迫人的!

送她回去的路上,沐司玥板着脸,顾城倒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到了御阁园外,他把车停了,还有一段需要步行,外人的车子进不去。

他忽然说:“如果一个月左右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一定要接。”

她想都没想,“不接!”

然后打开车门往下走,手里捏着Seven的钱夹。

顾城关上车门,原地站着悠然看了会儿她闷着头大步往前冲,也不着急,总归他稍微迈几个大步,轻易就能追上她。

不过沐司玥走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皱眉转过头看了看。

他果然没跟上来,难怪感觉不一样。

见她这样,顾城才不自觉勾了唇角,“想要我跟进去?”

她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的希望,抿唇,才道:“你想多了!”

但顾城的确迈了长腿跟上去。

沐司玥反倒蹙起眉,在走到大门的时候让他走。

顾城一脸淡然,“你几个哥哥合起来也不见得打得过我,担心什么?”

她瞥了他一眼,“我爸呢?”

顾城这才微抿唇,没说什么了。

他也确实按照她的意思,站在那儿看着她进去。

Seven和沐司彦一起回来的,来之前他真的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

待了几个小时的这会儿,他总觉得自己紧张得要晕过去了。

沐司彦的父母大概是这个国家最帅和最美的夫妻了?可美则美了,那种浓重的家庭教养气息,两个长辈看一眼就满是政商界的厚重,让他不太吃得消。

沐司玥回去的时候,Seven快速到了她面前,刻意用着不太正规的外语,带了那边的方言气息:“你可算回来了!我都快被你爸妈的气场压死了!”

她往客厅看了看,笑了一下,很“友好”的提醒:“我爸妈精通十多种语言。”

吓!

Seven一脸震惊的瞪着她,“What?!你爸说他只会中文啊!”

沐司玥忍不住笑,“我爸当初也是这么捉弄我妈妈的!”

看来Seven其实还算受父母喜欢,不然老沐没那闲工夫捉弄人。

而这也是事实,关于父母之间的曲折、甜蜜,家里的佣人,或者是古杨伯伯,许南叔,都会偶尔给他们讲起,津津乐道!

Seven脸都白了,心里默念着,幸好不是真的要当女婿。

沐寒声给妻子递了一杯热水,目光朝他宠大的女儿看过去。

从女儿很小,的确都是他宠大的,但也的确是长大了,不直接都差不多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所以他忍住了某些话,只问:“没受欺负?”

沐司玥乖乖的摇头,“没。”

然后她才交代:“对不起爸,回来晚了,在外边吃的晚餐,城南……”

“我知道。”女儿的话还没说完,沐寒声接了过去。

沐司玥把餐厅的名字咽了回去,心里却陡然提了起来。

她忘了爸爸是什么人物,荣京到处是他的人,该不会看到了她和顾城……?

傅夜七看着女儿一惊一乍的变换着表情,有些好笑,道:“你大哥刚回来,在洗澡,给你带了礼物,不去看看?”

“真的?”她笑起来,最喜欢大哥从军校里带的东西!很特别。

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她也已经笑着奔上楼。

沐司彦端着水果出来,看了一眼局促站着的Seven,“你站着干嘛?”

平时在外边比谁都风流,今天来家里真是比小学生都乖!

“坐吧!”女主人傅夜七也清雅的笑着招呼Seven,“是玥玥的朋友,那就把这里当在家就好。”

而沐寒声坐了会儿,和妻子吻别,看起来是有事要忙。

Seven总算松了一半的紧张。

傅夜七看了儿子沐司彦,“苏衍知道玥玥和Seven的事么?”

沐司彦挑眉,孝顺的先给母亲递上水果,才道:“估计听闻了,明后天打算聚一聚,直接告诉他呢!”

说到这里沐司彦狐疑的看着她,“妈,到底为什么?我一直觉得玥玥和苏衍其实真的很般配!”

傅夜七神色略微的变化,但也只笑了笑,“你知道不可以就行了,都是上一辈的事,别问那么多。”

“那大哥怎么可以知道?”沐司彦表示委屈。

傅夜七浅笑,“谁让你没投胎成老大?”

沐司暔之所以知道,也不是他们告诉的,只是大儿子从小就比别人懂事早,小小年纪被绑架就会拿枪械知识震慑绑匪,这种事他想知道也不难的。

话说回来,傅夜七很严肃的看着儿子,“你是不是在外边乱来了?”

沐司彦瞬间坐正身子,“我哪敢?”

傅夜七略微睨着儿子,她的四个孩子都很优秀,其实从小到大没操什么心,不过每个孩子的性格都不一样,就怕长大出什么问题。

才道:“知道你最喜欢宫池叔叔,但是人家二十来岁表面看起来风流不羁,实则早就坐上内阁首辅了知道么?”

沐司彦点了点头,“知道,宫池叔叔家伉俪情深,他们俩都是荣京的大英雄,伟大事迹已经听过N多版本了!”

虽然那些看起来只是编造,但故事真的很精彩,沐司彦也知道那些都是真的。

尤其走出国门,出了荣京之后那种感觉十分强烈,国际上宫池奕和顾吻安六个字的影响力简直超乎想象。

“我还想着,等念完博士,先去宫池叔叔的公司实习,SUK在国外的市场力也很惊人。”

这么说着,他就正经起来了,傅夜七点了点头,可以考虑,避免了进自己家公司的某些身份问题。

不过……“看你宫池叔叔答不答应了!我看他比较喜欢景儿。”

沐司景越长大越是一个十足的绅士,每个细胞都透着绅士,无形中已经成了女孩子们的梦中情人。

“切!”沐司彦不服气,“他那是觉得我太像他年轻的时候,老了就不承认自己风流过呗!”

确实沐司彦和宫池奕很像,其实他们的关系也最好,当初宫池奕还极力想把沐司彦弄到英格兰的军方基地去。

可惜他最后为了玥玥,也是因为兴趣,选了商学。

傅夜七来了电话,起身之前,道:“寒假别想着安排满到处乱跑,你顾阿姨上周又摘了个电影奖,到时候带你们过去一趟。”

沐司彦惊叹了一句:“又拿了?”

总感觉这么些年,顾阿姨拍的电影都在拿奖,前两年的《玄影暗潮》到现在还被界内人当典范,模仿的模仿,教学书里都当做材料了,居然又拿奖?

照他们的话说,这简直是开挂的人生。

Seven看着傅夜七走之后,很是急切的问:“刚刚说的那个,是不是就是顾吻安?拍电影那个大导演?”

沐司彦故作严肃的瞪了他一眼,“顾阿姨是国宝级别的导演,别瞎叫名字!”

Seven捂了一下嘴,道:“有机会见么?万一我能试镜什么的。”

他看过顾吻安的所有影片,仰慕得无以复加,甚至因此想做演员。

沐司彦挑眉,“悬,她选角很奇怪的。”

有时候是因为人情,有时候是因为她的儿女,比如《玄影暗潮》,貌似就是伊斯王子亲自参演了。

当然,沐司彦没心思跟他讲那么多,是因为已经在想去仓城的时候穿什么了,记得他们家有两个超级漂亮的女孩!

此刻,楼上的沐司玥对礼物的热情刚过。

她看了大哥,问了和二哥同样的问题,“苏衍家里是不是涉及了什么敏感问题,不然为什么会被爸妈不看好?连你也否决?”

虽然她也不见得想和苏衍怎么样,但她确实好奇。

沐司暔只笑了笑,“没什么敏感问题,只是苏衍身世特殊,偏偏这种特殊性不能让苏舅舅知道,所以只能分开你们俩,明白?”

如果让沐司暔说,那就是因为苏衍是妈妈的堂姐所生,所以不能结亲。

但苏舅舅好像以为苏衍是妈妈的儿子,这当然就不能直说了,干脆断了玥玥和苏衍的可能性就利索了。

沐司玥只好点了点头,也不好多问。

好一会儿,靠在椅子上,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沐司暔诧异的看过去,“怎么了?”

她从小可是无忧无虑长大的,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叹气?

沐司玥也才意识到,挑了挑眉。

又抿唇,看着她大哥,问:“哥,你知道顾城到底做什么的么?”

沐司暔微蹙眉,“问这个做什么?”

她低眉,“他好像出去做什么一个月的任务,会死人么?”

沐司暔脸色有些沉了,脑子里转了一些事。

政治和军事上的事,弟弟妹妹当然不知道,但他是多少明白一些的。

小姑姑家的那个聿峥似乎也要出差,最高军的长官都动了,顾城若是在内,必然不简单,也才不怪老沐知道顾城带玥玥出去,竟然没有太大反应。

想到这里,他却只简单的一句:“当初能给你军训,那就是兵役或者退役,有些事不能告诉外人的,严重不到哪儿去,放心吧。”

------题外话------

《豪门缠爱:娇妻不好惹》唐家姑娘/文

——苏陌浅有病——

偏执地爱着一个男人,至死不渝。

*

都说,苏陌浅走了狗屎运,无父无母、带着拖油瓶,还能让高干子弟求娶。

熟料订婚那日,令人大跌眼镜。

当着众人面悔婚、气跑未婚夫不算,还对其小舅投怀送抱。

……

从此,苏陌浅又多了勾引舒城彦家四爷的狐狸精骂名。

——彦锦深有病——

病态地宠着一个女人,至死不休。

*

都说,彦四爷掌握舒城经济命脉、处事杀伐决断,却性情暴虐、反复无常。

遇上她之后,生活搅得一团糟。

经过投怀送抱、壁咚强吻,发现就这么宠着小狐狸也不错。

……

从此,舒城彦家四爷人设崩了,活脱脱成为护妻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