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骂谁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听完随口“哦”了一声,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沐司暔看出来了,笑得颇有意味,看了她,“怎么的,担心顾城了?”

“哪有!”她第一反应就是快速抬头否认。

换来大哥淡淡的笑,“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虽然哥有私心,但你年纪也不小了,这种事很正常。”

“都说了没有!”沐司玥蹙起眉,低眉几不可闻的叹了一下,“我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爸爸妈妈什么情况我也知道。”

这话题显得有些沉重,沐司暔蹙眉看了她,“都谁告诉你的?”

她摇了摇头,这儿听一句,那儿听一句,加上偶尔会有当年流言,也不难猜测的。

看这种恩怨的话,两人确实会走得很困难,所以沐司暔没有说什么上一辈恩怨与他们这一辈无关的话,就怕她一头冲进去,到时候真的受伤。

“不过,顾城为人大概是不错的,高中那时候就很欣赏他。”沐司暔实话实说。

加上他当年的高考新闻,那些事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接见他确实有过人之处。

也正因为有过人之处,才会让人担心,害怕他别有所图,就好比关于宫池叔叔曾经的传言。

说他娶顾阿姨之初,不就为了报复么?

如果顾城有这样的心思,那做出来的事必然够狠,不是她能承受的。

沐司玥看了旁边坐着的人,“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所以说我懂,也就不会随便踏出这一步。”

反正男生多的是,不要这一个也死不了吧?多试试别人就好了,她这么想。

兄妹俩从楼上下去时,老沐不在家,女主人也刚起身,把空间留给一群孩子了。

不过,傅夜七稍微看了女儿两眼,有那么些不好明说的内容。

可最终是没把她单独叫到书房去。

过了这一会儿,Seven已经放开了,看到沐司玥就眉开眼笑,谄媚着要牵她坐在沙发上,然后奉上水果。

她笑了一下,看了看二哥,“妈妈跟他说什么了?”

沐司彦挑眉,“明天要叫苏衍出来,让他好好演戏咯!”

其实是一种比较残忍的方式,但是没办法,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苏衍知难而退,去试试其他女孩。

沐司彦有些难以理解,“妈说,最不行咱们几个给苏衍使劲儿找女友,反正不能让他和苏舅舅一样对女人没有感觉,孤独一生。”

傅夜七的确是这么说的,她最怕的就是这结果。

苏衍是什么性格,她很清楚,毕竟是苏曜的亲儿子,脾性都那么想。

她已经耽误了苏曜一辈子,总不能再让女儿耽误苏衍一辈子,那他们家可真是作孽了。

沐司玥最不愿意伤害苏衍,以前她觉得还小,没想过这么复杂的问题,否则高中的时候,她就该告诉苏衍,她对他没有那种意思。

至少,她对顾城的感觉都要比他强烈。

正想着,她的手机忽然想起来。

看了一眼,本能的捂了一下屏幕,其实谁都没打算偷看。

她这才尴尬的放开,又从沙发起身,去阳台接的电话。

顾城打过来的。

沐司玥微蹙眉,“又怎么了?”

他已经到机场了,是忽然想到的这个问题,语调显得十分严肃,“钱夹里的那种东西,我再发现一次就不客气了,听到没?”

她反应了会儿,转头看向客厅。

Seven的钱夹,她直接放在茶几上了,幸好爸妈都没看!

这会儿,她倒是扯了扯嘴角,“你怎么不客气?我都说了跟你不会有关系,别老自作多情管我。”

这变脸变得可够快,幸好顾城习惯了。

打着电话,但是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硬是谁都没说话,但也没挂。

过了几分钟,沐司玥忍不了,终于道:“你不是有事么?”

顾城沉默了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说:“临行前都不说两句?”

没办法,她不情不愿,也礼节性的开口:“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很随意,但顾城听得舒服多了。

挂了电话之后,沐司玥在阳台上站了会儿,捏着电话若有所思。

好一会儿,想到他之前说的话,只好把来电显示改了。

改成了两个字“不接”。

*

第二天,家长都忙,沐司暔身为大哥,担起重任,负责把朋友聚起来,最重要的当然是约了苏衍。

临行前沐司彦很是认真打扮了一番,因为大哥也通知了宫池家的三兄妹。

可惜,到了酒店,只有云暮一个人过来。

“你妹妹呢?”沐司彦左看右看没见人,好像都好几次没见她们姐妹了,都快忘了长什么样好么?

云暮已经上初中了,一张脸真是丝毫不让几个哥哥,笑眯眯的勾唇看着沐司彦,“不好意思,她们不来了!”

怎么看都是幸灾乐祸,沐司彦瞥了他一眼,“等你到我这个年龄就知道着急了。”

现在要找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真的不简单,他在外边看起来风流的很,也见过很多女孩,但真的没什么能入眼的。

云暮笑着,“云厉这个月有事过不来,让人接甜甜蜜蜜过去玩了。”

说着,神秘的挑眉,“不过,我发现伊斯的男孩普遍比咱们这边英俊!甜甜蜜蜜最近去得频繁!”

沐司暔见二弟皱眉,忍不住笑,“你听他扯,十一岁的女娃娃知道什么英不英俊的?”

明摆着是喜欢云厉比云暮多,所以总往那边跑。

一旁的Seven听了半天,终于出声,“你们说的伊斯,是不是那个武力强国?”

沐司暔点了一下头,“嗯,是。”

他们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但是Seven瞬间睁大眼,“云厉跟你们还是朋友?!”

沐司暔言行举止都要成熟很多,道:“嗯,云厉是云暮是兄弟,所以甜甜蜜蜜自然也是云厉的妹妹了!”

“!”Seven啧啧舌,“开了眼了!搞半天我这是攀上皇亲国戚了?那姐妹俩在荣京和伊斯之间来回跟逛花园似的呗?”

云暮笑了笑,确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云暮真的很有压力,他现在上学都能读到老妈的传记,还有荣京发展史上总有老爹的影子,老实讲着讲着就会让他起来说说爸爸妈妈的日常。

加上云厉是货真价实的伊斯王子,就他自己没什么头衔啊,很伤!

这一边,Seven捋顺关系之后,一把楼了沐司玥,“玥玥!我决定了,一定痛改前非!绝对不再沾花惹草,只爱你一个人。”

然后狗腿的笑着,“我就是你唯一的驸马了?……是叫驸马吗?”

沐司玥瞥了他一眼,“你这叫马屁。”

惹得旁边的人都在笑。

也是这时候苏衍到了,看起来赶得有些急,直接推门进来,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

进了门,抬眼的瞬间,稍微有些顿愣,目光很自然的去捕捉她的身影。

看到的是正好搂在她肩上的手,然后才顺势看向笑着的Seven。

沐司彦一瞬间有那么点不知所措,差点把Seven的手拿掉,但是想了想,忍了,就那么坐着,冲苏衍笑了笑,“不晚,我们也刚到,快坐吧!”

沐司彦摸了摸鼻尖,这真的不是设计,但这个效果是最好的,让苏衍直观的看到比什么都有效。。

苏衍看到了,也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毕竟家教很好,加上性格使然,除了开始的愣神外,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

当然,谁都看得出来,苏衍把最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Seven身上,想把他整个都摸透似的。

沐司彦笑着开口,“看我,都忘了,有新朋友怎么也得做个介绍!”

硬生生的加上这么一个环节,就是给苏衍介绍Seven的。

“玥玥的男朋友,Seven!”沐司彦一点也不拐弯,看着苏衍,笑着:“长得还不错吧?对玥玥就更不用说了!”

然后反过来介绍苏衍给Seven。

Seven之前就接受过交代了,演戏还是可以的,很认真的和苏衍握了握手,“常听玥玥提起你!”

苏衍勉强笑了一下。

那一顿饭下来,苏衍没说多少话,目光很多次看向她。

终于沐司玥要去洗手间,起身时依旧见他看了自己。

果不其然,从卫生间出来,她就看到了站在那儿的苏衍,皱了皱眉,吸了一口气,才走过去。

苏衍转过身,看她淡笑着走过来。

但他的表情显得很低郁,安静的看着她走近。

沐司玥停了下来,“怎么出来了?”

苏衍还是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终于出声:“国外是不是没有什么朋友,会很闷?”

她微蹙眉,“不会,二哥不也在么?”

沐司彦平时只忙着泡妞,苏衍很清楚的。

沐司玥其实听得懂,也只好不回避,“我知道你会难受,但是……这种事真的没办法勉强,我不是因为闷才找了Seven,或者说我就算现在没找别人,也不是因为要把位置留给你,我对你其实……”

苏衍没让她把话说下去,低低的声音,“何止是难受?”

她抿了唇。

苏衍蹙着眉,但是目光依旧在她脸上,“大二那会儿我爸就说过一次,我以为都过去了。”

“他找你了?”苏衍问。

沐司玥赶忙摇头,“这是苏舅舅的意思。”

苏衍笑了笑,“他总是什么都要管,严格到我走的每一步都要干涉。”

她知道苏衍误会苏舅舅了,皱着眉,“苏衍,苏舅舅只有你一个儿子,他所有的严格都是为你好,但这一次,他真的没找过我,这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已经不小了,这是每个人必经的成长历程。”

他看着她,“我应该不比别人差?你哪一个成长历程里没有我?为什么忽然到了这一步就踢开了?”

她没办法做出别的解释,咬唇半天,只能蹙眉看着他,“我不想看你难过,你会遇到好女孩的,等你哪天功成名就,爱情美满,一定会明白苏舅舅的苦心。”

苏衍闭了闭目,他何止是难受?

但是连自己也找不出更好的词语形容这种心情。

很疼,又抓不到疼痛的影子。

苦闷到有那么一丝的悲哀。

他的父亲,荣京的总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他的要求当然少不了,但这不是他想要的,如果可以,他宁愿生的普通一些。

沐司玥看了他,转了话题,“你不是已经参加过行政考试了?是不是年中去外交部实习?”

苏舅舅就是从外交部一点点走上去,而且妈妈也在那儿,苏衍去那儿挺好的。

苏衍没说话。

片刻,才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待会儿。”

她不太放心,没挪步。

苏衍也没赶她,就那么安静的站着。

好一会儿,他才略微转过脸,竟然是温和的笑了一下,“虽然我心里难受,但爱情是神圣的,你开心最重要,如果哪天结束了,我一直等着。”

她抿唇,真的不需要他等。

照这样子,她要是单身下来,绝对会被苏衍强势追求的。

这种意思传达给二哥沐司彦的时候,他笑呵呵的看了Seven,道:“这就不用担心了,这小子要是坚持不了多久,我兄弟也不少,你随便换!”

沐司玥抬手打了他一下,“你想把我名声损成什么样?”

那么频繁的换男友,她成什么了?

沐司彦挑眉,“那没办法了,只能在Seven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不行啊,我都看不上他!太花心了!”

“嘿嘿!”Seven听不下去了,“咱俩谁跟谁?”

沐司玥笑着不说话,脑子里晃过某个长得很帅,但有那么点欠揍的脸。

*

那天之后,沐司玥再也没见过苏衍,只有偶尔会打个电话,也说的很少。

他的人生好像已经开始提前进入职业生涯了,跟她还是有差异的。

而一个月其实真的不长,但沐司玥下意识一直都在数日子,每天睡觉半梦半醒的,想的都是日期。

寒假一个多月,她没差几天又要出国念书,但是那个电话一直都没想起过。

那天,老沐找她去了书房。

她进去的时候,看到从小就宠着她的父亲面色有些严肃,她下意识的也就紧张了,毕竟这可是总理,这里是书房,不是客厅。

沐寒声看了出落如此的女儿,目光里总是带着柔和,他对女儿的宠爱从来都没少过,因为知道妻子在那个年龄受过怎么样的苦,所以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受那些苦痛。

“爸?”沐司玥见他不说话,只好试探的开口。

沐寒声抬眼,又不疾不徐的喝了茶,放下茶杯才看了她,道:“你学校的老师给爸爸打过电话,征求意见,看你能不能在校实习,再考虑出校园工作?”

“嗯?”沐司玥一脸不解,还有这种事?

“我这距离毕业还早呢,怎么忽然想到这个?”她微蹙眉,

沐寒声神色没什么变化,直接道:“下一个暑假不就有实习作业了?”

哦……她还没想这么远。

不过,沐司玥抿唇,小心的看了看他,“我比较想出校园去实习……”

毕竟校园内的接触面还是不够广。

沐寒声当然不是偶然提到这个问题,他考虑的也自然不是女儿的实习内容,或者是未来。

他的孩子,任何一个都不必担心未来过得太差。

他唯一担心的,只有安全问题。

把她送到这个学校,就是因为安全,所以把她留在校内,自然也是最安全的,尤其现在又是一个政治敏感期了。

沐司玥见老爸又沉默,搞得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没个底。

正安静着,只听那边的人陡然就问了一句:“和顾城相处得很好?”

“啊?”她本能的反应,然后抿唇,摇头,“没……”

沐寒声勾了一下嘴角,笑意并不明显,道:“爸爸对顾城又没什么城成见,不用紧张,怎么想就怎么说。”

她想了会儿,真的就说了,道:“我知道一点他们家的事。”

“……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找仇家的女儿,哪怕有感情,总有一天要出问题的,我不想给您添麻烦。”她如是道。

如果再出现纠葛,她在中间就是左右为难,让家人也为难。

沐寒声却笑起来,“看来顾城的人品在你这儿不怎么样?”

这种反应让沐司玥有那么点摸不着头脑,该不会老爸想让她和顾城……?

“我可没说。”沐寒声立刻东西女儿的心思,似笑非笑的,才道:“不鼓励,也不多加干涉,看人也是一种本事,你也要进社会,总要练练的。”

总归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女儿若真的摔了,扶起来就是,没什么大不了。

但沐司玥心里也不轻松,不干涉,也不鼓励,还是权看她掌握,她真怕自己掌握不好。

“实在不知道,就好好那孩子表现好了?”沐寒声半开玩笑似的语调。

沐司玥这才蹙眉,“爸爸,您找我……就为了说这个?”

沐寒声眉头弄了弄,其实正事没说到点子上,但是不打算说了。

她就这么紧张的进去,懵懂的出来。

一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越近,沐司玥越压抑,这已经没剩几天了,那个号码还是没动静。

直到那天早上,她没怎么睡醒。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电话在震动,转手拿了起来,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坐起来了。

“喂?”

那边的声音有点急促,是个女声:“你好!小姐,麻烦您来一趟医院,尽快可以么?”

沐司玥有点懵,“为什么?”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她确实听着女声道:“这里是市医院,伤者昏迷前一交代一定要打这个电话,否则不接受治疗!”

沐司玥已经掀了被子,一听到医院就觉得心慌,但也对着电话骂了句:“他疯了!”

如果都伤到昏迷了,还敢说她不过去就不治疗,不要命了吗?这个疯子!

心里骂着,但她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马虎,快速而随便的洗漱,也没挑什么衣服,套了一身就走。

帧姨在楼下做早餐,看到小姐飞奔下来,一脸担心,“啊哟,慢点我的大小姐!”

“这是怎么了?……怎么今儿一个个都这么早出门?”帧姨说着话,她早就没影了。

沐司玥早就考了驾照,但是她还没怎么开过,这一大早,她却直接开起就走,压根忘了平时的胆小。

也不知道一路怎么到了医院,总之速度并不慢,也幸好时间太早,交通还算通畅。

刚冲进医院那个女人说的楼层,找着急救室,沐司玥差点撞到一个医生。

北云晚还以为是哪家冒冒失失的小姑娘,一看才微蹙眉,“玥玥?”

沐司玥后知后觉的抬头,“小姑姑!”

她都急的语无伦次了,抓着北云晚的手臂,“顾城是不是被送进来了,他怎么了?”

北云晚蹙了一下眉,然后看向不远处的手术室,刚刚好像听到接了一例伤者,很严重。

就是顾城?

“安玖瓷的那个外甥?”北云晚这么问着。

沐司玥急的都快红了眼,也没时间多问,快步跑过去往急救室看。

这头北云晚不明所以的蹙眉,小姑娘这么紧张,自然是有故事的。

转头,随手拦了个工作人员,问:“刚刚接的伤者什么情况?”

护士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码了一排手术用具,倒也恭恭敬敬的道:“枪伤,已经昏过去,不过应该没伤到神经,输完血估计就醒了。”

北云晚点了点头,护士已经急忙往前走了。

她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跟着护士一起进了手术室。

外边就剩下沐司玥一个人,那种感觉恐慌得都找不到方向,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唯一就是希望他真的没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熬过去,沐司玥在走廊才觉得冷,穿得少了,冻得手脚冰凉。

“咔!”的一声,手术室开了门,她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

北云晚看了侄女,略微笑意,“别紧张,他没事,再睡会儿就醒了!”

正说着,顾城被推了出来,但是他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血,她只看了一眼就傻住了,“怎么会这样?

北云晚肯定不知道为什么,所以答不上来。

顾城被推到病房的时候,沐司玥已经彻底红了眼,盯着放在他旁边的手机。

许久。

“你这个疯子!”她趴在床边,小小的声音骂着,手脚依旧是冰凉的。

悠悠的,却有声音从她头顶响起,“骂谁?”

嗓音有些哑,也不大,但她一下子抬起头,看了病床上的人。

顾城确实醒了,就是脸色还是很差,目光看着她,似是蹙了一下眉,要不是她长得够漂亮,这幅形象真是够糟糕的。

头发没梳,都没别到耳后,衣服也不知道怎么搭配的,花花绿绿,扣子皱巴巴的。

“笑个鬼!”沐司玥冲他吼了一句。

她也看了自己的狼狈样,然后想整理衣服。

顾城费力的抬手,被她按回床上,“不用你假装帮忙占便宜!”

他弱弱的勾了一下嘴角。

同时,病房的门开了。

沐司玥以为是护士,继续弄着扣子,直到感觉某种气场的时候才蹙着眉抬眼,瞬间呆了。

“爸、爸爸……?”她手上的动作停住,人也站了起来。

她出门时没给家里人打招呼,该不会要训她?

紧张的双手都抓了衣裤。

下一秒,却有一个厚实的掌心覆上她的手背。

她狐疑的低眉。

一惊!

顾城伸手握了她,她的目光又惊又怕的看向老爸,急的脸色发白,想甩掉他又怕伤到他。

可他就算平时流氓,能不能看看场合?!

沐司玥紧张得吞口水,呼吸都在压制,看着爸爸一步步走近,感觉要晕过去了。

然而,沐寒声走近之后,却是一句:“好些了?”

她一懵。

却是身后的顾城的声音:“好多了,多谢总理挂心!”

沐司玥彻底傻眼,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身的顾城,刚把敬礼的放下,转过头发现老爸回了个军礼。

能让总理亲自过来探望伤情,还回以军礼?

让后她想起帧姨念叨说今天都这么早出门,难道爸一大早出门和顾城有关?

她平时从来不注意政治和军事,这些事是不明白的,所以这会儿脑子不够用。

此刻病房里的气氛,她只能用庄严和肃穆来形容。

跟着爸爸过来的,还有国务卿鲁旌,以及两三个随性,都是一身正装,表情严肃,站得笔直。

弄得她很不自在。

沐寒声这才看了女儿,“你先出去?”

她下意识的看了顾城,顾城勾了一下嘴角,“先去吃早餐吧。”

她确实没吃来着。

而且这场面,她也呆不下来,也就乖乖的退出去了。

门口的几个官员都恭恭敬敬的对着她,弄得沐司玥想溜得更快都不行,要注意形象。

一个淡笑,算是端庄的回礼,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关上门终于松了一口气。

北云晚站在走廊那边,笑着看了她,走过来,“姑姑请你吃早餐?”

沐司玥尴尬的笑了一下,“谢谢小姑姑!”

北云晚只是看了她的衣服穿搭,淡淡的揶揄:“年轻人的潮流果真是跟不上了!”

沐司玥皱起鼻子,“您别笑话我了!”

他们就在最近的小餐馆用的早餐。

吃了会儿,北云晚认真的看着沐司玥,“和顾城关系不浅?”

她下意识就是摇头否认。

北云晚只是笑,“怕什么,爱情没有对错,顾城又没犯错,不过呢……我感觉这孩子性格挺像一个人的,怕你受欺负。”

这么一说,沐司玥几乎都能猜到了,轮到她笑起来,“像那个耍流氓不给小姑姑办婚礼的聿峥叔叔?”

他们孩子辈之间都是这么调侃聿峥的,因为他耍流氓,就不娶小姑姑,但是明明都过得跟夫妻一样,还有孩子呢。

北云晚笑着,“他的形象这么差啊?”

那可不?

但是北云晚挑眉,“爱情和婚礼没多大关系,姑姑觉得现在很好,他不流氓姑姑还不稀罕呢!”

她确实有那么一段煎熬的时间,但是都过来了,反而觉得她坚持聿峥是幸运的。

沐司玥笑着,“既然是这样,那您还劝我?”

说的也是,北云晚自己挑了一下眉,“我是怕他小姨欺负你啊。”

反正在她们眼里,安玖瓷不是什么善茬,除非顾城本身真的很棒。

沐司玥笑了笑,她都没打算跟顾城怎么样,考虑这么多做什么?

就算未来会有关系,那也要有很长时间观察期呢,这是老爸说的,没办法。

两人从早餐馆回来,正好遇上沐寒声和随行几人准备离开,虽然人不多,但气场确实压得整层楼都不一样,沐司玥一下就乖乖不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