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生病去医院不知道?/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侄俩正坐着聊到尾声,沐司玥一抬头看到了某个很高大的身影,穿了一件墨色的长款风衣,走得的确是风度翩翩,十分迷人。

可惜就是那张本来很帅气的脸真的太冷冰冰了!

她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咽了咽唾沫,“……那个,小姑姑?我先回医院看看顾城吧?”

北云晚喝了一口水,修剪精致的眉头轻轻挑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怎么了?”

话音落下,她也感觉到什么了。

果然,北云晚转头看过去,聿峥都快走到桌边了。

这让她心里笑了笑,有时候感觉这东西真的是很奇怪,她背对着也知道他恨得靠近了。

聿峥脸上着实是没什么表情,靠近了才眼神变得温和看了坐在桌边的女人,很自然的俯下身,大庭广众的就吻,然后才低声问:“我的呢?”

很显然了,他在要早餐。

北云晚白了他一眼,“注意点,玥玥在呢!”

男人神色淡淡,满不在意,因为在他眼里,只有她是女人,其他的只有女性和女孩之分,没别的了。

末了,北云晚才不乐意的扫了他一眼,“从哪个女人窝里出来的?过来就要早餐,鬼知道你会来?”

聿峥薄唇略微勾弄,有那么点不悦,“我回来你还能感觉不到?”

沐司玥觉得她坐在那儿真的是好生尴尬,忒亮的一颗大灯泡,他就差说找到这儿知道姑姑在,是完全靠着直觉过来的?

她正这么自顾想着呢,聿峥忽然抬头朝她看来,问了句:“顾城进医院了?”

沐司玥愣了一下,“您怎么知道?”

聿峥表情不变,在北云晚身边坐下,手臂自然而亲密的揽着她的腰,没回答沐司玥的话,只是道:“你不过去看他?”

哦,这下沐司玥再听不出来就真的厚脸皮了,人家这是在赶人,想要二人空间。

所以她抿了抿唇,又觉得好笑。

知道小姑姑为什么担心她了,因为有那么点点,聿叔叔和顾城真的挺像,是不是因为从事的行业类似?甚至进过同一个军队的缘故?

想到这儿,沐司玥忽然看着聿峥,“您刚出差回来么?”

聿峥把北云晚的水喝了,点了一下头。

“也就是说,你知道顾城这一个月都去干什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沐司玥一问就停不住了。

聿峥抬眼看了她一下,“你去问你爸爸,或者直接问顾城不是更清楚?”

果然吧,她刚刚猜得没错,爸爸和聿叔叔都知道顾城的事,而且说不定就是接受他们的指令。

沐司玥打过招呼后一个人离开餐馆,走得很慢,脑子里转着一些事。

这么看来,顾城和爸爸有交集,这算是好事么?

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和爸爸接触的。

但是这种职业的危险系数不是一般的高,以前她就听人说,聿叔叔不和小姑姑结婚,就可能是考虑到小姑姑的安全。

胡乱想着,人已经到了医院。

正好遇上沐寒声和随行几人准备离开,虽然人不多,但气场确实压得整层楼都不一样,沐司玥一下就乖乖不说话了。

沐寒声看了她,神色和平时没什么分别,显然是有公务在身,也没有抽出时间和她多说,更没有要求她对顾城这件事的态度和行为,就那么走了。

沐司玥站在顾城的病房门口好一会儿,直到她兜里的电话响起。

皱了一下眉,赶紧接了起来,语气和小时候见着他一样倔而臭,“干嘛?”

电话里的声音隔着门板,音调不高,“打算在门口站多久?”

她一蹙眉,转手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推门进去,瞥了他一眼。

顾城朝她颔首指了指床边的位置,示意她在那儿坐下。

沐司玥并没有照做,而是几步远的地方站着。

“我一个刚活过来的人还怕把你吃了?”他微微挑眉,带了几分意味的目光看着她。

她考虑一下,还是不和病人争执的好,走到床边。

顾城倚在床头看着她,眼神很认真,声音低低缓缓的,“吓到你了?”

她微蹙眉,然后摇头。

刚听到的时候有点而已,反正她以前也见过聿叔叔手上,而且很多次。

所以枪伤、血什么的,她都见过,唯一不同的就是受伤的人。

顾城却弄了弄嘴角,指了她遗落在病房柜子上的车钥匙,“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

她看了一眼,走过去就要去拿车钥匙。

顾城伸手扣了她手腕,把她拉回到床边,甚至挪了位置,距离他很近。

在她打算动的时候开口:“扯到枪伤很难治。”

果然,她立刻就不动了,转过脸,蹙眉看着他的风轻云淡,一点也不像重伤刚醒过来的人。

顾城略微抿唇,握着她手腕的指腹来回摩挲。

许久,才对着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醒不过来了。”

沐司玥不说话,只是低眉看着他不断来回的指腹,皮肤已经适应了他的碰触。

忽然发现,他的手指很好看,修长分明,只是常年拿一些金属器械,导致指腹略微有些粗粒。

可是那种感觉却也很舒服,很特别,如果人群里他握到了她的手,一定能一下子就感觉出来。

“嗯?”头顶响着他的声音,带着询问,顺势晃了晃她手臂。

沐司玥猛地回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发愣了,“……什、什么?”

顾城看着她,似笑非笑,“想什么?”

她摇头,“没……”

他挑了一下眉,也松开了握着她的力道,“那就不还了,下次再说。”

紧接着直接转了话题,“哪天开学?”

沐司玥想了会儿今天的日期,道:“没几天了……”

“我问哪天。”顾城定定的看着她打断,要的是日期。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人很霸道,但还是回答了:“下周二,到学校缓两天,再下一周就开始上课了。”

顾城点了一下头,又是一会儿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沐司玥也不知道该不该问,所以两个人安静了好久。

直到她觉得该回家了的时候,才看了他,“你养病结束,继续回部队么?”

顾城看了她,“谁告诉你我在部队里了?”

她眨了眨眼,发现真的是完全不知道他的状况,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平时住哪儿,工作的时候在什么场合。

完全就是神神秘秘的。

她撇撇嘴,不想问了。

倒是顾城忽然问她,“一直到暑假才回来?”

她摇头。

顾城还以为是中途也会回来,她却说:“暑假也不回来。”

他听完蹙起眉,脸色有些严肃了,“不回来去哪儿?”

沐司玥看着他的表情,总有一种是长辈在监督她的感觉,他一共也没比她大几岁好么?怎么这么老成?

所以她语气也不好了,“你管那么多,我就爱在国外待着。”

呵,顾城似笑非笑的看了她,“躲苏衍么?”

她一脸不赞同,“我为什么要躲他?……暑假要实习,没空回来。”

哦,顾城就这么得到答案了,点了点头,又是一阵的若有所思。

沐司玥懒得想那么多,看了看时间,“我该回去了。”

顾城看了她,又看了那串车钥匙。

“谁来接你?”

她微蹙眉,也有些为难了,过来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开过来的,回去的貌似真的不敢动了。

所以憋了半天,说:“打车回去。”

把车子扔在这儿,让小姑姑或者聿叔叔开回家吧,反正扔在家里的车库是放着,这里也是放着。

这话让顾城有些好笑,看了看自己正在吊的真水,抬眼看了她,“去叫护士。”

沐司玥好像理解他的意思了,立刻紧了眉,“你要做什么?”

她猜的也没错,而且顾城既然想好了就没得改了。

所以护士过来之后,把针水放快,那一瓶很快完事后直接换了最后一瓶才离开,说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就能吊完。

“我都说了不用你送!”她皱着眉,作为普通人,根本没法想象刚刚从身体里拿了一个子弹的人,才休息了这么一会儿,要怎么开车送她回家?

顾城看了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知道是担心他。

反倒不说什么了,就那么看她,看得她气哼哼的往旁边坐着不说话。

然后看着她开始捣鼓手机。

过了会儿,顾城的手机也响了,他看了一眼,是沐司彦的短讯。

【玥玥是不是在你那儿?】

顾城抬眼看过去,她依旧低头弄着手机,而他回了个“嗯”。

沐司彦是他们三兄弟里边和顾城联系最多的一个,大概是因为高三那边替他们兄弟俩背锅的事,一直念着顾城的义气,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他的号码。

但是当初,沐司玥在A大哪个系、哪个专业之类的事情,都是沐司彦发短讯告诉他的,虽然他都没回复过,但遇到大节日还是会收到短讯。

等顾城回复之后没一会儿,沐司彦的短讯又发过来了。

“玥玥让我过去接她,说是没带公交卡?”这个理由着实的让沐司彦觉得诡异,直接打车不就完了?

殊不知,沐司玥出来得急,根本没带钱,衣服都穿的乱七八糟的,哪有时间想那么多?

顾城又一次抬头看过去,嘴角勾了一下,可以想象她出来的时候有多着急。

不过实力卖妹妹的沐司彦倒是开着他的路虎真的到医院来了。

进病房的时候,顾城已经输液结束,稍微下床适应了会儿。

沐司玥全程在旁边紧张不已,抬头看到二哥进来,就像看到了救星,“你总算到了!”

然后看向顾城,“二哥来接我的,你继续躺着吧?”

顾城看了一眼沐司彦。

沐司彦笑眯眯的,从兜里摸了摸,然后把一张卡递到妹妹面前。

沐司玥愣了会儿,不明所以的看了公交卡。

沐司彦理所当然的道:“你不是说忘了带公交卡么?”

她彻底愣了,忘了公交卡只是借口,目的为了让他过来接人好么?!

但是沐司彦笑着摊了摊手,“我的车载不动人的!”

听着就是偏傻子的话,可他就是这么做的,三个人到了医院门口,沐司玥就看着她二哥一脚油门自己走了。

“上车吧。”顾城在一旁也开了口,手里拿着她的车钥匙。

她已经气得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转身上车。

顾城稍微适应了一下,开得也还算顺手。

算之前他送她回家是第一次的话,这是他们第二次同盛一辆车,而且每一次她的心情都难以言喻。

车子到了别墅门口,因为是她的车,所以保安直接给他放行了。

而沐司玥皱起眉看了他,“你不下去么?”

他就这么到家里不行的!

反观顾城的状态比她淡然多了,缓缓把车开近,已经看到沐司彦先一步回来的路虎了,然后紧挨着停下。

管家帧姨出来给开的大门,笑着看了两个孩子,倒也不问是什么人。

沐司玥和管家擦身而过的时候,小声问了句:“老沐和妈妈在家么?”

帧姨笑了一下,“正好刚回来,午餐都在家里用。”

沐司玥脸色已经是一言难尽了。

偏偏顾城大摇大摆的往里走,都快到门口了。

“……那个!”她快步上前,刚想说什么,沐司彦把门开开了。

她闭了闭眼,没办法,只能接受现实,笑得很难看往里走,低着头换鞋,又说:“我上楼换衣服。”

那意思大概就是不管他的死活了。

顾城勾了一下嘴角,“去吧。”

那时候沐寒声刚打完电话从书房出来,他看到女儿的车子了,也就知道顾城过来了。

下楼时和沐司玥擦身而过,女儿已经快速溜走了。

顾城站在楼梯脚,眼神打了个招呼。

沐寒声这个人平时习惯了一脸冷峻和深沉,这会儿看起来倒也温和一下,“这么快想好了?”

顾城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去了楼上的书房。

沐司彦坐在客厅,神秘兮兮的看了坐在沙发那头的女主人,“妈,顾城是不是特厉害?”

在他看来,一般呢,外表看来和别人差别太大的人,大概最容易出现几段,不是特别懒,就是特别厉害。

就好比他自己吧,咳咳!外面的名声着实不好听,风流不羁,花心不负责,可他的专业成绩无论如何都高高挂在榜首,多少女生见了他都想尖叫。

傅夜七看了儿子一眼,“当初你爸不是建议你走军事路线么,你若是去了就明白了。”

沐司彦挑眉,“大哥已经在军校了,我凑什么热闹,三兄弟一人走一条道嘛,多好?”

但在长辈、包括宫池奕看来,沐司彦的确在真方便更有天赋和禀性。

而且将来沐司暔应该是从政可能性最大。

末了,他才继续道:“我很想听听他这些年的事迹。”

当初一鸣惊人就考了那么好的成绩,然后就沉寂了,一出现居然都可以随意进出他们家了,多神奇?

傅夜七只是淡淡的一句:“军事机密,我都不知道,问你爸也不会告诉你。”

说完颔了颔首,“去叫你同学吧,差不多用午餐了。”

彼时,楼上的书房,两个人已安静了小片刻。

沐寒声看了顾城,“中断目前的生涯,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无论出于身体还是安全因素,但多少会影响到将来的发展。”

毕竟机会这种东西,错过了要第二次,估计要等一年,或者就再也没了。

顾城点头,“我明白。”

“和你姑姑商量过么?”沐寒声又想起来问了一句。

顾城摇头,“我做什么选择,姑姑都会尊重。”

听完,沐寒声微挑眉,目光扫过桌案上的某一份文件,略微起了思绪,又看了看顾城。

顾城知道他在考虑要不要批准,所以没有插话。

可是下一秒,沐寒声开口说的好似和这件事没关系,只道:“玥玥这个学期会经常出校园,暑假还要实习。”

顾城没说话。

沐寒声又接着道:“国内和国际上的军事形势你大概清楚了,荣京很安全,在外却未必。”

顾城当然知道,所以他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才会忽然问起那件事。

沐寒声食指轻轻弄着手边的文件,考虑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把文件拿了起来,然后递到顾城面前,道:“决定权你,你考虑。”

他接过来,看着文件封面的机密标志,倒也没有半分犹豫,因为是他直接递过来。

翻开快速看了一遍,目光又看向沐寒声。

“这不属于中断军事生涯。”沐寒声做出这样的承诺。

这回顾城把文件放了回去,“我会认真考虑。”

沐寒声点了点头,放下公务就变了语调,轻快了些,“正好改用午餐了,走吧!”

说实话,顾城不是第一次和沐寒声接触。

他还记得第一次的心情,听闻了太多关于沐寒声的传闻,有传阴狠厉害的,有传稳重优雅的,更多的会让人感觉鬼面蛇身。

可接触过了似乎不那么回事,那也是头一次,他开始反思关于母亲安玖泠的案件。

一个徇私枉法的总理怎么也不是这个样子?

两个人下了楼,好几双眼睛都在他们身上,尤其沐司玥紧盯着不放。

可她什么也没看出来,甚至那个午餐好像只有她自己莫名其妙的紧张,别人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餐桌上,Seven本来扮演的就是男友的角色,所以对她的照顾是少不了的。

只不过期间他每次想夹菜给沐司玥,顾城都会冷不防的扫他一眼,那感觉,像刮过来的二月阴风。

最后他硬是生生的把筷子转回到了自己碗里。

沐司彦在一旁笑。

饭桌上,沐寒声夫妻俩极少和孩子们谈正事,连说话都不太多,偶尔关照几句,很自然,很轻松。

傅夜七放下餐具的时候,看了老三沐司景也在优雅的擦嘴角,顺口问了句:“你顾阿姨找过你?”

沐司景点头,“嗯,我去上过她的课,她很好,跟我谈了谈,没说别的。”

如果傅夜七没猜错,估计是在选新电影的角色。

一提到顾吻安,Seven眼睛都开始放光了,小声问沐司彦,“你们家什么时候过去探望顾导?我沾沾光!”

是有这个安排,不过顾阿姨有事,最近不在家,这会儿玥玥又都要开学了,他们肯定赶不上过不去,只有在荣京的老三可以随时跟过去。

Seven听完很是遗憾,想着下年继续跟沐司玥到荣京来!

周二一大早,沐司彦兄妹就已经起来了,Seven在客房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妥当,机票也订好了。

三个人做伴,也不需要家里人送,走得跟平时外出一样,没什么分别的情绪。

这是沐家的习惯了,因为大哥沐司暔小时候的经历,他十分不喜欢的就是送别,所以全家都随着他养成了这个好习惯。

到了机场,沐司玥只用空手带了身子,所有行李都有两个大男人去弄。

她低眉看了两次手机,什么也没有。

说不上想要什么,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

当初他军训完、什么都没说从学校离开也是这种感觉,挺久没这种心情了。

沐司彦在旁边看着,挑了一下眉。

等她不注意的时候拿了她手机,直接给顾城的号码打过去,看到显示“不接”两字笑了一下。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都接通了,沐司彦给她递过去,“接吧!”

皱起眉,她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但也不得不接电话,毕竟这时候挂断显得很奇怪。

然而,电话那边并不是她想听到的声音。

“喂?哪位?”一个女人的声音。

沐司玥眉头紧了,她一直都很讨厌他的手机里出现别人的声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次邹敏接他的电话,她就生气了很久,结果又来一次。

想都没想,直接挂了!

三个人过了安检,去了候机厅,准备关机的时候,他却把电话打了过来。

沐司玥低眉看了两三秒,指尖停顿了会儿,还是给挂了。

只是挂断的那一瞬间,心里跟着难受。

广播里已经开始提示登机,她长长的一口气后把电话关机。

另一头,顾城捏着手机拧眉,单手叉在腰上来回走动,显得有些烦。

可惜电话最终没接通,机械式的女声提示对方已经关机,他就知道她登机了。

如果等到下一次见面就是将近一年。

收了手机,顾城已经迈步出去,直接转身上车,往国委会开。

*

沐司玥经历数次放假、开学,只有这一次,一去没多久就生病了,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留学生的宿舍和其他学生的不一样,一共只有两个人住,想对是比较自由的,对面床位的姑娘很活跃、很积极,上学期就已经开始各种社会实践,这一整个月貌似都不会怎么回来住。

所以,相当于她自己住,平时做什么都很无聊。

好在沐司彦在,可以照顾着,但他也有他的事:因为成绩好,加上平时老师看他太闲了,这学期一来就让他准备了不少课业当做范本会在课上讲。

这种扬名立万的大事,他准备课业十分认真,难免照顾不周。

而且沐司玥都没告诉二哥她生病的事,每天下了课就回宿舍,每一顿饭也都没好好吃。

那天她没课,在宿舍想午休一会儿,没想到迷迷糊糊的直接睡过去了。

朦胧间听到了电话在响,无力的拿了起来,放到耳边:“喂……”

她声音软绵绵的人,相对于电话那头的低沉饱满鲜成对比。

“怎么了?”顾城眉峰微蹙,听得出她可能在午睡的,但声音不对劲。

猛地听到他低低的嗓音,沐司玥愣神,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后眯起眼看屏幕。

真的是他。

抿了唇,反而好半天没反应,想着开学的时候他的手机又放在别人手里一事。

“找我有事?”她声音淡下来,没事就要挂了的趋势。

顾城沉默了会儿,才薄唇微动,“不高兴?”

然后又问她,“具体地址给我,那栋楼,哪个房间?”

沐司玥不说话,只是你有那么点心惊,毕竟他总是做一些让人猝不及防的事。

果然,他低低的道:“知道你不高兴,过来道歉来了。”

她坐起来,愣愣的。

这会儿她因为早餐和午餐都没有好好吃,整个人显得乱七八糟,宿舍也没收拾,书记和衣服显得有那么点乱。

但是她只觉得胸口的心跳重重的,以至于手里什么反应都没有,就是握着电话。

顾城好一会儿没说话,但也没把电话挂掉。

沐司玥几乎能从电话里听到他走路的频率声,随着心跳一轻一重的,又带了狐疑。

可是过了没几分钟,门口忽然被人敲响。

“笃笃笃!”三下,连力道都掌握得很均匀。

而她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是发懵的。

下一秒,听筒里传来了顾城低沉好听的声音,“开门。”

然后门口被再次敲响。

沐司玥盯着门口,又看了自己,半天都反应过来。

他居然真的过来了?

“笃笃笃!”顾城很有耐心的又敲了一次。

沐司玥都已经站在门口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装屋子里没人。

“我撞门了?”顾城一点也没客气的一句。

终究是吓得她一下子拔了门栓。

开门的时候,她一身狼狈,而他一身潇洒利落的休闲装,春款的风衣套在身上显得整个人越发挺拔。

扫了一眼她的模样,顾城已然蹙了眉,脸色不太好。

“病了?”这么问着,他已然一手把她揽过去,手背直接贴了她额头。

而后眼神更是阴沉沉的扫过她的脸,“生病了去医院我没教过你么!”

军训的时候她就三天两头跑医务室,那时候他讽刺让她住到医院里,什么时候教过?

沐司玥听他这么一吼,瞬间心酸得委屈,张着一双感冒泛水的眼睛仰看着他,“我又没求着你过来!”

顾城知道自己一着急脸色不好看,被她这么一顶,倒也缓了缓,什么也没说,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学校里有医院,但是他不可能知道路,所以带着出了学校,也不管她现在穿的什么。

到了校门,把她扔进自己车里,转身进驾驶位快速启动。

来的时候路上自然要经过医院,他记性那么好,直接往回开,车子稳稳的停在医院门口。

沐司玥这会儿脑袋晕晕乎乎的,只是看着他在车上抓了两个证件,也不知道是什么,有没有用,反正就带着她进去了。

医务人员看了他的证件,居然真的优先接待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