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顾城你是不是白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实在是困,也就靠在他肩上了,其实明明旁边就是床,但是一步都懒得动。

量完体温的时候医生已经询问完状况,药也弄出来,她选择输液,好得快。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他肩膀动了动,低低的问了句:“中午吃饭了么?”

她只哼哼了两声,并没好好回答,实则真的睡着了,本能反应一下而已。

顾城看了一眼时间,身子动了动,试图把她放到床上,他出去买吃的。

但沐司玥抱了他的胳膊,闭着眼皱眉。

他低眉看去,没有强硬把手臂抽出来,心口软了软,拍了拍她手背,“就几分钟。”

这回她清醒了不少,目光朦胧的看着他,手臂还是没松。

一副“他把她弄到医院,就不准把她扔这儿自己走了”的模样。

没办法,顾城只得又坐了回去,又问了一遍:“中午吃什么了?”

沐司玥点头,答非所问:“吃了。”

然后明智闭上眼不再跟他说话。

这两天她确实是熬坏了,一直不舒服但是一节课也没落下,又没吃什么药,导致几天下来累得很,这一觉睡得结结实实。

顾城就一直那么陪着,护士进来换了两次针水,感觉他的姿势就没有换过。

整整两个多小时,沐司玥悠悠然转醒时他侧首低眉,抬手摸了摸她额头的温度。

没感觉烫了才放心的收了回去。

沐司玥自己都能感觉几瓶针水加一觉下来,整个人已经轻松多了,唯独就是觉得很饿。

顾城看她几次抿唇,干干的往下咽,早就看出来了,偏偏不点破,也不再问她饿不饿了。

针水吊完了,他起身把后续的事办完,让她坐会儿等着。

沐司玥顺势趴到了床边,侧着头视线随着他走出去的脚步。

可能是生病刚缓过来,也可能小半月没见人,仔细下来忽然发现他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顾城了。

步伐迈得宽大而稳健,身材修长、伟岸,完全是女孩子幻想拥有的模样,满足所有的高要求。

包括脸。

她撇撇嘴,但是脾气差,成天不是板着脸就是臭着脸,所有项目都拉成了低分!

这么想着,她开学之后郁结的情绪似乎也好多了。

十来分钟,顾城交完费用回来了,手里的单子随手一折别进大衣兜里,看了她,“走不动?”

因为沐司玥依旧保持着趴在床边的姿势。

她抿唇,坐了起来,但是下意识想到的是,来的时候他把她抱起来就走挺积极。

两人从医院出去都三点多了,沐司玥小步跟在后边,饿得头晕。

“下午没课?”顾城在门口停了下来,问。

但话音落下,后边的人已经撞了上来。

沐司玥抬手揉了揉鼻子,两条眉毛蹙在一起,终于忍无可忍,“我要饿死了!”

顾城一副早已知道的样子,却一脸淡然,“不是吃过了?”

她瞠目瞪了一眼。

“下次学乖了,少敷衍人。”不乏肃穆的一句,顾城倒也抬眼看向对面不远处的餐厅,随即朝后向她伸手。

沐司玥蹙着眉,又开始训她!

看了他伸过来的手,看着他完美的手指,没动静。

他微蹙眉,一言不发,略倾身过去捉了她的手往前走,过马路。

沐司玥就跟在后边,并没有挣扎,过了马路才一句:“如果没记错,以前并不屑于碰我。”

顾城没搭腔,刻意迁就着她的步子,在他看来,两个钟就能过去餐厅,硬是磨蹭了十来分钟。

坐在餐桌边,他示意侍者把菜单给她。

沐司玥是真的饿了,所以利落的点了几样。

等侍者走了,她才颇有意味的一点笑意看着他,“看不懂菜单是不是?”

不然为什么这么好的让她点餐?

对于这种质疑,顾城压抑的一眼扫过去,依旧不搭腔。

沐司玥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笑着,他果然是不太熟悉英文,刚刚在医院就感觉到了,只是那时候没多想,因为她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环境,一下子还忘了他的语言问题。

再想想他当初高考虽然成绩很好,但后来都没有上大学,哪有时间再学习,在部队里估计连吃饭的时间就紧得很,别说学外语,高中那点基础也扔得差不多了!

这成了她比他优秀的自豪点,用餐也就愉快多了。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正课时间差不多结束了,她下午没课,但是晚上有,差不多该回学校了。

走了两步,看了看他,又走了两步。

最终还是问了:“为什么过来?”

顾城淡然走在一边,“想了就过来,需要那么多理由?”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话,她气得深呼吸了一次,又接着问:“什么时候走?”

不等他回答,她就说:“我已经没事了,别耽误了你,赶紧走吧。”

哪知道顾城看了她,不无认真的一句:“不走了。”

沐司玥只以为他是开玩笑,随便说的。

哪知道,第二天他竟然又站在了她的宿舍楼前。

她刚走出去准备去吃早餐,一出门就看到对面站着的人,双手闲适的放在大衣袋里,看似漫不经心的踢弄脚下的石子,可她一出去,他立刻看了过来,颇有洞察力。

这边的楼都是留学生,什么国家的都有,不同国家的女孩进进出出都在看他。

沐司玥蹙着眉,他已经迈步过来了。

一靠近就抬手探入她额前头发里,用手背试温度。

然后一个招不也不打,又捉了她的手要往外走。

“去哪?”沐司玥一脸不悦的看着他我行我素的样子。

顾城脚步没停,“出去吃早餐。”

学校食堂人太多,他一进入人太多的地方就习惯了全身紧绷、提高警惕,嫌累。

所以要带着她去校外吃,两人、一桌,很轻松。

沐司玥不可能拧得过他的,一路跟着到了校外。

坐在餐桌边,微蹙眉看着他,“你不用工作么,到底要留到什么时候?”

对面的人显得漫不经心,“几个月,不定。”

她听完忽然瞪着他,几个月?

部队里出来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自由的在外边待几个月?

抿了抿唇,沐司玥表情变了又变,“你是不是……丢工作了?”

她一下子想起之前老沐见了他,这会儿又莫名其妙的跑到这儿来了,难道违抗其他命令跑来这儿找她的?

顾城目光朝她看来,两秒后,眉目微弄,表情却很是认真,“登机前就摁电话,这么久一个都不接,我能不过来?人和工作相比,怎么也要重一些。”

沐司玥愣愣的,忽然放下餐具,一张脸看起来真的生气了,“顾城你是不是疯了?你白痴么!”

“我不接个电话你就连事业前程都不要了?”

“你今天就走!我立刻给你订机票,然后给我爸打电话……”

她很连贯的说着,但是不知道给老沐打电话要说什么,不要计较顾城一时冲动放弃工作?

顾城就那么看着他,一秒一秒的过去后嘴角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略微颔首,“吃完,吃完带你去个地方。”

沐司玥蹙着眉,但也十分配合,几乎是最不优雅的一次了,匆匆忙忙吃完擦了嘴角,直接站起身。

顾城还坐在桌边,抬头看了她的动作,笑了一下,才不疾不徐的站起来去结账。

沐司玥本来说要AA制,但是赶时间不想跟他争了。

除了餐厅,顾城走得不急不缓,名曰饭后快步走不好。

急的反而是他。

她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带自己去哪儿。

上了车,开了大概五六分钟,在一处不错的小别院停了下来。

这儿距离学校不算太远,环境很好,但看起来好像没人住。

沐司玥被他带着进了院子,然后看着他掏出钥匙开门,把她带了进去。

才听他淡淡的一句:“以后我住这儿。”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仰脸瞪着他,“你住这儿干什么?我都说了让你立刻回去。”

沐司玥直接掏了手机,“我现在给你订机票!”

但是手机刚拿出来,下一秒就被他信手捻了过去。

她抬手去抢,顾城只抬起手臂她就够不到了。

两个人就那么站着,她拧着眉,他没什么表情,眉眼低垂,看着她又气又急的模样。

距离微微拉近,方才薄唇微动,“住十一个月,陪你走完一学年。”

他的声音越来越好听,只要不是冷漠,不是训她,就十分悦耳。

以至于她这会儿愣着神。

她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顾城试过把目光挪开,但终究是折了回来,喉结微动,提醒她,“别看了。”

但是沐司玥依旧仰脸盯着他。

下一秒,警告过无效的人勾了她巴掌大的脸,落吻很浅,一下,又一下,带着试探。

她张着眼,在唇畔碰触时本就不清醒的脑子瞬间变得热烘烘的,迷迷糊糊。

顾城那一下一下的吻终于热烈起来,有力的手臂轻易就把她整个人勾进怀里,屋子里满是占有的气息。

那时候沐司玥好像才觉得心跳过分猛烈,带出了明明的紧张,慌慌的抬手推了他。

听着他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她是真的着急了,双手撑在他胸口很用力。

只是她再用力对古城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若不是她忽然咬了他一下,大概空气就被点燃了。

绞着的吻停了下来,他厚实的掌心几乎能把她大半个脸握住,低眉看了她很久。

“你还是别搬过来住了。”

顾城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沐司玥这才蹙起眉,带了几分羞怒,“我什么时候说要搬过来了!”

他低低的“恩”了一句,说:“我说的。”

但是现在顾城也觉得这样不行了,太危险。

她皱起眉看着他,又回到了刚刚的问题上,“你回去,行不行?”

如果是因为她,他就这么毁了前程,她根本就担不起。严格算起来的话,她这是耽误了他两次,第一次是高考。

顾城勾了一下嘴角,拇指喜欢在她脸上摩挲而过。

才道:“这是任务,你赶我也没用。”

她皱起眉,一头雾水。

巧的,下一秒她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响,在地上响的。

接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把手机扔地上了。

顾城帮她捡起来,似笑非笑的递过去,“我去收拾收拾。”

她没好气的拿了过来,有什么好笑的!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沐司玥一下子整个人就严肃起来了,甚至下意识的摸了摸刚刚被“啃”过的唇,一副做贼的样子。

快步走到客厅的窗户边,她才敢认真的接通电话:“爸爸!”

电话那边的沐寒声习惯打电话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视线收回来,微蹙眉,“怎么这么久才接?”

她张了张嘴,脑子里快速转着,说:“刚刚在用早餐。”

沐寒声这才“嗯”了一句,然后问:“顾城到了么?”

沐司玥惊得转过身看向那边的人,“到、到了。您怎么知道的?”

她最怕的就是老沐什么都知道,包括哪一分哪一秒她在干什么。

沐寒声笑了笑,直接道:“以后他做你的保镖,初步任命一年。”

她听完半天没说话。

刚刚还那么紧张,他却一副不疾不徐的模样,原来这根本就是他的工作?

可是,“为什么?”

沐司玥知道自己身特殊,但是从小到大,他们几个兄妹身边是不会专门带保镖的,暗处的不算。

电话那头的人只是笑了笑,“爸就你一个女儿,扔在国外担心也不行?尤其你现在长大了,更危险。”

半认真,半玩笑的语调。

总之,沐司玥知道不用在意别的,只要知道顾城成了她的保镖就好了。

当初沐寒声也是这么和顾城说的,“政治上的事,她没必要懂,也不必告诉她,免得她惊慌,扰乱正常生活。”

所以,只要顾城贴身保护着就好。

沐司玥安静了会儿,还是问了句:“那,他有正常薪资么?”

沐寒声笑了一下,“有。”

她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边打完了电话,沐寒声也给顾城打了一个,但是该说的早在下达任务时就说了,这会儿也只是寒暄几句,知道他安置下来就放心了。

不过,沐寒声想了想,还是道:“上一个任务成功,你在国际上必然被重点标注,在玥玥那儿做个保镖只是最低限度的低调、埋名,也不排除有心人找过去,随时保持警惕。”

顾城点头,“我明白。”

原本顾城完成了这么多任务,才这么短的时间,按同样年龄看来,都已经超过了聿峥,上一个任务结束,他在国际声名大噪的同时也是众矢之的。

若有人明确认定顾城的存在,甚至知道他为荣京效力,又会是一场对荣京针对。

所以他的一切生活动向都是重点。

很巧,沐寒声安排了这样一个任务,谁也不可能把那样一位人物,和一个女孩的私人保镖联系在一起。

沐寒声不用就此放掉顾城、让他按惯例退役,也保证了女儿的安全,更让顾城的生涯新鲜期延长,一举三得。

顾城挂了电话,收拾了一会儿,不经意的回头发现她站在卧室门口盯着他。

“骗子!”沐司玥想起自己刚刚的焦急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倚在了窗户边。

天儿正好,暖暖的阳光从他旁边的窗户照进来,看她生气也成了一种享受。

这几年,顾城的生活节奏快到他能把每一秒都数出来,所以忽然换了一种方式,哪怕还没有开始,他就已经开始享受保镖生活了。

这相比于他的事业,的确是最大的福利,跟让他闲着没什么区别。

“晚上的课陪你过去么?”他不接她的话茬。

沐司玥抿唇瞪了一眼,转身走了。

顾城看了一会儿,见她真往门口走才微蹙眉,几步追了出去,在门口堵住了。

“我都要迟到了!”沐司玥皱着眉,没好气的对着他。

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几点?”

等她报了时间,他不咸不淡的一句:“还早。”

然后捉了她的手腕带进了客厅,命令她坐在沙发上。

沐司玥不坐,他略微用了力道就把她按下去了,“从现在开始先立几条规矩。”

说这句话时,那语气几乎是她的教官了,一脸严肃。

沐司玥不喜欢他板着脸训她,可偏偏他的这副模样对她又十分受用。

他就站在跟前,道:“第一,以后去哪儿都必须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必须接,不论时间、地点。”

沐司玥蹙眉:“上课怎么接,大半夜睡觉谁接?”

“不许顶嘴。”他沉着声。

她就那么憋回去了,只有一双大眼瞪着他。

“第二,未经过我允许,不准随意跟其他外出,包括学生、教师,尤其男性。”

“第三……”

沐司玥盯着他,其实从第一条就听出来,这些都是他自己临时编造的,所以第三说不出来吧?

顾城抿了抿唇,直接一句:“无条件,听我的。”

她终于忍不住扯唇,“我爸是让你来囚禁我的吧?”

他已经转身去拿了外套,送她回学校。

上了车才想起来,道:“把课程表给我复印一份,包括那些社团的参与时间。”

她没说话,假装没听见,看着车窗外。

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要拿到的。

跟着她回宿舍的时候,直接把她贴在宿舍里的那张给撕了带走,那是最全的一张,标注着她的自由社团活动时间。

“你拿了我看什么?”沐司玥气得几乎炸掉。

他却只轻描淡写的一句:“学生中心再下载一份。”

如果不是因为真的快来不及,她真是不能放过他。

这根本不是来做她的保镖,别人影响里,保镖都是对主人言听计从,他正好相反!

顾城在教学楼门口看着她闷头往里走,看起来气得不轻,倚在车子边上笑了笑。

离开时,他也没忘短讯提醒:【下自习给我打电话。】

很显然沐司玥忽视了。

总之那些天她也不出学校,学校里是最安全,意味着她用不着他。

也很奇怪,那些天,除了正常的每天三遍询问之外,他居然真的没有跑过来骚扰她。

这么看来,这种被配着保镖的生活并没有多么糟糕!

沐司玥挑了挑眉,一手拿了手机,看了时间,马上就下课了。

明天就是周末,这是最后一天上课,她在想周末要不要出去。

正想着,短讯“嗡嗡!”的钻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不接!”的备注。

她拿到桌面下简单扫了一眼,因为他总是惜字如金,一眼就足够看完整条短讯。

果然只有几个字:“教学楼对面等你。”

沐司玥看完蹙起眉,他等她干什么?刚想着周末出去,他有这么神通广大?

可她也不得不照做。

下课出去时,一群女孩嬉笑着约她明天的行程,她都只能笑一笑,说待定。

出了教学楼,一群女孩子跟她走在一起,当然就一眼看到了冲她摆了一下手的顾城。

大学校园里的学生都是成熟的没错,但顾城身世的气息绝不止是成熟那么单调,往那儿一站,就像吸铁石。

沐司玥只得无奈,介绍得也很随意:“mypersonalbodyguard。”

营造一种别人家的私人保镖的感觉,只是保镖而已,供主人使唤的,所以她们不必那么激动。

奈何顾城那张脸吸引人,都有人想要他号码了。

沐司玥急忙拒绝,打完招呼后略微小跑到了他那儿,“你来干什么?”

顾城开了车门,示意她上车。

因为这会儿刚下课,学生比较多,两人在车里等了会儿,方才慢慢启动,直接往校门外走的。

沐司玥也是那时候才看到了他放在后座的两本资料,微蹙眉,随手拿了起来。

英语口语和语法教学……

她看向他,“你买这个干什么?”

顾城神色淡淡,目视前方,“不是觉得我外语差么?”

“所以你这些天是研究这个去了?”难怪他那么安静,一点没打搅她。

顾城说:“找了个私教。”看了她一眼,特意补充,“女的。”

沐司玥扔掉手上的书,脸上没多大表情,但话语一点也不友好,“男的女的都一样,再好的老实也不一定能教你!”

她最知道他以前的状态,什么都好说,但是语言真是没天赋!也不知道高考怎么弄了那么高分。

车子在一个中餐馆停住,沐司玥皱了一下眉,“不好吃。”

她来这儿一年多了,当然知道学校周围的中餐馆是什么水平,因为她也并不太喜欢西餐,所以周围的中餐馆几乎都走遍了。

顾城侧首看了她,“会做饭么?”

她怪异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会做饭?老沐和大哥、二哥、三哥就够厨房受得了!”

他们家所有男性都是厨房一把好手,但是女性十指不沾阳春水。

老沐说过,以后谁要娶她,第一就必须会做饭,否则他不舍得让碰油烟的女儿说什么也不能随意嫁了。

顾城听完略微挑眉,表情略微怪异,“是么?”

沐司玥转头看了旁边的西餐,“他们家吧,相对来说强一些。”

下车的时候,顾城绅士的接过她的书包,也顺势把他的两本资料放她包里了,方便带。

那一顿饭,顾城好像吃得若有所思。

吃完饭,沐司玥不去他那儿,他看了她一会儿,还是送她回了学校,送到宿舍门口。

忘了把自己的资料书拿出来。

沐司玥也怎么注意,因为第二天她没碰书包,周末出去的事已经泡汤了,下周班里有个学术研讨,分了小组后,都开始积极做准备了。

所以周末,以及下一周的前几天,她都挺忙,把他的资料拿出来又忘在了一边,而顾城也没跟他要。

一直到周四,他好像终于想起来了。

不是发短讯在,直接打电话过来的,“下课了么?”

不下课能接你电话么?沐司玥在心里念了一句,“嗯”了一声。

只听他道:“资料是不是在你那儿?”

他让她送到他那儿去,沐司玥就皱了眉:“你不会自己过来拿?”

现在也不是周末,她一般都不出学校的。

但是他的意思就是没得改了,“地方还记得?”

她没好气的应了一句:“知道!”顿了顿,继续道:“请我吃饭吧。”

然后挂了电话。

从学校去他那儿确实不花费多少时间,但是距离不长不短,也不合适打车,沐司玥直接就走过去了。

没有背书包,只挎了个小皮包,资料抱在怀里,这种天气也适合多走走。

到他住的小院前,沐司玥确认了一下门牌号才往里走。

站在门口敲了门之后等着,开门有点慢,她不得不敲了第二次。

好一会儿,传来“咔哒!”一声,大门总算开了。

沐司玥抬眼,想摆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但是再看到门口出现的那张脸时,倏地僵住,所有表情都没了。

“你怎么在这儿?”

这句本该由她问出来的话被对方给问了。

邹敏皱着眉盯着她,大学时候不对头就算了,怎么到这种地方还能看见?

沐司玥抱着给他送过来的资料,嘴唇抿得紧了紧。

顾城从里边走出来,把门又打开了一些,看了她,“站着干什么,不进来?”

邹敏看了看他,又看了沐司玥,眉头依旧皱着。

顾城这才看了邹敏,略微颔首。

邹敏立刻就懂了,虽然金蹙眉头,但是非常乖的转身进了屋,然后拿了包很利索的离开了。

沐司玥依旧站在门口。

她脑子里不可抑制的涌出当初军训结束时,她给他打电话,邹敏接的,甚至告诉她刚结束那种事。

这儿是他一个人住的,刚刚开门又那么慢不说,一个女的,不是身份特殊,他怎么会让进家里?

顾城伸手拉了她,可她扶了门框不进去,只是抬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她跟着你过来的?”她问。

那时候就知道邹敏喜欢他,但是只以为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孩随便喜欢一下。

看来也没那么简单?

顾城点了一下头,“算是。”

又一次握了她手腕,“你先进来,外边冷。”

她还是没懂,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她自己也控制不了,仰眸紧紧盯着他,“她跟你住一起?”

顾城低眉望着她,沉默了半天,大概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但在她看来就是默认了。

那一刻,她完全和军训那年一个反应,甚至更糟糕。

她也知道他们没关系,但是他吻过她!

抿唇忍了一会儿,沐司玥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念头,等反应过来,两本资料已经砸到他身上。

书“啪!”一声从他身上落到地下,她已经转身大步下了两个台阶。

顾城几乎反应不过来,目光落下,又从书本上抬起,她已经快走出院子。

眉头倏然一紧,步子也跟了出去,步伐迈得很大,在校园门口握住她手腕,眉头依旧不解的蹙着。

沐司玥第一反应就是甩掉他的手,毫不客气:“脏死了!”

小院周围是半人高的篱笆墙,很有意境。

顾城的手背甩开,反过去打到了篱笆上,手背划了几道,但他没什么感觉。

只拧眉看着她,声音沉了沉,“无端端的闹什么脾气?”

沐司玥没法理解他在想什么,他做过的又算什么?

就算她并没有打算跟他一步到位,但也除了口头之外,并没有彻底抗拒过,这点勇气都是老沐和二哥给她的。

他感觉不到么?

“你什么意思?”她终究是仰脸看着他。

他对她仅仅只是一个保镖那么简单?如果不是,那他跟邹敏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顾城几乎是莫名的看着她,“你在生气?”

沐司玥不想跟他说话,眼圈已经见红了,往后退了一步。

顾城最见不得她哭,眉目一下子深了,上前半步把她揽回来。

沐司玥躲开了,努力调整着才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我还有课!”

说罢转身就要走。

但是顾城早已把她的课程表背得滚瓜烂熟,知道她什么时候有没有课,攥着她的手腕没松。

“如果你不喜欢邹敏,我把她换了。”顾城低眉看着她,不无认真。

她听完却真实想笑。

他要什么样的女人,难道是需要她把关的么?她不喜欢就换,他就这么随便?!

她最终是挣掉他的力道:“我临时加课。”末了,干脆快速说完:“周末不出来,研讨会做准备,所以你不用管我。”

沐司玥从他住的地方走上回学校的路,脚步一直都很快。

转过弯再直走两百米就到校门口了,她停了下来。

邹敏站在不远处,手里夹着一支烟,正看着她,然后抽了一口烟,朝她走过来,“巧啊!”

沐司玥不说话。

“原来你在这儿上学啊?”邹敏指了指她的学校,“你可真能上,被人上学跟坐牢一样难,你倒是厉害,升了硕士再来博士?”

沐司玥不至于跟她吵,只是道:“我还有课,如果要叙旧,改天行么?”

邹敏笑了笑,晃了晃烟头,“我哪有空跟你叙旧?”

然后道:“只是过来跟你说一声,别试图缠着顾教官,怎么哪都有你?”

沐司玥笑了笑,她想说的话,又一次被抢了。

她略微深呼吸,问了一句:“你跟他什么关系?”

邹敏听完笑起来,也不直接回答,只是所:“你难道看不出来么?”

她抿唇,脸色本就不好看,也没打算调整,只是盯着她。

邹敏这才熄了烟,道:“我呢,能给顾教官所有他需要的,比如教他学口语啊,比如教他做菜啊,还有……”

说着话,邹敏凑得她近了些,说话的调子完全透着风尘媚骨:“男人那方面的需求的问题,我最在行去满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