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今晚住这儿?/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站在那儿,紧了紧手心,极好的教养才使得她隐忍着没有一巴掌挥出去,这种话在她看来真的侮辱了她的耳朵。

咬了咬牙,她不想再说什么,也有不想打招呼,直接越过邹敏往前走。

她相信邹敏说的是真的,因为他是要学口语,要学做饭,这是她提过的,顾城不告诉邹敏,邹敏能知道么?

至于床上……

这种事沐司玥压根没想过,但是一想就觉得呼吸困难。

邹敏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很不爽的走了才笑了笑,娇滴滴的大小姐,斗起来真是一点力气都不费!

顾城的车从几十米远处开过来的时候,邹敏看到了,收敛了自己身上的状态,直接转身打车走了,并没有黏上去。

沐司玥进了校门口,听到了顾城从身后追过来的声音,喊了她的名字,声音沉而清晰。

她听而不闻的往前走,甚至加快了步伐。

直到拐入林荫小道走往附属教学楼之际,他一把扣了她手腕阻止了她没头没脑的往前冲。

顾城这会儿脸色也没好哪儿去,只是她一转过来,一双眼红通通的,他的脾气骤然被浇灭七八分。

只眉峰轻微蹙着,“好好的,发这么大脾气?”

她抿唇盯着他,总归也不是真的有自习。

情绪头上她有些口不择言,图一时之快,“我发个脾气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么?你只是个保镖、下人!你当自己是谁?”

语毕,顾城脸色微冷,薄唇紧紧抿着低眉凝着她。

彼此之间有几秒谁都不说话,沐司玥想甩掉他的手离开,可他反而握得紧了。

声音低低的,没什么起伏,“下人让你把话说清楚过分么?”

沐司玥扯了扯嘴角,难道要跟他讨论他有多少女人,跟邹敏在一起多舒服的问题?

她再一次试图把手腕抽回来,可他就是不放。

她吸了一口气,干脆抬头看了他。

“你和邹敏睡过没有?”她问完自己都蹙了眉。

顾城那一双浓眉更是难看,紧蹙着,似是怀疑她在问的东西,一双眼沉郁的低垂盯着她,“你说什么?”

沐司玥咬着牙,不可抑制的提高了音量,“睡没睡过就两个字,心虚了么?”

又彼此沉默了好久,顾城不知道在气什么,听她问了两遍之后一张脸都黑了。

良久,终于薄唇动了动,“没有!”

末了又不悦的盯着她,“这样的话问出来不觉得俗?”

沐司玥这会儿已经被气得没空思考多余的事了,笑了笑,“你们做的时候怎么没觉得又俗又恶心?”

“说了没有!”顾城一副濒临爆发的模样,声音跟着掷地有声的沉了沉。

被他这么以后,沐司玥脾气高涨,“大二没有么!”

顾城薄唇抿得紧了又紧,这些问题对他来说莫名其妙。

干脆作势掳了她往校外走,冷着声:“有还是没有,干脆你来试试!”

沐司玥挣扎不开,急了,“你放开我顾城,小心我解雇你!”

他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沐司玥的挣扎对他来说也轻而易举就能化解。

到了车子边,车门一开,直接把她扔了进去,“嘭!”的关上门,自己也上了车,快速落下中控锁。

座位上缓了一会儿,顾城才沉着脸转过去盯着她,“能正常交流了么?”

沐司玥撇过脸不想跟他说话。

顾城平时懒得多说话,但也并非是个臭脾气的人。

这会儿哪怕脸色不好看,手上对她可是一点粗鲁都没有。

只握了她的肩,轻易将她扳了过来,语气多少带了质问,“说清楚,你跟我发哪门子脾气?”

“……因为那个女生?”

末了,他竟然问了句:“她叫什么?”

他压根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沐司玥嘲讽的看着她,“睡人家之前不看看身份证,不看看年龄么,不怕睡到未成年?”

顾城转手捏了她下巴,“沐司玥,你再给这么说话试试!”

试试就试试,她扬着视线,反正也出不去,瞪着他,“怕了?人家不是跟着你过来的么?不敢负责任?”

顾城正为这个气得黑脸,“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好哥哥,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沐司玥皱起眉。

邹敏是从彦哥哥那儿打听了顾城的地址,然后自作多情自己追过来的?

可她还是扯了扯嘴角,“不是你在大二那晚睡了她,她能惦记你这么多年?”

“四五岁到现在,你惦记我十多年,我睡过你没有?”顾城看起来被气坏了,一点空隙都没留就打断了她。

这算哪门子逻辑?!

弄得沐司玥愣愣的看着他。

顾城闭了闭眼,想起了什么,浓眉蹙着,“我大二到底怎么她了,还是怎么你了?”

沐司玥看着他,过去那么久的事了,她却记得很清楚,原本不想说的,可是这种心情下忍都忍不住。

“如果你跟她不亲近,她能拿你手机么?能接我电话么?你敢说聚餐结束没跟她在一起?”

顾城眉头紧了紧,关于几年前的事情,要让他一瞬间想起来基本不可能,他没那心思去在意无关紧要的细节。

但只要关于她的,他都能记得很清楚。

“我在东门等了你一个小时四十二分钟。”薄唇扯了扯,“这时间若是拿去碰别人,那还真是绰绰有余,是不是?”

她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可他一点胡说的迹象都没有。

顾城也确实没胡说,她像个白痴一样干坐在饭桌上,他作为教官,总不可能过去跟她一个人闲聊?

等在东门的那一个多小时,他也没带手机,否则给她发个短讯也不必等那么久。

当然回去之后,他自然也不会知道自己的手机被人动过了。

许久,她都沉默着,冷淡淡的低眉。

“不说了?”顾城眯起眼。

沐司玥被他捏得下巴疼,一把拍掉,“那又怎么了?她没进你房间么?”

不仅去了他的房间,还敢明目张胆的跟她说那些话。

说到这里,顾城在车子前置盒子里找了找,终于找到一张小小的卡片,类似于名片的,扔到她面前。

没好气的解释了一句:“口语教师。”

沐司玥低眉扫了一眼。

上边全是英文,但的确写着英语教师Sara的字眼。

Sara是邹敏?她可笑的扯唇,可真会取名,还夏娃?

所以他一来忘了、或者压根就不知道邹敏的中文名,更不可能知道这个叫Sara的口语教师会是邹敏?就把教师邀请到家里去了?

就她这种女生,到底失去上课,还是去上人?

想到这里,沐司玥略微深呼吸闭了闭眼,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坏脾气,甚至那些字眼都信手拈来的?

“车门开开。”她平静多了,但是对他的态度依旧没好到哪儿去。

顾城没动,就看着她。

沐司玥这才转头蹙眉,“我要下车。”

他薄唇动了动,“发完脾气,冤枉人就一走了之,完了?”

她干脆强硬的看了他,“我冤枉你了么?我再晚过去十分钟,给你送的就是英语资料,该换避孕药还是套……”

“沐司玥!”顾城听她说的越来越过分,一下子沉了脸,“你找抽是不是?”

这才几分钟,她已经连续被吼了两三次,沐司玥眼圈越来越红,“我不想看见你了!开门!”

她使了劲儿去弄车门,但顾城就是不开。

再这么下去,断的不是车扳手,而是她的手指。

所以顾城捉了她的手离开车门边,然后准备启动车子。

沐司玥一点办法都没有,抓起扔在她旁边的那张卡片,原本是要扔他的,但是下一秒,她蹙眉。

卡片一反过来,脸色也就变了。

正面是什么英语教师的介绍,但是背面的某些字眼透着某种暧昧信息,就好像在国内总是会看到贴在电线杆上的卡片。

底下附了号码。

沐司玥蹙着眉,转头看着他,“你打这个号码了?”

顾城已经启动车子,正在被莫名其妙冤枉的气头上,瞥了一眼,没搭腔。

她抿着唇。

现在好像知道为什么刚刚邹敏给她的感觉那么不正经了。

她确实不是什么正经人,正经人才不会写这么露骨的广告卡片找客人。

而且还是在学校附近,这也太恶心了!

车子一路从校门口又回到顾城的住处。

沐司玥不肯进去,被顾城一把拽进去了,然后关门。

她抿着唇,盯着他,“邹敏都碰过哪儿,坐了哪儿,全都换了,要么你搬别的地方。”

顾城眉峰一蹙,“要么把房子给掀了?”

她知道顾城没理解她的意思。

沐司玥也不多说,只是拿了一张纸,把卡片两面的信息全都翻译出来,然后扔到他面前。

“这就是你找的英语教师?教你英语还是技术?”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本该找的英语教师,他却打了背面的电话,来的是邹敏,不是Sara。

顾城看完绷着脸。

好一会儿,忽然起身,“看来我回国合适。”

沐司玥听完心里猛地跳了一下,他要回国?“你什么意思?”

她正蹙着眉,顾城看了过来,“等着因为语言差异,再闹一次乌龙让你跟我耍脾气,你不累?”

她不说话。

其实她的口语水平很好的,做他的老师也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之前根本没提。

沐司玥站在那儿,顾城进了厨房,过了两分钟又出来,牵了她往门口走。

她不明所以,“干什么?”

“吃饭。”他扔了两个字。

闹了一阵,沐司玥是饿了,但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以前只是听说学校附近有那样的女生到处揽生意,但是没想到会有真人真事,真是都跑到顾城面前来了。

偏偏这个人身份特别,看她那样子,黏住了就不放怎么办?

但是这些她统统都没说,吵了半天,已经不想说话了。

一顿饭下来,她几乎就没有开口过,又一次回了他住处也没跟他交流。

半晌之后,还是顾城开了口,用着没有商量余地的调子,“以后周末过来给我上课。”

她并没拒绝。

但也淡淡的瞥了一眼,“继续找不好么?也许就找到合胃口的了。”

不用想,换来的必然是顾城冷冰冰的视线扫射。

沐司玥在他那儿待了很久,天都黑下来了,他才打算送她回去。

其实她想说明天就可以当做周末了,再接着周六周日,突击练习下来,也许进步也不少。

但这样显得她是想主动留下。

车子开到校门口,沐司玥一言不发就要开门下去。

一下子被他勾了过去,一言不发,只是忽然吻下来,不粗鲁,但也一点不温柔,满是为下午被冤枉报仇的意味!

握着她巴掌大的脸,一个吻下来,顾城声音沉了沉,略低哑,“下次再这么莫名其妙的闹就没这么轻易放过你!”

沐司玥一手紧握着自己的小挎包,这种时候,她从没试过说话,什么都没有回应。

转身下车,一个招呼都不大直接学校里走。

第二天就是周五,天气还算可以。

她的课程其实不错,早上两节,下午一节,然后只用等着过周末了。

但是到了周六下午,顾城也没联系过她,只发过两个类型的问询短信就没了动静。

她看书也看得无聊,去找了二哥沐司彦。

虽然沐司彦平时毫无正经,但要找他直接去图书馆,找到的几率最大,因为他喜欢在那种地方邂逅美女。

他说经常去图书馆的女孩,不仅有涵养,长得也美,不同于一到周末就花枝招展在外瞎晃的那种美。

沐司玥在图书馆门口等了会儿,给他打了两个电话,准备第三个的时候,沐司玥终于出来了。

“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了?”他笑眯眯的,“顾城周末不应该贴身护着?”

她瞪了他一眼,“你怎么就那么喜欢顾城?你喜欢你去找去!”

沐司彦微愣,又笑着,“吵架了?”

他挑眉,又道:“我要是女生,还真找顾城去了,他比我们这些个公子哥靠谱多少倍?”

人品好,职业本身又让人充满安全感,自身外貌就更不用挑了。

沐司玥不接他的茬,只满是审度的盯着他,“是不是有人跟你要顾城的地址信息了?”

沐司彦微挑眉,回想了一番,满不在意,“你说那个漂亮的兼职外教?”

漂亮?

她闭了闭眼,“你知道她什么人么,就随随便便把地址给她?!”

沐司彦被妹妹一吼,夸张的挑眉往后躲,“怎么了?”

她抓着他的手下了图书馆台阶,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沐司彦本来没当回事,听完她说的就吓了一跳,“真的?”

看起来不像啊,长得多漂亮的小女孩。

沐司玥气得白了他,“不漂亮能有生意么?”

他听完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又调皮的一笑,“早知道我拿下可不就好了,倒是便宜了顾城……不对!”

沐司彦后知后觉,“顾城跟她……干什么了?你这么生气?”

她懒得跟他废话,“以后再敢把顾城的任何信息告诉别人,我让爸终止你的生活费!”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包括他的名字!”

沐司彦眨了眨眼,那就以后顾城代名字只有:她的私人保镖?

沐司玥转身走了,她今天没事可做,又不想主动出去找顾城,只好回宿舍再看学术研讨的稿子,都看烂了快!

但是那一整天,顾城确实没找她。

她甚至要怀疑,他在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任务?做她的保镖紧紧是一个副业?

第二天是周日,天气并不那么明朗了,早上十点左右开始淅淅沥沥的下雨。

春雨来得并不猛,但确实很凉,宿舍没关窗户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冷风。

沐司玥在窗户边站了会儿,春季的短裙下一双纤柔的白腿冻得一哆嗦,关上窗户赶紧回去了。

正好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不断震动着。

她看了一眼,没什么犹豫就接了起来,但语气并没多好,好像前两天的硝烟并没散去,“干什么?”

听筒里传来顾城低低平平的语调,“有伞么?”

问得莫名其妙,她蹙着眉,随口答了句:“没有!”

那边的人好像低低的“嗯”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沐司玥根本就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站那儿蹙眉半天,把手机扔回了桌上。

过了几分钟,却有人敲门了。

她以为是同学,直接走过去开门。

下一秒才怔怔的愣着,视线从平时转为仰视,看着门口忽然出现的顾城。

他手里还捏着一把黑色的折叠伞,低眉看了她,一句:“穿个外套,出门。”

沐司玥抿唇看着他,“我不想出去。”

顾城干脆走了进去,走到衣柜边随手给她挑了一件外套,顺势裹到她身上,带着她往门口走。

沐司玥看起来不情愿,但伸手拿了手机,还是跟他出去了。

到一楼的时候,她微蹙眉,“就没人管你进出么?”

顾城很直白的一句:“你爸能管。”

也就是说,他在这期间,无论去哪,基本的道路早就是打通好了的。

外边的雨不大,车子也就停在几不远处,直接走过去也是可以的。

但是在宿舍门口,他撑开伞,把她拉了进去,又看了看她脚上的鞋——拖鞋。

蹙了一下眉,伞递过去,“拿着。”

沐司玥还没反应就被他抱了起来,走进雨里。

周末这个时段进出的学生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她下意识的把脸埋了进去。

那个动作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想问,说不上是什么香,但肯定不是香水,他这种人肯定不用香水的。

嗯,他好像也不抽烟,所以不是烟草味,很干燥,很好闻。

还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混在雨点打着雨伞的杂乱里也依旧清晰,无声昭示着他给人的安全感。

“不松手?”回身之际,她才听到顾城在头顶的语调,带着调侃。

沐司玥猛地回神,一蹙眉,手也猝然松开了,身体冷不防摔了下去,被窝进座位里,又撑着手臂挪了挪坐好。

顾城收了伞,抬步上车。

她一个人低眉沉默会儿,车子出去好长一段才抬头,也才一双素眉蹙起,“这是去哪?”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车子前方,淡淡一句:“我是你的保镖,不会绑架你。”

所以不用担心他把她带去哪干坏事。

但是很显然,这个方向和他住处不是一个方向,而且距离也变远了。

学校就已经稍微偏向于郊区的位置,他的车子还要往外开,越往外走,环境也就越好。

同样的雨,同样的城,似乎空气都要更干净许多,威风从窗外吹过来很舒服。

车子从一个住宅区指示牌进去的时候,沐司玥才下意识的眯起眼去看。

车子在移动,她只看到了两个单词,可以确定是某个高档住宅区。

一座座的私人别墅,周围都是规划极好的绿地和私人花园。

她眨了眨眼,转头看了他,“你搬过来住?”

首先让人想到的就是金钱的问题。

他哪来那么多钱?

顾城的车缓缓停了下来,面前就是一动漂亮的复式独栋,前院里有着白色主打的哥特式小栅栏。

沐司玥下了车,依旧被他揽进雨伞下,直接往别墅里走。

他自己掏了钥匙开的门。

房子看起来很新、很干净,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就这么两天的时间,一个语言不通的人,居然全都搞定了?

“租的?”她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顾城换了鞋,已经进了客厅,倒了一杯水给她递过去。

沐司玥接过来,是热水,可见今天不是他第一天进来住。

顾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低眉抿了两口,把一个本子放到她面前,道:“距离学校有点远,但方便。”

她看了看,几秒后抬头盯着他。

因为这房子的所有者写的是她。

他表情淡淡,好像并不在意这些个东西,道:“我也就住个一年半载,我不在了你继续住,不出租。”

因为她还有两年多才毕业,时间是挺长的。

沐司玥很想问他哪里来的钱,这房子绝对贵得吓人。

但这种问题还是不问的好,只道:“我住学校就好。”

顾城侧目,“一辈子住学校?也许工作了出个差也能落个脚。”

她坐在了沙发上,左右看了看房子的装饰。

没得挑,不是特别豪,但很有格调,简单大方。

不知道想了什么,她忽然问了句:“你有很多这样的住处?”

关于他的职业,她不清楚,但是老沐和聿叔叔的工作,她了解一些,尤其是聿叔叔,每年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到处跑,好像在很多国家,很多城市也都有他的房产。

顾城已经放下水杯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沐司玥见他不搭理自己,感觉前几天吵架的气氛又蔓延了,不自在。

客厅里安静了好久,她才看了他,“差不多……我就改回去了。”

今天是周日,明天还要上课,下午就有学术研讨会了,不能缺席。

顾城依旧闭着眼,似是“嗯”了一声,但是没什么恭敬。

沐司玥抿唇看了看他,只好自己站起来。

又看了他一眼,正好他睁眼了,悠悠的看了她,忽然问:“几点了?”

她看了墙上挂着的时钟,“四点。”

然后他握了她的手腕拉到他旁边的位置坐下,道:“周一到周三,我可能不在这儿。”

沐司玥皱起眉,“不在这儿你去哪儿?我爸不是让你贴身跟着我么?”

她下意识的就知道他是有别的任务,而那些事,通常都是有危险的。

顾城听完略微笑了一下,“怎么贴身?没去你宿舍住着,周末找一下还要闹一顿脾气。”

知道是在刻意数落,沐司玥抿唇不跟他争。

只听他道:“总归周一到周五也见不了你,去做个支援。”

她安静了会儿,略微低眉,“……安全么?”

顾城倚着沙发,面色显得很淡也很认真,“该是比你安全。”

她终于瞪了他。

但也是那一眼,目光看到了他侧脸下巴处一个很细的刮痕。

他们其实很少机会站得这么近,平时这么近的时候,光线昏暗,她也不会抬头去看他。

这会儿才蹙起眉。

顾城低低的嗓音在头顶响起,“你砸的书页划的。”

她抿唇,心里不太是滋味。

她哪天的确一生气把两本厚厚的英语资料都砸他脸上了,之后什么也没注意。

“也不知道真假,担心人的模样确实比猫脾气看着舒心多了。”顾城低眉,道。

沐司玥抿唇作势起身,被他拉住了。

她莫名的蹙了一下眉。

他已经松开了的手,她又喂了进去,放在他掌心里。

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温度,柔眉更紧了,“你是不是感冒了?”

顾城满不在意,摇头,“身强体壮,温度比普通人高正常。”

谬论!他就是感冒了。

沐司玥皱着眉,在他的新房子里找了一通,很幸运,还真的找到了感冒药。

她试了好几次他的体温,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烧,扣了一粒发烧药。

药和水放在他手里的时候,忽然听他说:“今晚住这儿?”

沐司玥愣了一下,怔怔的看了他。

“你先吃药。”她没回答。

只是下意识的有点紧张,她又不是三岁小孩,知道他们这个年龄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

顾城把药吃了,末了继续看着她,一副等答案的模样。

好一会儿她没说话,所以他道:“雨停了送你回去。”

她微蹙眉,看了窗外一直淅淅沥沥的雨,又想到他生病了,“……我自己打车就行,其实也没有多远。”

而且这边的路况好,回去花不了多少时间。

顾城动了动薄唇,“到处都你自己,我是用来做什么的?”

“你这不是感冒了么?”她不赞同的道。

他顺势接了一句:“那你还不留宿?”

一下子堵得她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个人就那么僵持了一会儿。

好一会儿,沐司玥才抿了抿唇,拿了他手里的杯子放回去,想找点事做,但确实没什么可做的了。

顾城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弄了一下嘴角,起了身,“我去做饭,想吃什么?……中餐?”

她看着他,带着质疑。

他不是不会做饭么?

后来才知道,他所谓的中餐,就是面条,西红柿鸡蛋面。

看到两碗面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确实是中餐。”

顾城声音淡淡:“我姑姑煮面很好吃,跟她学的。”

吻安确实煮面一绝,也就顾城跟她学了,而且顾城跟她一样,到现在也只会煮面,味道也真的不错。

沐司玥半信半疑,坐下尝了尝,好看的眉毛动了一下,没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