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城的视线落在她脸上,看到了她挑眉的那一下,几乎是睨着她,“不好吃?”

沐司玥抿了抿,咽了下去,然后看着他,着实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生的尊贵是真的,但是从小到大也真的不挑食,但凡味道差不多的,她一般都能吃下去。

至于这一份面条……

顾城见了她那副样子,直接走到她身后,绕过她的身体把她手里的筷子拿了,直接尝她的那一碗。

吃了一口,他自己也是脸色一变,“别吃了。”

沐司玥倒是笑了笑,“其实还可以的,没那么差。”

本来圆场的话,被他扫了一眼。

只得道:“那吃什么?我真的有点饿了。……要不叫外卖吧?你别做了,别到时候感冒严重了我成了罪魁祸首。”

顾城不喜欢吃那些东西,但他没有别的选择。

也看了她,略微颔首,“去楼上洗个澡,洗完外卖也该到了。”

她皱了一下眉,“……我不喜欢在被人家里洗澡。”

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这房主不是你么?”

嗯……很充分的理由。

然后又听他淡淡的一句:“楼口右手第一间。”

沐司玥“哦”了一声,转身上去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她进了卧室站在窗户边看了会儿,这个角度,后花园几乎全景可见,只是光线太昏暗,否则该是很惬意的。

雨声“唰唰”的从窗户边传进来,连带着一点点冷风,垂在脸上倒是舒服。

沐司玥在房间里看了一圈,走到衣柜边的时候才皱起眉,打开便惊愕的没了动静。

里边全是女生的衣服,不是特别多,但每一套都很漂亮,崭新的,整整齐齐。

都是给她准备的?还是有别人住过?

她下意识的就是第一种。

再想到他把房子的户主都填了她的名字,这算是认定了她?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磨蹭什么?”她正发着呆,身后蓦然响起他的声音。

沐司玥忽然转过身,索性就看着他,指了指衣柜,“都是我的?”

顾城站在卧室门口,并没有进去,听了她的话,倒是眉峰微蹙,“房子都是你的,你说是谁的。”

顿了会儿,又狐疑的看了她,“你穿的衣服不都是这几个牌子?”

她微愣,说实话,沐司玥自己都不怎么在意自己到底穿的什么牌子,买衣服的事不是妈妈做,就是经理带着管家去挑的,她上学很少逛街。

但是听到他这么说,不可抑制的笑了一下,心里暖暖的。

“尽快,别贪水。”顾城几乎是面无表情的嘱咐完就转身往旁边的房间走了。

很显然,他住隔壁。

沐司玥笑了笑,随手拿了一件睡裙进了浴室。

外卖来的时候她还没从楼上下来,顾城看了一眼,起身去了厨房。

所以沐司玥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外卖一点外卖的样子都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亲自做的。

“先吹头发。”顾城看了她湿漉漉的发尖儿。

沐司玥一双素眉皱起眉,“不行,我饿了,吃完再吃吧。”

然后坐在了餐桌边。

顾城二话不说,走过去几乎一个手臂就能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裹挟着就要往客厅走。

沐司玥猛地惊了一下,拍在他手上,“你快放开!”

顾城低眉,目光不可抑制的扫过她胸前的位置。

“还看!”她气得瞪了他。

他的视线像被黏住一样,她的声音落下才勉强挪开,身体绷得紧了紧,略微闭眼,又沉着声:“自己出来!”

沐司玥这会儿脸都红了。

她的确没穿里边的衣服,不是她故意的,因为他这儿什么都不缺,但是没有文胸和小裤裤。

她习惯一洗澡就直接把里边的都洗了。

洗完出来才发现什么都没有,可是都已经洗了,总不能穿着湿的文胸,那印出来的痕迹更是一目了然。

谁知道他会忽然抱住她?

好巧不巧,手臂就碰到了胸口起伏的地方,哪怕隔着薄薄的睡裙不了,也一定能感觉不一样的柔软。

沐司玥听着他走出去,自顾气得拍了拍脑袋。

又在那儿站了会儿,干脆偷吃了两口解饿,然后才慢吞吞的走出去。

顾城拿着吹风机等着,什么也没说,看着她坐在旁边。

之后客厅里只剩下吹风机的声音,多少起到了缓解气氛的作用,谁都没提刚刚的插曲。

沐司玥的头发比较长,吹起来需要时间,顾城比她想的还要有耐心。

她觉得可以了,他却重重的按下她的肩,“老实点!”

沐司玥只好不再动,安安静静的坐着,可这个因为这样,她没什么可以想的,他指尖传来的触感就清晰得过分。

温热的风流里,他修长的指节插入发根轻轻弄着,吹风机离得不远不近,那种感觉,很舒服。

她只有小时候才会享受这种待遇,老沐会帮她吹头发,但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是被吹得困了,还是怎么,她脑袋无力的悬着,被他握着放在了沙发后背边沿。

她仰着视线,能看到顾城的脸,目光专注在她头上,薄唇淡淡的抿着,下巴和喉结的弧线从那个角度看,完美得迷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

低低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开学前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并没怎么反应过来,基本上处于思维混沌的状态。

顾城低眉,看着仰面靠着沙发,鹅颈白皙,线条优美,精致的眉眼完全呈现在视线里。

声音几乎沉了沉,“没告诉你离我远一点,或者相反?”

沐司玥不知道他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了,但是脑子里温温热热着,一点也没有隐瞒,道:“他不干涉我的感情,只要你对我真心,人情恩怨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顾城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低眉看她:“是么?”

淡淡的两个字,却尾音挑起,连带一双眉峰也舒展了不少。

沐司玥感觉到热风停了下来,反而不舒服的蹙了一下眉,也不自觉的往他即将抽出去的手掌靠近。

结果就是几乎贴到了他怀里。

“你怕么?”他没有躲,任由她像一只猫般靠过来。

沐司玥蹙了蹙眉,水眸略微阖着,“怕什么?你又不是牛鬼蛇神。”

语调缓缓的,“如果你哪天伤害我,我自己有把握会走的。”

说完这话之后,顾城好一会儿没出声。

她也终于从昏昏欲睡的状态睁开眼,看了他,发现他正认真的盯着她看。

沐司玥略微蹙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下一秒,她才抿唇,目光深了深,“你会么?”

没听他回答,她又重复了一遍,“你会因为所谓的家仇旧恨伤害我么?”

顾城收了吹风机,转过脸看着她的视线,想了会儿,却是一句:“不知道。”

不知道?

沐司玥听完一下子蹙了眉,不知道就是有可能?

她忽然坐了起来,“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浪费时间玩呢?”

原本还不错的气氛,就因为这样一个忽然的话题而变得冷却下来。

沐司玥看了时间,作势从沙发起身,顾城几乎知道她会说现在要回学校。

所以她起身,还没站直,就被他扣了手腕带回沙发。

她还想争着,他的身体往前靠近,握了她双肩,眉目很深的望着她,“我不想伤害你,但若有些事拿到台面去论,我无法保证那样的混乱会不会中伤你。”

她也已经不是小孩了,她清楚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爸爸害得他母亲进监狱,她还和他在一起,一定会被人热议。

沐司玥抿唇看着他,“如果你害怕,那就从现在开始停止一切进展。”

顾城低眉,薄唇略微抿着,“你不怕?”

她莫名笑了一下,“我为什么要怕?若那天你真的伤了我,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听起来很是厉害的语气。

顾城听完竟然笑了一下,好像这件事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比他还硬气。

扣着她手腕的指尖轻轻摩挲了两下,望着她,“你这算不算答应我?”

沐司玥微愣,随即高傲的脸板着,“我答应你什么了?”

说完就要逃开去餐厅。

可他没让,身体略微挪动,甚至往沙发深处抵进,使得她动弹不得。

这突然地动作幅度并不大,可是足够暧昧,沐司玥一下子呆愣的看着他。

更是因为他抵进靠过来的身体之间碰触。

她下意识的抬手想把长发弄到前边来。

因为她里边没穿衣服,睡衣虽然不是特别薄,可是这种姿势,没有头发遮挡,只要他一低眉,几乎能清晰看到她胸前的轮廓。

可她刚抬手,手腕被他捉住,反而将她的长发理到身后。

那一刻,沐司玥只觉得脸上一下子着了火,烧得十分旺盛,烘得脸颊滚烫。

在他缓缓落下视线时,她连呼吸都跟着要停下来了。

“别!”最终她蹙着眉,一脸赧色的遮了他即将低下去的视线,身体也扭了扭,想从他和沙发之间逃出去。

捂着他眼睛的手被拉了下来,甚至双手都被他捉了,放在身体两侧。

她就那么清楚地被展现在他面前。

顾城的视线落在她身体上,隔着睡衣,可是一切都很清晰,甚至比没有布料阻挡令人血脉喷张。

“你已经不小了。”他低低的说了一句。

原本只是想说这没什么好害羞的。

但是沐司玥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红着脸瞪着他,“你才大!”

说完三个字却自己都觉得哪不对劲,一下子没了声。

顾城不说话,嘴角带着一点点的弧度,“你清楚?”

她瞪着他,只觉得整个人热得要晕过去了。

可他没打算放过她,吻落下时,沐司玥和以往一样的没有头绪,甚至更要紧张。

连呼吸都忘了调整,不过几秒就开始急促的喘息,那样的气息惹得顾城几乎失控,指尖不自觉探了进去。

那一刻空气都静止了,沐司玥像被慑了神经,那种陌生而奇妙的感觉从他指尖传到胸口,整个人都忘了反应。

客厅的窗户没有关,雨声缠缠绵绵的传进来,但是冷风一点也不过来,热得人窒息。

彼此间的呼吸急促而压抑,沐司玥说不上那时候的感觉了,期盼?害怕?

顾城忽然咬了一下她的唇,声音低沉而模糊,因为怪异的停顿而极少的叫全了名字:“玥玥?”

她懵然抬眸,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他喉结滚动着,视线垂得很低,有一个很深的吻,“等我回来再……?”

后边的事他没能说出来,但是沐司玥听懂了。

没吭声,只是靠在他怀里,心里一团慌。

好半晌,终于捡回声音,“……都说了没答应你。”又抿了抿唇,“我要留到结婚。”

这话让顾城似是而非的笑了一下,轻轻吻了唇作为结束,又一句:“留到什么时候也是我的,有区别?”

沐司玥缓过来了许多,推了他一把,虽然没推开,但他配合的松开了,看着她起身往餐厅走。

那是一场视觉盛宴,从餐厅投射过来的光线打在她没穿里衣的身上,曲线提醒着,他一直欺负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顾城进去的时候,沐司玥头都没抬,自己吃自己的。

然后听到他几乎在她头顶发出的声音,“一会儿也去吃药。”

她终于抬头看了她,蹙眉,“为什么?”

顾城目光落在她双唇上,以为很明显,生着病接吻了,容易传给她。

沐司玥只得低了头。

当然,药也是要吃的,还是被他亲自送到卧室门口看着她咽下去的。

“一个人敢睡?”顾城看她吃完药,站在卧室门口问。

沐司玥瞥了他一眼,天天在宿舍都是一个人睡的,再说了他就在隔壁,没什么不敢,没好气的道:“别找空子,你没机会!”

她才不睡同一个房间!

顾城嘴角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看着她关上卧室门。

夜里安安静静的,两个人隔着一堵墙睡了一夜。

他睡得怎么样不知道,沐司玥一点也不安稳,身体缩在被窝里,睡衣下的身体被碰触的感觉会不期然的钻出来,令人心跳加速的奇异。

所以她好像梦里还骂了他流氓。

第二天起来时,她已经听到顾城在客厅里打电话了。

听不清楚说的什么,她下去的时候他已经把电话挂了,抬眼朝她看来。

这会儿她换了一身衣服,穿戴整齐。

当然包括里边。

顾城一眼就知道那是他买的衣服,满意的眼神十分明显。

“饿不饿?”他问。

“还好。”她淡淡的一句,转头看了时间,好像起来早了。

所以两人开车出去,可以一起吃个早餐,然后再送她去学校。

校门口停了车,顾城看着她。

沐司玥本来转身就要下车的,被他这么看着,想起了他要出差的事。

转头看了她,神情也变得暗了暗,“没有危险,对么?”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不置可否的表情。

她微蹙眉,“周三就回来么?”

顾城算了算时间,“回不来。”

沐司玥几乎没什么停顿,“那就周四一早来找我,吃早饭。”

吃早饭或许没那种重要,但是要看他到底是不是完好的就很重要。

对此,顾城看了她好几秒,最后才点了一下头,“我尽量。”

然后定定的看着她,“昨晚的事算数么?”

她微愣,“什么?”

然后才反应过来几分,记得他低哑的一句话,等他回来再继续做那种事。

她目光瞪了他,“不算数!”

然后下了车,毫不客气的反手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进学校了。

顾城的车在原地停了会儿,阳光洒进去,好像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然后才缓缓掉头离开。

沐司玥在转弯之际回头扫了一眼,他的车已经走了,脚步也就正常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她就不可控制的在数日子。

好在周一到周三,正好是她课程最多的时候,所以过起来似乎也没那么的慢。

转眼到周三下午。

这几天,她确实一个电话都不给他打,知道打了他也不会接,如果回来了,他自己会联系她的。

周三从下午到晚上,她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时间,还以为他会赶回来。

但是快八点也没动静。

那时候她在车上,班里的同学办party,全班人但凡在的都去,她也不好拒绝。

低头看了手机,还是没短讯。

看来是周四早上才回来了。

也正好,她今晚应该不睡觉,通宵着,明天一早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他回来。

国外的一切酒吧禁止未成年进入,更不会让你喝酒,所以都要看身份证。

很想然,她们都成年了。

承办的同学要了一个包间,环境很不错,并不特别吵。

沐司玥在后半夜就困得站不住,所以破天荒的放开唱了几首歌,得来一片片掌声的同时,也不得不接着别人来碰杯的酒。

喝得脸有点烫,倒是没觉得晕,反而很放松。

处在那样的包间里,如果不看表,很难感受得到时间。

也因此,沐司玥都不知道那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多快六点。

她的电话在包里不知道响了几次,她发现的时候眯眼看了一下,立刻就接了。

但是她还没说话,反而是那边的顾城冷着声,“在哪?”

她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这个酒吧的名字,刚说完名字,电话“啪!”的就断了。

差不多二十来分钟,她看到短讯后匆匆忙忙的从酒吧里跑出去,老远就看到了酒吧门口,站在车子里的笔挺身影。

一夜通宵的疲惫都忘了大半,沐司玥笑着小跑过去。

但还没到他面前,只听顾城一声喝止,“站那儿!”

她被吓得条件反射没动,然后看着他披着一身疲惫迈步过来。

那种舟车劳顿真的能从他脸上看出来,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郁色。

正在她不明所以的所以的时候,顾城脸色都黑了,薄唇抿紧后又冷然一碰,“谁让你来这儿的?”

沐司玥眨了眨眼,还想说是同学举办party。

但是只张了嘴,声音没出来,就听到他继续冷着声:“忘了我给你定过什么规矩?”

沐司玥这会儿已经清醒多了,因为他此刻的表情和语气都十分的肃穆,甚至要比当初军训的时候都冷。

她沉默了会儿,还是往他的面前走了一步,“我知道我到处乱跑会显得你失职,但都是同学,没事的,况且……”

况且,她想通宵,然后第一时间知道他回来,反正周四的课并不紧,她有时间睡觉。

但她都没来得及说话,顾城板着脸,“上车!”

沐司玥咬了咬唇,最终什么都没说,默默的钻进车里,听着他“嘭!”一声砸上车门,肩膀抖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这么大脾气,她觉得很委屈。

缩在座位上一直都没说话,低着眉。

“安全带。”声音从一旁传来,是提醒她的。

但是她依旧低着眉,不想动。

然后感觉他靠近过来,一手绕过她拿了带子,替她系上安全带。

顾城的手从她身前绕过时手背凉了一下。

动作也跟着顿了顿,低眉看了手背上反射灯光的泪珠,薄唇紧抿着,一言不发的启动引擎。

如果不是看到她的手机位置异常,他大概要在八点左右才赶回来。

可想而知,他这一路有多急。

车子启动,离开酒吧往学校的方向走。

进入小区周围之前,车内一直都是安静的,她始终保持着低眉不言的动作。

按照她的状态,早就该睡着了,但是一路很庆幸,眼睛涨得很痛。

“吃什么。”身旁的人问了一句。

她依旧不说话。

直到车子在校门一侧停下来,走两步就是餐厅。

顾城侧首看了她。

沐司玥怀里紧紧抱着包,下一秒,开了车门后直接往学校里走。

顾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知道她被训得委屈,但这一路生怕自己一张口又吓到她。

她闷头往里走,眼泪唰唰往下掉。

终于被一股力道握了手臂转过身。

顾城一手还捏着接通了的手机,这会儿才贴到耳边,声音很沉,“她没事。”

然后挂掉。

低眉看了她一会儿,伸手勾起她通宵了一夜的脸,加上满面眼泪,一下子戳进心里,再大的愤怒也没了。

握着她的脑袋按到怀里,“……我不希望你出一点点差错。”

在她眼里,她只是和同学出去了一趟。

但是酒吧那种地方有多乱,她不会懂的,国内的政治局势有多紧张,她一定也不知道。

沐司玥埋在他怀里,没有来的越是委屈,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不用看也知道眼睛已经肿的没法看了。

耳朵贴在他胸口,他一说话便低低沉沉的震动。

问了她:“有课么?”

她闭着眼,点了一下头。

顾城却面无表情的一句:“不上了。”

然后顺势弯下腰轻易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又往车子上走。

把她放进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启动引擎。

还是没人说话,但是气氛好像也没那么压抑了。

沐司玥真的很累了,但她知道他更累,所以一路强撑着没有睡过去。

关于不上课的事,她也没有反驳,甚至都没有请假,人已经在他的别墅了。

哦不对,是她的别墅。

他们刚到,早餐也来了。

顾城拿了早餐,把她拉到餐桌边坐下,关于早餐前要洗脸刷牙收拾打扮的步骤直接被忽略了。

沐司玥长这么大可能第一次这么邋遢,但是一点也没觉得难受。

两个同样都是通宵的人,坐在一起吃了个早餐,然后又不约而同的想睡觉其实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舒服。

从餐厅出去,沐司玥蓦地一惊:“你干什么?”

顾城已经把抱起来,大步上楼,一张脸依旧是绷着的,“你没发言权!”

她惊愣的看着他,就那么被抱进了他的卧室,然后扔到床上。

那一刻,沐司玥身上的疲惫都跑了一大半。

然而,他什么没做,脱掉外套之后就直接拥着她闭了眼。

顾城现在只想这么真真实实的睡个觉,弥补他连夜赶回来的那种心情,所以也就这么做了。

起初她是全身都紧张的,可是听到他逐渐均匀的呼吸,也跟着放松下来。

第一次通宵了一夜的人,实在没多少力气撑着不睡,最后就是睡得比他还沉。

时间从清晨六点慢慢的往前走,窗外的天越来越亮,但卧室里的窗帘都是封闭的,一点也感觉不到。

这样优质的条件下,他们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多,中间安稳得几乎没醒过。

沐司玥就是被饿醒的。

身体动了动,感觉到了他拥着的力道。

很稳,她一动,他反而往自己胸前收紧。

她抿唇,安静了一会儿,又放轻动作往他的那个方向转身。

钻在他怀里,要仰起脸才能看到他的轮廓。

第一次觉得顾城近看就不认识了。

两排睫毛长得像假的一样,鼻梁挺括,眉峰很锋利,也很浓密,总之没什么可挑剔的。

好像睡着了比醒着的时候要平易近人。

她看了会儿,低了视线,看着他身上的灰色衬衫。

嗯?

很少见他穿衬衫,平时都是T恤直接套上去,然后加一件外套,好像怎么也不觉得冷,大冬天还会敞着外衣。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抬手就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然而下一秒,顾城猛然睁开眼,手已经擒住她。

深暗的眸底从一开始的警惕,慢慢清醒,也就慢慢放松了。

随即才淡淡的看着她,“干什么?”

沐司玥眨了眨眼,抿唇,不知道说什么,“……我以为你要继续睡,脱了衣服睡会舒服点。”

这个借口还算正常。

顾城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没说什么,但是已经坐起身准备起床了。

她顺势爬起来,“我也饿了。”

他蹙了一下眉,抬起手腕看了时间。

也是那一下,眉峰蹙得紧了几分,又缓缓放下手臂,然后看了她。

很意外的,沐司玥听他说了句:“送你回去上课。”

她看了他,不明所以,道:“我的课已经结束了。”

也就是来不及了,所以不用回去了。

可顾城还是看了她,“不是晚上还有自习。”

她说:“可以不去。”

确实,沐司玥不想回去,好多天没见,人既然在这儿了,那就不回去了。

然,顾城看起来很坚持,“我送你过去。”

这破天荒的态度,让她狐疑的看着他,刚刚回来的时候直接把她从校门口掳回来,连课都不让上,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她下意识地问。

顾城顿了一下,没搭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