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我要是不让去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城神色淡然,一点也不像藏着事的人。

抬手拍了拍她后背,示意让她准备一下,一会儿送她回学校去。

沐司玥一蹙眉,定定的站在那儿看着他,眼睛都不眨,满是审视。

顾城都已经走出去几步,发现身后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才侧首看过去,对上她满眼的倔强盯着他。

心底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只得走了回去,“不回去就不回去,那也得洗脸刷牙,差不多就该出去用晚餐了。”

她微抿唇,仰脸看了他,“要一起。”

一起洗脸刷牙,明摆着就是要跟他形影不离的。

顾城终于蹙了一下眉,走回去,左臂伸过去勾了她,“也没见你小时候这么犟。”

“我小时候要是这么犟,你能平安长这么大么?”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顾城勾了一下嘴角,末了,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征求意见,“我去楼下看看晚餐吃什么?”

沐司玥摇头,“那你也得洗漱完再去,昨天通宵,今天还不洗脸刷牙,你不嫌自己邋遢?”

没办法,他挑了挑眉,只能陪着她去洗漱间。

但是还没完,洗漱完,她要换衣服,而且拿到他的房间来换的。

“不回避?”顾城看着她反而站在自己面前,浓眉蹙了起来。

很显然,是藏不了的。

所以,他干脆在换衣服之前看了她,算是提前打个招呼,“害怕就别看。”

沐司玥紧了紧手心,坚定的看着他。

她只见过一次他身上手上到让人紧张的样子,这会儿已经咬了唇。

很多娇滴滴的大小姐都看不得男人狰狞的伤口,不少人直接晕血。

幸好,她不会。

但是看到他手臂到后背那么长的伤痕,整个人都很难受,没办法描述那种感觉,就像同样在她身上划了一道一样。

她抬手想碰一碰,又怕他疼,一双素眉紧紧蹙在一起。

指尖抬起,已经被顾城握了过去,顺势将她整个人带到了胸前。

她脑袋被他按在胸前,听着他胸腔低低的震动,“说了不看的,还犟么?”

以前顾城没有那种感觉,作为特殊职务的从业人员,最不愿意的就是让最亲近的人担心、害怕,那种心疼,比砍在他身上还要难受。

沐司玥靠在他怀里,双手抬起轻轻环了他,好半天也没说话。

就那么站了好久,她才低低喃喃:“我见过好几次聿叔叔大半夜受伤回来,如果早想到你当初也会选这样的职业,高中那次我一定力证你的清白,让你读个艺校都比这个强。”

没想到她想的这么远。

顾城听完倒是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读艺校屈才不说,搞艺术的女生哪个没点能耐,我还能轮到你?”

沐司玥从他胸前抬头,看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伤口,跟不疼一样。

也就蹙了眉,“你真当自己长得人神共愤了?就你这样的,扔大街也没人稀罕!”

顾城抵着下巴,表情看起来并不玩笑,“你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她这会儿心里很复杂,一来二去这样顶他,更像在掩饰超乎预期的担心。

她以前并没想过会对某一个人在乎到大于自己的任何一个亲人。

但是顶过了,她也仰脸安静的看着他满不在意的样子,“不知道疼么?”

居然还若无其事的陪着她睡了大半天。

“去医院!”她一想到这个,立刻就拉了他。

顾城不疾不徐,反手握了她手腕拉回来,嗓音低低的,“处理过了,过段时间结痂了就好。”

没有重到要缝合,又没有轻到只是擦破皮,所以只能忍着养到结痂,没别的办法。

沐司玥其实对这些是真的不懂,她哪见过几次受伤?更别谈处理了。

所以柔唇咬在一起,眼里有着明显的自责。

“聿叔叔受伤,小姑姑还可以帮他处理,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顾城抚了抚她的脸。

他很喜欢那个动作,长得比她高了一大截,低眉抬手,摸索她娇嫩的脸颊,顺势放在胸口或者肩上,充满掌控和占有气息。

薄唇碰了碰,“你什么都不用做,安安分分的,置身事外才最好。”

沐司玥能听懂他的意思,很认真的看着他,“无论什么时候,我一定不会成为你执行任务的阻碍,但是你必须保证,别让我太担心。”

他低眉定定的望着她,一时间好似根本不用言语交流,现在的她是他想要的样子。

不过说到这里,沐司玥蹙着眉,“没有退役的时间么?”

顾城微挑眉,“按理我可以了。”而后似笑非笑,“你爸爸不舍得。”

什么意思?

她柔眉皱在一起,“老沐不让你脱离这种要命的职业?”

他无意识的抚弄着她的发间,“那种心理你没法体会的,这种职业几年才能遇到一个全面素质顶尖的,惜才,自然不能放我太早退役!”

沐司玥听完忍不住瞥了他一眼,“没见过这么夸自己的,我爸看重你还能让你当个小小的保镖?”

她扯了扯嘴角。

顾城眯起眼,“不是未来女婿,谁能放心把他放在女儿身边晃悠?”

呵呵!他倒是明白得很,不知道老沐听到是什么表情?

轻轻推了他一下,小退了一步,“你确定不用去医院?”

顾城摇头。

沐司玥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他的话,“那你刚刚急着把我送走,一个人干什么亏心事?”

单纯就是怕她看到伤口难受?

顾城的确是这么说的。

所以她没法,只能琢磨着晚餐点什么外卖,坚决不同意他再开车出去吃,太折腾。

点完外卖,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了无生趣的国际新闻。

好一会儿,她忽然被推开,然后像放置什么东西一样把她一按,放在沙发一侧。

沐司玥转脸就看到他板着脸坐了起来。

“……怎么了?”她半只不解的表情。

没想到他居然是想起了要追究今天清晨的事,表情依旧那么的肃穆。

“去酒吧做什么?”

沐司玥蹙了一下,“都过去这么久了,你……”

“问什么答什么。”顾城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那样子,就像非常尽职尽责的保镖,一点点表情都没有。

她本来都放松了,一看到他这个表情,瞬间就觉得哪哪都委屈。

抿唇看了他,但也乖乖的回答问题:“班里同学办的party……”

说到一半又响起他英语不好,觉得不应该带英语单词,很好心的解释,“就是,同学办的聚会。”

“懂。”顾城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很不情愿被看低的模样。

这让沐司玥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笑容才到,硬是被他的严厉逼了回去,巴巴的咬了唇。

只听他依旧沉着声:“我定的规矩都白定了?酒吧是什么地方,出了事谁去找你?”

沐司玥不说话。

“给你记着,每犯一次就给你记上。”

他甚至还打算拿出本子,继续把之前的规矩加强,白纸黑字的记下来。

沐司玥终于抬起头,“……我只是想一整晚都醒着,能第一时间知道你回来。你答应了周四一起吃早餐的。”

顾城说着话顿住,抬眼看着她。

然后听她小小声:“……我没觉得自己错了。”

他没说话。

她看了看他,然后才大着胆子挪了一下,挪到了他面前,碰了碰他,“别生气了?”

顾城目光落在她仰着的脸上,眼底被她小撒娇的模样晃了一下。

薄唇微抿,抬手把本子扔到了一旁,往旁边退了一寸,“没生气。”

她笑了一下,他退一寸,她就往前凑一点,“不生气你凶我干嘛?”

顾城已经靠在沙发上,看着她明显的有恃无恐,喉结滚动,“我手不方便,你最好安分点。”

沐司玥笑着,反而凑上去亲了一下他的下巴,“好的。”

退了回来,又微蹙眉,半真半假的一句:“你怎么长胡子?又硬又难看!”

因着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她下一次就挪到了他的嘴唇上。

只是在快碰上时,自己也怔了一下。

好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脑子里骤然涌出一些混乱的东西。

而她犹豫着,顾城已然忍不下去了,左臂忽然把她勾了过去,几乎把她整个都拎到了身上。

沐司玥被吓得惊了一下,被跨在他身上,那样子太陌生,以至于满心的无措,手手、腿腿都不知道该放哪。

他有力的掌心扣压着她的脑袋索吻,许久才很认真的告诉她,“不要对我主动。”

她低眉,神思都是浑噩的,但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显得我廉价?”

他轻轻咬着她的唇,“显得我禽兽。”

她哪怕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做,他已经没办法很好自制,她若是再主动,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是那副饿狼扑食的禽兽样儿。

沐司玥反应了会儿才明白几分,抿唇笑了一下,趴在他身上不下来了,泛着他手臂也不用费力。

叫了好久的外卖总算是来了。

顾城拍了拍她的肩,“我去开门。”

她摇了摇头,然后又自己下去了,抢在他前边去开门取外卖。

拿东西的时候,她低眉签名,抬头发现送外卖的男孩盯着她看,眼神慌乱的不知道怎么撤回去。

沐司玥也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穿着,脸猛地红了。

下一秒,身后一股力道把她拉了回去,正正好好的把她放在他宽阔的身后,遮得严严实实。

顾城没什么表情,接过外卖也只是冷着脸盯着外卖小哥。

送外卖的这才尴尬的赶紧转走了。

也是那会儿他才转身看着躲在身后的沐司玥,准确说是看她樱红的唇和不安分的衣服。

沐司玥抬头,“下次再扒我衣服,我……!”

顾城已经牵了她回了屋,反正下次再扒她衣服,估计她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沐司玥是不太喜欢外卖的,可是跟他吃的这两次都很享受!

坐在桌边,因为只有他,所以少了在家里那么严格的餐桌礼仪,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看对面的人。

顾城知道她的所有小动作,都视而不见,或者说纵容。

他很清楚她的受教育环境,也知道她在家里是那种大小姐姿态,可是在他这儿,她什么都不用在乎。

“吃完饭送你回去?”快吃完的时候,沐司玥听到他这么问了一句。

她一下子蹙了眉,“都说了不回去!”

顾城这才抬头,“明天的课不上了?”

她一脸的理所当然,“今天的不也没上么?明天的可比今天的还少,也没那么重要。”

或者说,她只要自己看书,都能看懂,上课是对老师的尊重。

可有人更需要她,她是很愿意把那份尊重放一放的。

顾城微蹙眉,看着她。

但是在他还没开口的时候,沐司玥已经道:“是不是想说你不能影响我的正常课业?”

她放下餐具,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他,“你从小就开始影响,已经影响十几年了,还装什么装?”

再说了,现在又不是初高中了,哪还有爱情影响学业的说法?

顾城舒了一口气,“说不过你们读书人。”

她挑了一下眉,自我感觉还算圆满的结束了晚餐。

也不用着急着回学校,两个人相互陪着,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可能这就是别人所说的现象,学生总是尤其享受不用上课的那种时光,等进了社会,又觉得不用上班才惬意。

不过,两个人这样的宁静的时间也没多久。

顾城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沐司玥先看到的,她方便,所以伸手拿了过来,屏幕显示着“Sara”。

她一看完就坐了起来,脸色并不好看。

因为她知道Sara是邹敏,而且上次只是闹了个乌龙,过了这么些时间,怎么又忽然打电话?

他被人惦记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心。

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没有接,而是把手机给他递了过来。

顾城看了一眼,眉头微蹙。

很显然,都看到了她的脸色不好,他不接才是最明智的。

所以,他真的没接。

但是接下来,电话再次响起,已经不是邹敏的号码了。

顾城低眉看了两秒,接通。

声音平缓得一点起伏都没有,全是职业病的冷肃气息,“哪位?”

沐司玥坐在一旁,出于礼貌,她起身去倒了一杯水,而不是坐在那儿引颈听他的电话。

她起身时,顾城的视线也随着她移动,直到她又坐回来,期间他也只是“嗯”了一声,之后就没什么回应了。

到最后,却是眉峰微蹙,终于开口说话:“我并非家属,请你们再行联系别人。”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她握着杯子,看了他,又忍着不问。

顾城看了她,看她极度想知道又不问的样子,笑了笑,示意她坐到旁边来。

沐司玥抿了抿唇,乖巧的坐过去了,终于问:“有事?”

“邹敏被警察请进去了,留了我的号码。”顾城道。

这让她一下子皱了眉,这女人怎么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她没家人吗?还是现在才知道丢人,被抓了就留顾城的号码让他去捞人?凭什么?

知道上一次的事是个乌龙,所以沐司玥倒是不担心了。

因为顾城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事,不是关于他的事,他才懒得抬眼。

当然,还有除了她的。

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除了他自己活着,剩下的就是欺负她,再没别的事了,连学业都不要。

这就算是个小插曲过去,沐司玥没去在意。

两个人在客厅里坐了会儿,因为昨晚通宵,今天要早点睡,否则一过点就会睡不着。

所以九点左右他们就上楼了。

她当然是回了自己的卧室。

洗漱完在床上趴了一会儿,刚准备睡下,听到了他的敲门声。

“怎么了?”她拉开不大的缝隙看了门口的人。

顾城眉峰略微蹙着,道:“我出去一趟。”

这让沐司玥也皱了眉,然后忽然把门开大了,仰头看着他,“去哪?”

其实她下意识的就已经想到了什么。

顾城抿了抿唇,还是道:“去把你朋友带出来。”

他好像没记住那个女生叫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她一下子脸色很差,“她不是我朋友。”

连同学都算不上,只能算上是校友的关系。

沐司玥知道他这种人决定的事大多是没有修改的余地,却还是盯着他,“她的事你为什么要管?就因为她做过你军训学生?”

“总之我必须去一趟,你先睡?”顾城大概是想说清楚的,但想了想,一时半会跟她解释不清楚,也不能跟她说那么多。

沐司玥站在那儿没动,握着门边的手紧了紧。

“我要是不让去呢?”她直直的看着他。

“你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除非你对她不一样。”

顾城看了看时间,眉峰微郁,“没那么复杂,只是过去一趟而已,很快回来。”

“我连出去吃饭都不让你开车出门,你觉得会让你出去救一个我讨厌的女生?”她把话说得很直。

这也是事实,他身上有着伤,她都不舍得让他动身,凭什么他为别人劳心费力的?

顾城刚要说话,电话再一次响起,这次是沐寒声直接打过来的。

他低眉看了她,“进去休息。”

沐司玥知道没得谈了,只是鼻尖难受,抬手重重关门,声音模糊:“你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