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明天就换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这话一出,Seven明显一副被吓一跳的惊愕表情,瞪着眼,“真的假的?”

沐司玥也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他。

在她看来,彦哥哥和Seven平时是很风流,但实质上可能连女孩子脱了衣服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是Seven现在这一副被吓到半死的表情看来,她是不是高看了他们的自爱程度?

Seven蹙着眉,小着声:“碰个手指总不至于染病吧?”

也是那会儿,她忽然把自己递过去的领带迅速脱手,一脸嫌弃的退了一步。

Seven差点没接住,看着她那避之不及的样子气得吸了一口气。

沐司玥素眉挑了一下,事不关己,“蛋糕我就不吃了,还有事先走了!”

真走啊?

沐司彦赶紧朝他使眼色,让留住。

Seven这才一把握了她的手臂,笑着拦住了,“骗你的,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都有你了,哪能在外边乱来?”

沐司玥狐疑的盯着他,很严肃的警告:“手拿开,脏死了!”

邹敏已经走了过来,看着Seven握着她手臂,不怀好意的一笑,“还真是你男朋友?”

“看来大总理的女儿也浪得令人瞠目结舌?”她笑眯眯的看着沐司玥,一副捉奸的模样,“顾教官知道么?”

沐司玥态度很冷淡,“跟你有关系么?”

她拍掉Seven的手想走,却被邹敏拦住了,“着什么急走,怕我告状让顾教官看到你勾三搭四的样子?”

她今天本来心情也不好,抿了抿唇,“我好心警告你,别再惹我了。”

邹敏只是笑,“知道你哥哥多,维护你的男孩一大推,一招手肯定遥相呼应,好像远到伊斯王室了?”

“啧啧!”邹敏啧啧舌看着她,“你这才叫睡遍大江南北!床技练得不错了吧?”

沐司玥总算看出来了,她这是算好了在Seven的生日宴上会碰到她,所以才会勾搭Seven得以出席,费这么半天,就是为了羞辱她几句。

顺便证明她不干不净,和顾城不配是不是?

如果不是她说话太难听,沐司玥恐怕都要感动于她为了一个顾城,竟然花了这么多力气和心思!

她紧了紧手心,皮笑肉不笑的转头看了Seven,“介意我搞砸你的生日宴么?”

Seven一脸苦相,又咽了咽唾沫,抱着她送的领带躬身小退,“公主殿下,您随意!”

“意”字刚脱口而出,尾音还没落,沐司玥已经转过身去,所有人都没反应,她就忽然扬手一巴掌摔在了邹敏脸上。

最为震惊的要数站在旁边的沐司彦了。

他长这么大,一来没见过玥玥这副气势,二来,根本想不到她竟然还会伸手打人?!

想象的场景里,她应该是哭哭啼啼的躲到哥哥们怀里,把烂摊子扔给他们就好了。

如果她有这小脾气,从小到大都在欺负她的顾城,那张英俊的脸早被她扇烂了吧?

果然待遇还是不一样。

他这愣神的功夫,生日宴真的要被两个女生搞砸了。

邹敏被扇了一巴掌反应过来就像发了疯似的冲向沐司玥。

沐司玥平时从来没觉得自己哪天会因为心情极度不好,而正好有人撞枪口她就跟着撕的。

幸好,沐司彦反应过来,随手抓了个男生扔过去挡在了她面前,然后把她护了过来。

而那个被沐司彦扔过去的男生,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邹敏抓得急忙爆头大叫,一点也不亚于被一群蜜蜂疯狂围蛰。

邹敏平时就是谁都不能动她一根毫毛的人,这会儿已经气得上头,撕着喊着,“有本事你给我过来!”

面前那个男生都一下子被她甩了出去,直接扑了过来。

沐司彦眉头蹙了一下,他要是知道今晚有这么个疯女人在,怎么也不会叫玥玥过来的!

场面一度乱糟糟的再不明真相的人也至少看得出是两个人厮架,躲的躲,劝的劝。

显然没什么用,糟糕得Seven只拧眉,拉邹敏根本拉不住。

女人疯起来果然可怕。

就在邹敏卯足了劲儿冲向沐司玥的时候,沐司彦都被她弄得一个踉跄。

眼看着邹敏长指甲直接往沐司玥脸上招呼,下一秒却扑了个空。

沐司玥本来也没打算躲,却一下子被人揽过去稳稳的护在了身侧。

顾城不知什么时候进了人群,岿然立着就那么冷然睨着邹敏,脸色沉得凛冽。

邹敏愣了愣,居然转瞬笑得迷人,“你真过来了?”

这语句听起来,就好像他是被她告状而吸引过来的。

沐司玥自然也就看了顾城,挣扎了一下,他纹丝不动,只得仰脸看他,“联系很紧密呢!”

说的他们俩。

实则顾城压根没接邹敏的电话,但也对她的位置一清二楚。

顾城只是看了她一眼,作势带着她离开这糟乱得令他直拧眉的地方。

可沐司玥这下反而不肯了,“我不走!”

顾城被她猛力扯了一下,立住脚,“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谁带你过来的?”说完话,他又下意识的往另一个方向看。

沐司彦正揉着被邹敏抓到差点断掉的手臂,接到顾城的视线,眨了眨眼刻意的挪开视线,显得有那么点……怂。

因为他确实做了点亏心事来的。

“走不走?”顾城沉声又问了她一次?

沐司玥倔强的抿着唇,也不答话,转身直接往Seven旁边走,“继续,下个环节是什么?”

Seven被这几个人弄得眼睛都在冒火星子,缓了缓,转头看向朝他使眼色的沐司彦,硬着头皮,直接跳到吹蜡烛、切蛋糕了。

邹敏这会儿倒是不闹了,乱哄哄的场景,一下子变得和睦不已。

许愿吹蜡烛的时候,Seven要求沐司玥在旁边,一块儿吹蜡烛,一块儿切蛋糕。

邹敏就在一旁笑着看戏,抬头看向顾城,“她就这样的货色你还惦记?”

顾城冷着脸,侧首扫了她一眼。

旋即朝已经准备切蛋糕的两人走过去。

沐司玥在Seven身边,可注意力全在顾城那儿,看着他和邹敏一个眼神交流,就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气孔。

直到Seven覆手握了她,然后准备切第一块蛋糕,她才回过神,看了被握住的手。

她对Seven没感觉,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这手感和顾城的差很多。

大概她是天生享受不惯太好的,顾城指腹、手心的粗粝反而有存在感而显得更有安全感。

低眉,看到了顾城的皮鞋已经迈到她旁边了。

从他进来那会儿,就明显能感觉他和在场的一帮学生不一样,那种气宇,那种稳重气息。

还有他的穿着……

她刚发现,他今天怎么穿了一身西装?

身躯匀称修长,板正有型,无论如何也不是这群人比得了的。

“把手撒开。”热闹的声音里,她听到了他低低的警告。

话自然是对Seven说的。

Seven也不能装听不见,抬头看了顾城,又看了他握着沐司玥的手,淡笑,“这点亲密,怎么私人保镖也管啊?玥玥是我女朋友。”

那笑意,绝对有着挑衅,只是不存在恶劣。

顾城从进来开始脸色就不好,这会儿薄唇抿着看她,“你是么?”

沐司玥看着他直直盯着自己,也微扬了下巴,“我就是他女朋友,怎么了?”

“你只要保证我的安全,不用管我跟谁交往何况……”她看了邹敏。

道:“作为私人保镖,你都要别人告状了才能找到我,是不是失职?”

说完话,看着他绷着脸,沐司玥知道他生气了,但是谁心里好受了?

所以她转过脸继续和Seven切蛋糕。

Seven甚至很有男友力的换了个位置,隔着她和顾城,瞅着空隙朝顾城凑近。

压低声音,道:“意不意外她会亲口承认?”

末了还得意的一句:“其实我生日是明天,没办法,只能跟你抢一下了!”

顾城听完整个人几乎都笼罩着压抑,再一次转头看向沐司彦。

沐司彦摸了摸鼻尖,就不跟他眼神对视。

但是只有他们俩清楚,就在今天一大早,沐司彦在外边碰到顾城了,看到了他买的东西,转瞬就觉得不对劲。

回头问了几个人,果然,顾城今天生日!

今晚要是留玥玥跟他在一起,肯定遭殃!

他是撮合他们俩,但也不能这么早看着唯一的妹妹陷入“魔爪”吧?

只能出此下策,让Seven把玥玥霸占一天。

不过现在看来,他貌似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不,他刚抬眼,就见顾城一把将玥玥牵了过去,而后揽着他整个人就往外走。

那气势就没人拦得了。

Seven看着自己空了的手,又看向那边的沐司彦。

沐司彦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坐回沙发去了。

邹敏眼见顾城和沐司玥离开,一拧眉也拨开人群往外走,哪管得了别人欢不欢迎她跟着?

“你松开!”沐司玥终于在酒吧门口把手抽了回来,揉着手腕抬眼盯着他。

转身又要往回走,被顾城直接拽了回去,没几步就塞进了车里,用一种极度威慑的眼神睨着她,“敢下来明天就换保镖,你试试!”

沐司玥一下子被他这句话怔了怔,心头一算,望着他,“嫌我烦了……?”

顾城只是收回视线甩上车门,从另一侧进了驾驶位,几乎没有停顿,车子已经飚了出去。

后视镜里还能看到邹敏被旋起的空气吹得像个疯子,手忙脚乱的捂头发,又捂裙子,追着车跑了几步后被甩得没了影。

沐司玥从后视镜收回视线,一声不吭的坐着。

车里气氛一度很压抑,她本就不高兴,这一路沉默,情绪被渲染得更是严重。

甚至为了避免碰触,她直接自己先下车往别墅里走。

顾城伸过去的手落了个空,看着她的背影皱了一下眉,几秒后才迈步上前。

屋子里还亮着灯,也许是他走得时候很急。

沐司玥换了鞋准备上楼的,但这次被她拦了去路,低眉看着她。

有几秒,谁都没说话。

沐司玥越看他对着自己板着脸,越是没由来的生气,“没事就让开,我要上去休息。”

顾城直接把她拽了回来定在身前,“不乐意回来是么?”

她也干脆看着他,“就是不乐意,我为什么要乐意跟你在一起?谁乐意整天跟面无表情的私人保镖在一起,她一定神经有病!谁不比保镖高贵,不比保镖有趣?”

沐司玥憋了一晚上又一整天,干脆不吐不快。

“怎么,这一整天没跟邹敏眉来眼去?她乐意么?”她就是咬死了今天顾城和邹敏眉来眼去了一整天。

所以,在他几乎一整天没找她的情况下,居然也第一时间找到了Seven的生日宴地点。

顾城几次试图说什么,最终闭了闭目,抿唇忍了下来,只忽而抬手解了外套纽扣,随手往一旁扔。

若不是这种气氛下,她一定会觉得他忽然褪去西装外套一扔的动作实在迷人。

顾城已经一把抓了她手腕往餐厅走,抬手按亮灯,把她带到了椅子上。

她能感受到他现在的怒气,但全数隐忍着,连说话都是,除了低沉平稳外,感觉不到多不悦。

“不就喜欢吃蛋糕么?”他薄唇碰了碰,伸手就把桌上的蛋糕掀开了,顺势又把刀也给了她,顺势裹着她的手一刀下去。

那动作,跟刚刚Seven握着她切蛋糕的动作跟复制一样,一点也不差。

而沐司玥此刻只是愣愣的,看着桌上的蛋糕,转头又看了旁边摆着的一套精致酒杯,一瓶红酒。

偌大的餐桌,另一边大概还摆着晚餐。

如果她进门时留意,也能看到门口那束他仓促间放在鞋柜边上的玫瑰。

她就那么看着他,脑子里除了惊愕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Seven的就不吃?”顾城看似整个人气息都很平缓,可那种压抑的嗓音终究显示着他此刻的情绪。

沐司玥知道他最讨厌谈论身份地位,她说什么人都比保镖高贵,大概是让他最介意的地方。

所以,他这会儿终于把刀子扔回桌上,低眉看着她,就那么看了她很久。

终于动了动薄唇,“看来我管不了你了?”

沐司玥怔怔的看着他,忽然皱了一下眉,在他几乎转身时才忽然抓了他手臂,“你干什么?”

顾城转过身看着她,声音里都没了温度,“不是想换人么?想要个什么样的,我给沐先生做个建议?”

沐司玥一下子红了眼,“……你什么意思?”

她忽略了,他的话是这么说着,其实一点要挪步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盯着他。

顾城薄唇抿着,看着她一双眼越来越红,湿润的几乎下一秒就滴出泪来。

但他绷着脸没心软,否则有这一次,就还有下一次。

“手松开。”他扫了一眼她抓着的手,面无表情。

沐司玥是真的心慌,但随之而来的更是生气,盯着他,“顾城,你再这样凶我试试。”

眼看着他真的没像从前的任何一次那么耐心,依旧冷着脸没有表情。

她终于一下子甩掉抓着他的手臂,却也极其愤怒的仰脸看着他,“这都是你引起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大半夜要出门去接一个不相干女生的是你!一整天跟别人眉来眼去的也是你!总有一天,我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你在哪?”

她是彻底把情绪都发泄出来了,音调比任何时候都要高。

吼完也不再管他,踢开旁边的椅子就往外走!

顾城习惯的伸手,然而这一次她居然直接躲了过去。

他眉峰紧了一下,转身迈步追过去,“回来!”

沐司玥这会儿只想出去再发泄一通,她觉得自己脾气一等一的好,但每次一涉及两个人的关系就压都压不住。

但是她刚到门口,手还没摸到门把就被他忽然截住,整个人带了回去。

一抬眼对上顾城又深又沉的眼,反而一股脑的全是情绪,“我哪一点说错了?”

顾城扯唇。

片刻,才低低的声音:“我管你的你一句不听,不换掉留着做什么?”

她咬唇,又倔得仰脸,一字一句:“好!明天就换!这是我的别墅,你现在就走!”

他没说话,可是脸色很难看,低压压的凝着她。

许久。

“好。”他薄唇动了动。

她整颗心都在扭绞。

就在沐司玥以为他真的会狠狠摔门而去时,他低缓的继续:“不任保镖就做男朋友,你选。”

半晌,沐司玥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怔怔的盯着他。

这算什么?

算趁机表白也好,逼着她点头也好,反正顾城都不在乎。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动作时一下子往旁边退,除了这样,她想不出别的反应了。

也是那一下,她碰到了旁边柜子上仓促放下的玫瑰。

玫瑰花束头重脚轻,被她碰了一下就落到了地上。

而随之掉落的还不止一样东西,她看着有那么点眼熟,也就蹙了一下眉,下意识的弯腰去捡。

一旁的顾城在她弯腰的一瞬间也猝然伸了手。

只是他距离玫瑰近,那个小盒子却就在她脚边。

沐司玥已经把东西拿了起来,看着他猝然伸出来都没能缩回去的手,柔眉骤然蹙在了一起。

几乎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这是什么?”

她脸上有懵神,有羞恼,手里拿着的东西简直都要烫手了。

也就是这个东西进顾城手里的时候被沐司彦看到了,所以才有了让Seven提前举办party抢人的戏码。

当然,这事只有沐司彦自己清楚,连Seven都半知不解的被牵着走。

而她曾经在Seven的钱包里看到了那么多的安全套,哪怕这会儿手里的还没拆包装,但是她又不瞎!

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是一把扔到顾城身上,“流氓!”

想到他今天几乎一整天都没有找她,而且家里这会儿又是玫瑰,又是蛋糕,还有这个东西……

他今天就是准备这个去了?

还特意穿了一套走出去几乎就能迷死人的西装,是打算今晚把她……

她没再想下去,眉头快打结的盯着他。

下一秒才想起来要转身离开这儿,动作显得很急,慌得都不知道门把手要往哪边扭。

就好像身后站着的是多少年犯罪经验的奸淫大恶人一般。

顾城只是眉峰蹙起。

下一秒,她握不住门把手的手腕被他握了过来,整个人也被他一下子拽过去带进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