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她很不喜欢思念这个东西!/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瞬间沐司玥连呼吸都忘了。

那种紧张完全不同以往,因为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偏偏整个人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觉得被他拥得很紧,唇齿间全是他的霸道,刚刚想挣扎着推开距离,他便扣了她的后脑勺,越是纠缠。

许久,顾城才稍微让她吸到新鲜空气,声音已经一片低哑,“我还能把你吃了?”

她愣愣的看着他,双手搁在他胸口的姿势好像已经成了习惯。

也正因为这样,她都没意识到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是被他揽着的。

“想好选什么了?”片刻,顾城才不无认真的睨着她。

沐司玥现在满脑子都是他的流氓行径,哪有空考虑别的东西。

所以只是蹙着眉,半晌弱弱的出声,“我要回学校……”

目光还微微仰起,带着几分怯意,看得顾城心头发痒,更是想冒火,真把他当禽兽了?

“你们兄妹俩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他一脸不悦,眉峰低郁的盯着她。

顾城并不是个爱过生日的人,这日子对他来说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今天特殊了点。

以至于他准备过当,看起来压根也不像只是为了认认真真表明心意,好好告个白。

但是若说他只买了一把玫瑰,那盒东西是超市送的,那瓶昂贵的红酒是别墅开发商送业主的生日礼物,估计也没人信!

若不是沐司彦出馊主意,他们也不至于闹到现在。

她移了双手,略微抓着他的手臂。

顾城等了会儿,眉峰蹙了蹙,“不是让我走么?明天周末,这是你的别墅你走什么?”

说着话,他真的试着松开她。

沐司玥晃了一下,扶着墙面站稳,看着他居然真的作势出门,却又纠结的皱了眉。

顾城背对着她站在,视线低垂,看了她无声揪住自己的衣角。

还没转身,他就听她小着声,“我选前者。”

继续让他做保镖,而不是男朋友?

这让他下意识的蹙起眉,而后转过身去,薄唇一碰,“你再说一遍。”

沐司玥默默抬头,知道自己的选择没让他满意,那种充满气势的霸道大有逼着她选后者的样子。

但她不敢,就好像选完,今晚她就完蛋了似的。

可她想留到结婚的,万一……万一谁中途变心了呢?

顾城不可能看不出她现在的心思,只不过是越看越生气,“十几年我都给你留了什么印象?”

除了流氓就是禽兽?

她抿唇,看着他忽然靠近,不自主的仰脸看了他,柔唇动了动,“你除了欺负我……”

这是她下意识的回答,然后下一秒就停了,因为某人的脸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下去。

倏然,他的脸近在咫尺,低低的声音已经是在她唇畔之间旖旎着,“从现在开始,让你改观……”

他所谓让改观也一点不新鲜,只是更禽兽而已。

沐司玥想挣扎,可是他总知道她要推哪儿,轻易捉了她的手禁锢着,温厚的掌心握了她巴掌大的脸。

她微微一挣扎,整个人就被他抵到了门边,也是那一瞬,她一下子僵住。

他的舌尖扫过柔唇,极度的陌生而战栗。

这是第一次。

他以前从来不这样的,只是简单的吻,唇吻。

她连挣扎都忘了,所有感觉都被他舌尖带了魔力似的蛊惑着,怔愣间已经霸道的彻底闯入。

以至于到最后听着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她却浑浑噩噩的享受着,浑然不知危险。

反倒是顾城一脸的隐忍停下来盯着她,声音沙哑,“现在跑还来得及!”

她愣着,鼻尖娇娇的溢出一个音节:“嗯?”

顾城原本压着的最后一丝的自制力就因为她一个音节而彻底崩塌!

他也从来不知道她发出一个那么简单娇柔的声音简直会要了他的命。

沐司玥在懵懂间一下子被他抱了起来,大步凌然的上楼。

那一瞬间她才骤然醒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直摇头巴巴的看着他。

身体被揉进床褥里,她几乎整个人都蜷在一起,本能的防备姿势,怯怯的望着他,“顾城……”

男人在极度隐忍时,大脑几乎处于麻痹状态,除了热浪膨胀之外什么都不剩。

所以她那一声小小的声音除了催化剂作用外,别无意义。

更要命的是,他是舌尖简直是她的死穴,吻落下,意识就被蛊惑了一大半。

顾城发誓,他今晚什么都没想,那东西也是他仓促间随意扔在那儿就出门了。

现在的状况也是他没有料到的,可是那种渴望又真真切切,从来没有过。

只是样样万能的他,这一晚也碰到了无能为力的事。

在她几乎哭着说“痛”时,他明显的心疼,更是慌了,不懂进退,只是吻着她唇角不断重复道歉。

那种诡异的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作为军人、体力无与伦比的他都觉得精疲力尽,低眉看了她。

随即拥着没再动,但是怀里的人啜泣不断,惹得顾城眉头都没松过。

沐司玥都不知道怎么骂他了,除了“混蛋!”、“流氓!”不断重复外,已经词穷。

顾城有些无奈,薄唇动了动,“我没……”

他想说自己好像没对她做什么,可是她红着眼愤愤:“都流血了还没!”

她很清楚那种痛,虽然只是一下,可是真的很清晰,虽然他没再弄,那也是没了她想要留着的东西。

“你混蛋!”她埋着脸,声音模模糊糊,“老沐会打死我……”

这话让顾城忍不住笑了一下,很想提醒她已经二十多岁了,不是十二岁。

但也只是勾了勾唇,“他不会。”

若真不放心,早也不会把他放到她身边来。

沐司玥心里复杂得很,还有种莫名其妙的不爽,那东西没了,可她明明啥也没做,就光是没了而已。

顾城听完她嘟囔,不自禁的想笑,“哭着喊着都那样了,还想我怎么办?”

他再继续下去,她这会儿都该拿菜刀了。

沐司玥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显得她多盼望似的,一下子瞪了他,抬手就打,却把脸埋进枕头里。

顾城没再打趣,神色变得很认真,下巴往她脖颈里蹭了蹭。

他很喜欢这种亲密的感觉,令人安心。

掌心一直在她后背轻抚着,没有更多言语,但透着满满的疼惜。

两个人就那么躺了好久,沐司玥想挪一挪,顾城不让,有力的手臂一直放在她腰上,“难受么?”

她没吭声,动都不动怎么会有感觉?

只是……

她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感觉了,紧张和害怕已经过去了,居然没有想象中会有的生气和后悔,也不知道她对他的信任什么时候竟然达到这种高度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司玥想去洗澡,从酒吧回来本来就不舒服。

但是顾城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生怕她下一秒就疼得拧眉。

并没有,只有一些难以讲明白的感觉。

她挪到床边,没好意思回头去看床单上染了的暗红,也就没看到此刻顾城脸上的表情比任何时刻都要坚定。

下一刻,又被他从身后抱住了,“蛋糕真不吃一口?”

沐司玥愣了一下,才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

转过身抬眼看了他,“你以前……好像从来不过生日?”

从小到大,他们一直都有交集,但是关于他过生日,真的完全没印象。

他模糊的“嗯”了一声,“不太喜欢。”

过生日,就好像提醒着他是什么样的出身、有着怎样的父母。

她蹙了一下眉,“那怎么今天过上了?”眼神一下子多了几分意味,“哪位好心人给你建议了?”

她话里的“好心人”也就只有邹敏了。

等顾城说他只是为了借此机会认认真真表白时,她顿了一下,又扯起柔唇,“还没见过木头疙瘩开窍的呢!”

咬定了就是邹敏给他说的,也是邹敏告状说她在Seven生日宴,说不定顾城当时若是一生气走了,邹敏就趁着他过生日的大好机会直接爬床上去了。

一想他看看那副控制不了的样子,沐司玥就皱眉。

一股脑的不安全感就涌了上来。

顾城哪知道她在心里想了那么多,空口又无凭,解释不了。

所以他转身找了衣服,摸了会儿把手机放到了她手里,屏幕上是通话记录。

“干嘛?”她一脸没好气。

他脾气好好的模样,薄唇温温的,“主动坦白,请求查岗。”

除了沐寒声的就是她的,还有一个是沐寒声之前、大使馆方面的人请他去把邹敏捞出来的,没了。

再翻到未接才有着那个依旧备注为Sara的号码。

沐司玥没想到他还会这样,心里笑了一下。

面上却一点也不吃这套,扔掉手机,“查岗有用,你让删除功能的脸往哪搁?”

顾城听完沉默了会儿,略微眯眼看着她。

忽然发现这丫头嘴功越来越了得了,小时候欺负她半天都只会红着眼憋着,到长大一点就是哭,连告状都不会,从来也不知道反抗,不打他好歹骂一骂,可她没有。

现在怎么……?

“看什么看!”她吼了他一句,终于从他怀里下去,往浴室走。

顾城嘴角有着淡淡的弧度,没去追,也没打搅她洗澡。

等她出来时,倒是夜宵都好了,还加一块切好、摆好的蛋糕。

“至少吃一口,给我意思一下。”顾城略微颔首。

她是吃了夜宵之后才动蛋糕的,吃之前看了他好一会儿,想到他的成长历程,多少有些感触。

放在别人身上,不知道他长大会变成什么人,但是他在所有人都对他不抱希望时变得这么优秀,背后又忍受了多少?

顾城站在桌边,餐厅里的灯并没开,只有蜡烛亮着。

隐约觉得光影晃了一下,他才稍微抬眼,她已经到面前,一双手软软的搂着他精瘦的腰,“生日快乐!”

沐司玥声音很轻,却很用心,仰脸看着他,仔仔细细的在他唇角吻了一下,“暂时原谅你今天凶我的事。”

看出了他的愣神,也许没人跟他这样用心的祝福过。

“我是不是第一个?”她笑着邀功。

顾城这才抬手摩着她的脸颊,“嗯,我的很多第一次都在你这儿,高兴了?”

她笑着歪着脑袋,“一般般。”

沐司玥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并没有研究,但是每一件都是跟他一点点经历的,一直到今晚。

以前她也不知道男女亲密接触之后,那种感觉会让人着迷,莫名的喜欢那种心安。

所以吃了一小块蛋糕,她就赖在他身边,枕着手臂,幸好明天是周末,否则她应该不想回去上课。

也是那天之后,沐司玥在学校住的少了,但凡有时间,她就会命令他必须把她接过去。

但是那晚之后,不知道怕她担心,还是他自己害怕,总之顾城安分多了,有时候吻到情难自禁还会提醒她,“明天上课,你会难受!”或者“快考试了,别分心!”

总之他每一次的理由都能把他自己说服。

所以沐司玥也越来越放心,越来越肆无忌惮,不仅过去住,还得命令他把饭做好,否则女王一不满意,晚上他就得在她床边罚站军姿。

暑假来得很快。

她自然是不会回荣京的,都和家里打好了招呼。

但也听了顾城的意思,找的实习企业和住处最近,一家全球名列前茅的金融公司。

唯一不满的一点就是彦哥哥也在这家公司,不同部门,所以她还要稍微躲着不让看到。

说起来,从那晚Seven生日之后,彦哥哥好像没怎么管她了?

她站在公司后门的马路边,皱了皱眉,懒得想那么多。

顾城的车子停在脚边,距离刚刚好。

然后他下车“恭敬”的给她开门。

沐司玥笑着上了车,等着他给系安全带,趁机在他侧脸亲一下。

顾城系好安全带大多低眉望着她淡笑,今天却盯了会儿之后忽然勾起她下巴就吻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公司后门,万一被人看见!

他已然微勾嘴角松开她,指尖轻捏了她一下,“胆小就别勾引人!”

沐司玥瞪了他一眼,“快开车!”

车子从公司离开,快回到别墅的时候,她才扬着下巴故作高贵的例行询问:“晚饭做好了?”

顾城配合的演着她的奴仆,“都是您最爱的菜!”

他们已经形成了相处的习惯,但凡她喜欢的菜,他一定会第一口给她,看到她心满意足的欢喜才会勾唇。

不过,今天多了一道新菜。

沐司玥眼底流光转了转。

这一整个学期过来,他从不会做饭,到现在可以把好几道菜做得很好,期间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新菜,每一次她也都给面子,但也有做失败的。

她笑了笑,尝完新菜后忽然蹙眉,餐具已经放下了,二话没说,直接下命令,“晚上罚站吧!”

顾城一愣,尝了尝,“很难吃?”

她明智的躲开了视线,信誓旦旦的点头,然后快速离开餐桌,生怕露馅。

顾城坐在那儿,看着她往楼上转,笑了一下。

明知道她在鸡蛋里挑骨头,却也受着。

所以睡前,她慵懒的躺在床上,装模作样的翻着今天写的实习报告,瞥了他一眼,“动什么?站好了!”

这是她每一次都要用到的话。

可这也不是她的话,是顾城的。

当初他做教官时,说的最多就是这句,板着脸,面无表情的训斥:“动什么?站好了!有事打报告!”

顾城站得笔直,昏暗的光线里,眉宇间藏着淡淡的笑,“我就罚了你一次,换个花样?”

她记仇记了这么久。

沐司玥一脸不采纳,就喜欢让他站军姿!

顾城很无奈,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床上的人都睡过去了,他才勾唇坐在床边。

结果她一下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看那样子,见他坐在床边,反应了一会儿,立刻就要发号施令似的。

但手刚抬起来要指挥他,顾城已然俯身下去封了唇。

她抬起来的手软软的落到他肩上,被吻得浑浑迷迷。

许久,顾城停下来垂眼看着她满脸迷离,刚硬的棱角之间笑意显得很暖,“困了?”

她迷糊的点了一下头。

顾城替她拿走了实习报告,顺势躺在她身边。

很多个夜晚都这样,他自己的卧室已经被冷落很久了。

第二天,顾城照例送她去实习,做好饭又去接她下班。

但是路上几次欲言又止,一直到家里了,沐司玥才看了他,“有事?”

顾城换完鞋,侧首,微蹙眉。

她抿了抿唇,才道:“我又不是没长眼。”

一路上看也该看出来了。

末了,又盯着他,“邹敏又找你了?还是哪个女孩又瞎了眼看上你了?”

那样子,显得十分紧张又严肃。

惹得他勾唇,很享受被紧张的感觉。

沐司玥把他拉到客厅,让他老实交代。

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一看他这样,沐司玥就知道一定不是小事,也许又跟他的职业有关,所以她脚步都挪了过去,却又淡下脸色,“我不听了。”

说罢,她想转身直接去餐厅吃饭。

看到她这样,顾城有一瞬间的心疼,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略微迈大一步就拥住她。

低眉,四目相对。

沐司玥也不说话,但整个人的情绪已经在几秒之内变得很低落,甚至有那么些鼻酸。

这么多个月他一直陪着她,她都已经习惯了每天跟他在一起的生活,忽然没了影子,她怎么办?

只是想想就已经觉得很难受。

“只是出去一趟,你开学之前应该就回来了。”他低低的道。

她却陡然紧了眉,“一个月?”

这对她来说已经很久了。

“不是说了必须保证我暑期实习的安全?离开这么久,谁能保证我不出事?”她仰脸盯着他。

顾城抬手想抚摸她的脸颊,结果被她烦躁的避过去了,回过来又盯着他,满是不悦。

他才薄唇微动,“你爸会安排一个人过来,直到我回来。”

她冷哼了一下,“那我也跟他住一起么?住这儿?”

顾城下意识的蹙眉,显然不能。

沐司玥却扬了扬脸,“反正你又不在,我爱带谁回来住就带谁,再说了,我住这儿,保镖住市区,我真出事了他拿什么保护我?他能飞?”

道理是这样的,但是顾城皱着眉,“除了我,不准第二个男人住这儿。”

末了,显得很无奈,“这是工作,不任性,行么?”

原本她的确想任性的,想为难他,也许他那边可以改计划。

但是他这么一句话就让她安静下来。

人是她选的,他的职业她就必须尊重,否则她就成了十岁小女孩。

晚餐也算是顺利进行了,只是她一句话也不说,吃得也不多,提前进入身边已经没有他的环境似的。

顾城看着她埋头从餐厅离开,看了一眼她没吃几口的菜,没说什么。

不知道她出去做了什么,一直都很安静。

直到他收拾完从餐厅出来,她已经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盯着他。

“怎么了?”他缓步过去,打算在她身边坐下,她抓了个抱枕占了位置,不让他坐。

然后才一脸审视,“我问过我爸了,这不是他强制给你的任务!”

的确不是,所以顾城薄唇微抿。

“既然不是非去不可,那你还跟我说?”沐司玥显得有些生气了。

他宁愿为不必要的事离开一个月,而不是陪她?

下一秒,她想到了什么,表情重了,“……是不是你妈妈的事?”

他妈妈的刑期应该很长,长到出来大概就是抱孙子的年龄,这个时候不可能出来,但也不排除他争取让她早出狱。

而他妈妈的事是他们两家之间跨不过去的坎儿,想必他不会让她了解过程。

正这么想着,顾城已经坐在她身边,“不是。”

看起来不像骗她的。

只听他继续道:“我去一趟华盛顿,去见个人,办点事。”

沐司玥张口就问了:“见谁?”

问完也反应过来,这些是他的私事,她能不问就不问,但是已经问出去了。

意外的是,他似乎也并不介意让她知道。

顾城原本是没打算说的,没想到她直接给沐寒声打了电话,所以不可能让她什么也不知道。

“去见我姑姑的一个朋友,郁先生,你不认识。”他很仔细的说明,“他在华盛顿,不算太远,只是要住一段时间,没有执行任务时的危险系数,放心了?”

沐司玥定定的看着他鉴别真伪,但依旧高兴不起来。

“一整个月,谁知道你会不会在那儿看上谁。”

这话让他笑了一笑,“一个月比十几年还厉害?”

他十几年都在她身边,又怎么可能因为区区一个月就变心?

她没说话,总之要高兴起来是不可能的事。

这也算是说开了,但是她依旧不怎么说话,一个人坐在那儿,偶尔调台,实则压根没看电视。

偶尔又自己看手机,完全当他不存在。

顾城坐在一旁蹙眉,但没别的办法。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是这样的,倒是说的很明白,“你走了我就得这么过,不提前练练,我怕忍不住带别人回来住。”

说的顾城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的机票买在了深夜,因为那时候她在睡觉,不用因为送别而把自己弄得满身失落。

等第二天起来,又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也许就缓过来了。

顾城是这么想的。

等他离开的那天,沐司玥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她索性不想回家。

可他还是来接她了,一路无话。

晚餐依旧没怎么吃,她就去了客厅,自顾坐着低头玩手机。

顾城从楼上把行李箱拿下来的时候,她余光看到了,手机界面的小游戏停在那儿,她的角色正在挨打,然后被活活打死掉。

她也跟着窒息似的,疼了一下,却死忍着不抬头。

顾城从客厅入口进来,目光看着她,又坐在了她一旁的位置,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就那么看了她一会儿,她始终自顾玩游戏。

“马上就走了,你就这么玩下去?”他终于低低的开口。

不送别,也该告个别才是。

沐司玥头都没抬,“不然呢。”

顾城心底叹了口气,尽量哄着,“只去一个月而已,也许提前回来了?”

她不吭声,看起来玩得很专注。

他蹙起眉,“好好说会儿话?”

沐司玥还是不搭理。

顾城终于故作不悦,“你再这样我该生气了。”

她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还是选择不抬头,只道:“生气了一年半载不愿回来了?正好,我就喜欢保镖、军人这一类的,喜欢上我的新保镖不花多久,一个月都够够的。”

那边的人好一会儿没说话。

许久。

“沐司玥。”他忽然很冷肃的叫她。

她低着头,握着手机的动作顿住,抿着的唇也跟着抖了抖,那已经是落泪的前兆了。

果然,下一秒顾城伸手挑起她的脸,眼泪已经砸到了他手背上。

他板着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味道,眉峰轻轻蹙着。

她抬手打掉了他,侧过脸避开。

他再想看她,她也是避开。

大概是急了,一下子抽走了她的手机,握了她一条纤细的脚腕直接放到他腿上便凑近了她。

所有动作行云流水。

甚至几乎是半个身体扑过去,俯身对着她,一点准备都没给就吻了她。

她几不可闻的抽泣被他全数吞没,怜惜又呵护的吻。

沐司玥下意识的想挣扎,她现在心里不快,哪哪都不舒服。

可是她试一次他就霸道一份,试两次就已经被抵进沙发角落,“还打算带保镖回来住么?”

她不说话,想说也说不了,唇畔相贴。

顾城的时间不急,原本心里并没太多感触,可是看着她红着一双眼的模样,胸口被针扎了似的。

再继续的吻从缠绵开始慢慢变味,一点点失了控制,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炽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失落挤占了紧张,又或许是没了那晚的生涩,那件事彻底发生的瞬间,沐司玥整个人都是愣的。

除了愣神和惊愕之外,慢慢的有了别的感觉,夹杂着一点点说不出的欢喜。

顾城极度小心,不见她如生日那晚的痛苦才逐渐遂了本能的欲望放开来。

似乎其他情绪都被抛在了一边,从客厅又去了卧室,不舒适感越发的少了,导致时间一次次不断的延后。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保持清醒,几乎昏睡过去时,已经感觉到他要走了。

脸埋进枕头里,手心紧握着被角不出声。

“玥玥……”顾城在她身边,看着她这样眉峰一直蹙着。

把她抱过来拥着,“别这样……我快去快回?……每天给你打电话?”

但如此说着,他甚至也有那么瞬间不想继续这个行程了。

他们发生得顺其自然,又不那么是时候,反而加深了念想,根本走不开。

那种感觉,大概也只有初尝滋味、情深意浓的两人最清楚

他陪着躺了很久,断断续续的也说了很多话,估计是二十多年来最唠叨的一晚。

“明天不舒服就不上班,我替你请假。”

“早餐和晚餐我都安排人给你做好送过来,不想吃就让沐司彦带你出去吃。”

“我打电话必须接。”

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总之说了很多,但是沐司玥并没有都听进去。

她只是觉得很累,有史以来都没这么累过。

将近凌晨,她枕着他的胸口睡得很安稳,顾城看了时间,已经很赶了。

这才极度的放轻动作起身,怕把她吵醒,不敢亲吻,只是看了她很多次,最终才出了卧室。

沐司玥确实没醒,这一睡,疲惫至极,也就一觉到了大早上,隔着窗帘都能猜到天大亮了。

她猛地坐起来,下一秒又蹙起眉蜷了身子,本能的。

然后才想起昨晚的事,那种感觉模模糊糊,又很特别,一下子带起了心酸,捂着心口不想动了。

只是一个月,可是她越发觉得漫长。

他太多个晚上在她卧室蹭床,以至于抓着被子还能闻到他的气息,眼泪一下子在凶猛的打转。

手机响了一下。

她过了几秒才看。

是公司人事发过来的,让她好好休息,不用急着上班,假已经给她批了。

如果是以往,她肯定会去的,无故旷工、缺课不是她的风格。

但是她就是没去,想起之前唯一的缺课也是因为陪着顾城,她才忍不住笑了笑。

他这辈子就是承包她所有的例外了。

她一个人发呆了好久,捏着手机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半天才终于起床,而外卖也好像知道她起床似的,掐着点给她打电话送了过来。

都是她喜欢的菜,热乎乎的。

可是一看到菜她更难受,看着空荡荡的别墅说不出的憋闷。

那一整天,她就吃了一顿,之后就自己叫的外卖,这样就不用看到熟悉的人,否则一想到他就难受。

她总算是知道四年是什么东西了。

很不喜欢的东西!

顾城抵达华盛顿时,郁景庭接的机,一抹淡漠的视线之外,并没有太多的热情。

顾城也并不意外,从姑姑那儿知道郁景庭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他脾性如此,淡漠到全世界跟他无关。

但也正因为这样,顾城先前好奇他为什么会想见他?他就算要关心,大概也只会关心姑姑才对。

最不济,就是关心姑姑的儿女。

上了车,郁景庭坐在位子上,看着顾城沉敛得不像话,算是笑了一下,“你姑姑有没有说过,你跟我挺像?”

顾城礼貌的侧首,冷硬的五官上都是客气,“我和姑姑闲聊不多!”

郁景庭点了一下头,“所以不知道我找你来做什么?”

顾城以为,最多也逃不过替他做事,毕竟他有的就是一身本领,所以点了一下头。

郁景庭勾了勾嘴角,并没明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