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选他做接班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那一路,彼此之间大多沉默。

以至于顾城头一次这么心不在焉,脑子里不断涌现出的都是一个人。

几次想拿手机看看她这会儿在做什么,但终究是忍了。

可是脑子里可忍不了。

那些画面,那种感觉一直萦绕着,牵出来的反而是满满的缺憾。

他连生日那晚的一个告白都算是仔细准备了花,准备了红酒,但这么重要的一晚,反而出乎意料的简陋。

也是因为这样的感觉,促使心里的牵挂重了又重。

郁景庭虽然没说话,但他见过太多人、太多事,快到地方才略微侧首,“家里有事?”

顾城倒也自如的收了神色,“没有。”

郁景庭了解他的家事,当然也知道没有,但是没再多问了。

只是稍微给了点亲和的笑意,“还记得上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么?”

顾城从小记性好是真的,他知道见过,只是没有往深了打交道。

片刻,才道:“为我妈打过官司。”

郁景庭略微惊讶,没想到他真的记得。

更惊讶的是,顾城平静的道:“我妈的事,关于案情,关于她曾经接触过的很多人,我并不陌生,知道您尽力了。”

郁景庭终究是淡笑看了他,“吻安算是没看错你。”

顾城启唇,“确实是姑姑带的好。”

否则没有今天的他,他很清楚。

“看来我也算没选错你!”郁景庭如此说了一句,说完侧首看了一眼窗外,吩咐司机,“停这儿吧。”

司机不明所以的皱了一下眉,看了一圈周围,声音低而稳,“总督有事?叫人去办就好了。”

没别的事,郁景庭只是忽然心情好了,就地下车了带顾城吃饭,正好也到点了。

没办法,司机只得双手交握跟着进去,进去前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人。

一身黑西装的人接到司机的眼神,已经快步转身直接找酒店的厨房去了,接下来会亲自盯着厨师把郁景庭点的菜昨晚,甚至试吃才会端出去。

这是那年荣京内乱后,宫池奕又拉拢SB组织解决了参与内乱的间谍机构,郁景庭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钉,他的出行、饮食十分注重安全已经成了例行习惯。

因为他才是帮助宫池奕解决麻烦的直接利刃,而不是传的最广的SB。

别人大概都以为他仗的是慕瑶父亲的势力。不过这也算是为郁景庭提供了一重保障。

毕竟,有那么一些人,看在慕瑶父亲的面上不会对他下黑手。

他们坐在桌边,司机就在不远处候着。

郁景庭看了顾城,“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他指的是吻安。

不过顾城第一个想到的是沐司玥。但又不方便当着他的面,只礼节性的弯了一下嘴角,“家里人都习惯了我只身在外,等安置妥当再说。”

郁景庭看他不疾不徐的,很是喜欢,因为真的跟他像。

等菜下来,郁景庭看似随口提起,“你好像很受欢迎?”

顾城不明所以。

只听他继续道:“连沐寒声都看你看得那么紧,干脆送去当他女儿的保镖了,宫池奕是不是也想把你留身边?”

宫池奕身居那么高的位置,还放着个内阁首辅位置呢,名下又有着闻名中外的SUK,可家里就一个儿子,总不能把云暮压垮了?

反正云厉只能做他的伊斯王子,宫池奕想指望,玄影都不可能答应。

所以顾城这么优秀,不信他不惦记!

顾城倒只是听着,简单回应,没显露太多。

郁景庭笑了笑,“如果我也想你来我这儿,你会考虑么?”

顾城总算看了他,“郁先生研究的是法,我顶多算个粗人。”

他着实是诧异的,他不是舞文弄墨的人,法律条例他自然懂得也比别人多,但那不是用来替别人辩护的,而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郁先生也不至于糊涂到让他接班?

听了他的话,郁景庭确实笑了笑,“没关系,一个月之后再回答我。”

中途郁景庭起身去接了个电话,司机没跟上去,反倒是到了桌边看了顾城,有那么点欲言又止。

顾城抬眸,“有事不妨直说。”

司机笑了一下,还是习惯把声音压低,道:“郁先生出来没带什么人,不方便长时间在外逗留,一会儿若是可以,麻烦您催催他?”

顾城神色淡淡的,但多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没带人就不方便在外逗留的人,无论如何都是有身份的。

只是顾城在此之前都没怎么听闻郁景庭的其他身份。

司机已经致谢后又退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顾城也没有耿直的直接催郁景庭,司机都不赶催必然是有理由的。幸好他并没有待太久,带着他离开餐厅后上了车。

好一会儿,郁景庭问他,“知道前些年荣京内乱的事么?”

顾城略微侧首,点了一下头。

毕竟他已经身处这个界内,有些事比别人知道的多。

郁景庭笑了笑,“看来沐寒声还真是对你不见外!”

要说也是他命好,虽然家庭不幸,但身边有着那样的环境,还有吻安和宫池奕影响着,很幸运。

所以郁景庭也不显得意外。

等到了家里,郁景庭走在前,司机和顾城几乎并排,稍微靠后半步的走着。

到门口司机才停下候着。

进了门,郁景庭对他很不见外,递了一双拖鞋,然后直接带着去了书房,给了他一份资料。

道:“荣京内乱后的一些细节事件。”

转手褪去外套,郁景庭坐在了办公桌后,“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通过你姑姑让你过来一趟?”

然后颔首示意他看看所有资料。

之后郁景庭随手拿了一根烟,看了看他,“抽烟么?”

顾城抬眸,摇头,“谢谢!”

他确实不抽烟,而且也没有喝酒的习惯,相比于小时候给人的坏印象,这简直是如今众多女性眼里的极品好男人!

郁景庭挑了挑眉,他以前也不抽烟,更不酗酒,这两年才开始的,烟瘾倒也不算大,但偶尔还是会抽。

他站在了窗户边,没一会儿就见顾城看了过来,“内乱后解决根源的其实是你?”

不是什么SB的慕家。

郁景庭勾了一下嘴角算是默认了,目光朝外看了看,然后微蹙眉,转而看了他,“继续卡,我去楼下。”

出了书房,郁景庭指尖夹着烟往楼下走,烟味也就蔓延了一路,一直到门口。

慕瑶正好到门口推开门。

他淡漠的脸上,眉峰紧了紧,“哪来的钥匙?”

慕瑶看到他真的在,还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串,“我想要一把钥匙有多难?”

说着已经灵巧的钻了进来,伸着脖子嗅了嗅,看看有没有女人的味道。

结果嗅了一鼻子的烟味,皱起眉,“臭死了!”

二话不说,从他指尖,把烟拿到手里,转手就给了门外候着的司机,然后关上门。

左右看了一圈,“不是听说带了什么稀罕客人回来?人呢?”

她自己闯进来,抢了他的烟,郁景庭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变化,双手别进西裤兜里站在那儿,“有事?”

反正慕瑶已经习惯他这样了。

自顾去了客厅,拉上窗帘后在沙发上坐下,“你是不是正在准备找接班人?”

然后笑眯眯的,“这么说,终于打算考虑终身大事了?”

“不过,你现在被那么多人盯着,反而这个时候找接班人的话,岂不是害了人家年轻人?”

慕瑶说着,忽然很是端庄的坐起来,仰脸看着他,“你要是点头,我爸一定把SB整个组织也交到你手里,加上你自己的势力,就没必要怕谁了?”

她眨了眨眼,坐姿窈窕,一副等着他点头跟他联姻,把她父亲的组织掌控过来的模样。

可惜郁景庭没表态,只走过去拿了茶几上的杯子,“没什么事就让司机送你回去,我这儿不招待客人。”

“切!”慕言听完瞪了他,咬牙切齿,“没趣!”

下一秒也一下子松了端庄的坐姿,翘了二郎腿,侧首斜睨着他,“你真打算退位?然后呢?去仓城找顾吻安?人家可是有夫之妇,还儿女双全,凭什么看上你这个老光棍!”

在慕瑶看来,他一直不找女人,不谈一场像样的恋爱,就是因为心里装着顾吻安。

“现在好了,偌大的势力居然还得外找接班人,要是当年你从了我呢,这会儿接班人都和顾小姐家的云暮一个年纪了?”

作为女人,慕瑶这方面真是主动得很,可惜十年八年都换不来某人回眸一次的。

所以她也就忽略了,一直单身不找的不只是郁景庭,她自己也已经成了那一类。

要不是看着接触过的几个孩子一个个的长大,慕瑶真觉得自己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大小姐!

好好算算,貌似顾吻安最小的两个女儿再过几年也成年了吧?

岁月真是残酷。

两个人就这么坐了会儿,慕瑶听到有客人来,抬头就见了自己的保镖。

皱眉看向郁景庭,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他通知来带她走的。

“我好容易过来一趟,好歹让看看你藏着的人吧?”她皱起眉。

过了那么久,顾城也的确把该看都看完了,不说别的,至少他对郁景庭的了解又进了一个层次。

顾城下楼时,慕瑶一下子看了过去,然后在看到是个男孩而不是女人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即又笑眯眯的走过去,“叫什么呀?”

顾城薄唇淡淡的抿着,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郁景庭。

因为郁景庭都没什么反应,顾城也就谨慎的没给过多回应。

这种表情,让慕瑶惊愕的盯着他,有回头看着郁景庭,“这难道是你亲儿子?”

这副对人的态度都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慕瑶笑着走过去,抓起的顾城的手就要握手。

但是顾城微妙的躲过去了。

一旁的保镖看着都无奈了,“大小姐,老爷等您回去呢。”

慕瑶对顾城来了兴趣,就差笑着勾他英峻的下巴了,继续问着,“谁家孩子呀?怎么这么倒霉被顾看上当接班人的?”

都带到家里来了,估计也是定了,所以慕瑶觉得跟这个小伙子拉好关系对她是极好的。

道:“对华盛顿熟悉么?明天姐姐带你出去逛逛好不好?”

看着年纪的女性自称姐姐,虽然很年轻,跟姑姑差不多的年龄,他怎么都能喊阿姨,顾城眉毛动了一下,“谢谢,不必。”

哇,总算说话了!慕瑶笑眯眯的,“认识我对你绝对没坏处!”

搭郁景庭的接班人,就是搭上他干儿子差不多,肯定有效果,她这么想着。

“行了。”郁景庭终于淡淡的开口,“替我向慕先生问好,你可以走了。”

慕瑶才不会走!

坐回沙发上赖着。

不过最终是被郁景庭亲自握着手腕带出了别墅。

估计要纠缠一会儿,顾城也不急。

转头看向门口,冲司机招了招手。

司机笑了一下,恭敬的迈了一步进来,“顾先生有什么需要?”

顾城颔首指了指刚出去的人,“是那个慕家的大小姐?”

司机点头,“对,慕瑶,慕大小姐。”

在这个城市,像SB一样的组织、帮派并不违法,一般情况,他们也不会破坏社会秩序。

而他们正好是众多军政界喜欢雇佣的媒介。

荣京没有这样的组织,也不允许存在。但不可否认当初荣京内乱的始作俑者是借助这种组织压下去的。

所以,不论是谁,掌控这样一股势力,对荣京就是一个重要角色。

司机给了肯定答案,顾城便没再多问。

司机却抿了抿唇,多说了两句,“顾先生应该已经明白总督的意思,既然他看上了,你这个接班人十有八九是跑不脱的,不过……”

“至于合并那位慕小姐的势力,还是不考虑的好。”司机笑了笑,“想要那股势力的话,郁先生早把人娶回来了!”

结果这么多年没动静,下边人都觉得郁景庭不喜欢慕瑶。

而对于他不喜欢的东西,若是被强制放在身边,那事儿就大了!

所以还是提前告诉顾城别招惹慕瑶,惹得郁先生不快。

顾城听完似是勾了一下嘴角,“我对大我太多的女人没什么兴趣!”

额!司机没想到他看起来性格寡淡,居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只得讪讪的笑,“那就好!那就好!”

其实顾城看得出来,虽然这人只是个司机,但在郁景庭这儿绝对也是个人物,否则不会跟他说这么多,也只有他贴身跟着郁景庭。

所以看着司机退回原来的位置,顾城点了一下头算是尊重,打完招呼这才转身回了客厅。

等郁景庭送走慕瑶回来的时间,顾城也并没闲着,脑子里过了很多事。

接下这个担子,他将会是荣京的神秘支柱,这相当于小姑父年轻时对荣京的作用,他将会是沐寒声乃至下一任总理的暗势力保障。

但要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不可能只是嘴上说说,起码,他在这里的时间要多很多。

甚至可能闭关练好本领,研究透个中关系。

郁景庭回来时,顾城站在沙发旁,背对着客厅看着窗外。

“看来我不用多说了?”郁景庭走过去,素来淡漠的脸上,这一下午对他的表情都是很温厚的。

顾城转过身,略微点头。

“什么想法?”郁景庭抿了一口水,开门见山的问。

然后又道:“你现在的年纪正好,没有儿女情长缠身,专心下来不过几年,便几乎和你姑父并肩而立了。”

“没有儿女情长缠身”一句让顾城微微蹙了一下眉。

“看得出来,你有这个意向。”郁景庭道:“我也信你有这个能力。”

郁景庭当即就说了明天开始带他熟悉身边的人,熟悉他底下势力的运作,当然,他本身依旧处理着别人的诉讼要求,书房里全是法律文件。

许久,顾城才问了句:“郁先生怎么会想到我?”

毕竟,同一辈中也不乏优秀者,而他在数次任务之后,本身其实已经是个危险体,不少人盯着他。

搞不好,这种麻烦也会牵连到郁景庭。

郁景庭却笑了笑,“因为你姑姑,她把你视为己出,我看着自然亲近些。”

顾城已经不是小孩了,简单几句,他也能听出其中的情感曲折,没再多问。

看他没说话,郁景庭淡笑,“这次只是让你适应适应,不会超过一个月。”

但是,现在不同以往,一个月对他来说其实不短了。

原本,顾城想在第二天就给她打个电话,但终究是忍了,怕离开时间太短,这会儿打回去一样能勾起她的低落。

而头几天,沐司玥确实没盼着他打电话过来,哪怕他打了,或许她都会刻意避过去,手机也不常带在身上。

不上班的休息了两天之后,她就成了不住疲倦的陀螺,一整天没个闲的时候,一直找事做。

沐司彦中午在公司食堂碰到他,瞧了她好久,终于蹙眉,“顾城走之前欺负你了怎么的?”

她楞了一下,脑子里闪过的就是那个依旧让她觉得脸烧的场景。

然后才淡淡的,“哪有。”

沐司彦狐疑的看着她一会儿,“……Seven生日那晚,也没有吧?”

他咳了咳,“我看他买了个一般他不会买的东西。”

沐司玥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反而直直的看着他,坦然得很,“你说玫瑰、红酒还是那个套……?”

对面的人诧异的停了吃饭的动作。

她只是笑了笑,“那都是赠品。”

到现在,除了玫瑰彻底枯萎之外,别的都好好的。

沐司彦显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对了,老沐说让我这段时间多陪陪你,必要的时候干脆兄妹俩住一块儿,新保镖没来?”他又问。

沐司玥抬眼,“来了我也不能跟保镖住一起吧?”

不过顿了顿,又直接回绝,“不用,跟你住还不如跟保镖住!”

谁知道什么时候带不三不四的女孩回来污染环境!

听着自己被嫌弃,沐司彦也是有口难辩。

但是那天保镖来接她的时候,沐司彦厚着脸皮跟着上了车,中途还叫上了Seven。

她那个很安静的别墅一下子就热闹了。

“啧啧!你的假男友这么有钱?”Seven在楼下转了一圈后一脸不信。

沐司玥白了他一眼,“你才是假的,搞清楚。”

Seven笑着没脸没皮的凑过来,“现在开始申请转正行不行?”

沐司彦一把将他拎了开去,问她:“晚餐怎么解决?”

她坐在沙发上,习惯的打开电视,抬头看了时间,“有酒店会专门送餐过来。”

不过她没说是一份人。

最后两个人饿极了,逼着新来的保镖去煮面。

“……大小姐。”邢楚微蹙眉,看了她,因为他并不会做饭,做出来的东西勉强充饥还行,这些个少爷是吃不下的。

沐司玥笑了笑,“没关系,你去做吧,食材都有,别把厨房烧了就行,否则顾城回来你有罪受了。”

后来两个人怎么哀嚎着控诉邢楚做的面难吃她都事不关己,上楼洗了个澡,下来的时候两位公子哥已经饿跑了。

“你吃了么?”她看了看邢楚。

邢楚点了一下头,没什么表情,但其实显得有那么点腼腆。

他们相处也好多天了,但是沐司玥很少跟他交流,他也只用板着脸执行保护她的职责。

今天还是邢楚头一次这么晚还留在她别墅里。

顾城留下的车子被那俩公子哥开跑了,邢楚离开的话只能步行好长一段距离,然后打车。

有那么一秒,她差点开口让他住下,但是脑子里都是顾城的影子。

自顾叹了口气,“我给你打车吧?”

邢楚连忙摆手,“不用麻烦大小姐!我跑步出去也没多远。”

她确实过意不去,但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回神邢楚已经恭敬打了个招呼往门口走了。

她坐那儿看了会儿,最后也确实没留他。

别墅里又变得安安静静的,她窝在角落里都能想到被他抵着亲吻的画面,惹得自己直拧眉。

就这样,那晚她又没睡好。

一大早起来,邢楚还没到,不知道是不是车子开不回来,她没问,自己往外走了好长一段,已经到了街区。

很不巧,也很意外,她不经意的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邹敏。

可能因为太不喜欢,所以也很敏感,一眼就认出来。

邹敏闪躲的目光正好被撞个着,索性挑衅的笑了一下。

沐司玥蹙了一下眉,不理会,但她能感觉到邹敏身边那几个看起来很不正经的男人都在侧目看她。

脚步加快了些。

没过两分钟,军绿色的车子稳稳停在她旁边。

“大小姐。”邢楚尽职尽责的下车,给她开门。

她低头钻了进去,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已经没见人了。

但是那几个人刚才的视线让她很不舒服,一整天都有种不安心的感觉。

她下午下班,又加班到天色磨砂黑才出来。

果然,车子还没上去,她就在公司后方被堵了。

邢楚在车子边,脸色骤然凝重,大步朝她走去。

但是邹敏不知从哪钻出来,凭着女孩子的身份让邢楚忽视了危险性,一下子撞到他怀里,手里的东西已经抵在邢楚腹部了。

邹敏笑了笑,“我朋友只是问她一点情况,别紧张!不然我可不会操控这东西,万一走火了……”

邢楚什么没见过,这种阵势吓不到他,但他不得不先把她的安全放第一位。

所以没有乱动,只是声音很冷,“不伤到她,你们就没事。”

邹敏笑着,“放心吧!”

本来她也没打算真见血啊,就是正好有人找她,那就让人吓唬吓唬,她看戏也爽心!

沐司玥被走过来的男人勾了肩、搭了背,好像他们是多年不见的朋友。

但她腰间冰冷的金属让她握紧了包,强忍恐惧。

男子小迈步,想跟她闲聊,实则皮笑肉不笑的压着阴狠声音,“顾城在哪?”

沐司玥蹙起眉,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找的是他。

男子笑着,“别紧张,好好想,我知道你是沐寒声的女儿,不会拿你怎么样,只要你告诉我顾城在哪,嗯?”

她勉强调整呼吸,闭了闭眼,语调显得镇定多了,“我应该不认识你说的人吧?”

“别装蒜!”男子一听她开口就是否认,眯了眼,“喏!你那位好朋友说的很清楚,你知道顾城在哪,甚至跟他走得很近?”

沐司玥看向不远处的邹敏。

弄来弄去,原来又是这个讨人厌的做得好事?

她怎么也找过不下一打的男人了,怎么偏偏就惦记着顾城不放了?

惦记上了,公平竞争,认真追求也就算了,这还打算抢了?

沐司玥以为,对方只是简单的被邹敏使唤来的小喽喽。

所以她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我恐怕帮不了你们。”

男子扯了嘴角,“是么?”

下一秒,手里忽然用力,几乎是把她整个人裹挟起来,大步往停在旁边的车子走去。

“放开我!”沐司玥知道不能上他们的车,就算他们不敢真的要她命,但也不保证她不受皮肉之苦。

邢楚在她被掳走两步时已经反手、轻易躲了邹敏手里东西,也几乎一个力度就把邹敏扔在了地上。

痛得邹敏“啊!”一声惨叫,抬头看到那伙人挟持沐司玥上车后启动引擎,也有点蒙。

不是吓唬吓唬?

邢楚也上了车,一脚油门跟了前面的车。

沐司玥知道邢楚跟在后边,可她终究是被呵护着长大的,她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紧张之下,握着包的手骨节都在泛白。

男子看了她,笑了一下,“害怕?”

“害怕就把顾城的地址告诉我,说不定到前边的餐厅还请吃一顿好的!”

她抿唇,咽下紧张,“那你告诉我你是谁,找他干什么,我就联系他。”

其实,上车前,她就想过暗地里给顾城打电话,但是她放弃了。

距离那么远,除了让他担心外,大概没什么用处,好歹还有邢楚在,爸爸挑的保镖,不会差的。

男子似乎在考虑她的建议。

微微挑眉,好半天,说了句:“战友。”

沐司玥听完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却被他抬手把脑袋扭了过去,“记住我的长相也没用!别耍花招了!”

她只是在想,这不可能是战友,只可能是同行,同行中的竞争或者恩怨?

顾城不是一般的军人,如果是恩怨,她根本没办法想像面前的人会有多狠,电影里的雇佣兵或者间谍多了是惨无人道的。

“你先把车停下。”她开了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