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你怎么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看了她一眼,“想跳车?”

沐司玥弯了弯嘴角,“我才二十一岁,死了多可惜?我很怕死的!”

旁边的男子冷哼了一声,“怕死就把顾城的地址告诉我?”

他说着话,往后边看了一眼,邢楚的车辆跟得很紧,过了这么长的距离,中间被车流打断过,居然还是追上来了?

沐司玥当然也看到了,她相信邢楚的能力,加上对方不敢真的对她怎么样,所以她看起来很镇定。

“我看你并不是顾城的战友吧?”她淡声道:“我和顾城不熟,但也知道他跟战友关系如何。”

其实她不清楚,但若真是他的战友,用得着掳人?

她的话音刚落,车子被猛地撞了一下,车头一下子就歪了过去。

旁边的男子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转头看了一眼邢楚追过来的车子,然后看了她,“让你的保镖安分点!别把老子惹急了!”

沐司玥看了看他,一手握紧了旁边的把手,只是道:“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听我的,保护我才是他唯一的职责。”

男子一听这话,刚想张口,车子又被撞了一下,猛地就来火了,“停车!”

那时候车子已经离开闹市区,车子被撞得有点变形,司机刚要停下的时候又被撞了一下,直接杵到了路边。

男子一怒就把她脱了起来,“下来!”

沐司玥一手紧紧抓了自己的包,一下子就被拖了下去,那边的邢楚也从车上来。

看到她经蹙眉,脸色已经很不好了,看了握着她手臂的男子,“放开她。”

男子冷然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应该也知道顾城?”

邢楚面无表情,“我再说一遍,把她放了。”

男子反而狂妄了,压低声音对着她,“忘了告诉你,完不成任务,回去没好果子,动你也没结果,所以选哪个都一样!”

“回去受罪,总比死在我爸手里好?”沐司玥道。

但她并不敢妄动。

指尖暗地里在自己的包里摸了会儿,终于摸到了手机。

她不知道这两人还有没有同伙,没有还好说,如果有的话,她和邢楚根本对抗不了。

正在她打算按下按键报警的时候,手机居然响了。

沐司玥猛地一愣,也引起了男子的注意,一下子眯了眼,意识到了她想做什么。

下一秒,伸手就去抢她手里的包。

这样一分神,邢楚找准了时机猛然冲过来,速度之快,沐司玥都没能看清,只是感觉一下子被人拽了回去。

身后的男子刚刚还掐着她的脖子,因此指甲划过了她的脖子,顿时火辣辣的痛。

但是什么也顾不上,逃离魔抓最重要。

“上车!”邢楚冷声道,“先走!”

她蹙着眉,已经被塞进车里了,明显能感觉到邢楚的凝重,他应该是认识对方的。

沐司玥转头看了他,“你在怎么办?”

她手忙脚乱的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开车了。

邢楚又冲她喊了句:“不用管我!”

车子启动了,沐司玥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她很紧张,可是就这么把邢楚扔下显然不合适。

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她知道自己留下来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会让邢楚担心。

等开出去一段距离,她才打了报警电话,情绪依旧是慌乱的,甚至不知道警方的动作能不能赶上他们的交锋。

报警完,她又看了自己的手机,这么多天,顾城一个电话都每个她打过。

平时并没有太大感觉,可今天这样的情况,她心里憋得很难受,甚至没由来的有些怨气。

她最需要时,他并不在身边,哪怕只字片语都没有。

彼时,搞不清状况的邹敏打了车一路追过来,晚了这么久,却在路上看到了之前邢楚开的那辆车,赶紧拍了出租车司机,英语很流利,“跟上跟上!”

司机蹙起眉,看了看路况,虽然有点难,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掉头跟了上去。

沐司玥其实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但她这会儿并不敢回别墅,怕这样一来暴露了自己的住处。

所以她的车是往市内开的,闹市区。

在最热闹的地方停下。

邹敏莫名其妙的看着停下来的车子,旁边就是商场,到现在也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她下了车走上去。

沐司玥坐在车里,拿着手机金蹙眉,试着给邢楚打了个电话,没有接通。

那时候她已经很慌,真的不希望邢楚出事。

虽然只是一个保镖,那也是肉长的。

“笃笃!”车窗忽然被敲响。

她猛地转过头就看到了车外的邹敏,下一秒一股愤怒涌了上来。

脸色一愣,直接开车门下去了。

“你没事啊!”邹敏看了她。

沐司玥几乎把包砸过去,“你带过来的是什么人?”

邹敏并不知道事情多严重,笑了笑,“我带什么人了?我又不认识他们……”

“不认识他们,你带他们找到我实习的地方?!”沐司玥音调并不低。

所以一下子让邹敏皱了眉,还没见过她这么不优雅的时候,纳闷的看着她,“不认识就不能带他们找你?”

“反正他们要找你的麻烦,我就乐意!怎么了?”又上下看了她一边,“这不也好好的么?吵什么?”

沐司玥紧了紧手心,很努力才压制住怒火,一把扯了她。

“你干嘛?”邹敏拧了眉。

听到她说了句:“带你去警局!”

一听到那个地方,邹敏就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上次去感受过那个地方的恐怖。

这会儿已经拼劲儿的挣脱沐司玥的擒制,“放开我!”

两个人一个拉一个拽,车子没上去就已经纠缠在一起,一点也不比在Seven生日宴那晚的激烈程度差。

沐司玥现在心里紧张焦急,手下的劲儿也没省,扯得邹敏哇哇大叫,成功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力。

也因此,一群人围上来,两人被拉开。

人们都像疯子一样看着沐司玥。

“最好邢楚没什么事!”她狠狠盯着邹敏。

邹敏这会儿气得要死,因为有旁边的路人挡着,也便对着她,“你是疯了吧?邢楚又是谁,你找男人的速度怎么来例假还勤快?!”

沐司玥不想跟她扯。

她再一次尝试着拨打邢楚的电话。

电话终于通了,只是那边的人好一会儿没说话。

“邢楚?”她蹙起眉。

终于,传来邢楚略微不稳的气息,“我没事……大小姐。”

一听这声音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你在哪,那两个人呢?”沐司玥已经上了车,想回去接人。

邢楚已经猜到她要干什么,声音有点无力,道:“放心,我叫了救护车。”

沐司玥低头看了时间,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

照他的能力,的确差不多也该把人解决了,但很显然他自己也没讨到便宜。

“哪个医院,我现在过去!”她急促的道。

邢楚想了想,道:“你给二少打个电话吧,让他陪你过来。”

彦哥哥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逍遥呢。

沐司玥不想浪费时间,但是邢楚坚持让她找到彦哥哥,防止半路她又出什么事。

没办法,她原地打了电话。

沐司彦猛地听到他们遇到危险,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一点还算他知道轻重,不知道在哪个聚会出来的,衣服穿得随性休闲,但是来得速度非常快。

看到旁边被打得像个疯子的邹敏,沐司彦皱了一下眉。

她什么都没说,让他上车后,直接往医院走。

“到底怎么回事?”沐司彦转头问了她。

可沐司玥也说不上来。

她这会儿除了想让顾城回来之外,什么都没想。

车子到医院的时候,她也是行色匆匆的。

正好医院那边要签字,只能她签了。

担心的看了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看了一眼她的签字,道:“伤口有点深,流血不少,其他的暂时不好说。”

她站在走廊里,怎么都不安宁,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

“晚饭吃了没?”沐司彦忽然想起来问。

她摇头,“没胃口。”

然后又看了他,“有人在找顾城,干什么?”

沐司彦听完皱了一下眉,他对顾城的工作内容并不是很清楚,大哥应该要知道的多一些。

但他也不是一点也不知道。

不过看了她,只是道:“估计是嫉妒顾城?毕竟他在自己那一行很优秀。”

这明显的敷衍,但是沐司玥没想那么多。

好一会儿过去,邢楚终于从里边被推出来,还在输血,不过人是醒着的,可见身体素质多好。

就是脸色很白。

见了她,也是保平安,让她放心。

沐司玥抿着唇,她现在心里很复杂,没法想象如果现在躺着的是顾城,她会怎么样?

但她还是想让他回来。

进病房里,三个人也不怎么说话。

沐司彦看了她,“玥玥?要不你去买点晚餐什么的?不是都没吃么?”

她缓缓回神,然后点头,“好。”

可邢楚微蹙眉,声音有些弱,“不安全……”

沐司玥听到了,笑了笑,“放心吧,他们要是敢追,我这会儿早就出事了。”

显然确实不敢动她,只是想知道顾城在哪。

沐司玥出去之后,沐司彦看了会儿门口,然后才转过来看了邢楚,“谁找的你?”

邢楚蹙着眉,摇了摇头,“不太清楚……”

“你不用瞒着我。”沐司彦直说,“我爸干什么的,我大哥做什么的,顾城和你又是干什么的,我都知道,我这么问也是担心玥玥而已。”

邢楚这才抿了抿苍白的唇,“想找顾城的人并不在少数。”

他但凡完成一个任务,那都是一般人没法去做的事,涉及的政治机密必定不浅,几年、几次任务下来,他知道的太多,要灭他的人当然不会少。

所以,邢楚也不算撒谎,是真的猜不透属于哪一方。

“还会来呢?”沐司彦最担心这点。

邢楚摇了摇头,“不好说。”

顾城也不是单个体,总不能真的把他交出去,或者让他去面对想对他下手的那么多人。

所以沐司彦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他爸。

沐寒声知道这个事的时候,先问了女儿的情况,随即就是长久的沉默。

“如果是针对顾城的,那就不让顾城过来了?否则不成了让他往枪口上撞?”沐司彦道。

沐寒声的声音很沉,一如既往的稳,“这不是问题的根源。”

道:“顾城解决这些人不是问题,但解决一波,还有一群。”

沐司彦忍不住笑了一下,“照您的意思,他不得成个总统也得是个理事?别人才会不敢这么猖狂的直接动他。”

但是他搞这一行,直接结束事业生涯往军政界发展也并不容易,怎么也得好几年。

好半天,沐寒声也只是一句:“这是他自己要考虑的。”

又问:“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沐司彦一脸怪异,“您都不知道?”

那他更不知道了!

沐寒声和郁景庭不算熟,所以这偏向于私事的事儿,他当然是不会过问的,只是准了顾城的假而已。

挂了电话,沐司彦在病房微蹙眉,转头看了床上的邢楚。

“你是不是许叔叔手底下出来的?”

邢楚点头,他的确是许南手下的人,也就是沐寒声的人。

所以,沐司彦也就知道邢楚不会清楚顾城的行程。

不过,至少他现在放心了,玥玥不会出事。

可是,顾城现在成了危险人物,玥玥跟着他……?

刚想着,沐司玥拎着买回来的晚餐回来了,快不过来放到桌上。

“现在吃么?”她看了邢楚。

邢楚的视线放在了她拎晚餐的手指上。

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手指都已经被勒得发紫了,好像一点也没在意,注意力全在他这儿。

邢楚想做起来,她立刻阻止了,“先输完吧!正好晾一晾。”

沐司彦站在一旁,看了她。

等她把晚餐都摆好了,才问了句:“顾城什么时候回来?”

她蹙了蹙眉,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

他皱起眉,“你俩没联系?”

沐司玥点了一下头。

他直接走过去了,拿了她的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

沐司玥想阻止来着,想想还是算了。

不过,沐司彦打过去的电话是通了,却没人接听,这让她皱了眉。

不主动打就算了,连她的电话都不接?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更是说不出的难受,之后一直没怎么说话。

直到晚上,她在邢楚的病房椅子上握着看病房里的电话,顾城的电话打回来了。

她顿了会儿,还是接了,“喂?”

声音淡淡的,音调也不高。

也仅仅是一个字,顾城已然眉峰微蹙,“怎么了?”

沐司玥抿着唇,过了几秒,才淡淡的一句:“没事。”

“有事。”顾城的声音很笃定,沉沉的,又带着几分担心,“你在哪?”

她也没撒谎,直接说:“医院,和……”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他抢了过去,“生病了?一个人?”

沐司玥抿了抿唇,“我来陪邢楚。”

顾城在那边反应了一会儿,才记起来沐寒声跟他说过这个名字,就是她的新保镖。

浓眉紧了紧,“他生病你陪着?”

也许他没有其他的意思,在沐司玥听来并不太好受,因为邢楚是因为她才受伤的。

所以她好一会儿没说话。

电话那头的人也沉默着,许久才喊了她,“你怎么了?”

她还是那句“没事”,看了看已经睡着的邢楚,道:“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这样一句更是让顾城始终没办法把么头松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