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回家,好不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越是让他别回去,顾城整个人更是担心。

他知道这么短时间不可能发生什么移情别恋这种事,但一点也不担心是假的,任何一个处于爱情中的人都没法避免。

他也只是俗人一个。

忍不住的一想那种可能就半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所以他又一次把时间提前:“今晚的航班,明晚或者后天凌晨就到。”

她皱着眉,“我都说了让你先别回来了!”

顾城没有接她的话,反而略了过去,安抚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彼时,他连鼻尖上都还挂着汗珠,挂掉电话才算彻底结束,伸手拿了毛巾一擦,从郁景庭给他准备的训练房走出。

旁边陪练的人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也只相互看了两眼。

郁景庭听到他说要即刻启程的时候略微蹙了一下眉,嗓音倒是平平缓缓的,“什么事这么急?”

顾城略微低眉,看起来在斟酌。

郁景庭倒是一句:“不方便说的话我不多问,不过,你得给我个日期。”

他薄唇微抿想了会儿,“刚和沐先生通了个电话,我的身份和处境郁先生也知道,已经有人找到沐司玥身边。”

言外之意,他回去之后,再过来会比较困难,因为要考虑她的安全。

可郁景庭听完后蹙起眉,“那你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顾城神色略微凝重,意思却很坚定,他必然是要回去的。

郁景庭看了看他,好像终于看出来哪里不一样了。

略微挑眉,“先前我说你现在处于没有感情烦恼、孑然一身的时期,看来似乎不是?”

他倒也坦然的点了头。

这情况郁景庭还真是没想到。

毕竟他父母和沐家的纠葛并不浅,怎么也想不到他和沐司玥的关系会是这样。

“什么打算?”郁景庭看了他。

很明显,郁景庭是不想就这么错过他的,最怕他说要选择守着感情和现在既有的地位,没必要往上爬了。

但是顾城还没开口,郁景庭编道:“既然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很多人的眼中钉,最好的方式就是变得足够强大,否则再怎么守在沐小姐身边,也无法保障她的根本安全,你说呢?”

这个道理顾城当然懂。

他现在的职位再怎么升,依旧是卖命的,能带给她的只有危险和不安定。

“我明白。”片刻,顾城才低低的道。

“所以,还会回来?”郁景庭看了他。

顾城终究是点了头,郁景庭这才放心的拍了拍他的肩,“我就不问多久了,随时都可以,但是下一次来,做好充分准备。”

最好是他能在下一次过来封闭训练、熟悉模式之后就接手他的位子。

郁景庭开玩笑的道:“荣京的法律不允许这种组织存在,你若是觉得日后和沐小姐距离太远,让沐寒声放开禁令?”

当然纯属玩笑话,沐寒声是最需要这些势力的,但他一直没有开放,那也是为全局社会安定因素着想。

两小时后,顾城已经在机场,临时买的机票。

而那一晚,沐司玥直接就在邢楚的病房睡的,沙发上也不摘,反正她瘦,能睡下。

邢楚几次让她回家里去,毕竟她的身份这么睡一晚,实在不像话。

可她只是一笑而过。

早上醒来时,她身上盖着本该在邢楚身上的被子,而邢楚是从门外进来的。

“你怎么起来了?”她一拧眉,命令他赶紧躺回去。

邢楚看她一脸严肃,倒是立马遵命的往床边走,又看了她,“我身体素质好,大小姐不用这么紧张。”

她不光是紧张,更是愧疚。

看了邢楚带回来的早餐,“你吃吧。”

邢楚把其中一份给她递过去,她不吃,她也就没动。

沐司玥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吃了两口,看着邢楚动了,她也就停了下来,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看。

并没有信息和未接,看来他应该是在航班上了。

之前一直盼着他回来,现在已经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了。

好一会儿,她才放下手机,看了邢楚,“医生好像没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邢楚擦了一下嘴角,“没事,现在就可以。”

他以为她不喜欢医院,着急离开。

沐司玥皱了一下眉,“保镖也是人,我也没打算强迫你卖命,住到痊愈为止。”

邢楚每次见她脸色不好都会自动变成闭嘴模式,这会儿也安静下来了,只是偶尔看她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干脆没搭理了,免得跟她讨价还价说现在就出院。

吃完早餐,她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看了坐在床上不太自然的邢楚,走了过去,“我看看伤口。”

从昨天出来到现在,她其实都没看过,但是医生说伤口深,失血太多。

邢楚一脸为难的往后推,然后被她一个眼神给瞪得不动了。

沐司玥手指都碰到了邢楚的衣服,有那么点犹豫。

脑子里一下子闪过顾城光着膀子的精壮,抿了抿唇,两秒后才继续。

看到他右侧后背的纱布依旧渗着血,她难受的跟着拧眉,看不了那么多血。

“你别再动了。”她道,尤其想到他一大早出去买早餐就不太高兴,“你不快点好起来,我连班都没法去上。”

邢楚要说什么,她直接打断,“你没痊愈前,我不会让你出院跟着我的。”

一句话让邢楚再一次安静,好半天才试着问她,“顾城知道这两天的事么?”

如果知道的话,感觉应该会回来一趟,哪怕是补位。

沐司玥抿唇,没说什么。

那一整天过得都很慢,她一直在医院陪着,一日三餐都是这么过去的。

晚餐之后,天色渐暗,她知道顾城最早也得凌晨才到,应该会回别墅去,但她不想回去,所以打算继续睡沙发。

但是十点多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

当时她窝在沙发上,病房里开了电视,邢楚在床头坐着,她不睡他也不好躺下。

门被推开的时候,她随意的扫了一眼过去,然后收了回去。

下一秒却猛地皱眉,又忽然看了过去。

顾城孑然立在门口,一身暗色系的衣服显得整个人深沉而几分疲惫,目光一开门就很自然寻到了她。

沐司玥动作愣愣的,蜷着的双腿已经不自觉的落地。

顾城手里没什么行李,步子宽阔的迈了过去,她刚站起来就已经被拥进怀里。

对这种直接无视邢楚的做法,沐司玥皱了皱眉。

但也没推他,只是柔眉紧了紧。

松开后,他在检查她的身体,她才摇头,“我没事,邢楚受的伤。”

顾城很明显松了一口气,看着她不太好的脸色,又看了她刚刚坐着的沙发。

她就在这儿睡的?

抬手抚了抚她的脸,没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邢楚。

邢楚已经从床上下来了,对于顾城,没见过人也是听过的,毕竟在他们那个界内很有名。

顾城看了他,“伤很重?”

邢楚笑着摇了摇头,“不重,只是大小姐不放心……”

说到一半,又想了想他们俩刚刚拥抱,邢楚选择不说了。

顾城倒也走过去看了他的伤口,“辛苦。”

邢楚依旧是笑着摇了摇头,这点伤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然后才道:“你还是带小姐回去好好休息吧,她这两天太熬了,女孩子身体会受不了。”

之前邢楚可不敢直接这么跟她说。

顾城点了一下头。

转头看了她,沐司玥已经坐在沙发上,“我还住这儿,安全。”

这话让他眉峰轻轻蹙了一下。

刚要走过去,身上的手机响了。

顾城拿出来看了一眼,好像回忆了会儿,然后才接通。

接电话的时候也是眉峰捻着的,然后看向门口。

就是那个时候,沐司玥也不自觉的跟着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推门出现的邹敏,一下就没好脸色了。

不是她,这件事也许根本不会发生!

邹敏可不知道这么多,在她看来,除了顾城之外,其他的都跟自己无关。

这会儿,邹敏笑着走进来,“你真在这儿?”

不过下一秒,立刻就变了脸,一脸委屈的看着顾城,“不管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她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你总不会反对我跟她讨个道歉吧?”

然后颔首看了他手里的电话,“不是接到电话了么?我爸没跟你说清楚?”

“我受了委屈,我爸远在万里很紧张的,我要是不高兴了,他也不高兴,一不高兴需要他的人都得落空!”邹敏道。

顾城只是侧首看了沙发上的人,“怎么回事?”

沐司玥不想搭理,她不觉得自己有错。

邹敏这会儿如果继续撒泼,她也照打不误。

顾城问完话,邹敏已经积极的解释起来,“你看我的脸,看我鼻子,你看着皮肤,还有着头发,全是她弄的,我都检查过了,脑震荡都打出来了,必须给我道歉!”

沐司玥闭了闭眼,忽然扔了手里的遥控,“我劝你现在从病房消失,否则不是脑震荡,有可能是脑瘫。”

她平时并不是牙尖嘴利的人,可见这会儿心情差极了。

转头看了顾城,“怎么,你也打算让我给她道歉。”

“那你也一起滚吧。”沐司玥直接道。

邹敏一看她这架势,更来气了,“你不道歉就算了,说话这么难听,不行再打一架?”

“行了。”顾城浓眉微拧。

转朝她走了两步,“就道个歉。”

声音是很温和的,但沐司玥心里的情绪一触即发,心酸而憋屈,“我好歹是姓沐的,没人能逼我!”

又仰脸看了他,“如果有,也只有你,所以你要我给她道歉么?”

“你点头我就道歉,我道歉完你滚。”她很平静的看着他,眼里也盛着清冷。

“玥玥……”顾城声音很低,他清楚她的为人,也知道邹敏喜欢找事,他当然不会逼她。

“并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让你爸插手的就别让他为难,”他低低的看着她,“明白我的意思么?”

荣京需要邹敏的父亲,但这是他们两个女孩之间的小事,尽量以小事解决,不让沐寒声插手就很简单。

打人掺和起来就很容易把矛盾放大化。

“唉~你回来了?”沐司彦忽然从外边进来,看了顾城,又转头看向邹敏,“你怎么在这儿?”

沐司玥抿唇看着顾城,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委屈。

比先前的委屈还难受,因为让她道歉的是他。

她知道自己不小了,不可能永远受着爸的权势庇护,甚至相比于普通人家的孩子,他们更没有惹祸的资本。

这就好比苏衍当初被人欺负都忍气吞声一样,就为了息事宁人。

可是当初他都可以让苏衍硬气起来,现在为什么要让她软弱?

眼圈红了红,她终究是握紧了手心看向邹敏。

邹敏笑着等着。

但下一秒,顾城轻轻握了她的手,没让她上前,转身看向邹敏,“我替她道歉,可以么?”

邹敏楞了一下。

好几秒才皱起眉,“凭什么?你要是道歉,那就换个方式咯……今晚陪我?”

沐司彦总算听明白了。

直接放下手里的水果,到了邹敏面前,“我给你道歉怎么样?”

说着在身上找了半天,拿出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红色小卡片,邹敏一见就变脸。

沐司彦只是笑着道,“你要是不接受道歉,我把这个扔警局门口应该会很好玩?”

邹敏气得瞪着他,“你不怕把我爸惹生气?到时候你爸……”

沐司彦晃了晃手里的卡片,“你爸知道你做这个么?”

一下子让邹敏无话可说了。

沐司彦已经把她拉了出去,“走走,本少去外头给你认认真真道歉!”

病房里一下子又安静下来,气氛很不好。

沐司玥又一次拿了遥控。

但是邢楚劝了她,“大小姐,你还是和顾城回去休息吧,有他在,可以很安心的回去住。”

她没说话,也没有回头,盯着屏幕。

顾城,弯腰拿走了她手里的遥控。

她握得很紧,他就耐心的一个一个手指的掰开,放回沙发边,然后拿了她的外套给她披上,转而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沐司玥本想挣扎,但知道没什么用,还有邢楚在,所以什么都没做。

一直到医院外,她才出声,“放我下来。”

顾城照做了,又一次帮她披好外套,“等两分钟,我去开车。”

她抿唇,才道:“我没打算回去住,邢楚这儿不能没人,我跟你出来,只是想去吃点东西。”

“还有。”她略微吸了一口气,“我说了让你不用回来。”

顾城转过去的身子转了回来,抬手略微挑了她的下巴,“生我气?”

她侧过下巴躲过他的手,“邢楚伤得很重,你也看到了,他是因为我,或者说因为你才受伤的,不守着我心里过不去。”

顾城看了她一会儿,微蹙眉,“我不想因为别人而惹你不高兴,不吵可以么?”

沐司玥抬头,“我没想跟你吵架,所以才出来心平气和的让你回去住,我照顾邢楚。”

他薄唇微抿,“非要这样?”

“说到底是因为受的伤,那就我守着,你回去休息。”顾城道。

这样绕来绕去实在没什么意思,沐司玥本就抑懑的情绪要深呼吸才能平复,看了他。

终究是不想跟他说什么,转身要折回医院。

顾城眉峰轻捻,伸手将她扣住带了回来,声音很沉,“回家休息,别闹脾气。”

她忽然挣扎掉了他,情绪终于没压住,蹙眉略微的哽咽,“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行么?邹敏不是也住院么,你住那儿,我住邢楚这里行不行!”

他知道,她觉得刚刚偏袒了一个不相干的邹敏。

“玥玥……”顾城声音低低的。

她甩手躲了一步。

但终究躲不过他的长腿长臂,已经被他一把掳回去环在胸前,“你哥会照顾邢楚,我们回去,行么?”

她沉默不言。

顾城低眉看了她,“我知道你不高兴,我道歉!”

“我需要的不是你的道歉。”她终于开口,又不想跟他多说。

但这一次顾城没让她逃出去,安静的抱了会儿,忽然勾起她的脸吻下去,无视她的挣扎。

有时候男人用在强吻上的霸道可以完胜所有魅力的瞬间。

从他们站着的地方,一直到车子边,顾城都没松开她,知道把她放进车里,关上车门。

但沐司玥始终没有开口,上车了便安静的缩在位子上闭了眼。

车子从医院开出去,一路往她的别墅而去,路上又安静也有喧嚣,她始终闭着眼。

说不上什么心情,但依旧压着一层说不出的低落。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住时,顾城还没给她开门,她就已经自己下车往家里走。

忘了带钥匙,也不知道放在哪了,顾城又回去找。

她就站在门口,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很想直接说让他继续去办自己的事把,别在这座城市了。

他危险,她也危险。

也许她无所谓,可是她不想再看到那些场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