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你选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究她什么都没说,他开了门,她就淡然低眉往里走,照旧换了鞋就径直的要上楼。

手腕已经被顾城轻轻握住,挪步到了她面前,低眉看着她。

这不应该是两个人相处的模式,他离开还不到一个月而已。

但顾城眉峰轻捻之余,也只是低声问:“不是说想吃夜宵么?想吃什么,我来做。”

她看起来很疲惫,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上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抬手拿掉他握着的手指,又抬头看了他,“你回来这么赶,应该很累了,洗完也早点睡吧。”

顾城视线低垂,看着她这种过分的平静和周到。

周到得让人只觉得疏远,这种关心给他的不是喜悦,反而是凝重。

嗯,要说她周到,好像也正好相反了,既然知道他刚回来,路上很赶,连一句多余的关心都没了。

走的时候可是不舍到连看都不敢看他。

所以,她还没挪步,顾城已经站在她面前,“我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了,我去做吃的?”

沐司玥好像才反应过来,看着他皱眉。

很显然她确实没想到过这个问题,直接忽略了。

顾城视线一直低低的看着她,“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你这样我怎么安心?”

沐司玥微仰脸看着他。

看着他眉峰微郁,满是心疼,可是她要说什么?

她心里乱糟糟的,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一句:“我想安静的休息会儿。”

两个人最好的状态只能是渴望相互陪伴,而不是一个人待着。

所以顾城微蹙眉峰,“去客厅,我能看到你。”

她没跟他争,真的转身去了客厅。

而顾城从郁景庭那儿回来算起,整整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却没有上去洗个澡,也没有坐下来休息,而是转身去了厨房。

食材几乎还是他之前冷冻的那些,随手拿了几样。

期间他偶尔会在门口把视线转出去,偌大的别墅,也的确可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她。

这种安心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哪怕他们同在一个别墅里,可她进了房间,感觉也不一样。

顾城喜欢这样心安的感觉,这是他们这种类别的人,大概最喜欢,也是最奢侈的追求了。

沐司玥这两天其实也很累,所以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就开始迷迷糊糊的犯困。

期间听到了他走动的脚步声,想睁眼又作罢了。

一直到鼻尖捕捉了食物的香味,她也被人抱了起来,才悠悠的睁眼。

顾城并没将从沙发上她抱起来,只是挪了位置。

半蹲在沙发边,抬手替她整理长发的动作显得有些青涩,又很轻柔,“稍微清醒会儿,面也就不烫了。”

她坐了起来,香味勾起了食欲,确实饿了,也只是点了一下头。

几秒后,才问他,“方便告诉我你这次去做什么了?”

因为顾城还没有组织好怎么跟她说,所以他并没有说这一件事,而是稍微转了话题。

问了她邢楚受伤的这件事。

沐司玥知道他不想说,所以没有打算多问。

只是摇了摇头,“他们要找的不是我,也不敢真的伤我,但……”

她微抿唇,“如果你一直在这儿,这种事就没法杜绝,对么?”

顾城低眉,“这些是我会去解决,以后不会再发生。”

沐司玥没说什么,但情绪依旧很低。

后来两个人坐在餐桌边,她也不太想说话,而且刚刚还很饿,吃起来又吃不了多少。

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太差,她不吃了也没有独自离开餐桌。

只是看着对面的人。

才意识到她不是不想他,很想,但是被这么一件事冲得散散乱乱。

顾城简单把碗筷拿到厨房,连洗碗的时间都觉得耽误,扔到洗碗池就已经出来了。

“一会儿洗个澡?”他已经到了她身边。

沐司玥起身,“嗯。”

然后他依旧在她身边,甚至她回卧室,顾城都跟着进去了。

沐司玥蹙起眉,站在卧室门口看了他。

顾城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知道你不习惯,不一起洗。”

而是她洗完之后,他就在她卧房的浴室洗的澡。

吃过了,也洗过了,早就是凌晨,但人反而变得清醒。

然,越是这样,顾城越不希望她这个时候和他谈。

所以,几乎在她快要开口的时候,手臂微微用力已经把她拥过来,沉声:“太晚了,好好休息一晚?”

考虑到他匆忙赶回来,沐司玥也就点了头。

而他也没打算回自己房间睡,很自觉的就跟她躺一起了,也很安分,什么都不做,大概是真的太累了。

沐司玥背对着他。

好久了,她也没睡着,终于低声开口:“是不是觉得我的肚量和身份不符?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一个邹敏跟你吵嘴。”

今晚的某一瞬间,她真的攒了很重的情绪。

所以对他说的话,比以往有情绪的时候都要重。

她等了会儿,顾城才几不可闻的两个字“不会。”

又道:“睡吧。”

顾城以为她经历的事太少,身边忽然有人因为她手上,又有人气势汹汹的直接找他而来,她应付不来情绪差是正常的。

也许缓一晚就平静了,也过去了。

但事实并没和预想的一样发展。

第二天起来时,沐司玥脸上的疲惫少了,但情绪没好到哪儿去。

和他的交流更是没有恢复以往的状态。

顾城做了早餐,算着时间要送她去上班。

但沐司玥看了他,“为了方便照顾邢楚,我请了假。”

顾城觉得这样很好,他们有时间待在一起。

但是吃过早餐后不就,看到她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他才微蹙眉,“要出去?”

沐司玥神色自然,“我得去医院照顾邢楚的。”

他很明显的眉峰紧了紧,提醒她,“你哥在,我打过电话了。”

但她摇了摇头,“不一样。”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要往门口了。

顾城终于迈大了步子到她身边,迫使她转过身,看着她。

“要一直这样避着我?”从昨晚开始就不爱跟他说话,彼此之间的气氛也的确没有好起来过。

可她也只是低了低眉,“我没有。”

话音未落,手里的包已经被顾城拿了过去,放在一旁。

沐司玥微蹙眉,“你干什么?”

“相比于去照顾别人,我们之间的问题更严重。”顾城不让她逃避,直直的看了她。

沐司玥微抿唇,才道:“不是我想打退堂鼓……”

还是抬头看了他,“可是现实摆在这儿,你现在不适合待在这里。”

去办他自己的事,或者回到部队里才是最好的。

“我说过,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不会再让你担惊受怕……”顾城低眉看着她。

待他继续说了几句,沐司玥才蹙了眉,“这不是我害不害怕的问题,你还不明白么?”

她的声音稍微提高,以至于话音落下,空气变得安安静静,四目相对。

几秒后,她才再次开口,“……是不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顾城薄唇微抿,脸色转瞬微变,低眉凝着她,连声音都变得很沉,“什么才是所谓的合适?”

“你想说什么?”他薄唇微动,目光一瞬都没有移开过她。

在沐司玥即将再次开口时,依旧是他沉沉的声音,“想清楚再说!”

她顿了顿,仰脸看着他此刻的沉郁,沉默两三秒后还是开了口:“我……!”

可她刚吐了一个字,顾城倏然见她整个人勾了过去,毫无预兆的吻,带着凝重和压抑,又霸道的彻底打断了她即将说的话。

那么利落,怕她真说出下一句。

沐司玥蹙了眉,他是真的用了力,唇瓣受着几分啃噬的气息。

抬手撑在他胸口的挣扎他都视而不见,手腕的力道紧紧压着她纤瘦的腰,一手扣着她娇小的侧脸。

她能感受到他是真的不愿听到她接下来的话,呼吸很沉,带着几不可闻的痛。

许久,他才缓下来,却依旧不肯放开她。

“就当我自私,反正从小我在你眼里就坏透顶。”他声音很低,薄唇和她的距离若即若离。

“所以就算再不合适,你这辈子只能认!”他放低了视线压着她。

沐司玥好久没说话,只微仰脸,能看到他近在咫尺的眼眸。

微弱余温的气息交织在一起,一下子勾起了说不出的留恋,她早就习惯了他身上的气息。

习惯到一闻到就能勾起那份独一无二的依赖。

他霸道的已经不止一次,但是这会儿她眼前酸了酸,好久才柔唇微动,“以前你的态度不是这样的。”

带着一些几不可闻的控诉和矛盾。

“就像军训时,宁愿一言不发就一走了之整整两年,现在怎么不是那样了?”她看着他。

如果是那样,如果他依旧找着理由逃避,也许她就不必再纠结挣扎了。

他粗粝的指腹轻柔在她脸颊抚过,“你不喜欢那样的顾城。”

说着话,他不可抑制的若有若无吻着,嗓音变得几分沙哑,“所以我改了,你想不负责,又要我变回去?”

沐司玥受不了他这样来回厮磨,撑着他胸口的力道略微加重,以保持她该有的清醒。

但他已经不打算放过她了。

她逃避,他便霸道不失轻柔的勾回她精致的下巴,“我想,你喜欢现在的顾城?”

沐司玥双眸几分迷离的颤着,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

手上的力道重了重,话语有些模糊,但也听得出来:“我真的该去医院了。”

顾城的动作停了一下,低眉看着她。

很直白的道:“我这么远回来,你要为了别人把我扔在这儿?”

她微抿唇,可他距离太近了,避无可避,只得看着他,“这是责任,他本来可以不受伤……”

顾城薄唇微抿,“那我是不是该过去整天守着他?”

邢楚是因为他才受的伤。

沐司玥看了他,居然点了一下头,“你也可以去,正好我恢复上班。”

在她看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但是顾城脸色已经不好看了,一副点不醒她却只能独自憋闷的样子。

“我不喜欢邢楚!”几秒后,他终于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沐司玥微蹙眉,“他都因为你成那样了……”

“沐司玥。”他忽然面无表情的打断她,显得很严肃,因为最不想听的就是她很认真的跟他讲道理。

什么样的道理,他会比她懂得少?

在他这儿,只希望看到她最简单的模样,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情世故,不用她去理会,更不用她一本正经和他说,他都会去处理,但她一说就不一样了。

她抬眼看着他。

顾城却终究只吸了一口气,忽然松开她,又闭了闭眼,“你走吧。”

沐司玥真的从他胸膛离开,走过去拿了自己的包。

背过身也就没看到他一副气得说不了话的样子,气她看不懂脸色。

也就在她刚开门,一步差点跨出去的时候,被身后一股强势的力道掳了回去。

“嗯!”她惊了一下,整个人几乎被卷着带了过去,回神时已经被他狠狠压在门边。

耳边“嘭!”一声,门板被他踹上,低眉盯着她的视线已经呈现一种压抑隐忍又几乎冒火的状态。

薄唇狠狠压下来,模糊的夹杂着他的低沉:“你想存心气死我?”

她被吻得唇畔生疼,低低的哼了一声,但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手刚抬起来也已经被他捉了压在头顶,吻没那么粗鲁,但依旧强势。

她手里的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直接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弄到客厅沙发上的,回神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那个时间,疲惫过后喜欢打盹。

可她打盹的时间,人已经被带回卧室,她的卧房。

别墅里寂静了这么久,空气再一次燃着跟他离开时一样的温度,她毕竟太娇嫩,烧得根本没有半点思考的能力。

一切恢复平静时,她抱着的枕头被顾城抽走。

好一会儿,她终于闭着眼,低低的开口:“我们不能这样的……”

顾城似是勾了一下嘴角,轻轻凑过去,把她拥过来,动作很轻,怕她不舒服。

而后才道:“只要你点头,登记也只花几分钟而已。”

沐司玥愣了一下,终于睁开眼看着他,愣愣的。

好几秒才蹙眉,“我没想……!”

顾城瞪着她说下去,神色温淡,有几分好以整暇的味道。

没想什么?没想过结婚?没想过一直跟他在一起?

“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他很认真的提醒,“时间问题而已。”

这个话题只是无意中提起的,但也引到了一个人身上。

那就是顾城的母亲,安玖泠,沐司玥从来没见过,只是听闻当过她大伯母的女人。

“如果你结婚,她必然要到场的吧?”她这样问。

顾城没说话。

显然,这个话题没办法放在他们之间闲聊。

她挪了位置,“我想,她不会同意的……你要怎么办?”

他薄唇微抿,之间在她肩部轻缓摩挲,许久才出声:“不会。”

什么不会?他母亲不会反对?

怎么可能呢?

沐司玥哪怕随便一想,都能感受到那种心情。

还是他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看法?

顾城终究是勾了勾嘴角,“当初足够勇敢,现在才想这些问题想退缩,是不是晚了?”

她蹙着眉,缓够了,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早说了不跟你……这样……!”

顾城嘴角有着淡淡的弧度。

他知道这样不算多君子,但如若毫不霸道,她现在会毫不犹豫的打退堂鼓,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凑过去吻了吻,沉声:“去医院看邢楚?”

沐司玥明知故犯,“我自己去!”

但在顾城伸手几乎把她掳回去的时候,她已经从床边站起身快了两步远离,去拿了衣服。

出门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然恢复常态,谁也没去提那些事。

沐司玥对着后视镜整理了好几次自己的衣服,又拉了拉围巾,就怕露出不该露的。

顾城略微侧首,似笑非笑。

车子到了医院外,她被顾城拉下去的,“露出来怎么了?二十几岁的人谁不知道那是什么。”

她抿唇瞪了一眼,没说话。

他们俩进病房的时候,沐司彦正倚在沙发上看电视,脸上的表情是津津乐道。

沐司玥抬头看了一眼。

是关于SUK集团的事。

彦哥哥早就说过第一份正式工作希望是能进SUK,看来平时没个正经,在这件事上是认真的。

看到他们俩进去才扔下遥控,“总算过来换班了,我回去睡个好觉!”

沐司玥笑了笑,“不一起吃午餐么?”

的确已经到午餐时间了,虽然一个早上什么都没做(就做了一件事)。

先给邢楚买了午餐,顾城陪着他,她和彦哥哥先去餐厅定位子,正好邢楚午睡,他们去吃饭。

那会儿病房里只剩邢楚和顾城。

邢楚毕竟专业训练过,他对当晚交手的人不是一点也不了解,基本都能描述清楚。

顾城安静的站在窗户边听他说完,好一会儿也没说话。

邢楚看了看他,“你应该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他微抬眼,那表情大概算是默认的。

邢楚抿了抿唇,犹豫了会儿,还是道:“可能有点多嘴,但我希望大小姐平安,你应该清楚,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所以,如果为她着想,继续由我护卫是最好的选择。”邢楚道。

顾城从窗户边走了过来,看了看邢楚。

过多的他也没有去猜测,只是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嘴角,道:“我学这一身本领,唯一的用意,就是尽最大的力摒除身份差异站在她身边,然后护着她。”

言外之意,她的安全,是他的全部,所以不用任何人提点,他最明白。

邢楚笑了笑,“那就好。”

又道:“可我听沐先生的意思,你做大小姐的保镖,顶多到今年暑假。”

也就是正好一年。

到那时候,他一定会有必须去执行的人物,不可能一直在她身边。

这些顾城都知道,可他没再说什么,只对着邢楚道:“你休息吧。”

从医院去附近餐厅的路上,顾城一直都是脸色微沉,甚至在餐厅外沉默的站了会儿,才往里走

沐司玥没要包厢,而是找了个相对安静一些又靠窗的角落位置。

他知道,她就喜欢这样,看起来很不符合她的出身,那么高贵,该极度挑剔。

可她就是这么简单,也这么平淡,跟她母亲年轻时候的雷厉风行不是一个风格。

看到他走过去,她从那边抬头看过来。

如果是以前,肯定会淡笑着一直看他,但这会儿瞥了一眼就不看了,只余光看似不经意的瞟一眼,带着几分娇嗔。

顾城噙起几不可闻的弧度,步子已经近到她身边了。

“点什么了?”他随口问。

“没有你爱吃的。”沐司玥面无表情的一句。

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好看。

沐司彦就这么诡异的看着两人,直到菜下来了,顾城习惯了任何一个她喜欢的,第一筷都给她,沐司彦才挑了挑眉。

白担心了。

随即埋头吃自己的。

过了好一会儿,又忽然想起什么,看了顾城,“你最近和你姑姑家联系么?”

顾城神色淡淡,“怎么了?”

沐司彦微蹙眉,“你们兄妹几个不是感情很好么?”

以前每年都会穿一件印有甜甜蜜蜜照片的衣服,最近反正是没看到。

顾城摇头,“不怎么有空,甜甜、蜜蜜快高考了,尽量不打扰。”

沐司彦忽然看了他,“高考这么重要,有人给她们俩解压么?”

看SUK的新闻就知道宫池叔叔特别忙,顾阿姨貌似在忙着拍电影,还要抽空去影视学府讲课,岂不是没人陪着?

顾城看了他,带了几分探究,然后颇有意味的一句:“甜甜、蜜蜜太单纯。”

而沐司彦在外人看来,已经是情场老手,除了风流不正经之外,就没有过多印象了。

沐司彦一脸不满,侧了他一眼,“好像我们玥玥当初不单纯似的!”

说完又自顾一句:“大学太危险。”

然后看了自己妹妹,“玥玥不就是大二开始被你拐的?”

所以,从那天起,沐司彦忽然就决定了:他要提前完成直博!不能错过两姐妹的大学危险期。

沐司玥蹙了一下眉,“你提前走了,我怎么办?”

从小到大,他可是一路都陪着她的。

沐司彦一脸认真而故作深沉,“玥玥,你已经长大了。再说了……不是有顾城么?”

顾城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没说什么。

那段时间,邢楚的伤足以出院自由活动了,但是沐司玥坚持让他继续养着,一直到伤口彻底结痂、恢复。

最后还是留了一个疤。

那时候,顾城和邢楚都在她身边,当然,邢楚基本就成了远远随行的。

很长一段时间,顾城没再离开过,也没提过会离开的事。

但那期间,并不是没人找过他,沐司玥知道,又等于不知道。

因为邢楚会陪着她,顾城会消失一段时间,最长一天,每次也只是告诉她说“去解决麻烦了。”

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他不受伤。

而他遵守的很好,哪怕回来时很疲惫、满头大汗,但几乎没见过血。

就这么过了数月,沐司玥几乎忘了还会有离别。

暑假来临,她不在继续实习,已经订好了回荣京的航班,顾城也陪同着。

上飞机前,沐司彦和国内的云暮通了电话,才知道甜甜、蜜蜜姐妹俩暑假不在家,去其他城市勤工俭学。

没错,就是这个听起来跟她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她们就是去体验了!

所以沐司彦一脸的复杂,因为看不到她们了。

都快忘了长什么样!

沐司玥和顾城坐在他后边,见他一路无精打采,笑了笑。

转头见顾城也若有所思的,她才抿了抿唇,还是问了一句:“上飞机前谁给你打电话了?”

从那个电话开始,他才变得若有所思。

顾城侧首,嘴角勾了一下,“没事。”又道:“睡会儿。”

沐司玥摇头,她不困。

也真的一直张着眼好久,直到听到顾城忽然低低的开口。

她皱了一下眉,但知道自己没听错。

他正侧首看着她,她也看了他,“什么意思?”

顾城问她:“如果我必须离开你几年,你会怎么想?”

没见他说话,她没有笑意只有笑的动作,“你觉得我该怎么想?”

定定的看着他,“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等。”

一想到他杳无音信的那两年,沐司玥已经拧了眉,但一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所以转回头,一直都不困的人,拿了眼罩就靠在了座位上,不再跟他说话。

后来的一路,她几乎没再开口过,但是那种感觉没法忽略。

她知道,既然他提出来了,意味着你几乎已经是事实了。

下了飞机,她也不跟他并排,而是一个人快步走在前边。

沐司彦不明所以,看了看顾城,“你惹她了?”

顾城手里没有行李,她的她自己拿着不让他碰。

所以一手捏着外套,一手放在裤袋里,目光看向她,片刻才低低的道:“你先走,我送她回来。”

沐司彦微挑眉,“你有车?”

顾城点了一下头。

这就是进入社会自己挣钱和他只是个学生的区别,沐司彦看了他,“我没有,所以我没法自己走。”

顾城微蹙眉看了他,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他们出了机场,给顾城的车子已经停在那儿了,但是给沐司彦叫的还没到。

沐家当然多的是车,只是沐寒声刻意不安排司机过去接,不惯儿子,从小就这样。

“T1。”顾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道。

沐司彦蹙眉,“你给我找的车放T1干嘛?让开上来啊!”

顾城已经往前走了,没办法,他只能步行下T1航站楼。

顾城脚步上位加快,从身后结过了沐司玥一直拖着的行李箱。

她想伸手继续拿回来,他只稍微避了一下,另一手索性正好的牵了过去握住她伸过来的手。

在沐司玥蹙眉想说什么时,他沉声提醒,“这不是国外,荣京认识你的人没在少数。”

所以她若是在这儿和他闹别扭,明天可能就见报了。

果然,她安分了,一路跟着他上了车。

顾城开的车,离开车流复杂的机场路之后才转头看了她,车子也停在了安静的林荫路边。

沐司玥皱着眉,没打算跟他说话。

顾城解开了安全带,倾身过来让她把视线转了回来。

“就算我不在,我也会让人保证你的安全。”他看着她。

她终于看了他,“你觉得我需要的只是这个?”

他薄唇微抿,“我知道,但现在的我,给不了你所需要的。”

这样的话一下子让沐司玥紧了眉心,眼底已经涌起情绪,“你给不了?”

她需要的多简单,简单到只剩普普通通,哪一点给不了?

放在身侧的手心紧了紧,“既然给不了,为什么当初不退?现在才……你不觉得太混蛋?太不负责任!”

顾城理解她的心情,也理解她的情绪。

但他没有选择。

“相反,这是对你最负责任的选择。”他定定的看着她,“我不能让你跟着我不得安心,必须彻底保证你待在我身边是安全的。”

沐司玥笑了笑,“那就辞去你现在的职务,我不需要你的庇护,更不需要你比什么人强大,彻底离开这个行业,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眉峰轻轻蹙起,沉默了好一会儿。

伸手想去握着她的,她避开了。

许久,才低低的道:“如果我什么都不是,何以跟你走到今天?”

所以让他辞去所有职务,拿什么跟她站在一起?

沐司玥觉得可笑,“如果我追求的是门当户对,当初就不可能看你一眼!”

顾城看着她,语调很平缓,尽可能不让她更激动。

“你可以不在乎,我不能,你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你姓沐。我必须对你负责,必须往高处走,你明白么?”

“我不明白!”沐司玥转头盯着他,柔眉蹙得很紧,“到现在你依旧拿身份说事,我在乎过呢?”

“在乎的一直都是你!”她眼眶微红,“……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招惹我!”

顾城看着她,眉峰低郁,薄唇抿着。

她撇开了视线,“如果连这样的认知都无法达到共识,还浪费时间做什么?”

沐司玥吸了一口气,“了无关系了,你做什么我都没必要在乎了,不是么?”

顾城脸色已然沉了沉,“我不准你再说这种话。”

她笑得有些凉,“你捏准我什么都只有接受的份,是不是?”

“你早就算好了,所以跟我……”她闭了闭目,极度忍着那种难受,“你以为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哪怕他离开十年八年,我都只有原地等着!”

他将她的脸转过来,“我没有。”

他怎么会有这种混蛋的思维?

“那就是这么混蛋!”沐司玥忽然提高了音量,声音因为情绪而不太平稳,“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明知道的……缺陷在才告诉我这才是所谓的负责任?”

看着她眼泪滚落,顾城只觉得胸口一度收紧。

可他必须这么做,原本哪怕再等两年,等到她完成学业,可他能等,郁先生等不了。

现在的国际形势才是他过去做接手准备的最佳时机。

沐司玥看着他,许久才开口:“我不会干涉你,只要我们之间没了关系,你做什么都随意,所以你选。”

顾城眉峰蹙起,拇指划过她脸颊,“……别这样。”

他做不了这种选择,绝不能失去她。

她却定定的看着他,“不选么?……那我帮你选!”

话音落下,她转手去拉了车门板手。

顾城神色倏然变了,伸手去阻止她离开。

可沐司玥知道她会做什么,轻易的躲了过去,直接下了车,连行李都不要。

“玥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