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终归会再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眼前已经模糊,干脆闭了眼,脚下却根本没听,甚至一度都在加快步子。

顾城停车的地方想对安静,翠绿而茂密的林荫道见不到几辆车,但也并不是没有。

在她听到耳边越来越近的车辆引擎声时终于睁开眼。

却已经感觉到一阵风强势席卷到了脸上。

也是那一秒,她整个人一下子被卷了回去,很重的力道,几乎把她的手臂撤掉。

随即整个人被狠狠按在他胸口,听到的是他压抑而狂跳的心脏鼓动,好似上一秒差一点卷入车轮底下的那个人是他。

而沐司玥几乎木木然的没有反应,任由他紧紧拥着。

短时间若是木然,长至一两分钟,就成了她的淡漠。

“放开我。”她不大的声音里有着疲惫无力。

顾城听而不闻。

断断续续的几辆车过去,总有人会看一两眼路边的两个人。

良久,顾城依旧没有松开她,但终于低低的开口:“我做不了这样的选择。”

因为他既不会能放弃这个机会,也不会放弃她。

他把下巴抵在她肩上,力道反而在收紧,声音里带了几不可闻的祈求,“等我三年,好么?”

沐司玥终究是笑了,很苍凉。

她说过的,最不爱的就是等。

最怕的就是等,谁知道三年会发生什么?她不敢拿青春打赌,更不敢拿未来开玩笑。

何况,是几乎可以预见的未来。

她一直以为,他的这种生涯会结束得很早,就像聿叔叔,安安心心在军队坐着最高长官,不必风里来雨里去。

如果知道他会选择一辈子走下去,她当初还会坚持于他么?

抬头看了他,她的表情极少这样的理智和平静,“我说过,不会等。”

“你没有让我等下去的欲望,没有等下去的价值,更没有那个心思。”

她见过老沐的东奔西走,也许那尚且没有涉及生命安全。

可她也见惯了曾经的聿叔叔遍体鳞伤、血迹斑斑。

她不以为自己有那样的心力和勇气陪那样的顾城走一辈子,也许这时候的选择还来得及。

她也奢望,她这样的坚决回应,会让他做出不一样的考量。

沐司彦回到家,沐寒声往后看了看,问了句女儿为什么没回来。

进了门的沐司彦摸了摸鼻尖,“中途遇到同学了,说是晚一点送回来。”

反正荣京内是最安全的。

沐寒声眉峰蹙了一下,居然什么都没说。

然而,沐司玥是一个人回来的,那时候天都黑了,她空着手回来,整个人低落得都快不呼吸了。

刚洗完澡的沐司彦吓到了,“你这是干嘛去了?”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忽然投进他怀里闷住脸。

沐司彦手里的动作僵了一下,回来路上就觉得她和顾城不对劲。

所以,他什么都没再问,轻轻拥住她,掌心轻拍着,“……饿不饿?”

她摇头。

“要不去洗个澡?”

她还是摇头。

沐司彦就不在出声了,但明显能感觉刚换的睡袍,她脸贴着的地方逐渐湿热。

沐司彦平时一直都毫不正经,长大后也极少像弟弟沐司景那样对她亲近,但关切丝毫没少过。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在家里人出现之前抱起她回她的卧室,从始至终也没问是不是和顾城怎么了。

让她坐在床边,他就几乎是跪在床边,看着她低着头,眼睛红得发肿就直拧眉。

平时不觉得惹女孩哭的男人多混蛋,这会儿是真的在冒火。

“凑不成就算了!”他抬手抹掉她脸上的眼泪,没好气,“不就一个顾城么?比他好的多了去,惹女孩子掉眼泪的男生绝不能选。”

沐司玥吸了一下鼻子,看了他,淡淡的一句:“你不也这样么?”

他愣了一下,“……那不一样!”

她拿过枕头,“我想睡会儿。”

沐司彦看着她蹙眉,“这才几点,你什么都没吃,晚上会饿的,等你景哥哥回来、吃了东西再睡?”

她抱着枕头低着眉,“他今天回来么?”

沐司彦挑眉,“知道你回来,他不回来才怪!”

好像参与拍了个什么戏,纯属练手的,但说实话,沐司景这才几年,就虏获一票年轻小姑娘的心。

毕竟,无论家世背景、脸蛋身材、学历涵养,根本就没有能跟他比的同行,名副其实的一枝独秀。

沐司景也的确大深夜的从其他市区赶回荣京,还带了当地的特色食品。

沐司彦再次进来时摸了摸她脑袋,“老沐和七七出去了,你可以放心出去了。”

刚刚还担心她这副样子被爹妈看到了没法解释,但是某两人好像买了最新的电影首映票出去浪漫去了!

沐司景是家里四个孩子中穿得最讲究、最儒雅的一个,无论什么风格到他身上,总是从里到外透出他骨子里的气质,轻松驾驭。

他也很少有脾气,大多稳重、沉默又温和,但是在看到沐司玥红肿的眼时,眉头一下就皱紧了。

转头看向沐司彦,“你欺负她了?”

沐司彦很无语,“打个商量,咱三好歹同一胞出来的,你能不能别对你二哥我带有色眼镜?嗯?”

沐司玥勉强笑了笑,“我没事!”

然后拿了他手里的袋子。

沐司景牵着她到了沙发上,并没让她自己开包装袋,而是打开了,弄好了之后把吃的递到她手里。

好一会儿,她忽然的道:“暑假我去你上学的城市逛逛吧?”

沐司景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去年没回来,今年难得空闲,不好好休息?”

沐司彦知道她是不想留在荣京,所以抿唇没说什么。

睡觉前,沐司彦几度考量,还是给顾城打了个电话,那边还没说话,他就自顾往下说:“我不知道你和玥玥怎么回事,但哪怕我一直看好你,你若是真的伤了她,我绝不会支持你的!”

“还有,她连荣京都不想呆,是不是因为你?如果是,你若是什么都不做,估计你们就到这一步了,你应该了解她的。”

她不算特别活跃,性格也不是十分开房,但从小就是有想法的女孩,但凡她想要的,肯定会去争取。

可若是她争取过的东西就产生了放弃的想法,那就说明真的很危险了。

沐司彦把话说完了,也没打算顾城说什么就要挂了。

不过,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疑惑的女声,“你是谁?骂我顾城哥哥干什么?”

沐司彦皱了一下眉,下一秒情绪就爆了,几乎是低低的咒了一句,满是质问:“顾城!你特么千万别告诉我你小子劈腿了,这就是你们闹矛盾的源头?!”

听那话里的燕雅切齿,一副下一脚就要过去办了顾城似的。

“没礼貌!”电话那边的女孩小声说了句。

“等会!”沐司彦又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缓了两秒才试探着问:“蜜蜜?”

那边很明显的愣住了。

沐司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猜对了。

之所以不说甜甜是因为听云暮说蜜蜜比较柔、也比较黏人,顾城刚回家,肯定是粘着顾城的。

既然知道了对面是谁,沐司彦自然不会闲着,拿出自己练就的一身“本领。”

蜜蜜刚高中毕业,什么都不懂,晕晕绕绕的就被他带进去了。

这会儿把刚办到的电话号码都交代上去了。

沐司彦笑着记下号码,自顾咕哝了一句:“这电话没白打!”

另一边,顾城刚回来,“是不是电话响了?”

蜜蜜好像才回神,粉嫩的小脸上一双明净的眸子眨了眨,转过头,懵懂着,“哦……”

但是她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找顾城哥哥,还是找她?

顾城见她迷糊着,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眉峰粗了一下,问:“他说什么了?”

蜜蜜微抿唇,甚至脸上还有点可疑的红晕,他说了好多啊。

顾城看着她起身忽然说有事就走了,只得自己给沐司玥打回去。

听完沐司玥又说了一遍的话,他站在那儿,薄唇抿着。

他并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有心,就该去沐司景拍戏的城市找她。

直到挂电话了,顾城没说什么。

一个暑假不算长,也绝不算短,将近两个月。

期间沐司玥回过荣京,但是他们之间的联系,仅限于顾城几乎每天给她发的短讯。

她几乎没有回复过,而他除了这样,也再没有更好的主动。

甚至她暑假即将结束,身在邻市时,收到的却是他的订票信息。

第二天才是他打的内容,“知道你明天回,我在机场等你。”

沐司玥低头看着手机。

许久,却只回复两个字:“不见。”

但是那晚,她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度过大半夜。

第二天醒来,整个人几乎都不在状态,她努力的不去想关于他依旧那么坚定的选择了职业,无视了她两个月。

她甚至想改掉今天的回程。

奢望他会因为她的坚定而做出改变,可换来他这样的选择,还有什么可见的呢?

下午三点,沐司景准备送她去机场的,却蹙了眉,“你什么时候把机票时间改了?”

沐司玥没说话,只是眉头轻锁。

好一会儿,才稍微轻快的看了他,“景哥哥不用送我,你不是还有通告么?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那怎么行?”沐司景就要给人打电话。

但她阻止了,“我又不是小孩了,这是在国内,没什么危险的。”

她把机票的时间朝后改,那时候他的确走不开,她知道的。

但她之所以这么改,不是为了不让他送,而是因为知道顾城的起飞时间。

她没办法做到直接不回去,那就把时间往后改。

去机场时,她一个人去的,坐在的士上转头看着川流不息的街景,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很糟糕。

她的航班起飞时天色已经逐渐黑下来,灰蒙蒙的一片。

随着飞机升空,离了地的新房也觉得越来越没有着落。

如果说那时候感觉还不够强烈,在航班抵达荣京上空,在机场缓缓降落,身体失重,心头空了又空。

看着机场有正在起飞的飞机,进入夜空,再也看不见,她忽然没由来的开始慌。

手心里紧紧握着座椅扶手。

乘客都在陆陆续续下机,她终于猛然站起来。

“对不起!”脚步很快的机舱门口移动。

起初她只是脚步有些快,随着人群流动往外走,低头看了手机屏幕,看着他的航班起飞时间,终于一点点皱起柔眉。

直到脚步变得凌乱,抬手拨开人群。

手机里的未接很多个,这时候又一次响起。

“玥玥。”顾城低低的声音,带着沉重,“你到底在哪?”

她咬着唇说不出话,也没有说话的气息,费劲的挤出人群。

“没关系。”他自顾沉着声:“不见最后一面就没有离别,也好,留到我回来。”

沐司玥在机场内转着路径,看着他的机票信息。

终于停在安检口不远处,看着立在那儿的身影,忽然泪如雨下,却依旧咬唇不语。

顾城手机贴在耳边,她疾步后的喘息传过听筒。

下一秒,他感应似的从远处转身,远远的看过去。

那么远,她脸上纵横狼狈的眼泪却清晰可见,倏然刺得他胸口生疼。

没有按掉通话,脚步早已大步迈了出去。

可是在他最后一步时,她后退了,哽咽得说不了一个字,只是咬着轻颤的嘴唇仰脸看着他。

“我不会等你!”她终于模糊的一句,像告诉他,更像对自己发誓。

绝不再犯第二次。

顾城低眉望着她,眸底藏有疼痛,只一把将她勾了过去。

嗓音很低,他说:“我知道三年有多残忍,所以这三年,你可以不属于我,但余下的一辈子,必须是我!”

看起来,这是他最大的让步,却是他最痛的无奈。

她从小的所有记忆里都是他,这一辈子的回忆,本不该被其他人插入搅浑。

沐司玥狠狠推了他,“在你做出这个选择的那天,就已经没有以后了!”

“三年我可以找别人,意味着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是你!”

他凭什么以为,三年后的他依旧可以挥挥手得到她?

广播里已经开始在催,甚至念着舱位好找人。

顾城薄唇抿着,低眉紧紧盯着她数秒,临转身前狠狠吻住她,坚定而滚烫。

只是对她来说,那么冷,那么疼。

看着他松开吻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安检口,她只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眼前一片模糊。

不知道在那儿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异样的视线。

她从机场离开时外边的天色早就彻底黑尽。

彦哥哥打了好几个电话。

她站在马路边,眼泪被风吹得干涸,泪痕爬在脸上很憔悴。

电话终于接了,她却只是一句:“……彦哥哥,我想喝酒。”

沐司彦紧蹙眉,“告诉我你在哪?”

他知道她回来的时间,所以早就过来了,但是绕了几圈都不见她的人。

话音刚落下,目光穿过车窗玻璃看到了低头站在路边的纤瘦身影,挂了电话,车子直接靠了过去。

解掉安全带,沐司彦急急忙忙的下车。

因为她可从来没有说过想喝酒这种话。

果然,那副样子,让沐司彦在心里骂了顾城无数遍,他们三兄弟宠着、捧着长大的女孩,因为他落得这副模样。

把她拥在怀里,依旧能听见她模糊的要求说想喝酒。

然,沐司彦真的带她去了荣京最高档的会所,进了热闹的舞厅。

又找了最安全的角落。

御宴庭一直由许南掌管,正好他今天来了,那么多人,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他们兄妹俩。

不太确信的眯了一下眼,下一秒才猛皱眉,急忙走了过去。

沐司彦抬头看到许南过来了,也起了身,往前走了几步,“许叔!”

许南一脸要冒火的状态,但也要拿捏着这是主子家二少爷、从小“骑他头上”的小主人,吸了一口气,“给个合理的说法,我可以不告诉你爸。”

沐司彦只能实话实说:“玥玥心情不好,不带她出来就是憋出事,过来就当让她发泄一下。”

然后问:“有特别一点的酒么?除了想睡觉之外没其他副作用的?”

许南很认真的看着他,“安眠药。”

“许叔!”沐司彦很无奈。

许南这才抿了抿唇,“等着吧。”

毕竟他这儿没有弄不出来的酒。

那一晚,沐司玥确实喝了不少,藏身于热闹的舞池边缘,时而会放开嗓门跟着音乐,时而会跟在众人欢呼中跟着尖叫。

她从来没有这样过。

但无疑,这种发泄方式确实是她需要的。

沐司彦什么都没问,一直陪着,直到她逐渐趴在桌上睡过去,带着她离开。

没叫醒她起来吃东西再睡,直接带她回了卧室,让管家给她换衣服。

这一觉,她睡得很沉,似乎也很长久。

但其实她醒的并不那么早,因为她饿了。

早期之下,也就少了一份颓废。

沐司彦在门口和她“偶遇”,勾唇,“早啊!”

她不知道是忘了昨天的事,还是酒真的没醒,勉强笑了一下,丝毫不提昨天的情绪。

他一路跟着下楼,跟着进餐厅,一起吃早餐,是不是要做的就是观察她的情绪。

但是沐司彦错了,以为她只是暂时没醒酒,等醒了,昨晚的情绪还会回来。

然,直到他们开学去学校,她只字没提过那天的事。

甚至之后的几天、几周,乃至几个月,到一个学期结束,沐司玥想忘了那一段,从未提起,也再没有那晚一样放纵的饮酒发泄。

沐司彦才发觉,她确实不是那个小女孩了,被捧在手心里的人比他想象的要坚强。

她身边带着的保镖依旧是邢楚。

但之后的一个学年,她从未有一步踏入过之前住的别墅,一直都在学校住。

那一学年,沐司彦要比从前安分许多,他担心她哪天需要人在身边,所以几乎收起了一切风流不羁的行径。

哦,也不能这样说。

应该是说,他把那种耍得飞溜的撩人技能放在了网恋上。

没错,Seven都不止一次的鄙夷、打击他居然还碰网恋这么low的东西!

他往往都是一笑置之。

午餐,兄妹俩和Seven一起吃的,沐司彦去打汤,他极少这么粗心的把手机放在桌面上。

也不瞧,手机屏幕亮起。

沐司玥处于恶趣,引颈看了一眼。

“彦哥哥吃午餐了么?”很清晰的一句,后边附了一串红闪闪的心的表情。

沐司玥嘴里的食物差点呛到自己。

这就是他网恋的对象?

听起来大概是个很粘人、很单纯的小姑娘!

这么推断不是没理由,因为他去打汤没回来,没回信息,也不过一分半钟吧,那边已经接连两条发了过来。

“彦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然后一个哭脸,“你还生我气,你不要我了!”

沐司玥抿了抿唇,汗颜的选择不看了。

又自顾笑了笑,难怪彦哥哥天天离不开手机,看起来是个惹人宠的女孩。

而她好像没有过这样的阶段……

思绪忽然的掐断,她脸色淡下来,低眉用餐。

Seven没发现她的异样,只是笑着抬头看向刚回来的沐司彦,“小女友都快急哭了!”

沐司彦微蹙眉,放下汤就抓了手机,“没礼貌,偷看什么!”

接下来就一边吃一边聊,少不了一顿哄。

那一顿饭,沐司玥有些食不知味,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打了多少吃了多少,吃完很累的舒了一口气。

各自回去午休时,邢楚给她来了电话,“大小姐,下午接你出来吃饭么?”

他这么早打过来,沐司玥就知道意思了,“不用,你有事就去办,我今天不出去。”

“好的!”那边一点也不啰嗦。

平时她习惯下午去校外吃,邢楚现在知道她的一切习惯。

这样的习惯保持了整整一个学年。

又一个暑假来临,沐司玥是有些悲伤的,

因为某个一直吊儿郎当、风流不羁的人,之前发誓说要提前拿到直博证书,好回到国内监督自己的小女友大学不恋爱,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意味着下一次沐司彦不会再陪她出国。

“果然有了女友,谁都不重要了!”她故作吃味,酸溜溜的道。

沐司彦那时候还低眉聊着,一听到她这话,才后知后觉的收起来,笑着看她,“怎么会?”

然后一本正经,“我这不是因为还没抓到手里么?等把蜜蜜捏手里了,自然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得她倒过来粘着我,那时候哥天天飞你那儿陪着!”

她嗤了一下。

也随口问了一句:“云暮的妹妹好看么?”

沐司彦纠结了一下,答:“应该漂亮,基因都在那儿呢!”

应该?她诧异的看过去。

事实就是,正正经经的网恋了一年,沐司彦这个清场高手愣是没骗到一张蜜蜜的照片,一张都没有!

连头像都是照片经过处理的卡通形象,只能隐约看出五官精致。

沐司玥忍不住笑,“你也够失败!”

彼时两人在飞抵荣京的航班上,飞机降落应该是下午四点半,稍微延迟也不过五点,温度应该刚好,没中午炎热。

机场永远那么多人。

沐司玥不太喜欢这个地方,出来时脚步很快,拉着行李一直往前走,“爸有让人过来接么?”

沐司彦摇头,“打车回。”

她点了一下头,脚步继续加快,“我去找车。”

他都没来及说话她就走远了,追都追不上,只得叹了一口气。

出了拥挤的人群,沐司彦左右看了看,不见玥玥了,微蹙眉。

脚步刚要加快往前边的马路边,面前被人挡了一下,他往左人家也往左,他往右人家也往右。

“哎你!”沐司彦不悦的眉峰一蹙。

不过在看到小姑娘漂亮的脸蛋时收了一大半的脾气,挑了挑眉,“你先?”

女孩抿着唇,估计是等人等久了热得,脸蛋酡红,一双水汪明净的眸子看着他,浅笑。

沐司彦被弄得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现在好歹是洁身自好的,还惦记着一个呢,对别人也就不入眼了。

哪知道姑娘咬唇从身后拿了一只玫瑰,“你可以做我男朋友了!”

沐司彦几乎是瞠目,盯着她,又看看周围。

难道是他老了?跟不上荣京的年轻人?还兴抓个人就要人家当男朋友的?

见他没反应,她好像不高兴了,蹙眉把花递过来。

沐司彦咳了咳,周围有人看过来,也就拾起了他固有的姿态。

帅气的眉头挑了挑,把她扫了一遍,好像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最后在她青涩的胸前扫过。

终于几分漫不经心,“本少要求不高,既要有脸、还要有胸。”

他这瞬间转换的风流状似乎是吓到了面前的女孩,又或者是没想到会被拒绝,傻愣愣的站着。

另一边,沐司玥冲他挥手,“走啊!”

车子已经找到了。

沐司彦拉了行李,最后礼貌的一句:“sorry,名草有主了!”

兄妹俩就这么乘坐出租车回了御阁园。

步行到家门口的看到了一辆陌生的车子停在院前,纳闷的皱了一下眉,“家里有客人?”

沐司彦挑眉不言,往里走。

而兄妹俩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跟老沐和七七保平安、打招呼,沐司彦面前就忽然多了个人。

吓得沐司玥往后退,“宫池叔叔……?”

转头看向客厅,一个容貌精致、气质清傲的女子朝这边淡笑。

吻安最近拍戏把脚踝伤了,不方便站起来,只是侧首看着某人替他女儿出气。

沐司彦张了张嘴,话就被宫池奕抢过去了,“混小子,老子教你这话拒绝女人,你拿来欺负我女儿?!”

沐司彦一脸蒙圈,难道是偷偷网恋被抓了?

转眼,他惊了一下,盯着某个从卫生间出来的女孩。

这脸……怎么这么面熟?

几秒后,他才艰难的瞪着眼,“她就是?……我去!”

宫池奕眉峰一拧,“娶什么娶?排队去!”

知道被误解了发音,沐司彦倒是也笑了笑,视线黏在某个不爱搭理自己的女孩脸上。

沐司玥已经进了客厅,挨个打了招呼,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顾阿姨来做客,没带够礼物!”

吻安笑了笑,哪有小辈给他们带礼物的道理?

不过他们可不是空手过来的。

宫池奕身兼数职,这次过来有挖人的嫌疑。

儿子云暮大学没毕业,但也不可能一个人在SUK、内阁和联合署到处跑,就算以后可以,年轻时也是做不到的。

沐司彦想都没想,直接说了提早拿到直博证,就是为了早进入SUK实习工作。

毫无悬念,就这么被挖走了。

沐寒声只是淡笑,看了宫池奕,“挖吧,到时候我的沐煌倒了你来撑。”

宫池奕才不怕他威胁,反而得寸进尺,“我连玥玥都想要!”

这下沐寒声不同意了,皱起眉,“你就一个儿子,比玥玥小那么多,要什么要?荣京那么多女孩……”

宫池奕好笑,“你往哪儿想呢?”

他只是提前预定沐司玥去联合署,明年必然要招人。

别人他不放心,但是这几家孩子,宫池奕是最中意的,少了很长一段培养的精力。

“我还替你解决麻烦了,玥玥若是待在荣京,苏衍的心思你能管得过来?”他理直气壮。

当然,这都要看沐司玥怎么选。

结果,她不知道是对职业并无太多要求,还是性子如此,并没有考虑太多。

一年后,她毕业,直接拿了联合署那边递过来的offer。

沐寒声不是没看出来,她这两年性子清淡,越来越像她妈妈,聪慧、坚强自然不必说,却依旧担心她吃不消。

“联合署空质测评员每年都要在国际之间游走,你考虑清楚了?”

沐司玥笑了笑,“满世界跑不也挺好?”

而她第一个要去做测评统计的城市,是华盛顿。

停留的时间还不确定,她也并不是特别关心。

只是临走时,心情有那么一些复杂,大概是有那么一个人在那儿,遗忘了两年,终归是碰到了。

易木荣作为前辈,带着沐司玥前往华盛顿,一路上做着所有相关安排,特意问了她:“有没有比较感兴趣的地方,可以去附近订酒店。”

沐司玥想了想,“我还没去过那儿,您做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