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他们那么多的相似/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她身为沐家大小姐,确实脾气、性格都没得挑,就是话不多,所以易木荣挺喜欢这丫头。

笑眯眯的看了她,“联合蜀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你知道不?”

沐司玥转过头,笑了笑,“还真不知道。”

然后问:“女的多?”

易木荣“哈哈”一笑,“错!是男的多,女孩这两年一共就来了两个,宫先生为了调整阴阳平衡也没少费力气,结果还是老样子!”

说着,他煞有介事的看着她,“说来我倒是佩服你,一个女孩子,接下这种职位,未来很多年都是东奔西走,别说安稳成家,谈个恋爱都是奢侈,你怎么想的?”

沐司玥笑容很淡,站头看向空茫茫的窗外,“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想才会选这个。”

易木荣抿了抿唇,小心的试探了一句:“沐小姐是不是……还没男朋友啊?”

这也算是为联合署里的小伙子们问的了。

她笑了笑,摇头,“没有。”

易木荣听完忽然一拍手,好事!

她不明所以的看过去,但是易木荣只是笑着,接下来又开始组织晚上吃饭的事儿。

“迎接新人哪能随随便便的?好好找个地方,订好位子,等我们到酒店安置好了再找你。”听起来是给手底下的人打电话,让找个晚上吃饭的好地方,而且专门为了她设置的。

沐司玥笑了笑,“不用的,我对这方面没什么要求!”

末了,又微蹙眉,“不是一共只有我们两个人么?还有其他同事?”

易木荣点了点头,“对,去年入职的两个小伙,今明两天会留在这里,然后飞往另一个城市做测评。”

她略微点头。

其实沐司玥对联合署的了解并不多,她只知道宫池叔叔手底下的机构,无论是私有的SUK,还是内阁都对荣京的发展帮助很大。

她选择这份职业,一来不用考虑前景,二来可以间接帮到爸爸。

去酒店的路上,她才转头看了易木荣,“联合署的行为在国际上很有权威?”

易木荣挺直脊背,“那是自然!”

“你现在做的属于文职,但国际上任何一个被测评国家的城市都必须服从这一数据,限定改善时间的。”

“若是军事政治性质的部门工作……被点到了那就严重了,一般不会用新人去处理。”

她点了点头,正好,易木荣把一个本子递给了她。

新职员可以了解的常识都在里边,包括规章条例。

因为她是例外,并没有接到联合署内部进行培训,宫池奕直接把她拍到华盛顿做空质鉴定,她只能利用这些时间去看资料。

从机场到酒店花了不少时间,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易木荣稍微绕了一段。

他们到的时候其他几个职员已经在酒店大堂等着了。

一看到他进去就兴冲冲的迎上前,然后才看到了他旁边的女孩,瞬间所有人又都收敛了动作。

低头整理衣服的整理衣服,抹头发的抹头发,眼睛却都直勾勾的看着她。

沐司玥淡然的笑了笑,跟着易木荣停住脚,就被拦在那儿做了自我介绍,一一握了手。

三四个年轻气盛的异性,她并没有什么心思去记住所有名字,也仅仅是介绍完一一握手。

直到最后一个男孩跟她握手,目光垂下来直直的看着她,但态度是稳重而绅士的。

沐司玥心头几不可闻的顿了一下,头一个仰脸看了长相。

不为别的,因为他手心里的粗粝感几乎让她产生了错觉。

面前的男人嘴角淡淡的勾起,看起来有着不同于别人的沉稳和进退有度,哪怕他说了一句听起来不那么合适的话,但听起来却丝毫没让她觉得有所冒犯。

“我也姓慕,以后叫你沐沐?”

她愣愣的,然后才把手收了回来,声音清淡而平和,“可以的。”

易木荣在旁边咳了咳,“餐厅订好了么?”

其中一人笑呵呵的道:“一切妥当!您先带沐小姐上去收拾收拾,咱们先去点菜?”

易木荣这才看向她,“都喜欢什么菜么?可以提前告诉他们。”

沐司玥依旧浅笑,“我不挑食。”

“诶~”易木荣一挑眉,“他们都是大男人,吃什么都一样,就你一个女孩,一定要挑的!”

没办法,她只得说了几样自己喜欢的菜。

临走的时候,沐司玥不经意的目光扫过那个好像不怎么爱热闹、也不怎么爱说话的异性,正好,他似乎一直在看她。

她只得把视线收了回来,往酒店的电梯走。

易木荣笑着让她先上电梯,进去之后又笑着问:“觉得联合署里的男孩都不错吧?”

她淡笑,“嗯,性格都很好。”

抿了抿唇,问:“那个同事叫慕……?”

她刚刚并没有用心记,但这么问,也并非真的没有记住,反而是因为某种想要确定的心思,所以问了一嘴。

不过她这一问,易木荣可是眼睛都发亮了,显然就是觉得游戏,笑着看她,“你这眼光也挺独到啊!”

沐司玥尴尬的笑了一下,摆手,“您别误会……”

“都是年轻人!”易木荣道:“我也年轻过,不用害羞!我懂的!”

她有些无奈,也就不解释了,越解释越乱。

片刻才听他回答了问题:“慕西城,他可不简单!”

果然,听到他名字的那一瞬间,沐司玥才发觉刚刚她确实一点也不够用心,但依旧那么敏感。

“是……城市的城?”她忽然打断。

易木荣点头,“嗯,对,说起来好笑,听说是因为他在西城出生的?”

她不再说话,低了眉,右手略微握了手心。

他们的名字都相似着,掌心那股粗糙的触感更是如出一辙。

易木荣没发现她的异常,只是接着道:“听宫先生说,慕西城是进过部队,能力很不错,他就是华盛顿本地人,父亲似乎还是某个挺有威望的组织首长?”

然后笑了笑,“因为他是宫先生亲自面试进来的,所以背景不是很清楚,不过能力那是真没的说!”

她听着,心里的感触很复杂。

难怪也进过部队。

“你别看他年轻,进来才一年,基本比较难的事都是他解决的,在联合署是新人,但出去应该有势力,很给力!”

看得出来,易木荣很喜欢慕西城。

电梯到了之后,易木荣转头看了她,直接问了句:“你觉得西城怎么样?”

“嗯?”她楞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您别笑话我了,我才参加工作,只想好好提升自己。”

易木荣颇有意味的看着她,“别人可不一定这么想啊,再说了,联合署不禁止恋爱的,越积极越好!”

她很无奈,只得不接话了。

送她到了房间门口,易木荣摆摆手,“记得穿漂漂亮亮的!”

沐司玥只能笑。

关上门后索性在宽大的床上躺了会儿,看了看时间,十分钟之后才起来准备去洗个澡、换衣服出去吃饭,毕竟不能让人等太久。

幸好她也不是第一次舟车劳顿,并没觉得多累,也没有不舒服。

他们从酒店去对面的餐厅时已经过去将近四十分钟。

她只是随便换了一身裙子,但易木荣看到还是惊艳了一把。

二十多岁的女孩,身材真是极好,他不是故意观察人家,只是哪怕一打眼看过去也是很惊艳的。

这一点,在她进包厢时再一次得到严重。

原本低头自顾聊着的几个同事一下子都在盯着她。

沐司玥被看得不好意思,笑了笑,“久等了!”

她刚走进去,慕西城已经起身给她拉好椅子。

沐司玥谢过之后很自然的坐下了,而慕西城就坐在旁边。

易木荣看的是津津乐道。

新老同事见面,饭桌上的气氛自然是好的,但沐司玥发现身边的男人确实太爱说话,大多是微勾嘴角聆听着。

很简单的细节,却给人一种很舒服、很稳的感觉。

因为明天是随意逛这座城,不是正式工作,所以今晚喝点酒很正常。

而因为桌上有她,所以都有表现欲,直接叫了两件啤酒摆在一旁,有人笑着提议,“今晚谁喝得厉害,明天和沐小姐组队同行,其他人不准走路,怎么样?”

一众人起哄,“那就你最没希望!”

沐司玥很无奈,“我不太会喝酒的!”

上一次和彦哥哥在会所喝了一次,好像喝了挺多,后来睡得太厉害,所以她也不敢乱来。

“你偶尔陪一杯就行了!”易木荣发话。

酒一倒出来,桌上更是热闹。

但慕西城始终不那么吵闹,甚至偶尔还要照顾她。

沐司玥喝完两杯之后明显感觉现在喝的和那晚在御宴庭喝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有点受不了。

“不舒服?”慕西城手里端着杯子,略微侧首,话是问她的。

她勉强笑了一下,“还好。”

第一件酒喝完之后占上风的同时给她倒了一杯,意思是要跟她喝。

她有些为难。

下一秒,身边的男人站了起来,“我替她喝一杯,不介意吧?”

同事们都对她很友好,但对慕西城可不会客气。

“你要代喝,那肯定不能是一杯呀!”易木荣挑着眉,赢得一众人的起哄。

慕西城笑了笑,浓眉皱了一下,倒也笑着同意他们点数。

“五杯!”

“六杯,吉利!”

慕西城点头,“行,就六杯!”

然后自己给自己倒酒,整整齐齐的摆了六杯。

沐司玥微蹙眉看了他,他这一晚也不怎么闹腾,但不是内向,那种气息让人觉得他和这些刚出社会的人不是一个档次。

所以,她其实不那么担心。

果然,慕西城一杯接一杯的喝,基本上是面不改色,甚至是比较优雅。

最后才放下第六个杯子,抽了纸巾擦了一下嘴角。

一旁看着的人都安静着,好一会儿才都拍手,“你也够拼的!”

慕西城笑了笑,坐了下来。

到这里基本就不用看了,明天肯定是他陪同沐司玥外出逛街。

连从餐厅送她回酒店的活儿也落到了他头上,而其他人很识趣的都说再坐会儿,让他们俩先回去。

八月底的华盛顿,夜晚并不冷,沐司玥穿了短袖的裙子,慕西城的外套搭在臂弯。

在马路边等着的时间,还是问了她需不需要外套。

她笑了笑,拒绝。

过了马路还要走一段才到酒店。

慕西城今晚喝了不少,但他确实一点醉意都没有,沐司玥都怀疑的看了他几次,最后看得他似笑非笑的勾唇看她。

“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

慕西城说:“我酒量还行。”

沐司玥这才点头,“嗯,挺好。”

走了一小段,不知为什么,他忽然说了一句:“你不像二十四的女孩。”

她愣了一下,又觉得有趣,“你也不像二十五的啊。”

他的名字、掌心、经历,甚至是那种稳重偏冷的气息都像那个人。

她的话让慕西城彻底弯着嘴角。

后来两人索性在酒店前站了会儿,闲聊,顺便醒酒。

慕西城问起她:“你确实是沐寒声沐先生的女儿?”

沐司玥淡笑,“不像么?”

他摇头,“有些意外。”

毕竟,荣京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高,意味着沐寒声一家的地位也不低,居然还能这么碰到。

“实习?”他又问。

沐司玥摇头,“不是。”

然后才知道他现在在联合署,但合同只签了一年,并不是要一直做下去。

“这也可以?”她有些惊讶,宫池叔叔的地方,还允许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进来练手又出去?

不担心信息外漏?

慕西城半开玩笑,“现在看来,可以考虑一直待下去!”

她笑着,“家里有亿万家产要你回去继承?”

也只是随口一说的,没想到的是慕西城居然只是微挑眉,大概是默认了。

她略微的惊愕,然后就知道不该多问了。

最后慕西城送她进了酒店,到了房间门口,告别的方式还是客套的握手。

甚至客套的说着:“都姓mu音,也是缘分,明天就只能我陪你了?”

她礼节性的笑了笑,“很荣幸!”

进了房间,沐司玥也没换鞋,直接到了床边躺上去,不玩手机也不看电视,呆呆的躺了好一会儿。

仔细想一想,她接触过的男性少之又少,除了几个兄长和顾阿姨家的云暮,也就一个顾城吧。

她头一次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再认识的男生相处起来让她很舒服。

至少说明,这份工作不会让她很难适应。

那晚她睡得还不错,早上起得也就早了。

刚起来,房间里的座机就响了。

“起了么?”慕西城好听的声音,语气平缓得恰到好处。

她点了点头,看了时间,“也不早了呢!”

那边的人道:“给你订了早餐,记得开门。”

沐司玥小小的愣了一下,然后才点头,“……哦,好。”

果然,电话刚放下,她的早餐就送上来了,而且是三种样式,让她选。

她皱着眉,的确有她喜欢吃的,那她不选的怎么办?

侍者笑着看她,“女士不用纠结,您没选的,另一个房间说了送他那儿去。”

那就是慕西城了。

这种处理方式让她笑了,安心的挑了自己喜欢的那一份。

这一个早餐,加上昨晚一起吃饭,慕西城几乎了解了她的饮食爱好,所以中午跟她一起出去时,在各个环节的安排上都如鱼得水。

他们就在华盛顿最繁华的街道,体验那种浓厚的繁华气息。

不过因为沐司玥不是特别爱逛街,去餐厅的时间提前了。

车子开了一段,慕西城忽然问她,“你带人了?”

“嗯?”她纳闷的蹙了一下眉,没明白过来。

慕西城颔首指了指后视镜,“不是跟着你的?”

他的车子后边有一辆黑色轿车,不远不近的跟着,甚至之前,慕西城就发觉了有人在他们身后。

沐司玥蹙眉,临时问了老沐,才知道邢楚竟然一直暗中保护她,跟过来了。

慕西城这才点了一下头,“那就没事。”

但沐司玥略微不解的看了他两次。

邢楚是专业保镖,既然是暗中保护,按说是不会被人轻易发觉的,至少这一路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慕西城这么敏感?

她正想着,慕西城已然开口:“我进过部队。”

所以警惕性比较高是正常的。

沐司玥也觉得正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车子停在一个餐厅门口,中午这个当口客人并不少。

“已经叫人订好位子了!”慕西城开门让她下了车,很周到的告知。

她笑了笑,放心了,因为她确实饿了。

一路进了酒店,往二楼走,引着她到了窗户边的位置,“听说你喜欢安静,视野又不错的位置?”

沐司玥也没问他从哪听说的,但那个位置她确实觉得很好,从窗户看出去就能看到街景。

餐桌布置得很用心,大概还特意换过桌边摆着的花束,玫瑰花瓣上的露珠都没散去。

慕西城特意要了中餐,菜色都是她喜欢的为主。

“你不用这么迁就我的!”沐司玥觉得不太好意思。

他只是微微勾唇,“能有个人愿意一直迁就也是一件幸事?”

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接什么,干脆就不说话了。

因为上午逛了几个小时,她很想多坐会儿,吃放速度也就很慢,偶尔看向窗外,慢慢享受着。

同样是要求视野不错的人从楼下被侍者引上来时,沐司玥并没有去关注。

直到低眉接下慕西城布置的才,礼貌的浅笑着说谢。

吃了几口,却总觉得一股说不出意味的视线黏在脸上。

她微蹙眉,抬眼看向对面的慕西城。

慕西城的确看了她,但显然,他没有一直盯着她看。

下一秒,沐司玥的视线越过慕西城的肩,超厚看去。

心口猛地一钝!

她连手里的动作都整个停住了,目光定定的动不了。

对面那双显得深而沉的眸子就那么盯着她,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那张脸依旧英俊,甚至越发透出一股子刚毅沉稳,玄色的衬衫,配带着儒雅墨蓝色的领带,很正式,也很迷人。

“怎么了?”慕西城发觉了她的异样,微蹙眉。

她猝然回神,视线仓促的收回,显得有些凌乱的眼神,又勉强摇头,“没!”

慕西城已经回头看过去。

正好顾城对面的女子也发现他直愣愣的盯着对面,也跟着一转头。

巧的就看到了慕西城,女子美眸微瞠,视线里的意思十分明显:“你怎么在这里?”

但慕西城只看了一眼,淡淡的把视线收了回来。

沐司玥此刻根本没了吃饭的心思,但她也确实累,不想这个点儿离开酒店又出去逛。

她抿了抿唇,抬头刚想说点什么。

余光里,男人挺拔的声音正在往这边迈步。

那一刻,她似乎连心跳都变得重而急,可她不想面对他,更不想有任何交谈!

下一秒,她忽然站起来。

慕西城关切看了她。

她说:“……我,我去趟洗手间!”

慕西城刚点头,她就转身离开,脚步有那么点焦急。

而那边迈步过来的顾城脚步缓了缓,看着她的躲避,视线放在了桌边剩下的男人身上。

又看了那束鲜艳的玫瑰,脸色很沉很冷,薄唇淡淡的抿着。

他说过的,她这三年可以属于别人。

只是此刻,别在西裤里的手是握紧的。

“顾城!”不远处的慕瑶蹙着眉,提醒他今天是出来办事的,怎么忽然要走了?

但顾城听而不闻,转了步子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沐司玥站在洗手池前,略微的吸了口气,胸口很闷,似乎不痛,但是很难受。

她并没有去猜他这三年的生活是什么样,但一直以为是那两年似的封闭,而不是有时间和女人约会。

“哐!”门口轻微的声音。

她蹙了一下眉,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人,眉头更是紧了,却没转身。

门被他关上了,迈了两步后立在那儿,“他是谁?”

他的嗓音依旧那么清澈,低低的,却显得很冷。

沐司玥抿了唇,终究是转身看了他,但也只是一眼,就好像只是陌路,拿了包就要错身而过。

他稳稳地立着,修长的手臂一伸就将她拽回来,放在跟前,固执的重复那三个字的问句。

沐司玥不说话,手腕动了动,无果。

才看了他,“放开我。”

她挣扎的力道从无到有,再到一点点剧烈起来,因为受不了他那么盯着她。

最后情绪有了起伏,“放开我!”

手臂忽然被他捉住,一下子扯到跟前,“你来这儿做什么?”

沐司玥柔唇紧了紧,“跟你无关!”

她只想脱离他的力道,手腕被捏得生疼也顾不上。

一来二去的挣扎之下,她整个人只觉得一阵晕眩,翻转之后忽然被压在墙面。

他吻下来时,沐司玥是愣神的,本该陌生的熟悉感,一下子就钻到了心里。

可她回过神狠狠推开他,甚至顺势就抬手一巴掌要挥下去。

被他徒手接住,看着她的视线变了又变。

其实她明白他想干什么,他想知道她到底还是不是两年前的沐司玥,还是不是他的。

但凡她念着他,就绝不会因为一个吻而挥这一巴掌。

事实正好相反。

“没关系。”他薄唇动了动,“不会太久,就当让别人替我照顾你。”

呵!沐司玥嗤然看他,“你算什么?”

“笃笃!”卫生间的门被敲响,传来女子略微焦急的声音,“顾城,快来不及了!”

他勾在她腰间的手几度紧了又松,终究松开她转身开门离去。

沐司玥紧绷的身体忽然垮下去,靠着墙壁愣了好久。

鼻尖好像还有他身上的气息,抓着包的手一直都是紧紧的。

等她回到餐桌边,隔壁桌的人已经走了,慕西城略微担心的看她,“不舒服么?”

她摇了摇头,笑意很勉强。

慕西城直接道:“不舒服就吃完饭回去休息?你要住好几个月,还有很多时间的。”

沐司玥也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不经意的视线往窗外看去,正好看到一男一女除了餐厅,径直往对面的大楼走去。

对面是一个银行。

他们从餐厅出去的时候,沐司玥也想去银行取点钱。

但慕西城皱了一下眉,阻止了她,“酒店旁边也有银行的,回去了再取?”

她笑了一下,“我怕回去途中又有想买的。”

“我刷卡。”慕西城几乎都没想的回答。

沐司玥只得上了车。

车子从餐厅的停车位离开,走了一小段,慕西城往后视镜看了看,略微蹙眉。

沐司玥也看了一眼。

当然,他们看的并不是一个东西。

她是想,如果邢楚一直在保护她,应该在后边。

但慕西城看的是餐厅对面的那家银行。

她刚把视线收回来,只觉得车子忽然猛地摇了摇,关着的窗外传来一阵低闷的轰鸣声。

“地震么?”她握了门把手。

米西城略微抿唇,车速反而加快了些。

但沐司玥已经从后视镜看到了刚刚还好好的银行大楼此刻一片火光,滚滚浓烟下隐约可见半边楼的废墟!

她呆呆的没了反应,脑子里首先反应的是刚刚看着他和那个女子进了银行大楼!

“你开回去!”她忽然抖了音调,一下子抓了慕西城手臂。

慕西城侧首看了她,并没慌,但声音多了几分凝重,“我在这里长大,遇到这种事最是远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