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别碰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摇头,“你掉头一下,要么从那儿绕一圈行不行?”

看她一脸的焦急,慕西城微蹙眉,车速稍微缓了下来,“里边有你认识的人?”

她没有立刻回答,所以慕西城准备加速,一边道:“这座城说安宁也安宁,但普遍持有枪支的后果就是随时可能面临危险,你要做的是自保,其余是警方的事。”

沐司玥忽然看了他,“你是不是知道那儿会出事?”

他刚刚就阻止了她前往,有这么巧么?

慕西城神色很自然,“我若是知道,午餐就不会定在这儿不是么?”

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毕竟他们不熟。

至于顾城……

他那样的身份,估计也轮不到他出事吧?说不定还是他挑起的。

远远看着那儿的一片狼藉、混乱,沐司玥再一次觉得他们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总是要面临这些,她根本办不到。

她还是被慕西城载了回去,一路上几乎没再说话,显得心不在焉又几分焦躁。

慕西城送她到房间门口,特意站了会儿,在她即将进门时忽然伸手撑住门,低眉看了她。

沐司玥微蹙眉抬头,“怎么了?”

“如果觉得不舒服,下午就不出去了,晚餐就在这儿吃?”

她并没什么所谓,笑了笑,“可以。”

然后见他在上衣兜里摸了摸,拿出一张卡,递到她面前,“忘了取钱,需要就直接刷。”

沐司玥皱了一下眉,赶忙摆手,“我不缺钱,我自己也有卡!”

她虽然是刚参加工作,但真的不缺钱,每年爸妈、三个哥哥,还有大伯什么的给的压岁钱全部攒下来也是一大笔财富。

慕西城勾了一下嘴角,直接塞进她手里,“不一样。”

然后道:“你要住几个月,省得再办这儿的卡,也没多少,用完了得你自己往里转。”

看你样子,完全像东道主在招待她。

沐司玥还想说什么,他将她往里推了一步,然后准备关门,临了一句:“好好休息,晚餐我叫你。”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到了晚餐时间,沐司玥并没有见到慕西城,连其他同事也说不知道他去了哪,只说临时有点事。

所以她打算晚餐做东,其实刷的慕西城的卡,算他请客,也避免了她自己花别人的钱。

结账的时候工作人员看了看卡,又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不够么?”她礼貌的淡笑。

柜台前的人才笑了笑,摇头,“没……就是,您是卡的主人?”

很显然不是,所以才会这么问。

沐司玥摇头,“我一个朋友的卡。”

对方点了一下头,依旧很礼貌,“您稍等!”

然后低头不知道做什么登记,还打了个电话,没说几句话,但挂掉电话就爽快的刷卡结账。

递卡回来时很客气,甚至带了几分恭敬,“八五折的优惠,您收好卡!”

沐司玥微挑眉,折扣这么好?

结账回来后,她总觉得这卡不是一般的银行卡,或者什么只图方便没有各种手续费的本地卡那么简单。

但是问了易木荣,他也表示不清楚。

只笑着看了她,“顾西城虽然性子那样,看起来神秘了点,肯定不至于是什么坏人,放心吧!”

回到房间,她坐在床边,闲来无聊查了查这个银行。

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规模不大,适用范围也不广,但都是些特殊人物。

没有其余更多的资料了。

正看着,她想到了中午的银行爆炸事件,试着查了查,居然一点信息都没有。

她就那么盯着屏幕发了好一会儿呆。

*

此刻郁景庭正蹙着眉看着不远处的人,受了伤,但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顾城眉头都没皱一下。

“怎么回事?”片刻,郁景庭才随口问了句。

顾城将沾了血的棉球一扔,利落的穿上衣服,“小意外,没什么。”

“没什么?”郁景庭抬眼看了他,“你可是已经历练两年了,从来没出过这种低级错误。”

事情算是处理妥当了,但他不应该带上回来,这不是他的水平。

郁景庭还十分放心的,所以听到他受伤的时候很诧异。

“如果不是保护沐司玥的小队支援,你这会儿恐怕在医院了,知道么?”

没错,两年来,沐司玥身后有郁景庭的一队人马,这是顾城当初答应他接替位置的条件之一。

避免了像上一次一样别人找顾城而误伤她。

顾城听完依旧是漫不经心的,一点表情也没变,好像疼的不是他。

过了会儿才从兜里掏出一张看似账单的东西递过去。

郁景庭接过来,“什么?”

“他是谁?”顾城在户口缠上纱布,紧了紧,随口问着。

郁景庭这才看了账单上的签字:慕西城。

微蹙眉,看了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城没说话,低眉自顾的做着手里的事,等着他回答。

因为郁景庭一会儿没开口,他看了一眼时间,道:“我还得回基地。”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赶紧解决这个疑惑,否则他不回去都会去查的。

没办法,郁景庭微挑眉,把条子放下,看了他,“你不是认识慕瑶么?她没和你说过?”

想想也是,顾城不喜欢跟人闲聊,私人问题肯定不会问的。

郁景庭才接着道:“慕老先生是只有一个独生女,但混成那个水平,年轻时的女人自然少不了,慕西城算是私生子,至今没什么名分。”

当然,只是表面没有名分,至于慕老有没有给自己的儿子留路,那就只有本人知道了。

“一个组织也不怎么可能交到慕瑶一个女性手里。”郁景庭这么说了一句。

所以按照常理来猜,慕西城还是很有可能继承SB组织,只是在他做好一切准备,有足够能力之前,慕老必然不会对外宣布任何决定。

顾城眉峰微蹙,“这就你一直排斥合并慕家的原因?”

怕和慕西城起冲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浪费精力?

郁景庭笑了笑,“没那个必要。”

他自己的实力足够,何必去招惹一个嫌麻烦的女人?

顾城收了药起身,“别人可不一定这么认为。”

郁景庭看着他往门口走,并没有留他,只是微蹙眉,因为不知道还发生了什么,所以不十分确定他话里的含义。

下一秒,他才想起来,保护沐司玥的人怎么忽然出现在华盛顿?

顾城又忽然问起慕西城?

莫不是慕西城和沐司玥在一起?

想到这里,他也跟着蹙眉,如果是,那慕西城倒是够聪明,有了一个沐司玥,不就等于有了沐寒声支持?他要争过慕瑶,接手SB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想通之后,他倒是松了眉宇,因为这和他没什么关系,只能算是慕家的家事了。

晚上十点已经过了,沐司玥准备休息,刚走到床边就听到了敲门声。

她蹙了一下眉,还是走了过去。

看了猫眼,没见人,放在门把上的手没动,“哪位?”

没人回答,但门铃又一次响起。

她眉心紧了紧,这种等级的酒店安保是没有问题的,但她警惕性也不低,抿了唇,干脆转身回去了,当做这屋子里没人。

躺在床上,她抬头看了看门口,已经安静下来。

正放松下来,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猛地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看到黑影时全身一紧。

“啊!”本能短促的惊叫,冷汗骤然就出来,但受惊过分突然,她一下子没有别的反应。

窗户边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她床头的灯开着,也在他走了几步后看清了他。

并非看清他的容貌,只是那身影太熟悉。

沐司玥几乎是呆愣着,这么高的楼,他是怎么进来的?不会走门么?

顾城在她床边停了下来,身上的衣服还是下午那套,但是领带不知道哪去了,看起来多了几分随性。

“……你来干什么?”片刻,她才尽可能平静的语调问着。

他在床边坐下,目光就在她脸上,也不回答她的问题,只薄唇动了动,“怎么认识他的?”

她蹙起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谁。

“慕西城。”顾城这才直接问。

沐司玥神色变了一下,“你查他干什么?”

她的第一反应便是他随随便便的调查自己的同事,她现在不是小孩了,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让身边的人去打搅同事。

顾城看着她的神态变化,眸底几乎是沉了沉,“紧张什么,很重要?”

沐司玥看着他这样跟自己说话,索性把两个人的关系定在了陌路上,往旁边挪了挪,“我应该没义务跟你交代这些。”

她本来是准备睡了,但这会儿他在便是,没法脱了衣服直接躺下,索性拿了一旁的书,“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出去,我需要安静。”

但下一秒,她手里的书直接被顾城抽走,扔到了她够不到的柜子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连人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就交?”他已然眉峰轻捻。

这让沐司玥热不住笑了一下,略微讽刺的看着他,“我跟你没关系,你无权干涉我的生活……你可以出去了么?不出去我叫人了。”

有那么一会儿,顾城没说话,然后在她真的去拿手机准备叫人的时候下颚紧了紧。

连手机也抢了过来,又顺势将她扔回床上,半个身躯俯了过去,“我和你什么关系?要在这儿证明?”

她愣愣的看着他,双手刚要推,又被他捉了直接禁锢在头顶。

沐司玥有些慌,甚至无法和他对象。

但是撇过去的脸被他扳了回来,冷着脸颇有警告的意味:“离他远一点,能做到么?”

“凭什么?”她强忍着距离太近带来的不适。

凭什么?

顾城眉头蹙了蹙。

“凭这个。”他唇畔低沉而模糊的一句后很不客气的印在她唇上,知道她挣扎不掉。

沐司玥心里绷着的紧张被这一下全都炸碎了。

明明都说了没关系,他选了自己路,现在又这样是什么意思?当她是免费的?

“你放开我!”她哪哪都动不了,只有一双眼盯着他。

顾城今晚还得回去,但忽然不想赶路了,看了她好一会儿,完全忽视她的反应。

冷不丁的问了句:“住多久?”

沐司玥柔唇抿着,“我来度蜜月,你管我住多久?!”

一句话让顾城眉峰彻底拧了起来,几不可闻,“什么?”

“你松开!”她试图把手摆脱出来。

但似乎真是惹到了他,下巴被捏着,必须跟他对视。

几秒后,他又忽然把她的手拿下来,双手十指摆在面前看了一遍,随即冷然扯了薄唇,“沐小姐寒碜到嫁人都没个婚戒?”

“我不爱要怎么了?替我老公省钱不行么?”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种理由,但觉得甚好。

她很顺口的报出那个称呼的时候,顾城定定的看着她,“这种称呼若放在别人身上,你就是在害他知道么?”

只能是他的。

“顾城你有病!”沐司玥不知道还有什么词,其实真的生气。

还有说不出的憋屈,她没法左右他的选择,他还要处处干涉她,凭什么?

他却勾了勾嘴角,“流氓通常都有病。”

拇指碰了碰她唇肉,“说,喜欢什么牌子,什么款式的戒指,不用替我省钱。”

沐司玥几乎是咬着牙瞪着她。

枕头边放着她的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顾城瞥了一眼就拿了过来,直接接通。

也是接通的那一秒,他松了她的手腕顺势下移的手忽然捏了她一把。

沐司玥冷不丁的低叫,他又正好把手机放到她嘴边,然后又贴到自己耳边。

电话那头的慕西城微蹙眉,“沐沐?你怎么了?”

顾城薄唇微凉的扯了一下,开口,“她很好,准备睡了。”

然后直接挂掉,手机扔回柜子上,目光却低下去盯着她,低低的嗓音里满是阴阳怪调,“沐沐?”

沐司玥一听就知道是慕西城,反而淡然的看着他。

越看她这么平静,顾城心里越烦躁。

她看出来了,他确实是介意,甚至生气了。

一下子从她床边起身大步往门口走,大概是想起了他是从窗户进来的,脚步又停住了。

也是那会儿,门铃忽然响起。

顾城转头扫了她一眼,目光里几乎没有温度。

而后迈步直接去开门,不用想都知道谁在外边。

果然,慕西城似乎刚回来,穿戴整齐,眉峰微蹙的站在门口。

顾城开了门,棱角微冷,看了慕西城皱起来看着的模样,薄唇碰了碰,“看来认识我?”

他要接手郁先生的位置,这事在圈内也不算,何况,他还是慕瑶的弟弟,只要留心,多少都会知道。

慕西城往里看了一眼,“沐沐呢?”

顾城听到这个称呼,唇畔紧了紧,“慕少如果不介意,借一步说话?”

“我进去看看他。”慕西城往前挪了一点。

顾城没让,目光平稳。

“既然如此,我直说。”顾城道:“别碰她,她不是你能借用的阶梯。”

慕西城笑了笑,“顾先生好像对我有所偏见?”

“你可以走了。”顾城不想跟他废话。

慕西城却也不退不让,依旧是惯常的语调:“我去看看她。”

门被拉得大了点,沐司玥已经起来了,看了门外的人,笑了笑,“怎么这么晚不休息?”

慕西城看了她,微勾唇,“中午受了惊吓,怕你睡不着过来看看。”

“我没事!”沐司玥浅笑。

“朋友?”慕西城颔首向顾城。

沐司玥没说话,她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该怎么定性了。

半晌,她才点了一下头,“嗯。”

慕西城这才点了点头,“那就好……早点休息。”

她点头。

慕西城走了小片刻,两个人还站在门口,还是她先开口,“你也该走了。”

然后把门拉得大了点,等着他出去。

旁边的人一直没有挪步,皮鞋稳稳的踩在她旁边的地毯上。

沐司玥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他一直盯着她,没有表情,双眸很沉很重,薄唇抿在一起。

那种深暗的眼神让她蹙了一下眉。

她索性一手开着门,一手去推他,想把他推出去。

可手刚碰到他,一下子被他扯了过去,顺势一把将房间门关上便吻了下来。

沐司玥蹙了眉,他却知道她所有想做的动作,双手还没动作就被擒住,整个人被他一下子抵到门边。

很用力,连吻也很用力。

她被吻得发疼,心里冒着无名火,整个人的力气也就大了不少。

顾城被她推开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了他几不可闻的闷哼,然后阴着脸盯着她。

“你走!”她瞪着他。

房间里并没开灯,只有床头的台灯亮着,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他整个人的阴影。

可她几乎能感觉到那种压抑。

他真的大步从身边经过的时候,沐司玥闭了眼,不知道怎么的,很难受。

房间门没关,她就在那儿站着,看着他转身从门口消失,好几秒才回到床上,在床边坐着。

伸手拿了被弄到地上的书。

捡起来时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上,皱起眉。

忽然起身开了灯,看着四个手指大半截都染了血,愣愣的。

下一秒,她才忽然想起中午银行的事故。

脑子里不知道反应了些什么,可人已经从床边快步往门口而去。

酒店走廊很昏暗,但她还能看到那个步伐宽大的背影。

几乎是小跑着看着他已经拐弯走向电梯,沐司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等她到了电梯边,他已经进去了。

“顾城!”这时候她才猛然喊了一句。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顾城从电梯里抬头看了她,目光很沉。

她冲过去按着打开的按键,可电梯一点反应都没有,已经显示在往下走了。

她搓着沾了血的手指,不安的站在那里,一直看着电梯抵达一楼,鼻尖一点点发酸。

很明显,他真的生气。

明明是她乐见的,但心里很难受。

那一晚她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手机拿起来几次后又放下,终于还是忍不了的给他打了过去。

然,顾城没接。

听着手机里的盲音,她刚刚的所有不安又莫名其妙的被打散了。

既然他不想接,她就不再打了。

去了洗手间,彻底洗掉手指上的血,努力让自己睡着。

第二天、第三天,她打过去的电话始终都没有回过来,直到她几乎忘了。

她的工作逐渐进入正轨,在华盛顿住两三个月,开始的几天闲逛后正式工作。

慕西城从未再问起过她和顾城的事,也没问他的身份,只和她交流工作上的事。

关于感情,也没有明确的表示过,但周围人基本都在默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种感觉也说不上好不好,但她知道和慕西城是不可能的。

他们太相似,相似得让她不安。

也是因为这样,那天慕西城忽然问她:“是不是觉得我和顾城很像?”

她愣了一下,“……没。”

他笑了笑,“你第一天见我,就能感觉到。”

沐司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略微低眉。

“分开多久了?”慕西城又忽然这样问。

她微蹙眉,抬头看了他,他接着问:“和他分开多久了?”

沐司玥张了张嘴,不太想谈,但还是说:“两年多。”

慕西城低眉看了她,“两年多足够清空一个人了。”

她有些愣,下一秒已经被他牵了过去,没走几步就是个花店,这几乎是他们这周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

而他刚到,花店里的人笑着直接递上了订好的玫瑰。

沐司玥彻底呆愣的看着他走到面前。

慕西城也很高,走到她身边充满压迫感,低下头看着她,眸色温和,递上玫瑰。

她想摇头,他直接把话放进她手里,就像当初把银行卡放进她手里一样。

然后道:“没让你立刻答应,慢慢清,我不急。”

沐司玥抿了抿唇,“……慕西城……。”

他几乎是一种温柔和耐心的眼神看了她,等着她说下去。

但沐司玥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曾经是想着必然只会跟顾城一个人的,后来他做了那样的选择,她就空了,没再想过以后。

以至于现在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想不出来。

“去吃饭吧。”他微勾唇提议。

沐司玥现在根本没有吃饭的胃口,可想而知饭桌上是怎么样的味同嚼蜡。

回去的路上,她几次抿唇,总觉得那么大一束玫瑰抱在怀里扎得慌。

到了酒店门口,她想把卡给他还了。

慕西城勾了一下嘴角,没接,“最近没刷么?”

她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才听他说:“难怪,名字改成你的了,谈不上还了。”

沐司玥皱了眉,“这怎么行?”

他已经往前走了,可她坚持要给。

两个人就站在酒店门口。

实在僵持不下,她看了他,“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卡?别说银行卡这种等于没回答的话。”

她仰脸看了他,“我刷了一次,柜台人员很谨慎。”

慕西城低眉看了她几秒,目光是坦然的,然后问:“知道慕家么?”

沐司玥摇头。

她是出生在什么都该知道的家庭里,但家人对她全方位保护,很多事她是根本不了解的。

慕西城似是笑了笑,因为这样就已经没办法继续解释下去了。

抬手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一侧,“可能……顾先生会觉得我不怀好意。”

她的这层质疑来自于顾城,他是这么想的。

但也直视着她,很直白的道:“我不是坏人。”

沐司玥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也试着问过易木荣,可他也不知道,所以她还能怎么办?

站在电梯里,狭窄的空间散发着玫瑰的香味,她却一路微蹙眉。

慕西城一路把她送到房间门口,“进去吧。”

她勉强笑了一下。

进了门在门板上靠着,闭了眼。

“大小姐。”昏暗的房间里忽然一声称呼吓得她陡然睁眼,拍亮灯。

邢楚站在门口不远处,低了低眉。

沐司玥蹙起眉,“你怎么在这儿?”

来了之后邢楚一次都没有露面过的。

邢楚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花,是出于本能的。而她低眉看了一眼,顺手往旁边放,“怎么了?”

邢楚看了她,道:“顾城想让小姐过去一趟。”

听到这个名字,沐司玥吸了一口气,想到他这么久也没见回电,已经恢复之前的平静了。

所以她没说话,换了鞋往浴室走。

“是他派过来的保护您的保镖给我的口信。”邢楚又道。

沐司玥停了一下,“他派过来的保镖?”

她身边什么时候有别人派的人了?

邢楚其实也知道一些,“顾城可能不方便出来,伤得比较重。”

沐司玥原本皱着的眉紧了紧,转过来盯着邢楚,好半天,她紧了手心,不说话。

上一次他就是伤着离开的。

果然受伤都是家常便饭,既然是家常便饭,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去!”她说了一句,终于进了浴室,“嘭!”的关上。

邢楚就在外边候着,眉峰微蹙。

兜里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来看了一眼。

郁景庭的号码他是认识的,犹豫了会儿还是接了。

“沐小姐还没回来?”郁景庭似乎是拧着眉问的。

邢楚睁着眼睛说瞎话,“嗯,也许会晚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