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完全失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边顿了会儿,干脆给了句:“告诉她人命关天,回来务必给我回电。”

邢楚蹙了蹙眉,勉强点头。

但是挂了电话也只能看着浴室的方向干瞪眼。

沐司玥洗澡洗得并不安心,水开得很大,砸得皮肤都疼,反而没法做到专心致志。

她不想去是真的,并非不关心。

而是不想再莫名其妙的纠缠,尤其,看到他受伤,她会没由来的生气。

明明可以不选这条路,是他自己非要折磨自己,怪谁?

关掉水,她在洗手台边闭着眼靠着。

隐约间听到了有人来敲门。

邢楚去开了门,门外就是顾城让郁景庭派到她身边暗中保护的人。

不用想,当然是来请她的。

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忠于郁景庭还是忠于顾城,总之,这一次过来显得态度强硬多了,直接就进了房间,看到浴室亮着灯,走了过去,抬手就敲门。

邢楚本来可以阻止,但是他没有,大概是私心里也希望她能过去一趟。

沐司玥被敲得有些烦。

“别敲了!”她站在里边很烦躁,随手抓过浴巾裹上,直接开了门。

门外的人反倒是不放肆了,低了头一眼都不看她,但嘴里一点都没闲着,“沐小姐,就麻烦您走一趟,行么?”

“我欠他的?”她素眉蹙着。

但也问了一句:“他怎么了?”

来人却也不说到底什么情况,只是传达了他受伤的讯息,严不严重,怎么受的伤,为什么要见她,一概不提。

所以她最终跟着出了门、上车,但是一路上表情很臭,冷着脸。

华盛顿并不小,但她也蹙了眉,感觉都足够走出国界去了车子还没停。

“到底什么时候到?”她蹙起眉。

司机还是不说话。

她想打开窗户,但是一旁的人不让。

而她明显感觉这都出了郊外了,风刮过窗户的感觉和市区里是不一样的,感觉是在走山路?

沐司玥忽然有些慌,“你们到底是不是他的人?”

一旁的保镖终于看了她,那眼神十分明显的意味,就好像在说:“顾城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胆子才针尖儿那么大?”

不过,嘴上说出来就客气多了,“您的保镖不都跟这么?”

的确是,邢楚就在她旁边坐着呢。

又过了将近二十来分钟,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沐司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自己去开了车门。

果然一下车,看到的就是很远的城市灯光映照出隐约的山头,她就在高处,被风吹得直皱眉。

邢楚之外的两人带着她往前走了两步,旁边是个小屋,类似于观光的建筑。

一个男人背对着站着,看起来是在观夜景,实则放在栏杆上的手不断的敲击着,等了很久。

听到响动,郁景庭转过来,“到了?”

两个保镖对他很是恭敬。

他摆了摆手,两人就出去了,只剩下沐司玥和他对面站着。

郁景庭左右看了她好一会儿,他也算认识傅夜七,所以看到这么精致的小女孩也不惊讶,毕竟父母基因好。

但她此刻一脸脾气、清冷盯着他的样子让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如果有委屈到沐小姐的地方,我道歉,但也是迫不得已,否则委屈的便是我了。”

沐司玥看着他,终于问了句:“你又是哪位?顾城呢?”

郁景庭指了指对面,在黑夜里几乎看不清的山顶,道:“他在那儿,不肯过来。”

话语间显得有那么些无奈。

郁景庭是真的无奈。

今天顾城是被禁止外出的,但是他非得出去,被郁景庭阻止了。

郁景庭也没料到,还剩不到一年的时候顾城会给他来这么一套。

顾城若是这个时候撂下他的基地势力不要了,这边慕西城又搭上了沐司玥,那他岂不是后继无人,还很有可能因为形势而被迫联姻慕瑶?

显然,他做不到。

所以除了对顾城妥协,郁景庭没别的办法。

就是这妥协让他这向来不给人脸色的人物很憋屈!

又看了她,“他现在的情况,若是再不下来,真的就出人命了。”

沐司玥蹙着眉,“我来了他就回来?”

郁景庭点头。

她站在那儿看了会儿,实在不是很情愿,这两座山看着很远,很高,站那儿都让她打寒颤。

身后已经有人在准备了,她转头看了一眼。

是缆车。

她一个人上去的,而且看着郁景庭和其他保镖竟然准备走,一下子蹙了眉,“你们去哪?

万一她一会儿过去了找不到顾城,或者回不来,就那么在那座山上?

郁景庭动了动嘴角,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到了,只道:“有顾城在,只要他没死,应该还不轮不到我们担心?”

她就那么被送出去了,根本不知道到了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中途黑乎乎的,只有远处城市的霓虹,透不了多少光。

甚至缆车逐渐停下来,她也没觉得旁边像是有人的样子。

“有人吗?”她蹙着眉走了下去。

有点冷,搓了搓手臂,走了两步就没再动了,她甚至打算转身回去了。

刚要转身已经听到细微的响声,皱着眉又转了回去。

这地方是昏暗,但她还能看清有人走过来,继续站着没动。

“冷?”他人还没靠过来就先问了句,嗓音不高不低,也听不出伤得重不重。

沐司玥这才想起来找手机,想借手机的光,但刚拿出来,手机就被两步远的男人直接夺了过去。

那么黑、那么远还抢得干净利落。

随着一句沉声:“没什么可看的。”

她眉头紧了紧,他进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直到他停住,“再退掉下去了!”

沐司玥往后看了一眼,不敢动了。

显然顾城不喜欢她这么躲着他。

但她这会儿是真的没什么好脾气,上一次头脑发热追了半路一直到电梯边,给他打电话都不接,这会儿她又跑过来不是倒贴么?

顾城往前走了一步,朝她伸了手,不乏命令的口吻:“过来。”

“不想。”她也干脆利落。

他忽然往旁边,沐司玥以为他要干什么,没想到是开了一盏灯,地上的路灯,并不是特别亮,但明亮多了,也不刺眼。

她抬头朝他看去。

原本以为,受伤的人估计会很狼狈,胡子拉渣。

但没有。

和往常也没多大差别,高档定制的休闲服,外套随意到有那么点不正经的拎着。

她不过来,他就走了过去,直接把外套裹到一直搓手臂的人身上。

沐司玥躲了一下,被他按住了,“再动我把你扔下去!”

他不爽的时候就总是喜欢这么凶她,也说不上凶,总之霸道得不讨喜。

她是接受了外套,但是往旁边挪了一步,冷淡的看着他,“我人也来了,能走了么?”

顾城薄唇微抿,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转头左右看了看山头。

告诉她,“这儿海拔将近四千米。”

沐司玥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然后下一秒,他忽然靠近,那种出身军人,又神神秘秘的训练了两年的人,没办法用出了“快”以外的次去形容,就很突然的到了跟前。

也一下子捉了她的手腕,她只觉得身体猛地被旋转了,然后感觉风忽然变大、变冷。

她已经被放在护栏边上,翻下去就是四千米海拔。

“你放我下去!”她紧拧眉看着他。

忽然想到了当初为了让她把Seven的戒指摘下来,把她扔到护城河边上的事。

直觉就是他有事,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就站在她身前,光线暗,否则就能看清他两条修长的手臂绕过她,在她身后扣得很紧。

可他脸上没多少表情,淡然看了她,“今天去哪了?”

“你管得着?”沐司玥随口就顶了一句。

顾城微微眯起眼,提醒:“……四千米。”

沐司玥很想一脚把他踹下去,可她现在连指头都不敢动,木头一样僵着看着他。

“顾城……”她几乎是咬着牙,“你最好别让我下去!”

下去,他就没好果子吃!

他居然认真的动了动眉毛,“那我走了?”

然后站直了身子。

她嘴唇瘪了瘪,“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顾城似是笑了笑,“你就是这么被人骗的?不知道别人身份、出身就跟着,让你来你就来,从这儿掉下去尸骨无存,你爸能飞过来?”

她过来怎么还成不对了?

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吓的,眼睛都模糊的,又努力瞪着他,“你千方百计让人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训我一顿是么?你有病么!”

面前的人很认真的盯着她,冷不丁的开口:“病得还不轻。”

他真以为三年而已,她都跟他十几年了,三年在怎么可能跟了别人?

可一旦看到一点点她靠近别人的蛛丝马迹就已经开始患得患失,病得都不惜跟郁景庭耍心眼把她弄过来了。

她身体都快绷僵了。

也是这时候,顾城才从兜里摸了什么出来,然后找了她死抓着不放的手。

“什么?”她这会儿全身都僵僵的,手被他拿过去的时候还不肯松。

顾城倒是觉得这个效果不错,扳直了她的无名指,戒指就要套上去。

沐司玥猛地反应过来了,忽然就缩手。

但是忘了她还坐在护栏边上,往后一用力容易把整个人带翻过去,吓得惊叫。

顾城眉峰紧了一下,一把将她拢了回来,“不要命了?”

她现在憋着一肚子火,声音忽然升高:“你再凶我一下试试!”

他抿了唇,看了她气得仰脸瞪着自己,几秒真的没说话,但事情没打算就这么过去。

“戴上去。”他声音缓了缓。

她再傻也知道戒指是什么意思。

“我有那么不值钱?”她要不是怕出事,早扭头走了。

谁见过两年前莫名其妙分开后,这才见面就要强行套戒指的,什么台词都没有,什么表示都没有?

想想老沐当初追老妈的时候,光是看碟、看纪事都能感受到浪漫,什么场面没有过?

“顾城所有家当都在这儿。”他低眉看着她,很认真,“还是你要命?”

她还在反应前一句话。

因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弄了个戒指,他这种人,无论什么,不做则已,做就一定追求极致,必然不是简单的戒指。

真的所有家当拿去买个戒指?

他这种职业绝对高收入……

“戴上?”这一次,他语气又好听了点,带了几分征询的味道,平和很多。

下一句却道:“不戴就一直坐这儿,要么就掉下去。”

沐司玥刚缓过来一点的心绪就这么没了,瞪着他,“这就是你非要让人把我弄过来的原因?”

想到这里,她觉得已经没有词语可以去形容他了。

“你能想个新鲜点的花样么?”她心里很气可是发不出来,“上一次摘戒指这么吓我,这一次又这么吓我,你……!”

“你是不是男人?!”她终于提高音量吼了一句。

太欺负人了。

顾城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大的气,吼得都开始喘了。

却盯着她,微微眯起眼,“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清楚么?”

沐司玥:……!!!

就那么瞪着他,“你放我下去!”

那一副只要她下来就一定会把他踹下去的模样,顾城勾了勾嘴角,“乖乖儿的,戴上。”

沐司玥忽然怔愣愣的。

他从来没这么说过话。

就一个粗糙的军棍,不是凶她就是吓唬她,再就是训她。

所以,她居然就这么被四个字叫得哪儿都酥了。

那个带了一点点儿化音的低沉尤其好听!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戒指已经戴在无名指上,她低下头,紧皱眉,“你给我拿走!”

顾城只是站在她面前,看着她急得要死,又不敢动,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眸底有一抹细腻的温柔。

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喜欢么?”

喜欢个屁!她现在无法用正常词语描述自己的心情,但本着修养,没把心里的话骂出来。

顾城觉得够了,伸手把她抱了下来。

可她一落地就是双拳四手都往他胸口招呼,“顾城你这个混蛋!”

“你能再幼稚点么?流氓!我没说接受!”

顾城任着她发泄了会儿,稍微隐忍的蹙了蹙眉,而后才捉了她两个手腕,“还想接受慕西城不能?”

眉眼低着看着,目光里一抹子危险,“玫瑰很喜欢?明儿是不是该戒指了?嗯?”

她愣了一下。

慕西城今天就是送玫瑰了。

他为什么知道?

“这就是你今天发疯把我弄过来送这个烂戒指的原因?”她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就因为慕西城一个行为,他这么幼稚?

不对,他这哪止是幼稚?

“你这根本就是耍流氓!恶劣!不负责任!”竟然还拿不继任来吓唬那个郁先生?

这是他会做的事么?

握着她的手往下放,顾城很认真的看着她,“反正我在你眼里就没做过正人君子。”

沐司玥仰脸盯着他。

他想近一步,她直接推了,脸色忽然变得很凉。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她一双眼不可抑制的变红。

“你是不是习惯了从小我身边就没有其他男性,所以但凡出现一个,你都要争,不是出于感情,只是出于本能的霸占?”

这种想法是最伤人的。

他们当初冷却成那样,这才见了一次,知道慕西城对她做了什么,所以他不甘人后?

只是为了和别人比?

何止是不负责任!

顾城薄唇抿着,他往前,她又要退,却被他霸道的勾了回来,狠狠按在胸口。

“感受不到么?”他低低的、沉沉的嗓音,随着胸腔共鸣震动。

“我能用身家性命来留你,也不惜扔掉一个男人该有的稳重,就当你眼里的流氓把你弄过来,你当我在玩,嗯?”他低眉看着她。

她不说话。

但已经开始要摘掉戒指。

顾城脸色一下子变了,但忍着没有动手,嗓音沉得有些吓人,“干什么?”

沐司玥费了劲儿才摘下来。

顾城就那么盯着她,“要扔么?”

那会儿,他整个人已经很冷漠,极度冷漠到足够把他内心里的惶恐藏得严严实实。

如果她想扔,他不会拦着,只能说明她心里真的装了别人。

看着他这样,沐司玥皱着眉,指尖紧了紧。

半天,终于仰脸看着他,“……你能不凶我么?”

顾城没搭腔,唇畔很冷。

她忽然觉得极其委屈。

眼泪一下子就成串往下掉,却倔得盯着他,“两年前我就说了,你选了这条路,那就没有我!”

“可你现在又来招惹我,还是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甚至耍手段强迫我!”

“我可以有那么多人去选,可以有那么多生活方式去选,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跟你每天担惊受怕?”

顾城几乎是几度握紧手心才忍住不去把她拥过来,没办法看着她泣到不成声的控诉。

声音很僵,“所以呢?”

“我选择你要受那么多委屈,为什么你不能对我好一点?”

哪怕不凶她,不训她,都好。

她下意识的抱着自己,手心在手臂上搓了搓,手指依旧紧紧握着他的戒指。

可下一秒,竟然看着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沐司玥倏然愣住,大脑一下子空白了。

“顾城……”她下意识的喊他,只是声音模糊而犹疑。

心里的恐慌而疼痛越来越大,她的要求很过分么?他怎么可以头也不回的走掉?

还是他终于被她说到事实,发现真的只是为了争夺,所以做了这些事?

脑子里彻底乱了,沐司玥闭了眼,堵不住的泪如雨下,蹲到了地上,几乎哭出声。

她从来没这样哭过,顾城一下子整个人都在疼。

开了几步远处的缆车门,走回来把刚捡起来的外套再一次裹到她身上。

沐司玥这会儿只想低着头把情绪都哭出去,不管不顾,也不起来。

“别哭了。”顾城眉峰拧得很紧,胸口一阵阵的疼,她再这样,只怕要了他的命。

几乎把蜷成一团的她整个人抱进怀里,许久才无奈的叹一口气,“我还要怎么对你好?”

“我说的话你有一句听的么?”他的声音其实很温和,温和得几乎夜风一吹就散。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抽泣,但也瞪着他,当着他的面,把戒指随便套进十指上,刚刚好。

然后一脸倔强而高傲的扬起下巴,“除非你把我手指砍了,否则只要我一点不满意,这辈子别想我把它戴到无名指上!”

那一副架势让顾城愣了愣。

他以为,她会扔了。

原来是要换个手指。

“我连你一根汗毛都不舍得动。”怎么可能砍一个指头?

他抬手想替她擦掉眼泪,她抽着气直接躲开了,而且还想远离他自己站起来。

但是整个人哪儿都是僵硬的,起了不到一半就往后倒。

顾城一双手臂勾着她,却被她带得直接往她身上扑。

地板有些凉,可她背后垫着他的手掌,甚至下一秒,他做的不是把她抱起来,只是翻了个身,他躺下边。

沐司玥愣了愣,想起来,他不让。

低低的嗓音有点模糊,“你怎么这些能折腾呢?”

在她变脸说话前,他又改了口,“好,不说。”

“放开我!”她略微哽咽,但声音并不小。

顾城眉峰略微的蹙了一下,“这是山上,小点声,免得别人误会。”

沐司玥几乎一秒就听懂了,看到的却是他似笑非笑的一双眼。

她刚要发作,脸颊忽然被握住,压向他的唇,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给她留,刚想撑着地面离开他,他却又翻了个身。

但也顺势将她带了起来,一把抱起往前走。

臂力好到,抱着她也吻得很霸道,步伐很稳。

沐司玥感觉耳边的风小了,也没那么冷了,睁开眼发现已经进了缆车,她以为这就完事了。

他却抬手强迫她闭眼,身体被他抵在座位深处。

刚刚还那么惹她,这会儿没脾气是不可能的,丝毫不肯配合。

推着他,又不断躲避着,甚至毫无预兆的要了他舌尖。

顾城低低的闷哼一声,吃痛的低眉看她,“不用强你得闹腾成什么样?”

这还成他总是凶她、训她的理由了?

沐司玥瞪着他,“不是不碰我一根毫毛么!”

顾城眯了眯眼,勾着她的腰往身前按,“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她一下子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他再靠过来依旧不配合,直到被他一手掐着腰,一手稳稳握着脸颊,“再动,缆车掉下去谁负责?”

潜意识里,她的确觉得这东西不安全。

就这么愣了会儿,已然被他喊吻唇瓣,嗓音低而模糊:“不到一年了,让我安心一些?”

“问题不在我。”她很勉强才表达清楚。

别人喜不喜欢她,她是没办法左右的。

有人围绕着她,让他紧张,对她来说,并不算一件坏事,只要他别反应过分。

想到这里,沐司玥忽然皱眉,推了推他,想到了他受伤的事,“你下去!”

“唔……!”沐司玥敏感的愣了一下,他试图把这个话题略过去。

她偏不,“你……伤!”

顾城拧不过她,若即若离的低眉,“身上只是皮外伤,办事的力气绰绰有余!”

正好治治心里的伤。

她依旧蹙眉,“这是缆车!……有人。”

顾城干脆选择屏蔽她的抗议,这儿没有人,有也都是他的人,耳朵、眼睛早都自觉闭上了!

沐司玥只觉得莫名其妙又被他拐了。

好像从开始就是这样的,他什么时候认真说过表白么?

好像没有,但是她连人都是他的了。

明明是过来工作的,又这么被霸占了。

起初他还努力的控制着,可毕竟是两年不沾荤腥,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更是特别的职业,到最后完全失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