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比伺候祖宗还难!/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还以为等一切停息了,他们应该就在另一座山上了,也不知道郁先生他们到底走了没有。

等她抬头朝周围看了看,却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

顾城坐靠在一旁,顺手把她揽到怀里,看起来很是闲散的道:“知道这东西有多少年的历史了么?”

他敲了敲缆车的墙壁。

她身上裹着他的外套,摇了摇头。

顾城眉峰微弄,想了想,道:“怎么也得上三位数。”

她惊愕,是不是真的?

转头发现他正定定的盯着她。

“怎么了?”她挪了挪位置,好像除了惊讶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反应,手臂很自然的挽着他。

顾城低眉,很认真,“上百年的东西,不怕掉下去了?”

沐司玥听完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

她的反应里,真的没有生怕掉下去这一项,也许只是因为现在身边坐着的人是他。

下一秒,才笑起来,有几分说戏的成分,“怕什么?掉下去死了、惨了都有你垫背!”

转头看了他,看了好一会儿。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么?”她轻声问。

顾城勾了勾嘴角,“你能分清讨厌和喜欢么?跟讨厌的人做这些事?”

沐司玥白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盯着他,可不出几秒还是挽着他靠了上去,“明明自己无比高傲,却一直说我眼睛长在头上;明明知道女孩子都要哄,却一直以暴制暴……”

她不疾不徐的罗列了好些个看起来他的确很讨人厌的地方。

发现某人一直不说话之后,她才抿了抿唇,“也有不错的地方!”

顾城低哼了一句,兴趣不高。

“我从小就喜欢考试,你知道为什么么?”沐司玥问他。

他正握着她的手捂着,帮她保暖,“说来听听。”

“因为每一次考试必定有个叫顾城的排在最后,我有安全感!”她不无认真的仰脸淡笑。

这明摆着是损他的。

“我是认真的。”她坐直起来。

沐司玥没有开玩笑,这是高三那年他走了之后她才彻底明白过来的,那种安全感,谁也给不了他。

甚至没了顾城,她的生活都没了乐趣,没人欺负她,也没人在她面前晃了。

“苏衍永远排在你之后,不应该更有安全感?”顾城并不是刻意这么说,这是直觉,也是情理之内。

她没法跟他解释这种东西。

倒也睨了他一眼,“那我找苏衍去么?”

他忽然站起来,拍了拍裤腿,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沐司玥以为他怎么了,盯着他看了会儿,怕他生气,但是他表情都没变,用脚开门之后直接走出去了。

她下意识的抱紧他的脖子,鬼知道这缆车到哪了?

万一他心血来潮,还有不低的距离他就想抱着她跳下去呢?

但是过了会儿,发现他步伐平稳,沐司玥才蹙着眉试着睁开眼。

光线昏暗,但已经可以看到两边站了几个人,个个穿得一板一眼的立着。

“去哪?”她声音不大。

已经可以确定她在地上了,但是真不知道是怎么从那么高的山顶下来的。

顾城只低眉看了她一眼,摆着一副冷酷的、秘密的脸色,什么都不跟她说。

沐司玥从他手臂间看出去,旁边真的很多人,若是白天,大概是走红毯的感觉,两边是两排整整齐齐的保镖。

可这是大晚上,估计是在城边,这是干嘛?

刚走了几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旁边有人的手机响了。

那人略显焦急的从兜里拿出来按掉,光线一闪而过倒也没什么,但是他居然把手机的电筒给打开了。

下一秒,那么多立着的人几乎都齐刷刷的朝他看去,如果目光有声音,大概是剑雨之声。

她能感觉到顾城的脚步顿了一下,一张脸被光照到了,显得十分冷肃。

不同于平时训她、凶她的那种严肃,这会儿只觉得整个人都是凌厉的。

那个手机开了电筒光的人低眉快速处理,手指捂住了发光源,屏幕的亮光下看得到他的紧张,眉头紧皱。

终于关掉后揣回兜里,站得直直的,隐约似乎说了个“对不起。”

沐司玥左看右看,根本没发现,她此刻的形象并不适合见光,很不适合,哪怕身上裹着他的外套。

就为了这么一个环节,顾城不允许他过来时人群里弄出半点光线和声音。

所以她也不会知道,这会儿他们走过的可不是郊区,就在市里,但旁边别说店铺,连路灯都不亮,更没有往来车辆,就为了不让她尴尬。

又走了几步之后,有人恭敬的候在一旁给顾城开了车门,车子内没有开灯,连车灯也没开。

等他们坐进去了,车子才开灯、启动引擎,缓缓往前走。

车子往前开出去五六十米的时候开始,沐司玥不经意的往车子后边看了一眼。

原本黑暗的街道,正以一种多米诺规律似的现象从他们的车子后边一米米的光亮起来。

酒店、商铺、便利店、路灯一点点随着车子从后边铺开蔓延的亮起来。

“这是……市中心?”她根本无法相信!

顾城神色很自然,靠在椅子上随意回头扫了一眼,“恩”了一声。

沐司玥微微张嘴,转过身去看一点点亮起来的城市,那种感觉很奇妙,如果站在城市上空看,一定更漂亮。

她直接转过身趴在后座上看,眼睛里都是笑意。

顾城微侧首,脸上几分不解,“喜欢?”

他安排的本意就是为了避免尴尬,她居然喜欢这种所谓的“景色”?简单到只用吩咐别人拉闸和开闸的事,她喜欢?

听过女孩子喜欢房子、喜欢玫瑰、喜欢戒指,她的喜欢,是不是也太简单了?

沐司玥全然忘了刚刚在山顶的不愉快,转过来看他,“你知道么?以前老沐给七七制造浪漫时,做过一个霓虹雨幕,就在荣京,看碟子,那种逐渐绚烂过渡的感觉说不出的美妙!”

“你想一想,一个城市,被霓虹逐渐覆盖的画面,不美好么?”她很认真。

顾城不是个浪漫的人,如果真的要有,也许就是看着她高兴的模样。

抬手抚了抚她的脸,又把她放在肩上,“睡会儿。”

沐司玥抿了抿唇,这个时候的好气氛就被他三个字给终结了。

顾城并非刻意,只是很自然的觉得谈论这些没什么营养,还不如让她休息会儿。

幸好她累了。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睡得有点迷糊了。

依旧是被他抱下去的,一路几乎连个人影都没见到,但是进了一个房间,桌子上摆满了佳肴。

“你怎么知道我饿了?”她被放在了桌边,惊愕的看着他。

顾城勾了一下嘴角,拉过椅子坐在她旁边,“饿了就吃,哪那么多话?”

她撇撇嘴,幸好他声音还算柔和,否则就算饿着都不吃了。

在沐司玥转头舀了汤的时间,转头就发现身边的人没了。

愣了一下,一下子皱了眉,“顾城?”

忽然发现,她很不喜欢他忽然的消失,不管消失多久,总是就是不喜欢他从身边就没了的感觉。

很不喜欢!

手里的汤和碗都直接扔到了桌子上,直接站了起来。

腿很酸,难受的皱了眉,扶了桌边,还是咬牙拉开了椅子。

这个房间也没有开大灯在,还有餐桌没坐人的那一边摆满了蜡烛,所以她看哪都费劲。

顾城从门口进来,看到她莽撞的不知道要往哪走,眉峰微蹙,“怎么了?”

“你去哪了!”沐司玥一下子把目光转过来,情绪变动可以从语调里听得一清二楚。

她眼睛里就只有几步远处的顾城,恨不得一步过去,直接往前冲。

顾城眉心紧了紧,快了两步接住她。

沐司玥手都抬起来要往他身上招呼,但是下一秒就低头愣愣的没动。

顾城手里握着一把玫瑰,原本是藏身身后的,但是她跌着撞过来,他就差把花扔了去接她,自然也藏不了了。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往前递了递,低低的嗓音里充满无奈,却满是宠溺,“没有一次不被你搅黄的!”

沐司玥抿着看着他,“……你干嘛?”

他嘴角有着好看的弧度,“不是喜欢么?”

“生日时好容易准备的被你摔了,补一束。”

然后还补充了个觉得她一定会接的理由,道:“慕西城送你的不是喜欢得紧!”

沐司玥这才嗤然收回手,“我才不要!不能吃也不能用,想收买谁?你买一千束我也不会把戒指戴到无名指的!”

她想转身回去吃饭,被他一条手臂拦腰勾了回去。

“昂贵的戒指你说没诚意,漂亮的玫瑰你又说中看不中用,怎么比祖宗还难伺候?”他话是这么说着,五官却不断不断的靠近。

“那你要什么?”他说话的同时,薄唇几乎蹭着她的皮肤,声音低缓悦耳,“人要么?”

沐司玥被他温热的气息喷得头脑发热,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回答得一点弯都不拐,声音软软、小小的,“刚刚才要过……”

顾城被她说得顿了顿,低眉定定的看着她。

喉结略微滚动,“还吃饭么?……不吃就没机会了。”

他好像中毒了,脑子里总想着一件事。

她懵着神的抬头,点了一下头,她确实饿。

也是因为抬头看了他,看到他眼底了,沐司玥好像才反应过来什么,“……我还是吃饭吧。”

她不觉得自己体力很好,实在不能让他再继续缆车上的事了。

顾城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玫瑰又一次递过去。

这回她接了,接完就想转身逃走。

但是腰间的手臂像蛇一样缠着,头顶是他不依不饶的沉声:“喜欢么?”

她点了一下头。

但顾城依旧不放她,“和顾西城的比,那个好看?”

好像她喜欢慕西城的玫瑰,就必须更喜欢他的!

但是沐司玥哪有时间欣赏慕西城送的玫瑰?

只是敷衍的说:“你的好看行了吧?”

“哪个香?”

“你很烦!”她气得小脾气要爆发了,瞪他。

抬头却发现顾城在微微弯着眼角,薄唇动了动,“吃饭!”

沐司玥没有把玫瑰放在一边,而是拿到了餐桌上,就放在一旁。

好像,是真的。

慕西城送她玫瑰时,她只顾着纠结和想着怎么拒绝,无暇欣赏花儿是否漂亮,是否芳香,但这会儿放在手边的花闻得她心底舒畅。

她吃的也不多,但是喜欢坐在那儿,坐在他旁边吃东西的感觉。

顾城都在看她吃,筷子并没几次放进自己嘴里。

吃完之后她也不想动,椅子挨得近了近,挽着他靠着,“还有多久?”

他的三年,不知道是粗略计算,还是精准时间。

顾城一手环着她,回过来的手轻轻蹭着她脑袋,“我不在会紧张?”

就像刚刚那样,只不过是出去拿个花的时间,她都急的不成样子,没有半点安全感。

沐司玥抿唇,这是事实,但她不想承认。

她以为,两年都熬过来了,其实也没什么,既然又一次跌进来了,做了选择,那就该有点能站在他身边的勇气,别让他挂心。

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哪有,社会没那么可怕,我也没那么差,很有安全感!”

沐司玥看了看他,她很想说:“你不用担心我!”她笑了笑,“我是家里所有人宠着长大的没错,可我和别人呼吸同样的空气,没比别人弱哪儿去,出去了不需要你整天担心。”

但笑着,却故作娇态的捏着调子:“本小姐从小长在温室里,没经过风、没经过雨,十指不沾阳春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喝水都要人伺候的,跟着你这种军痞子天天担惊受怕,人家哪能安心,哪受得了?”

顾城听完了不自觉的低眉弯了嘴角。

但内心里,他反而能接受这样的她,

如果可以,其实他宁愿她一直都是个小女孩,没有必须忧虑的,没有必须承担的,只负责安心、倚靠、小鸟依人便好。

其他的,他来。

摸着她脑袋的手捏了捏她的脸,“知道了!所以我尽量早结束,方便跟着你游走,依旧捧得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这么说着,她忽然看了他,“最近是不是又不能见面?”

否则,他不会忽然问这种问题的。

顾城薄唇略微抿着看她,有那么点于心不忍的意味,好一会儿才点头。

又低低的道:“但无论你到哪,只要需要,我一定会出现!”

他说的很认真,眸底柔柔的映着她。

那一刻,沐司玥心头一热,明知道不可能也算了眼眶。

一个女孩追求爱的极致也无非是需要时,下一秒他就到身边。

但是这种事,老沐都没法做到呢,当初七七可受了不少罪!

所以她才笑了笑,“得了吧,出去了我靠自己!你又不是神。”

顾城低眉,下巴停在她脑袋上,好久才道:“我不在的时候别想偷偷把戒指摘掉装单身,也不准和慕西城眉来眼去,身边有的是我的人!”

沐司玥笑着,不回话。

“听见没?”他不悦的蹙眉问。

她闭着眼,“睡着了。”

下一秒,身体离地,她很自然的搂了他脖子,依旧不睁眼,随便他去哪。

身体碰到床上的时候,沐司玥才蹙起眉,不应该把她带到车上,然后送回酒店?

“陪我住一晚!”他双臂撑在她身边,低低的声音。

灯也不开,“如果还不困,就做……”

“困!”她立刻打断。

顾城顿了一下,眼底浅笑,转瞬看似很认真的叹了口气,“困就睡。”

结果躺了半天,她也没睡,问了不少问题,诸如他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又能见,去做些什么?

全被顾城两个字笼统的回答敷衍过去,他都说:“保密。”

不知怎么的,她就忽然问了句:“那女的谁?”

顾城习惯了不把身边的女人当女人看,所以她问完之后好一会儿没反应。

沐司玥一下子蹙了眉,“怎么,不敢说?”

如果不是重要的人,平时没想过便好说辞,这样愣住也是很正常的。

他似是笑了一下,“慕瑶么?”

沐司玥扯了扯嘴角,“名气取得是挺好听。”

顾城不疾不徐的说着关于他和慕瑶、慕瑶父亲之间的一点点牵制关系,听得她头晕。

“你能不能说重点?”她要生气了。

顾城微勾嘴角,“慕西城的姐姐。”

沐司玥“哦”了一句。

下一秒才忽然又看了他,“慕西城的姐姐?”

“你刚刚说她是谁的女儿?”

华盛顿有很多性质特别组织,但是出名的没几个,这话是顾城说的,也就是说,慕西城也相当于一个太子爷?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顾城给的那张银行卡,也是差一点的就直接问他了。

但是反应过来后没问,免得他瞎担心,想着等回去之后直接还给慕西城就好。

想想也是,宫池叔叔亲自面试进联合署的人,怎么会是简单小人物?

“不准跟他牵扯不清。”顾城低低的道。

不仅仅是处于感情的考量,他更担心的是她傻傻的被牵扯进别人的利害关系当中。

沐司玥抬头笑了笑,“知道!”

第二天她醒来时,房间里只剩她自己了。

顾城没给她留字条,她也是上了车之后才发现他给发了短讯。

说知道她不喜欢分别,所以一贯不会和她当面道别,也不会让她送。

坐在车上沐司玥笑了笑,其实送一送也是好的,她喜欢看他的背影。当然不是生气冷漠的背影。

比如上学时总是戴着耳机、书包甩在肩上低头走得散漫却莫名其妙就是吸引目光的那种身影。

玫瑰花她带着了,带回她住的酒店,专门弄了个花瓶来摆放。

从那天之后,她的工作状态在慢慢改变。

易木荣有时候挺怀疑她是不是沐寒声的女儿,大总理的女儿不应该娇滴滴的、什么都不会的么?

但是她什么都要做,像极了那种小企业里刚入职被欺负的文员小妹。

从华盛顿坐飞机离开,赶往下一站伊斯的时候,易木荣终于忍不住转头看了她,“那个,沐沐啊。”

沐司玥从整理的文件中抬起头,华盛顿那边的情况负责,统计数据要进行整合,她看了很多遍,还是在看。

这会儿才笑了笑,稍微停下来,“您说。”

易木荣不无认真的道:“你这一个人包揽一个队伍的活儿,让我惶恐啊!”

沐司玥听完愣了一下,“我爸找你谈话了?”

“没没没!”易木荣摆手,然后指了指旁边坐着睡觉的同事,“他们会被你惯坏的!”

她这才笑起来,“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然后就没下文了,不觉得有什么。

两三个月下来,她确实习惯了,小组聚在一起讨论过后,基本所有整理和收拾她都负责,做得越来越顺,到后来连工作前给每个人煮一杯咖啡这种事都包了。

又或者,大伙累了,在酒店吃完饭,她随手跟人借个乐器就能让人放松享受得想睡觉。

总之,别人有休闲,她永远在做事。

易木荣刚要说话,她笑着,收了文件,“您这么关心我,那我就睡会儿?”

话说完,她拿了眼罩,一个递给了他,和空姐要了个毯子,说睡就睡。

易木荣叹了口气,一点办法都没有。

航班到伊斯的时候,是傍晚了。

慕西城很自然的帮她拿了行李,她客气的想要接过去自己拿,但也就慕西城那性子,她才不跟着坚持。

刚出了机场口,她就要打车。

因为别人都不会这个国家的语言。

沐司玥调皮的看了易木荣,“喔……我想起来了,你让我多休息,要不您来?”

易木荣瞪了她一眼,她才笑着走了。

不过沐司玥刚要准备打车,一辆车已经在她面前停下了。

男子从车上下来,穿着考究,五官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贵气,在正眼看到她之前虽然不冷漠,但也绝对不是亲近型的。

沐司玥多看了两眼,不单单是因为对方长得英俊,而是总觉得那么熟悉……

脑子里忽然想到什么,她也没顾忌太多,“……云厉?”

男子果然停了下来,视线在她身上审度又不失礼节的过了一遍。

终于,高贵疏远的脸上多了一抹温和的浅笑,“玥玥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