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厉在皇室没有兄弟姐妹,所以这样的称呼显出几分生涩,可脸上的笑意却是真的。

道:“云暮让我过来接你。”

沐司玥笑着跟他拥抱。

又微蹙眉,云暮?

下一秒才淡笑,云暮和顾城感情最好。看来顾城确实知道她今天在哪、明天又去哪。

一小队人马显得有那么点小激动,毕竟是乘坐皇家车辆,还是被全伊斯捧在手心里爱戴的王子接机!

易木荣作为老一辈,其实也没来这儿做过工作,伊斯是最近才被加入名单的。

原因就很简单了,因为现任国主和宫先生关系特别,伊斯和荣京的关系又很特别。

沐司玥以前是没见过云厉的,但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和云暮真的太像了。

除了他身上多了一种和云暮不一样的贵气外,无论外表、神韵都那么相似。

云厉亲自开的车,每一个动作都让她觉得文质彬彬,但又丝毫没有柔弱,很难形容他身上绅士和冷贵气质融合的那种感觉,总之她挺喜欢!

“不知道大家都喜欢什么类型,晚餐定在了中餐馆,不行的话我叫人换一换?”云厉开着车,抽空询问。

沐司玥回头看了一眼后边的人。

几个人一直摇头,基本没人不喜欢中餐的,相反,同胞在外边,找的最多的就是中餐馆。

估计这也是东里叔叔家的餐饮和酒店连锁火遍世界的原因。

酒店也是云厉特地让人订好的,完全不用沐司玥他们掏腰包。

空闲时,易木荣凑到她身边开玩笑,“我这么长的任职时间了,还真没享受过皇家待遇!”

他们的身份是不对外公开的,无论在哪个城市落脚,基本没可能被高度重视和特别对待。

否则哪个城市不想把他们喂饱了,好让自己城市最后的数据好看点?

这样一来,这项调查的真实性可就不敢恭维了。

沐司玥微挑眉,笑着看着他,“我听明白您话里的意思了!”

然后很认真的拍了拍易木荣的肩,道:“放心,云厉呢是受了私人嘱托来照顾我的,你们算是走运不小心被拂了一把,别担心,没人敢往你兜里塞钱!”

易木荣被她说的愣了愣,然后无奈的笑,扬着下巴,“给我呢,我还是会欣然接受的,办不办是那就是另一回事咯!”

她忍不住笑,“您还是收着点本性吧,继续让云厉觉得是个靠得住的长辈!”

易木荣一脸故作不悦,“你这话说的,我本身的魅力的确足够令人敬重的不是?”

然后神秘的笑着从身后拿了个东西出来。

“什么?”沐司玥看了一眼,和请柬相似。

易木荣拿在手里晃了晃,一脸自豪,“这就是我人品的见证,邀请函!”

她一脸狐疑的拿了过来,看了一遍。

云厉特意用中文做的邀请,他们小组估计每个人都有。

“我为什么没有?”她惊愕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人品?”易木荣笑眯眯的看着她。

但是没过会儿,云厉就亲自过来找她了,还让随从把易木荣支了出去。

沐司玥抿了抿唇,虽然是姐弟一般的关系,也虽然她身份和他同一个高度,但毕竟是在人家的过度,面对王子,多少有点担心,是不是她哪儿做得不合适?

云厉看出来了,笑了笑,从衣服内侧的兜里拿了一封精致请柬。

他的手特别好看,瘦得刚刚好,修长分明,那一瞬间总觉得光看一双手都能感觉到所谓的王子气息。

后来沐司玥无奈的在心底发笑,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观察人的手了?

应该是被顾城牵手之后,第一次牵手之后就是了,顾城的手也好看,但不是文人的哪种好看。

他的手心给她的感觉也比任何人都特别,以至于看到、碰到别人的手,她总是会想到他,看来她病得不轻!

话说回来,顾城把请柬递给她的时候淡淡的笑着,道:“伊斯无论是贫民还是皇室,对成人礼、冠礼都十分重视,正好你赶上了我的!”

沐司玥正惊叹于一个小请柬弄这么精致呢。

顺着点了一下头,不过下一秒她皱了一下眉,算了算自己的年轻,又算了算云暮的,看了云厉,“你不是应该……办过冠礼了?”

她粗略的算一下,甜甜蜜蜜都成年了,云暮也超二十了,哪有云厉才办冠礼的说法?

云厉这才挑了挑眉,似乎显得有那么些无奈,抬手理了理矜贵的西服,“……是办过了。”

沐司玥微点头,等着他说下去。

云厉稍微组织了会儿,才道:“你也知道,皇室就我一个同辈,按说冠礼之后,我就该挑妃子人选了,一直不愿意,一直拖着到了现在。”

沐司玥恍悟的点头了点头。

伊斯皇室到了年龄就得成婚娶妃子了,以前大多是长辈挑选,不愿意也得愿意,实在过不下去就换,给女孩及家人一笔钱和妥善安置就行,王子接着找合适的。

或者有人嫁了没办法多生多产,估计也会被休掉。

听起来,选择皇室王子就是女孩的悲哀,总要战战兢兢,一点不满意就会被退走。

但对于自身条件优越的贵族家庭,有着可以牵制皇室的权力和经济,多的是人挤破了头想让女儿进皇室当王妃。

“这么说,这宴会不就是你的相亲宴?”沐司玥笑起来。

云厉勉强抿了一下唇。

她看出来了,他是真不乐意,如果乐意,也不用拖到现在。

只听云厉道:“估计要麻烦你了,我不大喜欢那些个贵族之女。”

说话之间,他语调其实很客气,但那种不喜欢显而易见。

沐司玥指了指自己,“你这是希望把他们都当情敌?”

她这不就是去当活靶子,让那些个贵族家的女孩视为眼中钉?

云厉笑了笑,“你方便?”

她想笑,方便是真的不方便,谁知道顾城会不会和他弟弟吃醋?

但是,不方便能怎么样?

从酒店走,她就是坐在云厉车上的,这一下就算是招足了风头,赚足了眼球,一路过来多少个打扮精致的姑娘都在盯着他们的车。

云厉的这个晚宴其实能来的也就是地位较高的人家,而且基本没有家长,权看女孩子表现,也权看云厉挑了。

“我还是不下去了吧?”沐司玥握着裙摆,看着门口那么多女孩盯着这边。

云厉笑了笑,转身已经下去了,众目睽睽之下绅士的替她开门,弯腰摊手请她出去。

哪有人见过高冷的王子这么伺候别人的?

可想而知周围的目光射在她身上是什么感觉。

下了车,她端庄的笑着,确实咬着牙、皮笑肉不笑的在说话:“如果你不是我弟弟,我肯定不会干这种危及生命的事!”

当然,这是玩笑话,只是不知道她这一句差一点成真。

云厉托着她的手进了宴会厅。

沐司玥从下车之后几乎就不用动脑子了,只用跟着云厉的节奏,他说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去哪就去哪。

反正伊斯的皇室王子相亲规矩她也不懂,也不那么在意,过来占个身份就是了。

她还以为,这样的国家,女孩子都年轻,在这方面应该较为含蓄。

其实也不全然。

因为她和云厉坐着的时候,已经有女孩笑着、礼貌的凑过来,显得很主动。

基本都是从她入手,问她的身世背景,问她在哪毕业。

沐司玥明智的只是微笑看着云厉,等人家问了一大串,她就用英语说一句:“不好意思,我不懂伊斯语!”

这一句出去,刚刚说了一大串的女孩也被她的话硬生生的阻断了交流,显得尴尬而郁闷。

云厉笑着,顺势演戏。

沐司玥听他一本正经的跟人家说他喜欢荣京的女孩,正想着这几年过去留学,顺便邂逅爱情。

说得很是认真。

估计也是因为这样,后来的两三年,荣京那边接收的伊斯女留学生一批一批的,被沐司玥兄妹几个称之为“云厉效应”。

后来的一个女孩在旁边端庄的坐了好久,一直在聆听,目光大多笑着看云厉。

沐司玥作为女孩都注意到了,那种眼神,是真的有感情。

云厉说他喜欢小孩,喜欢宠物,“因为我妹妹们的缘故!”

就是甜甜蜜蜜,沐司玥知道他这个远在国外的哥哥有多宠两个妹妹,就是有些诧异,他为了推迟结婚,居然都能找出这种理由?

伊斯的女孩能喜欢小孩子和宠物的可不多。

然而,没想到他刚刚说完,一个人就指了那个一直优雅淡笑坐在一旁的女孩,“阿雅就养了很多宠物,还资助了一群小孩是不是?”

“我上次都看到了,你别瞒了!”那人道。

沐司玥目光看过去,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会是因为云厉喜欢荣京的女孩,所以叫阿雅,伊斯的名字不可能这么叫。

名字和人倒是挺配!她这么想着。

叫阿雅的女孩见云厉看过去,不好意思的低眉笑了笑,又道:“家里不太喜欢我弄这些,所以平时只能一个人私底下做。”

沐司玥还真是有些惊愕的,阿雅也就十八九岁?

在伊斯,身在贵族,能瞒着家里人去自主贫穷人家的小孩,或者搞个地方专门收养流浪的小动物的女孩几乎没有。

伊斯贵族会觉得这是有损身份尊严的事,这种传统的思想延续要改变并不容易。

她看了看云厉,眼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么好的姑娘不把握,还推什么?

“要不我先回去了?”她抽空小声的问。

云厉早就就住了她的裙摆,面上依旧贵气的淡笑,“不急。”

她急啊。

都不知道还有多久,要怎么熬过去。

幸好,接下来那个叫阿雅的跟她聊了不少,英语交流无障碍,可见她在这一堆满是伊斯口音的英语腔女孩中优势很明显。

她问了很多沐司玥关于荣京的东西,看起来很感兴趣。

沐司玥笑着,“到时候跟着云厉过去留学不就好了?”

阿雅还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偷着看了一眼云厉。

云厉这人定力着实好,被那么多女孩绕着,一双双眼睛都娇羞的看他,他竟然坐得稳稳的,表情都不怎么办,无论什么样大半精致的女孩他都不会看超过两秒。

要是顾城那种在部队待久了没见过女人的,早就眼都直了!她莫名的把帽子扣到了顾城头上。

然后自顾笑了笑。

最后阿雅问起她的身份,相比于那些一上来就身世的,显得很自然。

不过,沐司玥稍微想了想,并没说她在荣京和云厉一样尊贵,只说:“荣京的籍贯,来伊斯出差而已,小职员!”

“那你一定很优秀,否则他不会喜欢你的!”阿雅这样说道。

沐司玥张了张嘴,很想说她和云厉不是那种关系……最终还是算了,只笑了笑敷衍过去。

宴会结束的时候沐司玥一共吃了两拨,不饿也不困,转头看了云厉,“你没看上阿雅?我觉得很优秀的一个女孩,看你的眼神里都是爱。”

这种眼神,她为什么会认识呢,估计是因为她身上也会出现吧。

云厉略微挑眉,好一会儿才淡淡的一句:“我对妃子要求不高,感情不是第一位,因为可以培养。”

一听这话,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他这个年龄说的!

沐司玥无奈的看着他,“阿雅不是喜欢孩子么?多符合你的条件?”

云厉依旧只是淡笑,就一句:“没感觉。”

她很无奈,没法说什么了。

快到酒店的时候,她玩笑的看了他,“我可告诉你,今晚陪你走了一趟,我怕明天我一出门,全首都的贵族女孩子都把我当敌人,我怕被暗算,你让人好好保护我!”

云厉淡笑,看着她下车进了酒店才离开。

沐司玥和小组成员早在去的时候就分开了,也不知道他们玩得怎么样,应该比她早回来。

果然,她刚到自己房间门口,一眼看到了门口等着的慕西城。

“怎么了?”她略微的笑意走过去。

慕西城转过身来看了她的礼服,先是一句:“很漂亮!”

“谢谢!”她礼貌的回应,目光已经看了他手里拿着的文件,问:“给我的?”

他这才递到沐司玥面前,“过几天要用的文件,易先是提前发下来了,你先看看。”

沐司玥点了点头。

她接过文件的时候,慕西城的视线放在她食指上,准确的说是看着那枚戒指。

之前就看到她戴着了,只是没法直接问。

沐司玥知道他在看,并没有介意也没想捂起来,不过他不问出来,她也不可能直接说是顾城送的,太显矫。

“早点休息!”慕西城目光收回来,落在她脸上,依旧是令人舒服又有些沉重的淡笑。

只是这种表现莫名让沐司玥有压力,很明显能看出来他的心思并不是一时兴起的玩笑。

否则对着她不会是这种复杂的表情。

她站在门口看着慕西城往回走,在他脚步稍微停下来的时候,她把身子缩回门里,关上,免得他误会。

坐在床边,看了看文件,又躺回了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沐司玥看慕西城的这种感觉,居然会想到苏舅舅?

虽然只是上一辈的传言,都说苏舅舅一直不娶是因为老妈,但她觉得是真的。

可这不是老妈的骄傲,相反,她会充满歉意。

略微蹙眉,她总不会害慕西城变成那样吧?

“嗡!”正胡乱想着,她的手机忽然在小包里震动,沐司玥反应了一会儿才赶忙转过身去拿。

顾城的那个号码。

她捧着有一会儿没动静,怀疑是不是真的,毕竟这么久,他没联系过她。

接通之后,她贴在耳边不出声。

“累么?”顾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安静的卧室里显得很好听,一下子就舒展了她整个身心。

脸上已经不自觉的漾起笑意,声音轻轻的,“你知道我今天干什么了?”

那边的人简单的“嗯哼”了两个音节。

她听出了一点点嘚瑟,忍不住笑了一下,“还以为你开玩笑的,这么说,万一我出门在路上崴脚了,你是不是立马出现?”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会儿,冷不丁的一句:“出去工作穿什么高跟鞋?”

沐司玥愣了愣,“说得好像我会出去故意把自己摔了似的!”

他没本事出现就说呗!

好半天,他又补了一句:“会。”

会立刻出现。

沐司玥开着玩笑,“那你记得带华盛顿的小吃给我,我忽然还挺想念!”

说着还真的罗列了那么几样。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总之没怎么说话,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呼吸,很安心。

原本她回来的时候不困,可是跟他打了会儿电话,干脆不想动了,脱了晚装就睡,睡得一夜安稳。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要实地游走,在城市里每个角落走走。

她和易木荣一起出去的,中午的时候一起用了午餐,易木荣找了个地方休息,而她想逛一逛这边古旧的街道,颇像荣京的小胡同,她喜欢那种感觉。

更惊喜的是,她居然能碰到那晚的那个阿雅。

只是这个惊喜的遇见,没一会儿就成了惊吓。

她原本是想过去打招呼的,胡同小,很旧,她看着阿雅给一群小孩发了食物,又和她们拥抱、安抚。

所以没有打扰,而是等她做完了,出了胡同才跟过去。

也是那会儿,她脸上的笑意变了变,那么远就能看到阿雅脸上的厌恶,一把甩掉了手上戴着的真丝手套,秀眉皱得很紧。

连刚刚被孩子们碰过的裙裾也直接被她撕掉扔给了随在身后的仆人手里。

沐司玥愣愣的站在那儿,就跟看戏似的,甚至比看戏还诡异。

那晚的阿雅真的很优雅,很有爱心,丝毫不像表面功夫。

那她看到的又是什么?

她一下子想到了云厉当时的反应,很淡,好像对她的善良、优雅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他看多了这样的人?

正出神着,沐司玥忽然被人碰了一下。

她一抬头,看到了不远处准备上车的阿雅冲她笑了笑。

那一刻,沐司玥微蹙眉,看着阿雅上车,随从仔细的关好门,一并跟着走了。

那一个笑弄得她很难受,又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

后来几天,她几乎都在纠结怎么和云厉说一说这件事,但是她手头的工作一直都忙。

尤其易木荣提早发了的那份文件,就在这几天了,他们要去周边小镇住两天。

去的路上,易木荣一直没闲着,都在强调安全问题,因为是周边小镇,怕这里的人们比较粗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