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毕生的恐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在去的路上其实很兴奋,如果她没记错,老妈以前就和苏舅舅来过这里,时隔这么多年,没想到她又来了!

那时候的小镇还是贫瘠的,如今已经不是原来的面貌,虽然抵不上首都的城市繁华,但人民的生活没那么水深火热。

去的路上,她还拍了几张照片给老妈发过来。

估计她的美人老妈现在太忙了,并没有及时回复,但是这没影响她的兴致。

车子距离那个小镇越近,地势也就越低,然后车轮下的路也成了盘山公路。

说实话,沐司玥很少去这种地方,盘山的绕来绕去几乎能把人绕得头晕目眩。

易木荣是走过许多地方的前辈,比较适应,偶尔就看着窗外的山脉。

“这一带虽然风景独特,不过地势也因为独特而容易遇上山崩。”他道。

沐司玥点了点头,“我妈妈曾经就经历过。”

只不过现在伊斯对这方面重视力度很大,居民的房屋都是政府支持建造,抗性很强。

当初提出过让他们离开这里,但其实这儿物产丰富,地理位置也很好,人们已经从之前的地方搬到这里的平原地带,当然也没能避免四面都是高山峻岭的特点。

“我们来前已经都做过详细了解,加之小镇很多年没遇上地震山崩,所以不用担心!”易木荣是看着她说的。

因为只有她是女孩,理所当然的觉得遇到险境时她最害怕。

沐司玥却只笑了笑,她真的没有众人以为的那么柔弱。

也许是她真的成长了,又或者,是因为这里没有她可以放心依靠的那个人。

盘山路绕了半天,好像只从山头到山腰,还有一半的距离,但是沐司玥都开始难受了,不自觉的皱着眉。

“不舒服?”慕西城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关注她,但她一皱眉,他第一时间发现。

她笑着摇了摇头,但是一摇头差点把自己摇吐了,立刻没敢再动。

慕西城不知道在包里找什么,最后是拿出他的外套塞在她腰后的位置,顺势把她的脑袋揽了过去放在自己肩上。

那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下子让沐司玥呆了呆。

不止一次,顾城这样握着她的脑袋霸道的往肩上放。

“没……”她想说没关系。

但是慕西城一手已经落下顺势从她身后圈过来按压了她腹部的位置,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随即低眉,只道:“这样不容易晕到吐。”

从这儿下去还得一半的路,她要是真的吐了就没法止住,会越吐越想吐,越吐越难受。

沐司玥很明显能感觉舒服多了,否则上一刻,她几乎是想吐得要出冷汗了。

在某些不适之下,人的自强并没那么强,所以她的话没有说下去,先熬过去再说。

她甚至没敢再睁着眼,后边一半的路就是闭眼熬过去的。

当然,没睡着。

所以车子一停,她就睁开眼坐了起来,眯着眼。

自始至终,旁边坐着的同时就跟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该聊天的聊天,该拍照的拍照。

下了车才一个个的帮着她拿行李、开车门的伺候着。

沐司玥把垫在背后的衣服递给慕西城,“谢谢!”

他只是礼节性的一个浅笑,“走两步会清醒些。”

易木荣在一旁笑着凑过来,“正好,得走一段才到咱们留宿的地方。”

她以为是借的民宿。

其实不是,是专门供外宾住宿的地方。

后来沐司玥才知道,以前老妈在这里出事,那场事故也间接使得两国友谊增长,所以这个小镇设立了专门的住宿楼,和小酒店一个性质。

打扫的都是当地居民,居住者离开前都会把心意金放在房间里,谁去打扫,谁拿走就好。

因此,房间但凡空着,就一定是干净的。

易木荣来之前就已经联系好了这儿的人,估计是村长性质的人帮忙打点。

也因为有人帮着打点,到了之后的体验要比她想的好多了!

房间干净整洁,舒舒服服的用热水洗了个澡之后,慕西城已经联系她准备去吃饭了。

民俗浓郁的晚饭,让她想到国内的篝火晚会。

但是她不太舒服,除了吃和看之外,没跟着凑热闹。

当然,也喝了几杯粮食酒,口感不错,所以她多喝了几杯,情调也被提起来了。

知道手机响的时候,她都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只顾着把最后一杯递到嘴边。

放下杯子之后才想着看了看屏幕。

有那么点小失望,不是他的号码,不认识。

她没回拨,直接放回去了。

回住处的时间有点晚,没想到那个电话又打过来了,她犹豫了会儿才试探着接通。

“沐姐姐?”略微带点生涩的中文称呼。

沐司玥略微愣了一下,这声音是有些熟悉,但是一下子没想到起来。

对面的人笑着继续道:“是我呀,阿雅!”

这回她也听出来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难形容。

“惊讶吧?”对面的女孩声音柔柔软软的笑着,听起来很是乖巧,又很是友好,可沐司玥就是轻轻皱着眉。

问:“怎么这么晚了想起来给我电话?”

她要联系也是和云厉才对。

沐司玥脑子里更是那天在胡同里看到的事,有那么点幻觉似的,要不是跟着易木荣去的,她真以为那天是自己视觉出毛病了。

尤其阿雅最后对着她的那种笑意。

这会儿,她都无意识的搓了搓手臂,话语倒是客客气气的,“你这么晚还不睡?”

阿雅笑着,语调稍微生涩而缓慢,但是她听懂了。

她说:“我听说你去附近小镇旅游了?……好巧,我这两天也要过去呢,有几个孩子我很久没见了,直接过去看看,带些衣服、食物给他们!”

沐司玥微抿唇,“……你也来啊?”

“沐姐姐好像不太高兴?”阿雅倒是直接。

她勉强笑着,又不是她不高兴,这个贵族小姐就不会来的。

那时候沐司玥想了想,她从小好像还真是没遇到过这种让自己内心复杂的人(除了顾城),所以不知道该用那种形态去相处。

别人也不认识阿雅,所以沐司玥都没提。

一直到第三天,也就是他们住了两晚,准备回来的那天上午,阿雅和她的一队人马真的过来了。

沐司玥他们原定是下午三点左右离开,回到首都城市的时间正好,天色不会特别黑。

阿雅似乎也没和这里的村民打招呼,一队人马却高调得一下子吸引了注意力。

尤其阿雅的确带了很多衣服和食物,看得出来居民很开心,尤其是一些小孩。

沐司玥站在一旁,看着阿雅精神不太好,估计被折腾得够呛,但是身上的衣服依旧干干净净,也努力笑着陪一群人说了会儿话。

说真的,哪怕是做戏,也真是没多少贵族小姐能做到。

也因为阿雅和其随行的几个人建议和请求,易木荣最终答应多住两天,让阿雅大小姐缓一缓晕车的不适,也多体验体验这里的淳朴和纯净。

后边两天,沐司玥他们基本可以不工作的。

小镇西边有一个不大的湖泊,背靠的一座山很高,也很美、很特别,站在小镇都能看到山腰开始全是白茫茫的。

起初沐司玥以为那是什么植物,后来居民告诉她那是雪!

一座山的三个部位是不同的温度、不同的风景,山腰以上特别冷,基本常年积雪不化。

前两天他们一直在工作,并没时间爬上去领略一番,那天正好都达成了共识。

阿雅身边带了不少人,但是她不准别人都跟着上去,她要自己爬上去再走下来,不需要随从帮忙。

所以只带了一个人上去,其余的一队人马都留在小镇上了。

沐司玥平时也不是爱锻炼的人,体育运动不常做,最常做的运动就是跳舞,所以不至于体力太差。

没想到的是阿雅居然爬山很厉害,她累得直喘气也不见阿雅皱个眉头。

走了差不多十四几分钟,阿雅才笑着站在她上方,道:“我有参加登山俱乐部!”

其实也不奇怪,伊斯那么多山,高山峻峭,攀岩一类也是人们最常做的运动了。

阿雅提出比赛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摇头,别说比赛,正常她都累死了!

但又抵不过她的请求。

慕西城几乎都不急不慢的跟在她身边,眼看着阿雅走远了,他也是不着急,“累就休息会儿,又不是打赌几百万几千万。”

说得认认真真,又很随便,弄得她笑了笑,抬头发现阿雅都没影了。

她也就真坐下休息了。

过了几秒,忽然听慕西城道:“你和这女儿很熟?”

沐司玥微挑眉,“还行吧,聊过一会,是云厉的朋友。”

慕西城点了一下头,过了一会儿又道,“她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那时候慕西城自然也惊讶,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忽然不避嫌的跑到他身边问他和沐司玥的关系?

沐司玥听完笑起来,打趣:“她是不是看上你了?”

而且还觉得越想越有理,“就是啊,看上你了,但见你和我关系不错,显打探打探,免得插足你我,是不是?”

她也就是那么一猜,没想到慕西城略微蹙眉。

沐司玥见了就微愣,不是吧,真猜中了?

“女孩子就是多变,她前几天应该还很喜欢云厉的,你不用苦恼,游完回去她就把你忘了,别担心把你娶进伊斯贵族里!”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这么想着,沐司玥就觉得她大概是想多了,一个这么纯真多变的小姑娘,心性都不算成熟,不至于那么阴暗的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休息了会儿,她站起来仰头看了看,小姑娘真是不见人影,她再不追就追不上了,估计得到她下山遇到,那就尴尬了。

慕西城依旧跟在她后边。

越是往上,脚下的雪就越厚,一般人是不会再往更高的地方走了,一个是太冷,一个是雪太厚,不方便辩解方向。

不过她还是没见阿雅,站住皱了皱眉。

双手裹成喇叭状朝山上喊了一声。

他们所处的地方海拔高,几乎都快站在整个小镇平原谷的上方了,所以听不到多少回声。

下一秒,她却听到了阿雅的回应。

沐司玥笑了笑,顺势说不上去了,认输!

然后等小姑娘自己下来,可是没一会儿,她脸色变了变。

狐疑的转头去看站在身后的慕西城,“你感觉到了么?”

慕西城已经紧了一步,几乎和她贴身站着,声音很沉也很稳,“易先生说来前仔细了解了各个方面,不会有地震的,放心!”

可话是这么说着,脚下的山体震动却越来越强烈。

“先别妄动!”慕西城目光已经往周边查看,眉峰略微拧着,一手也早已握了她。

沐司玥其实也不是很紧张,她相信易木荣做了充分的了解工作。

也相信她自己应对突发状况的应对能力,何况,因为老妈经历过这里的地震,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东西,家里几个孩子都是重点学习自保。

她抿了抿唇,另一手抓着旁边并不粗的树干,又仰头往上看,“得把她叫下来啊!”

原本脚下只是轻微震动,这一次忽然变得强烈,辨不清方向的地方,低低的“轰隆”声鸣响着。

她没经历过地震,不知道地震有没有这样的声音,但紧张在慢慢扩大。

“这不是地震!”慕西城忽然另一手环了她的腰,“去那边!”

沐司玥皱着眉,“为什么?”

他们所在的位置较为空阔,再过去的地方树木不多,但每一颗都不小,奇形怪状,若是砸倒下来一条命也就顷刻之间。

慕西城没有时间和她解释。

但沐司玥在急促的迈步之间,也知道了那些轰鸣声的来源。

她一仰头,隐约觉得深凉的冰晶砸到脸上,甚至掉进眼睛里,而遥遥的山上一点点的白色逐渐扩大,雪白逐渐变浓变厚,最后成了一度厚重的雪墙冲下来。

沐司玥在被重力狠狠重装之前,脑子里便只剩“雪崩”两个字了。

她听过很多山崩、地震,却从来没想过会遇上雪崩。

何况,来之前易木荣也说了,问了居民,说山上的积雪很厚但也很稳固,这么多年从来没出现过崩塌。

而那时候,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这些东西。

耳边“轰!”的巨响,紧接着她只觉得被一股重重的力度狠狠压了下去,似乎要把她直接压在地狱。

已经弄不清身体的哪个部位在痛,大概是腿断了,或者是腰裂了,很痛!

那种痛伴随着彻骨的寒冷刺入神经,一寸寸再蔓延全身,伴随着无力的窒息感,她从未知道“痛苦”两个字可以被事实演绎到这个地步。

隐隐约约,她好像能听到慕西城的呼喊,又好像只是幻觉,她太痛了,痛得没法张嘴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慕西城的声音。

她几乎是花费了所有力气睁开眼,真的看到了他的脸,全是紧张,衣领上还挂着雪块,很狼狈。

“……我没事……”她很费力的说完这一句。

她却不知道,那时候自己身下的雪早被染得红了一片。

慕西城平日不爱说话,这会儿却趴在她旁边,嘴巴似乎一直在一张一翕的说着话,她都觉得吵。

缓缓转了视线,她才看到阿雅就在边上,这会儿哭得乱糟糟的。

“还在山上……?”她后知后觉的问。

还以为和别人笔下写的一样,醒来就在医院的。

意识到这一点,沐司玥忽然不敢闭眼了,他们必须要下去的,否则别人怎么发现他们?

慕西城看到她撑着坐起来时,整个人是震惊的,“你干什么?”

她那时候的神态,几乎只有一半的意识了,却麻木的撑着自己起来,嘴唇哆嗦着无意识的表达着必须离开。

“你不能再动了!”慕西城握了她的肩,“已经去叫人了,好好躺着行么?”

沐司玥眼前几乎是模糊的,但是她视线里映着阿雅的脸。

她那时候只想着人家是贵族,如果在这里出事,他们背负不起。

所以,她坚持让慕西城把阿雅送到安全的地方,她担心万一一会儿雪崩不稳,再来第二次。

可她忘了,她也是荣京最尊贵的小公主。

慕西城不可能撇下她去管什么伊斯贵族。

可是沐司玥很固执,“我包里有网。”

雪崩没法往山下走,那就往树上爬,找最强壮的树干,这是最简单也最安全的。

其实她拿当初一个网是想着这边山多,在山涧小河上弄个网床会很有意境。

慕西城让她倚靠着,都按照说的做,甚至费了很大劲儿让阿雅上去了。

就是在他帮助阿雅上去之后,自己还在树干一半往下走,准备把她也弄上来安心等救援时,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沐司玥本身就没了多少意识,她只觉得冷,只觉得僵,却还想着,她若能让阿雅没事,云厉得感谢她,伊斯贵族得感谢她。

看顾城以后还敢说她柔弱不?

意识恍恍惚惚,耳边不清不楚,只隐约觉得轰隆隆的,像耳鸣。

下一秒,脸上却被一阵寒冷拍过!

“唰!”的一声,雪块飞过,随之而来又一次覆盖,她原本倚靠着的身体直接被带了下去。

在那样一座高山上,那么浩瀚的雪崩里,她本就柔弱的身躯被雪卷下去时,渺小得像一片纸,毫无还手之力。

往后的日子里,这一幕几乎成了慕西城最无法回忆的过往,每每总是悚得全身发凉。

二次轰鸣的雪崩李夹杂着慕西城歇斯底里的呼喊。

但这得不到半点回应。

一大群人彼此之间是分开距离的,哪怕都在一起,也早已被这样突如其来的雪崩冲散。

慕西城在之前就借助阿雅的关系寻求了伊斯方面的救援。

如果云厉知道,必定会让人以最快的速度过来。

但他根本等不住,他身上的衣服早给了她,等一切安静过后,他就下了树干跪在狼狈残垣中刨她的位置。

阿雅瑟缩着在树干之间的网床上,眼睁睁的看着慕西城像疯了似的徒手找人,一双手不知是冻的,还是被雪块、树枝伤得鲜血淋漓,总之她只看得到一片红。

想到跟在她身边的那个随性在第一次雪崩时被卷入山崖,她更是拧着眉,一脸木讷的惶恐。

天色一点点黑下来,山里一片死寂,阿雅已然撑不住迷糊过去好几次。

隐约听到直升机的声音时,她一下子睁开眼,急忙挥舞慕西城给她的东西,直到飞机上的亮光准确的找到她的位置、一点点靠近。

一夜幽寂、沉痛,小镇上的整个平原都弥漫着厚重。

第二天的天气有点阴,早上的阳光只露了个面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那座被称作“女神山”的雪山恢复了往日的安静,除了远看能看到厚厚的雪滑动过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同。

若是放在平时,这不算什么大事故,或许还会被批评没有经验、擅自攀爬雪山的游客。

但只隔了一夜,这件事就在皇室引起不小的波动。

不因为别的,因为其中受伤的人有阿雅,还有一个沐寒声的女儿。

而反而那个因为保护阿雅而丧命的随从完全不被人关注。

玄影直接到了医院,云厉从椅子上起身,他一夜都没睡。

整件事一人遇到,一人重伤,一人轻伤,这些玄影都了解过了,所以他什么都没问,只是走到病房门边往里看。

好一会儿才侧首问了云厉,“他什么时候到的?”

云厉看向病房里,床边坐着的顾城,道:“昨晚。”

“直升机是他亲自驾驶的,因为伊斯的条件限制会耽误很多时间。”云厉道。

玄影拧着眉,转身去找了接待沐司玥的医生,仔仔细细了解的情况。

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听到那些长到念不完的伤情,玄影都忍不住拧眉。

他该庆幸顾城来得快,否则沐寒声能放过他?

“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好的药物必须让她好好的!”玄影不是医生,他什么也做不了。

等玄影再回去的时候,顾城已经从病房出来。

他第一个问的事情就是那个叫阿雅的女孩背景。

玄影看了云厉,“怎么回事?”

因为对于那些女孩,云厉才是最了解的。

偏偏,云厉并不十分清楚其中的事情。

顾城一夜没睡,加之躺在那里的人对他那么重要,他整个人看起来何止是比别人憔悴数十倍?

简直几乎没了人样,一双眼布满血丝,一张峻脸是阴沉的黑。

只见他看了玄影,嗓音很冷,“我的人明确查过,那个地方,最近两年都不会有地震,更何谈地震引起雪崩?”

易木荣他们几乎没接触到雪崩,所以只受了惊吓,这会儿就在边上,道:“相关人员事后去做了调查,甚至看不出昨晚发生过地震。”

所以说,昨天根本就没有地震。

那么山体震动是怎么来的?

玄影蹙了眉,“你是觉得和那个女孩有关?”

谁又会相信一个女孩能布置这么一件可怕的事?

顾城目光很深很沉,“这就要麻烦您去解决了。”

他定定的看着玄影,“我要结果。”

玄影紧了紧眉心,“一定。”

他很清楚,顾城将来哪怕地位不是沐寒声那么高,也可能不会继承宫池奕的地位,但绝不会是个简单的角色。

出于大局考虑,他哪怕放弃一个贵族,都不能让顾城对伊斯存在记恨。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易木荣看顾城始终都没有休息的意思,劝了好几次,面前的人都是一言不发。

只好不再劝,给他把每一餐都订好,很精致,一定让他吃。

就这么过了三天,期间顾城总算是眯了一会儿。

也只是一会儿,因为他根本没办法睡着,一闭眼,脑子里都是她躺在血泊里,脸色比血还白,有一瞬间他甚至找不到她的脸在哪,手脚在什么位置。

那种恐慌,他从未体会过。

一想到可能他就这样离开,整个人被痛苦掏空,他怕自己睡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

第四天的清晨四五点,医生急匆匆的跑来。

顾城就在病房门口,猛地站起来,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医护人员就冲进了她的病房,然后推着她出来直奔救护室。

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脚步早已跟着掠了过去。

“也许是应激反应,您不用太担心!”护士关门之前这样安慰他。

顾城立在那儿,一手按在长椅背上,一言不发,直愣愣的盯着她被推进去的那扇门。

易木荣赶来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了顾城死死拧着的眉头,下巴上却挂着一滴晶莹,无声无息,也不半点没有低头,更没去擦。

他一个大男人,那一瞬间只觉得胸口闷痛。

走过去拍了拍他,“她很坚强,会没事的。”

她若是出事,伊斯整个贵族恐怕都得陪葬了,这不是臆测,因为慕西城说是她救了那个叫阿雅的。

顾城觉得从来他脑子里只有任务和她,从来没有过恐惧,可是这三个夜晚几乎让他用尽了所有抵抗恐惧的力气,依旧驱散不开。

他无法想象忽然失去一个人的痛。

而这件事,到现在都不敢通知沐先生,这是顾城的主张,因为他知道国内的形势多紧张,他只能做这个主。

时间过得如此煎熬,四十分钟像过了半辈子。

门终于打开时,护士挤出笑和他报喜,但顾城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病床前,他不敢去碰她的手。

可沐司玥是张着眼看他的,看到他眼圈红肿的那一刻,眼泪猛然涌了出来,她想说自己没事,可是没力气表达。

甚至还分不清自己的状态到底是醒了还是幻觉,只是看着他一步步随在床边,一路回病房。

回到病房,那么多人在。

当他走到身边,俯身吻在她泪窝处,一颗滚烫的男儿泪砸到她额头时,沐司玥知道自己是真的醒了。

可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目光模糊的一直望着他。

医护人员并没有阻止顾城的任何行为,因为这不妨碍他们的工作,也不会对她有所影响,更是因为亲眼见了他这几天的痛苦。

沐司玥闭了闭眼,听到了他低低的声音,“带你回华盛顿好么?”

声音很沙哑,很疲惫,甚至隐隐带着极度遏制的哽咽。

她知道,他应该是不港鑫伊斯的医疗水平,但伊斯和荣京在这方面是交流最多的国家,这要归功于她小姑姑。

所以完全可以放心的。

沐司玥便也只是努力笑了一下,一切都随他的。

当然,顾城并不可能这两天就把她转过去,他每一天都在问她的恢复状况,要确保她条件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