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顶天立地/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头两天,她虽然醒了,但是没办法坐起来,全身上下骨折的地方太多,除了平躺着之外没有更好的姿势,所以她没法自己吃饭,除了打吊针就是跟喝水一样喝米糊。

他们的空质测评小队原本该离开了,但因为她,所有人都没走。

过了三四天的时候,易木荣和慕西城过来看她。

她知道当时慕西城就在自己旁边,但这会儿见他好像伤得并不重,放心多了。

“还只喝米糊?”易木荣心疼的看着她那纤瘦、苍白的模样,当时的场景他没看到,但是慕西城至今缓不过来,可见多可怕。

沐司玥动作幅度很小,笑了笑。

只听易木荣半开玩笑:“你要再不能吃东西,我看顾城也得瘦的跟你差不多了!”

她听完微皱眉。

“你只喝米糊,顾城也跟着你一模一样的饮食,哪个男的受得了?”

沐司玥愣了一下,脑袋很努力的转了过去。

易木荣倒也笑了笑,“这倒也能看出他对你的心意,否则我还得继续撮合。”

他本意是撮合她和慕西城来的。

正说着,顾城推门从外边进来,一眼见了她略微转过头来的状态,眉峰蹙了一下,走过去的脚步也快了不少。

“怎么了?”他在床边停住,厚实的掌心托着她的下巴和后脑,慢慢转回去,“想要什么?”

沐司玥脸上淡淡的笑,定定的看着他。

顾城拉了椅子在床边坐下,看起来心情不错,虽然整个人透出疲惫,但眼睛里很温和,“怎么,这是想我第一步进来就看到我?”

说着话,也不管身后还有两个人呢,俯首吻了吻她嘴角。

其他地方顾城一直都不敢碰,手、脚、脖子几乎都受了伤。

他吻下来的时候,沐司玥想到了那天从救护室被推出来的场景,脸上的笑意逐渐平复下去,安静的凝重他。

好一会儿,她才语调轻而缓的开口:“你怎么,能不吃饭呢?”

“谁说我不吃饭?”顾城声音很低,配合着她没办法大声说话的调子,跟两个人说悄悄话似的。

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易木荣咳了咳,干笑着:“原来这是你们俩的秘密呀?”

沐司玥平时光见他冷漠、严肃,可他现在就跟对待小孩似的,有些好笑,哪有病人吃不了饭,他也跟着不吃饭的?

抿了抿唇,声音小又柔,凭白多了一丝丝撒娇的味道,“那我晚上吃饭?”

顾城可没有立即点头,只是很认真的考虑完,说:“我问问医生。”

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受伤多严重,因为躺那儿没什么感觉。

所以要求看看自己的病历表。

结果拿到手的时候,看着罗列了那么多,读下去都要花好久,她干脆就没耐心了。

总之,她确实伤得很厉害,不说多种,数目却很多,全身上下,估计只有一张脸还算看得过去。

微蹙眉,她忽然想起自己被血块拍晕过去之前的一瞬间,看着顾城,“我要照镜子。”

被那么大一块雪砸中,脸上该是什么样?

皮掉了?血肉模糊?

她有点不敢想。

甚至自己幻想着,眼圈就红了,想抬手把脸挡住,一定很狰狞。

可是她的手打着厚厚的石膏,抬起来很困难,反而把她急得想哭,“……你先出去!”

顾城依旧坐在那儿,笑了笑,“急什么?不难看,哪儿都坏了,但脸上一点没事!”

他说医院里找不到镜子,好说歹说,反正就是不给。

旁边站着的易木荣为了附和,就差跪地举着三个手指发誓说她依旧美若天仙了!

好在,下午医生过来,顾城就在病房里问的,医生说她可以吃主食,稍微精细一些自然是最好的。

不过,对于转院的事,医生依旧不建议。

“沐小姐身上虽然没有致命伤,内脏所有检查也都过关了,但大大小小的骨折和皮肉之痛都得仔细养,养到可以转院我们就会通知您的!”

对此,沐司玥表示无所谓,淡笑着看了不太高兴的顾城,“伊斯是个好地方,我还可以见到云厉,多好?”

说到云厉,她自然也就想到了和自己同经历雪崩的阿雅。

一下子就担心的皱了眉,“她没事吧?”

彼时顾城手里捏着的调羹顿了一下,脸色也沉了沉,但转过来只是轻巧一句:“没事。”

她笑了笑,“没事就好!”

末了,又想努力把脑袋转过去看他。

顾城无奈的放下碗,轻轻托着她脸颊,故作严肃的微蹙眉,“乖乖儿的,别到时候身上恢复了脖子是歪的!”

沐司玥虽然没再动,但也不是因为被他吓得,反而淡淡的笑,接着道:“歪脖子花你也得要!”

他把勺子递到她嘴边,轻哼了一句:“脸花了、身材没了都能接受,脖子歪了很难忍。”

为什么?她嚼着食物盯着他等说法。

顾城低眉舀下一勺,自顾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嘴角。

再递过去,只说:“等你好了告诉你!”

她喊着食物瘪瘪嘴,爱说不说。

等吃完饭,她又想起了自己没有说完的话题,笑着看了他,“你知道为什么阿雅会没事么?”

又一次提到这个名字,顾城脸上的表情每一次都很难看。

但她没发觉,甚至眼里带着自豪,继续道:“我让慕西城先把她安置好的,我带了网……”

“要夸你舍己救人?”顾城忽然打断了她,眼眸轻轻眯着。

沐司玥单纯的笑着,“还说我柔弱不?”

他原本下颚紧了紧,最终是暗自叹了口气,抬手抚了抚她的脸,“吃饭,别和我聊其他女性,这样很危险。”

这让她又忍不住笑,“你要劈腿么?”

嗯……她忽然想,阿雅一会儿喜欢云厉,一会儿喜欢慕西城,慕西城和顾城又那么相似,还真是有可能的!

这么一想,她忽然就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吃饭。

吃完之后还试探的看了他,“你去见过阿雅没?”

顾城眼皮都没抬,虽然很不悦她总提那个女孩,但也嘴皮子动了动,“你不在的地方,我和瞎子无异。”

除了她,谁也进不了他的眼。

这样的话听起来十分直白刻薄,可沐司玥觉得很中听,比那些文弱书生酸溜溜的表达情意让人舒服!

知道她淡笑着,顾城转过头来,“和那个女孩很熟,挺喜欢她?”

沐司玥思考了会儿,“算不上,但如果以后会成为云厉的王妃,那就是我弟妹咯!这样……”

“成不了。”顾城冷不丁的打断了她,面无表情的一句。

沐司玥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但是下一秒,他就把话题岔开了,并没给机会,让她问为什么阿雅成不了王妃。

每天吃过晚饭,顾城会陪着她,直到她困了,他就要出门,不知道去忙什么,总之她醒来的时候,他好多时候不在,过一会儿才会回来,又陪她入睡。

她一直都不问他有没有事要忙,必然是有的。也不问他忙什么,那些都是他的工作机密。

不过,因为知道他一会儿会走,所以吃完饭之后一段时间,沐司玥看了他。

“老沐……应该还不知道?”因为这么多天,她没见过任何一个亲人。

顾城看了看她,表情很自然,又点头,“没敢告诉。”

“你大哥最近很忙,其他两个哥哥也都有事……你想的话。”

她摇了摇头,“还是别让知道了,省得他们担心,让他们以为我在宫池叔叔那儿工作就行。”沐司玥把话接了过来。

然后笑了笑,虽然有那么些勉强,但她觉得这样挺好。

顾城看着她这样,安静看着她,拇指喜欢一直摩挲她的脸颊。

许久才低低的道:“……幸好我赶到了。”

如果再晚一点,或者在他三年期限内,根本无法想象她会成什么样?

沐司玥笑了笑,“算你没食言,只要我需要就出现在身边了!”

*

等她迷迷糊糊的时候,知道他又走了。

顾城出了医院,在车上沉寂的坐了很久。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低眉看了看、接通。

“玥玥怎么样了?”沐司暔每天一个电话,几乎都是这一句开头,也听得出每天都是拧着眉在问。

“好多了。”顾城声线平稳,“你安心准备竞选,如果因为她乱了你们的计划,她会比受伤还煎熬。”

沐司暔的叹息声音很重。

顾城知道,他最疼玥玥,这种时候也最煎熬,可是不能过来,一旦他离开荣京,沐寒声很难顶得住现在的压力。

沐寒声连任了这么多年,这一次的换届选举形势很复杂,也很容易出事。

除了聿峥之外,现在沐寒声身边最得力的人就是自己的大儿子沐司暔,苏衍还没有到可以帮忙使劲儿的地位,苏曜也只能站在明处公事公办。

顾城安静了好一会儿。

才道:“我最能、也最该帮你爸,但玥玥这个样子,我不可能走得开,如果有需要,我让郁先生过来。”

沐司暔在电话那头安静了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三年期满了?”

因为他这一年已经忙得昏天地暗,时间都过混了。

但是一听顾城的话,看起来他已经是在总督的位子上,从支配地位来说,他确实可以支配郁景庭。

当然,长者为师,也只有这种特殊情况顾城才这么做。

也是这会儿,沐司暔才后知后觉,要不是顾城瞒了三年期,怎么能比伊斯官方还迅速的把玥玥救出来?

不过想了想,沐司暔还是道:“目前还算稳定,至少都是明处行事,老沐身边也还有聿叔叔和宫池叔叔,能应付。”

顾城沉默着。

好几秒才道:“还是让郁先生过来一趟吧。”

他说:“我小姑夫和聿叔叔都是上一辈的人了,如果对方有心,首先掣肘的就是他们俩,所以你爸身边,归根结底,只有你是他们摸不透的力量,但单凭你很难保全沐先生连任。”

玄影和云厉都是沐寒声战线,但国内问题没法插手。

沐司暔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挂电话前,顾城还嘱咐了一句:“转告沐先生,有我在,玥玥很好……如果你应付不来,及时联系我。”

其实,顾城知道,沐寒声在这个年纪,连任这么多年后继续连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他之所以让郁景庭过去,不是为了保他继续连任,而是为了保他的命。

想必沐寒声自己也很清楚这种利害关系,如果他连任失败,多少人都会冲他的命而去?

下了台的最高领导是最值得敬重的人,也是下一届最忌惮的存在,所以,历史上多少前任被现任或是其他党羽明护暗害,这是常理也是路数。

现在若是回荣京,私下很多流言会说沐寒声最失败的地方,就是那么多儿子,却没一个能继承他,他培养得很失败。

因为外界不知道沐司暔真正的职务和地位,但知道沐司彦在SUK,沐司景在娱乐圈,一看就是身边没人。

挂了电话,顾城抬手按着眉头,一按下去就“突突”的疼,疲劳过度。

但他没时间闲下来,垂手就启动了引擎,调转车头往远处驶去。

他爱她,就必须爱她的所有,包括她的家人,包括不让她受伤、不让她悲痛。

所以沐寒声不能有事。

他就必须尽快处理好伊斯的事、暗中道荣京帮忙,这是最好的安排。

那些天,沐司玥逐渐的好起来,后来几乎都能知道他凌晨回到她的病房。

每天回来,他都会在黑暗中亲她,然后摸黑脱衣服,在她旁边的床上躺下。

等她早上睁眼,他又起床了,床头肯定放着热热的早餐。

就像一个拥有不会累的陀螺,每天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转眼,好容易的两个月熬过去了。

空质测评小组其他成员都分开去另外的城市,慕西城还留在伊斯,顾城不在的时候,他会过来看看她。

那天她开玩笑说是不是阿雅不让他走的?

慕西城弯了弯嘴角,“顾城不让走的,你信?”

沐司玥才不信!顾城能跟他说话才是有鬼,他那人看起来成熟、认真,其实小气而幼稚,很爱吃醋!

但是她没注意,慕西城眼里没有半点玩笑的迹象。

两个月零一周的时候,医生说再过个小半月,她差不多可以转院或者出院自己去养着了,除了骨折没好之外,其他身体指标都已经没问题了。

那时候,她也已经可以自己依靠在床头看电视。

那天无聊,正在看伊斯新闻,调来调去之后发现都有一条重复的新闻。

“伊斯皇室历史性举措,清销了尤勒氏贵族,多位皇族以及其余贵族曾表示强烈反对,但现任国主行事雷厉风行,于事无补。”

“这一举措已经逐渐落幕,也引起了私下传言国主残暴无形,极可能近年换任……”

沐司玥微蹙眉,以前偶尔听云暮说,云厉的父亲是个很厉害的角色,看起来不假。

不过,伊斯贵族各个都历史悠久,近百年似乎没有过这样的事。

这得犯了多大的事?

正想着,慕西城从外头进来,手里带着晚餐。

沐司玥第一反应就是她今天的晚餐顾城不过来了,微蹙眉。

慕西城转头扫了一眼她正在看的新闻,然后颇有意味的看了看她。

倒是她笑了笑,“怎么了?”

慕西城摇了摇头,说:“今天的晚餐我负责,顾城有事,说不定你胃口会更好?”

她笑起来,“你长得是比他帅。”

慕西城比顾城精致,但是顾城比慕西城英气!

嗯,很简洁的总结了一下,自顾一笑。

吃饭的空隙,慕西城看了她几次,她没抬头,但也动了动嘴皮子,“你想说什么就说,这样会让病人紧张!”

知道她开玩笑,慕西城勾了勾嘴角。

然后看着她,道:“顾城有没有跟你提过,那天的调查结果?”

“什么调查结果?”她一无所知。

不过下一秒,她抬头看过去,“地震?”

慕西城点头,斟酌了会儿,还是道:“易先生也说过,这些年不会有地震,那天的,不是地震引起雪崩。”

“那是什么?”她看起来并不十分关心。

只听慕西城道:“是有人用了上百斤的火药轰炸,震动山体导致雪崩。”

沐司玥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她想了想,“听过有的人电鱼,没听过炸鱼的。”

因为那座山下边有河,也有湖,捉鱼,或者山水狩猎都有可能。

慕西城看了她一会儿,对她的单纯感到心疼,她从未想过整件事和阿雅有关。

“你不是看了尤勒氏被灭族?”慕西城淡淡的问。

她点了点头,很缓慢而看起来很优雅的自己吃饭。

然后听到了慕西城的下一句,手里的动作忽然就停了。

“阿雅的姓,尤勒氏。”

沐司玥眨了眨眼,抬头看向慕西城,满满的才蹙起眉。

他叹了口气,“十九岁的女孩,嫉妒心再可怕可以说她单纯直白,也可以说她对生命不够敬畏,但她的残忍和狠毒不值得任何原谅。”

沐司玥愣愣的。

她很震惊。

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没有想伤害阿雅,她何必费这么大的心思,甚至差点连她自己都遇难?

万一她那天没坚持让慕西城救她呢?

震惊之余,沐司玥不可能没有愤怒。

一个女孩子,不该可怕到这种地步。

好半天,她才看了看电视,“云厉让他爸爸这么做的?”

虽然她在那一瞬间就不可能喜欢阿雅这个女孩了,但这么大的举措都是因为她的话,她似乎背负不起?

慕西城挑了挑眉,“听我爸的意思,玄影也不过是背个名声,好顺理处理一个氏族。”

所以动手的不是玄影了?

她猛然就想到了顾城。

然后听慕西城提了他爸,蹙起眉,“你们家和顾城……合并?”

慕西城浅笑,“我不理会组织的事,慕瑶大概是愿意合并的。”

合并了也好,她可以直接扔下组织和卸任的郁景庭满世界跑!

沐司玥也理不清这些东西,只是心里惊着跳着,顾城一点也不像那么残暴的人,更不像能做到这些的人。

一个伊斯的贵族根深蒂固,多难动摇?

他才几岁?

沐司玥是真的很认真去想了顾城的年龄,然后扒着手指头数了,不到二十七。

忽然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

二十七的时候,老沐好像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看来他不必老沐差呢!

她的思维不知不觉的拐了弯。

等回过神,才问慕西城:“他去哪了?”

慕西城摇头,淡然起身往窗户边走,看了她,“想出院么?”

沐司玥想了会儿,没说话。

因为这一切,她听顾城的,就是无条件相信他。

知道她在想什么,慕西城弯了一下嘴角,没再问了。

晚上,她快睡着的时候,感觉到顾城回来了。

“开灯。”她模糊的说了一句。

顾城脚步忽然顿住,狐疑的看向她的床,她已经挣扎着要起来,这才赶紧掠了一步过去,托着她坐起来,“怎么了?”

床头的灯打开来。

然后她就那么盯着他。

“怎么这么看我?”顾城身世穿戴整齐,只是两个多月天天都是略微疲惫的神态。

很奇怪,他峻脸带着疲惫的样子,却格外有魅力,说不出的迷人。

她抬手碰了碰他下巴上硬硬的胡渣,“你出去拯救世界?”

半开玩笑的语调。

让顾城略微弯了一下嘴角,“不可以?”

沐司玥收了手,微抿唇,好久才低声:“……很多女孩都说以后要找顶天立地的男人结婚,但这个世上少有。”

在他不明所以微挑眉时,她微微仰脸,“我好像捡了一个?”

顾城这才低眉看了她,微眯眼,“捡的?”

她淡笑,柔唇轻轻弯着,“小时候天天粘着欺负我,我就随手捡了!”

他似乎低低的笑了,抚了抚她脑袋,“就为了告诉我这几句话,等着不睡?”

沐司玥撇嘴,“没有。”

“……虽然他可以顶天立地,但我其实不希望因为我,让他变得惨无人道,我怕万一哪天他因此变得疯狂,我会成罪人的。”她说话很轻,很缓,也很认真。

顾城原本弯着的嘴角逐渐恢复自然,拇指在她脸上来回摩挲着。

许久才再次笑了笑,“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