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宜早不宜迟/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睡么?”他坐在床边,问是问着,自己没动。

沐司玥还是看着他,自顾的想了会儿,“我到底哪招惹她了?”

顾城一脸淡漠,似乎对这个问题毫不关心。

她转过头看着他,目光一点点变得惊愕又有些好笑,“慕西城说是你做的,结果你连原因都不调查就把人家给……?”

还没见过谁处理事情这么简单粗暴!

他抬手抚了抚她披着的长发,脸色依旧淡淡的,“浪费时间查无关紧要的事做什么。”

明确阿雅对她做了什么就足够了。

沐司玥抿了抿唇,幸好,她不是他的敌人,万一哪天惹到了,前因后果都没知道就把她处理了?

顾城帮她躺下时,她才几不可闻的念着,“该不是因为怕我抢了云厉?”

除了这个之外,别的都说不通,她也不喜欢招惹别人,总不至于是那天小巷外对视的一眼?

沐司玥忽然觉得所谓社会复杂、人心险恶也就是如此,比她想象中的糟糕,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友好,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善念、知后果。

躺下之后,她看了顾城,“清销一个贵族,应该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阿雅其实也就十九岁,她能做这些事,虽然疯狂,但可见也很单纯,单纯得根本就没想过后果。”

顾城已经从床边起身,褪去外套,看起来对阿雅家的事完全不关心,收拾妥当后就躺下了。

转过来侧身对着她,问起来:“中午医生来过么?”

她知道大概是想问能不能转院的事,摇了摇头,“没,不过……我现在感觉良好。”

沐司玥想,他对人家一整个贵族下手那么重,她继续留在这里估计也不方便。

但即便他这么做了,她并没觉得他做得不合适,她也不是圣人,知道阿雅安排人炸山引起雪崩时的愤怒和惊愕里本身就掺杂了恨。

所以既然到了这一步,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只要他没要人命就行。

第二天。

沐司玥醒来时,顾城早起床了,床头又放了热热的早餐,但他人没在。

倒是慕西城从外边进来,一直到她吃完早餐,都是慕西城陪着的。

说实话,她确实没找到慕西城一直这么照顾她的理由,以至于她现在状况好转不少之后,总想说不麻烦他的话。

但慕西城不常和她说话,大多沉默淡然的做他自己的事,没事的时候就在窗户边不知道想什么,背对着她。

顾城是中午回来的,看不出来去了哪,但身上玄色的长大衣束着领子,莫名的就让人觉得冷肃。

尤其他进来的头两步,整张脸是凝重的,看到他才稍微温和下来。

“吃饭了么?”沐司玥只是略微笑着问他。

顾城走过去很自然的吻了吻她额头。

他嘴唇很凉,可见一直在外边,连指尖都是凉的,估计他自己觉察了,没有立刻牵她。

慕西城在窗户那边出声:“可以安排出院了。”

顾城朝那边看了一眼过去,点了一下头。

然后坐在她床边,不过是小两分钟,他的手心恢复温厚,稳稳的握了她,“如果不喜欢华盛顿,你再挑个城市?”

沐司玥看似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纳闷的看了他,“怎么你从来不说转回荣京?”

现在的荣京在医疗方面已经属于顶尖,按说他最放心的地方是荣京才对。

听她这么问,顾城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

但抬眼间神色很自然,“你不是怕你哥哥们知道么?养好了让人送你回去?”

嗯……好像也是,她的思维很自然的被带走了。

趁那个空隙,顾城转头看了一眼慕西城,一个字的交流都没有。

但慕西城已经迈步往门口的方向走,到她旁边的时候略微可见的笑意和她打了招呼。

等慕西城出去了,她才笑着,道:“忽然觉得他也很好!”

顾城抬眼扫过病房门口,薄唇微动,“遗憾遇到的晚了?”

沐司玥笑眯眯的,“……如果是先遇到他,还真说不定选的谁!”

见顾城一脸不乐意,她反而笑得好看,“我去华盛顿养伤,慕西城是不是也过去?”

毕竟他们家就在华盛顿,很方便。

“他不用工作?”顾城听似漫不经心的提醒。

沐司玥想说他这段时间都可以一直留在伊斯,同一个道理,不过她刚想说话,医生从外边进来。

看起来顾城已经把转院的事和医院方面做过沟通了,医生就是专门过来说这件事,顺便嘱咐了一番注意事项。

从伊斯转到华盛顿距离不近,各方面要做的安排必然很多,但沐司玥几乎什么都操心不上,只管安安心心的等着。

启程的时间是下午,当天上午她就没见过顾城,中午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皱了眉。

慕西城看了两次时间,依旧是站在距离她比较远的地方。

“他是去办事了?”她看过去,忽然问。

慕西城回过身来,神色平缓,“应该马上就到。”

她一直不知道顾城都忙什么,这点时间都抓紧着,应该不是小事。

按说她一个人也能过去,但私心里当然希望他一直陪着。

终于在离开医院之前,顾城脚步匆匆的赶到医院,进了电梯,又走过走廊,就已经看不出身上的仓促忙碌了。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她略微噘嘴,颇有意味的看了看他,“很忙?”

顾城勾了一下嘴角,在大衣兜里捂了一会儿的手已经暖过来了,抚了抚她的脸颊,“还好。”

还好那就是挺忙。

她下意识的觉得是自己的事牵扯出来的,不过顾城笑了笑,否定了她的想法。

快出病房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话不多,但皱了两次眉头。

等挂了电话,眼睛里满是内容的看了她一会儿。

沐司玥勉强笑了一下,“你要是有事,我自己过去也行,两边医院会安排对接的,再说了,慕西城在身边呢,没事!”

顾城差一点就点头同意了她的话。

可下一秒就笑了笑,掌心在她脑袋上轻拍了两下,“很想我亲自送过去,话倒是说得轻巧!”

她抿了抿唇,确实想让他送,但如果他没空,她也不至于那么不懂事。

顾城在她床边坐下,“拐弯抹角的话可不是每次都能听懂的,万一哪次领会失误,是不是得在背后气上好几天?”

沐司玥撇撇嘴,“我哪有那么小气?”

他握了握她的手,很认真的看着她,“不要刻意让自己武装那些所谓明理识趣的女人令条,你是该什么样就什么样,没必要改,我都惯着!”

她略微的怔愣后,淡笑起来,“任性、胡搅蛮缠、无理取闹都惯着?”

“你能搅起来,我能惯不动?”顾城捏了捏她下巴。

离开前,她能见的都见了一遍,云厉想一直等到她走的时候送送,她没让,知道他们父子俩都很忙。

从医院出去时,她不用自己走路,安安静静的窝在他怀里。

航班上没有外人,就他们和医院方面的工作人员。

华盛顿那边想必也都安排好了,总归她没什么可担心的,所以一路基本都在睡觉。

顾城的肩膀在她脑袋下枕着,不过她醒来时顾城没在。

“驾驶舱。”慕西城从她旁边沉声的会了一句,颔首指了指。

沐司玥惊讶的看过去,他去驾驶舱干什么?

顾城当然不是抢了驾驶员的工作,他是担心这期间沐司暔联系不到他,直接借用驾驶员的无线电。

幸好,并没什么紧急情况。

他出来时,一眼看到她张着一双眼和慕西城聊着什么。

慕西城话不多,但也把那天的事和她简单说了说。

她就像一个当初来听故事的,想到顾城自己驾驶直升机的画面,满满的惊愕和仰慕。

他怎么什么都会?

“聊什么这么高兴?”顾城在她旁边坐下,看起来只是很巧的挡了她看慕西城的视野。

沐司玥淡笑,仰脸看着他。

“我最近在病房无聊的时候看八卦,有人驾驶直升机求婚,是不是很新鲜?”

顾城神色淡淡,看起来听不懂她的话,八卦更不是他关心的事。

也对,她自顾笑着,不打算聊这个,这些事顺其自然,反正她不着急。

只是她没想到,转院到华盛顿的第二天,顾城就坐在她床边,“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那一瞬间,沐司玥愣愣的没反应。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脸,略微失笑,“不是自个儿想了很久?”

“哪有!”她很严肃的反驳,因为她确实没有。

也就是……偶尔看到别人很新鲜的求婚方式会羡慕一样,但绝对没想过他能有什么新鲜的。

把她扔到护城河上,或者缆车围栏上这种事就别再发生了,她经不住吓了!

所以只能想想,最好再普通不过,什么都没有也比再次吓唬她强多了。

然后听他眉峰微弄,很理所当然的道:“粗俗的军棍都没什么新意的,不会不高兴?”

沐司玥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点头就是不需要任何惊喜,摇头又怕为难他,只能瞪着他。

顾城勾了勾嘴角,仔细看了她一会儿,神情逐渐认真下来,“最近可能太忙,过了这一阵一定好好准备,嗯?”

她抿了抿唇,忍着一点点窃喜,“……我又没说什么!我不着急……”

“我急。”顾城低低的声音,也凑近了她,“如果想生四五个孩子,三十岁之前怎么也得生一个?”

沐司玥咽了咽唾沫,有那么些木然、紧张和懵神。

好像,这种话题对她来说,有点太快、太突然了,她连嫁给他的事都没有仔细想过,怎么就到生孩子了?

甚至,她怎么还觉得自己还小?二十岁才过了没几天似的,总觉得自己也只是孩子呢!

还有,哪有生四五个孩子的?!

见她脸都红了,顾城愉悦的弯着嘴角,“你得先好起来,我忍太久了。”

他靠得很近,近得热气扑面,只让沐司玥热得都快烧起来了。

往后退又退不到哪儿去,只能咬唇低眉,“……再耍流氓我不理你了!”

好半天没听见他说话。

抬头瞄了一眼,见他低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沐司玥只想那个外套把自己的脸包住。

又过了半天,她低着头也知道他有动静了,以为他要起身去办事了。

但是沐司玥刚抬头,却发现他顺势在床边单膝跪下了。

那一瞬间她脑袋里愣愣的,又闪过很多东西,最后只剩一句话:他要干什么?

看她变幻莫测的紧张,顾城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

手里的戒指已经到了她手边,放进她手里。

沐司玥不明所以,看了看戒指,又看他。

然后才觉得这戒指怎么这么眼熟?下一秒才抬起自己的手,把戒指和自己的对了对。

同一款式。

他低低的,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不给我戴上?”

她抿了一下唇,又松了一口气,“我给你戴上?”

做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让她帮忙戴个戒指而已,她想得太多。

顾城嘴角弯起,“我给你戴的,你得礼尚往来不是?”

一说起这个,沐司玥瞥了他一眼,他那是逼着她戴上的!

正说着呢,顾城握了她捏戒指的手,往自己无名指上戴。

“等我回来,亲自帮你戴到无名指。”他略微抬眸。

沐司玥挑眉,“看你本事!”

话说回来,她好奇的看了他,“先前都藏哪儿去了?”

他握着她的手坐起来,一点也不像开玩笑,“买你的一只就是我全部家当,只能分两次买咯。”

沐司玥愣了一下。

所以隔了这么久,他居然是攒钱再把这枚买回来?

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买法,莫名的,有些心酸,心头又暖暖的。

他真是把最好的都给了她。

好久,沐司玥才轻轻摸着自己的戒指,半开玩笑,“我有钱的。”

结果顾城微挑眉,“我脸很白么?”

头一秒他没反应过来,还挺认真的看着他的脸,然后被他凑过来亲了一下。

然后她也就知道了他不做小白脸的潜台词。

忍不住笑了一下,也是,就顾城这样的职业,估计最难做的就是小白脸了?

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俩,安安静静的待了会儿,没有太多话,但她很喜欢这样和他待在一块儿。

许久,沐司玥才微蹙眉,“你最近是不是还得走?”

他刚说了最近会很忙,忙过了这一阵,才能谈其他事。

顾城点了一下头,又道:“再说。”

沐司玥不了解他在做什么,但是来这儿之前他本该去忙了,既然能跟着过来,说明暂时告一段落,所以她也不着急。

她没事的时候就摸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观赏,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戴无名指比她戴食指好看很多!

看了好久他那双让人嫉妒的手指,沐司玥拿了手机,想拍下来。

顾城抬头看了她,她只是略微狡黠的笑,不让他知道。

然后一副打游戏的姿态,费劲的往旁边挪了挪。

他五官自然平视,右手拿着遥控器,戴戒指的左手专门供她玩乐,她一离开便不悦的微蹙眉侧首看过来。

正好沐司玥按下拍照键。

她不会讲究什么构图,但自己非常满意。

照片顾城略微倚着沙发,左手搭在一侧,不经意的侧首回眸,五官说不出的迷人。

沐司玥手机里从来没有过他的照片,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合照的习惯。

所以这一张照片就像宝似的,直接成了她所有壁纸、桌面。

顾城看着她窃喜的模样,跟着瞥了一眼,没发表意见。

“万一你哪天退役了,可以当个手模!”她笑着调侃。

转眼发现顾城把手机递了过来,她一脸不解,“干什么?”

“礼尚往来。”他略微颔首,示意她自己拍一些她的照片也放到他手里,这才公平。

沐司玥抿了抿唇,很是无奈,“我从来不自拍的!”

某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睨了她一会儿,没得商量。

甚至陪她闹了会儿,逼着她找了许多角度,用仅有能活动的左手拍照。

于是,顾城手机里有了很多奇形怪状的自拍,有的直接晃得看不清脸,但他一张都不让删,删就变脸。

每天顾城都会这样陪她,其实时间并不长,但对她来说,承包了一整天的好心情,比别人陪一整天都有用。

这在慕西城身上就很典型。

那天顾城早上出现之后就没来过,她整个人哪都不对劲。

慕西城看了两份报纸,转头看了她不知道换了多少次姿势,“不舒服?”

沐司玥摇了摇头,片刻才问:“顾城还在华盛顿么?”

慕西城点头,“在。”

顾城确实在华盛顿,只是很忙。

早上刚和慕瑶见过一面,商议了一些事,这一整天慕瑶的所有时间就是拿去着急父亲名下的可用人手。

而顾城在早上给沐司暔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傍晚十分,沐司暔打了过来。

“这一次,就算最后的结果如愿以偿,过程一定是波折的,甚至要流不少血,但你就别回来了,只要玥玥好,家里一切都能应付。”

顾城没接这个话茬,只是问:“我姑父是不是不在荣京?”

沐司暔皱着眉,点头,“嗯,听闻内阁出事,他必须去处理。”

但在顾城看来,小姑父就是被刻意支开的。

“你放心,郁先生已经到这儿一段时间了。”沐司暔道。

顾城站在街头,绿灯了,他也没挪步,等下一拨。

目光远远挑去,又收回,才开口:“你有多少把握?”

“我?”沐司暔似是笑了笑,“这不是儿戏,我的职龄只够勉强。”

“想保证你父亲退位后的生命安全,只有这一个办法。”顾城道:“对方暗处有多少势力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有多少把握。”

沐司暔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

但总理换届是多大的事,他才几岁,没到三十何以撑起这个大任。

他知道老沐当初也是二十几坐上这个位子,但他自问没有老沐那份魄力。

“我尽力。”片刻,沐司暔才沉沉的道。

顾城点了一下头,“好。”

电话还没挂,沐司暔眉头轻轻拧着,“哪怕是为了老沐,为了我,你也不能出事,如果做不了,还有下一次,最差不过隐忍五年。否则玥玥怎么办?”

再过五年,苏衍成熟了,云厉那边也起来了,司彦和云暮各自撑着荣京和仓城的最大经济命脉,要做什么都不难。

“宜早不宜迟。”顾城稳稳的低沉,“我们在成长,别人也不会停在原地。”

当然,这些事带来的凝重,在顾城回到她的房间时就消失了。

他和往常一样陪她吃饭,陪她看电视,休闲舒适。

沐司玥一直都没发现她住的地方,无论任何时候,都看不到关于荣京的大事新闻。

尤其国委会方面的,她从来没见过,自然也没怎么留意,平时她就不怎么看。

因为从小,老沐就不想让她去了解这方面的事。

原本,她隔一段时间就会和家里联系,但是很巧,这段时间因为受伤,始终没敢和家里打电话。

她当然不会知道荣京那边的形势是紧张还是一派和平。

一直到某天醒来的时候,慕西城给她送的早餐。

她微蹙眉,“顾城呢?”

慕西城一边开了早餐,一边平和的道:“说是有点事,得过段时间才回来。”

沐司玥坐在床上,好半天没说话,吃早饭的时候才看了慕西城,“你是不是知道他去哪了?”

慕西城脾气一直都是淡淡的,、平和,话不多,这会儿也只是看了看她,“职业机密,不告诉你还能告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