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生死不明/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旁敲侧击的几次和慕西城说过,其实不用这么照顾着她,他该做什么都可以去做。

几个月来,她已经恢复了很多,至少自己洗漱、吃饭都没问题,只是没办法和正常人一样的速度走路,也没办法拿重物而已。

慕西城一贯都只是微勾嘴角,不跟她讲道理,但也就是仔仔细细的照顾着。

因为顾城的影响,他现在对她的所有饮食喜好、生活习惯都了解的很清楚。

慕西城不在病房里的时候,沐司玥做的最多的就是看她仅有的那张照片,每次自己看着都会不自觉的笑。

上学的时候真的没觉得顾城有多迷人,这么看,不知道的人绝对以为是哪儿的明星呢!

但回过神,她总是隐隐的不安,说不出为什么。

他已经习惯了到处奔走,来无影去无踪,这次离开前却没和她多说,只是每天都陪着她。

这么久了,也没联系过。

“他也不跟你联系么?”她看了慕西城,随口的问。

慕西城的反应也很自然,微挑眉,“情敌之间多半是不熟的。”

用那两个字形容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笑了一下。

在顾城那儿,这世上肯定没有他的情敌,他那么霸道,自信得爆炸!

头一个月的时候,慕西城每天好几趟的往她病房跑,但是第二个月开始,每天来的次数在逐渐的减少。

她只当他是有工作要处理,并不是十分在意,反而鼓励他一天来一次也可以。

而那段时间,在媒体披露不到的地方,慕老几乎把手里的权利都下放到了慕西城手里,而没有选择外人最笃定的慕瑶手上。

当然,圈内不少人揣度的慕瑶和郁景庭这段姻缘也没成,否则慕老这权利恐怕会直接给到郁景庭手里。

慕老手里夹着老式烟管,看了看慕西城。

对于这个儿子,慕老并没有太过关注,还真是没发现他也一表人才,甚至身上那股子气魄莫名的让他安心。

“知道我为什么把权利放你手里?”慕老抖了抖烟灰,问。

慕西城一席深色西服,颜色衬托下总显得他太过孤冷,语调也是淡淡的,“退而求其次。”

不是询问,是很笃定的回答。

慕老还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你倒是明白得很。”

然后认真的看他,“不会怪我?”

慕西城和沐老并排站在窗户边,目光淡淡的看出去,好一会儿,才道:“我并不在意这份权力,等慕瑶和郁景庭定了,您想改变主意,我随时能还回来。”

他的语调确实平稳,丝毫没有玩笑的成分。

慕老微蹙眉,他长了一张冷漠迷人的脸,任谁看了也是个有野心的五官,但他一直表现出来的都很淡泊。

按他的意思说,他这会儿接过权力,也是替老头子解决燃眉之急,暂时替慕瑶顶一下。

反倒说得慕老不自然的弄了弄眉。

安静了会儿,慕老才看了他,“顾城把那位沐小姐交你照顾着?”

说到沐司玥,慕西城微蹙眉看向慕老,似乎是想知道他想做什么。

慕老摆摆手:“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动顾城的人,不过……”

试探的看了慕西城,“你知道顾城最近去做什么了?”

慕西城神色淡然,依旧没有随便接话,只是看着他,让他表达完。

这样谨慎的不多话,搞得慕老挑了挑眉,又咳了咳,干脆道:“郁景庭手底下的整个组织规模谁也不知道有多大,但他不屑于SB,可见实力雄厚,这样的组织交到顾城手里,只会更壮大不会比咱们差。”

何况,顾城的资源比任何人都丰富,所以,慕老敲了敲烟杆,道:“荣京不会允许顾城带着组织回去,所以他的根会一直在华盛顿,这对咱们是威胁还是什么,谁也说不好。”

“如果不想与其为敌,或者哪天被他挤得没存在感,那就抓紧每一次机会,你若是顾城去做什么了,过去沾沾边?”慕老直话直说了。

慕西城终于说了句:“如果您定了这段时间把权力给我,这些事,您就别操心了。”

看起来,他并没打算去抱顾城大腿,慕老也只得抿唇,没得说了。

慕西城被邀请留在宅子里用餐,他拒绝了,怎么看他也不像是慕家人。

出了那个宅子,他在车子里坐了会儿。

目光转到旁边的手机上,顿了会儿才终于拿起来。

打过去的电话好久都没人接,他也耐心的等着,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手腕看了看时间,正好该给她送饭了。

“喂。”电话接通,顾城低低的嗓音。

慕西城顺势启动了引擎,没有半句废话,只道:“有事说话。”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才问:“见过慕老了?”

慕西城的车子已经缓缓往前开,淡淡的“嗯”了一句。

过了会儿才问了句:“没告诉她你去做什么?”

这个她当然是指沐司玥。

慕西城以为,顾城应该什么都和她说了,就算刚离开那会儿走得仓促,这段时间也会和她联系聊一聊。

看起来并没有,她没少旁敲侧击的问他。

顾城依旧是沉默小片刻,才道:“她不用知道,免得担心。”

慕西城点了点头,他也不是个多嘴的人。

挂了电话,慕西城往医院走,中途去了既定的餐厅,因为试了很多家,她最喜欢这家的菜,之后就一直没变。

等餐的时间,慕西城习惯了安静看报,坐在等候区。

报纸自然是他自己带的。

荣京总理大选的日期越来越近,但看了各方面的新闻,可见沐寒声身边确实留不了什么人。

除了一直跟着他的鲁旌和妻子傅夜七之外,也就只有沐司暔,和总军最高上将的聿峥,苏衍现在的地位不足以插手这件事。

从小就知道掌管内阁的宫池奕和沐寒声是生死之交,但这个关头,他被迫处理内阁的事,根本不可能分身。

所以,这样一看,很清晰的人员分布,沐寒声怎么也很难赢。

当然,慕西城知道,顾城这股力量就是决胜关键,而且,极少人知道顾城。

事实的确如此。

若说顾城最闻名的时段,大概就是小学和中学,因为顽劣、叛逆,行为乖张而为荣京贵圈熟知和不屑。

此后普通人没法知道他在英格兰参军,更不会知道他战功显赫,一度成为国际多个组织的眼中钉。

偏偏,就是没人碰得到他。

此刻荣京一处秘密会谈中,他正被人口舌嚼弄。

其实也是无意提起,毕竟是个传奇人物,若是能拉过来用,岂不是事半功倍,而且用这种人只用花钱,省心省事!

有人皱起眉,“都只是传闻,此前国际上没少人追他,始终堵不到,不知道他底细和背后的力量,这两三年更是几乎彻底消失。”

“沐寒声这人多有城府,多狡猾是人尽皆知,要找和他同样厉害的人没那么容易,唯有多找几个狠角色。”

言外之意,只要可以,找到顾城办事是最好的。

谁都知道顾城和沐家之间的恩怨,说重了相当于杀父之仇,他母亲至今也都在监狱里。

但是上哪找?根本没人知道顾城的行踪。

很巧,沐司玥在伊斯的意外事故被顾城处理妥当,外界一无所知,只知道一个贵族被莫名其妙处理了。

过了会儿,那人才转过头,“他不是被他小姨和姑姑带大的么?动不了顾吻安,还动不了一个安玖瓷?”

旁边的人摸了摸鼻尖。

……还真动不了。

“让人查过了,安玖瓷几个月前从供职处离开,行踪不明。”

“顾城安排的?”

显然的,他们能想到这些,顾城还能想不到?只是他们比顾城晚了好几步。

男子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忽然道:“查清楚,到底是不是顾城的意思。”

“如果是……”略微吸了口气,“如果顾城不打算参与这件事,他没必要做这些。”

如果是刻意安排好了一切,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早已在插手,而他们竟然连人家在哪都不知道!

下属点了点头,“最不行刺激先前追他的组织继续找他,他再能耐也分身不了,不足为惧。”

“何况,顾城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势力面前,个人力量微不足道。”

关于他此前的那些战绩,虽然瞩目,但的确都只是属于类似于雇佣兵的任务。

要说个人能力,他的确令可以说人闻风丧胆了,搞得被人几乎没饭可吃才都想着把他搞掉。

但一个人再厉害,大选这种事,他连投票都没资格。

*

“先生,您点的晚餐!”侍者走过来打断了慕西城。

他抬头,绅士的点了一下头,收起手里的报纸,回到车上,把报纸放回原来的位置。

最近他已经不再把报纸带进病房,只拎着她的晚餐。

和平时一样,他陪她一起吃。

吃饭的时间,沐司玥放着电视,专门挑着看的。

慕西城若有所思的时候被她碰了碰,“我二哥,厉害吧?”

他这才抬头看去。

SUK在国际新闻露脸的几率很大,不过沐司彦这么年轻的能被提出来是挺意外。

慕西城也不冷场,随口问:“他不在你爸的公司,家里谁管?”

沐司玥笑了笑,“我爸呀!”

“你不了解我们家,老沐看起来是一把年纪了,但精力没人能比!事事都得自己来!彦哥哥要不在外边锻炼成熟,老沐估计要嫌弃他进沐煌的!”

他目光淡淡看过去。

看起来,她对家里人涉及的政治事件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也是看着她笑着讲起家人,慕西城才能理解顾城为什么什么都不让她知道。

她脸上这样简单的笑,比什么都珍贵。

“再说了,我母亲是世界顶级全能型女性,我就没见过她不会的!”

无论经营家里的公司,还是整个外交部,她都是一派自如,跟着老沐行走国际更不必说,夫妻档口碑一直很好!

沐司玥讲起父母总是很自豪,也喟叹自己望尘莫及。

慕西城就那么听着她讲。

一直说到她都到了出嫁的年龄,三个哥哥也该娶妻成家的话题。

然后见她看了他,“你不算……成家么?”

慕西城神色顿了顿,看了她。

看得沐司玥不自然的抿了一下唇,下一秒又顺势的忽然摆出她手指上的戒指。

笑着道:“顾城送的!”

慕西城终归笑了一下,知道她想表达什么,而后由衷的语调:“很漂亮!”

沐司玥笑着。

也许是因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之后那些天,她心里都感觉轻松多了,不必担心还被慕西城误会或者傻傻的惦记着。

时间过得飞快,她煎熬着养着身子,逐渐康复。

这一转眼都已经到春天了,幸好,中途顾城和她联系过,某个夜晚也回来过。

沐司玥记得,她在电话里和他说:“慕西城照顾得挺好!你要再不回来,我说不定就被拐走了!”

结果没过多久,他居然真的过来了。

只是她睡得迷迷糊糊,醒来后很懊恼,早知道他凌晨又走,她就不睡了!

但她也知道,她说慕西城很辛苦、很用心的把她照顾得很好的时候,预料着他应该很霸道又喝一杠子醋,却没有,反而出奇的大方,就差回来谢谢慕西城了。

沐司玥说的自然都是实话。

照顾一个全身数处骨折的人,并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其中的麻烦事很多,可见慕西城的辛苦。

她是打心底里感激的。

直到进入二月,她除了不敢拿重物,或者跑去踢球等等剧烈运动外,没什么不可以做的了。

慕西城那天吃完饭看了她两次。

她笑了笑,“你要是有事就去做,我现在一个人完全可以,真的!”

本来也只是随口猜的,没想到猜中了。

只听慕西城略微凝重的道:“是得离开几天,应该不会很久。”

沐司玥听完点了点头,淡笑,“找工作了么?”

在她眼里,他这段时间就是个无业游民,光照顾她了。

慕西城想了会儿,如果利用组织势力去办事算工作的话,那就算吧,所以点了点头。

她撑着下巴看了看他,道:“我知道一些你的身世……”

“其实,不沾家里的事务也是一种幸福,就像我,我爸、我大哥的职业我一概不问,政治事件从来不打听,所以你也不必介怀你父亲的态度!”她不太会安慰人,淡笑着。

慕西城看了她,“一般人,会以为我在你身边,是想借势得到你爸支持,顺势转头把我父亲的势力夺过来。”

沐司玥笑着,“你照顾了我快大半年,我能不了解你?”

没想到他挑了挑眉,“你看人的实力着实不能恭维。”

就好比她看阿雅。

她被说得愣了一下,笑起来。

慕西城走的那天,还特意去了一趟她那儿,她很郑重送他去了机场。

慕瑶送她过去,又接她回来的。

“不记得我了?”回来的路上,慕瑶终于问她。

沐司玥有一丝丝尴尬,哪能不记得呢?但凡出现在顾城身边的女人,脸上有几颗痣她都一清二楚!

慕瑶看了看她,“我弟喜欢你?”

然后笑得幸灾乐祸,“顾城不得急死?”

沐司玥发现这人性格活泼得很像第一岛那个蓝叔叔家的女儿,一下子亲近多了。

只听慕瑶道:“你放心,我不喜欢乳臭未干的小男孩,我喜欢顾城的师父!”

“郁景庭,认识不?”慕瑶一点都不遮掩。

沐司玥倒是很快就习惯了,点了点头,“认识……郁先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性。”

“那自然!”

慕瑶接着道:“我呢,把你照顾得好好的,回头记得给顾城多说我的好话,他要是但凡张个金口,我早嫁给郁闷骚……郁景庭!”

她临时改口,笑着看了沐司玥。

沐司玥的注意力转了转,看过去,“也就是说,你也知道顾城去哪了?”

慕瑶笑呵呵的看着她,停了车才转过头,“我倒是郁景庭在荣京,至于顾城……”

“知道他的行踪要花很多银子的!”

这话,慕瑶一点也没开玩笑,毕竟现在的顾城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顾城,估计连郁景庭都不一定知道他这会儿在哪,下一刻又去哪。

“啧啧!”慕瑶摇了摇头,“你跟我一样苦命,看上的都是狠角色,多少女人想睡睡不到,想见不敢抬头的人物,估计都以为他们不食人间烟火!”

“谁知道顾城早被你栓上了?”慕瑶好像很喜欢顾城。

当然,不是那种喜欢。

这样的意识,让沐司玥莫名的高兴。

说明她看上的人,很优秀!

之后的好几天,因为没法推脱慕瑶的说辞,沐司玥几乎每天都去慕家吃饭。

慕老话不多,但是经常莫名其妙的看她。

沐司玥也不好随意和长辈闲聊,所以一直没怎么主动说过话。

那天慕老坐在沙发上,她也不可能起身离开,这才搭了话。

也只是简单的聊着她的家人,听起来没什么重点,直到提了老沐会不会下一届连任的事。

慕老想知道进展,问她无疑是最直接的,毕竟是沐寒声的女儿,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沐司玥微蹙眉,“我没记错的话,老沐没打算继续连任?”

一个是上了年纪,再者,年轻的一辈已经起来了。

慕老惊了一下,“没打算连任?”

这怎么可能?现在荣京那边的趋势那么紧张,不都是为了能让沐寒声连任?否则沐寒声这么费劲做什么?

这种理所当然的意识下,忽然听到沐司玥这样一句,慕老骤然又惊又乱,脑子一下没转过来。

慕瑶端着餐后茶进来,淡笑,“聊什么?”

等听了沐司玥提了一句后,慕瑶忽然脸色微变,看了看慕老,放下手里的茶。

到了沐司玥面前,“要不要出去走走,饭后走走有助于消化!”

沐司玥并不傻,她好歹能看出来慕瑶这是在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还是笑了笑,起身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

出了宅子,沐司玥转头看了慕瑶,“怎么了么?”

“嗯?”慕瑶转过头,然后耸了耸肩。

斟酌了会儿,才道:“平时,你还是别和人聊这些话题了,知道么?”

“为什么?”沐司玥不解。

慕瑶也不好说,只道:“具体呢,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这是顾城嘱咐的,你没发现慕西城从来不和你聊这些政治事件么?”

沐司玥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所以她笑了笑,说不谈也就不谈了。

不过,她看了看慕瑶,“……我应该,不会让你们父女产生矛盾?”

她能看出来,某些事上,慕老和慕瑶或者是慕西城的立场似乎不太一样。

慕老问她政事,慕瑶劝她别聊,很明显就是对立面了。

慕瑶倒是笑了笑,“不会,老头子老了,考虑的东西不太一样而已,稍微有点迂腐,也是替子女着急。”

慕老想的总是抓住最有权力的人物,考虑对方是白还是黑,就成了其次。

就像当初糊里糊涂就参与到了荣京内乱事件中,差一点就成了叛党,幸好郁景庭和宫池奕拉了一把。

也正因为这样,哪怕和老头子对立,慕瑶或者慕西城都不可能做对不起荣京的事,也不会对不起沐家。

慕瑶送她回去的路上,沐司玥下意识的看了好几次手机。

感觉顾城好久没联系他了,好歹也该发个短讯了。

但是依旧没有。

“过几天的吧!”慕瑶看出来了,笑了笑,“感觉顾城最近会很忙!”

沐司玥笑了笑,没说什么。

初选之后,整整两周的时间去确定最后的大选结果。

那时候的沐司玥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康复训练,慕瑶几乎都陪着她。

那天,沐司玥看到了慕瑶的手机,是关于老沐的新闻。

“荣京前任总理沐寒声重伤,抢救结果,生死不明!”几个字一下子让她怔在原地,很多消息消化不了。

前任总理?

生死不明?

“怎么了?”慕瑶擦了擦汗,从另一边过来,淡笑着,然后目光看向她捏在手里的手机。

脸色骤然一变,伸手就把手机拿了过来,但显然已经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