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大局定了,人依旧没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沐小姐……”慕瑶皱着眉,说着话又抿了抿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她整个人愣愣的,几乎丧失反应能力,眼泪却不断的往下掉,慕瑶看着都心疼。

握了握她的手,“你放心,他身边那么多得力干将,沐先生会没事的。”

那么多人,可老沐为什么还是伤那么重?

她才刚刚恢复过来,很清楚重伤是什么程度,甚至一定比她想象的严重。

沐司玥站在那儿挪不动步,但焦急和紧张的心思早已飞回荣京,她甚至想下一秒就能回到家里去。

慕瑶理解她的心情,但把她留在华盛顿照顾着的任务就是不让她回到荣京,不被当下复杂的政治形势的影响,甚至被有心人卷去利用。

所以慕瑶能做的,就是想方设法稳住她的情绪,让她不那么担心。

但哪那么简单?

一个女儿,知道自己父亲生死未卜,谁能坐得住?

回到慕家宅子里,沐司玥还在车里,下车前情绪过分平静,“……为什么我接收不到半点关于荣京的新闻?”

慕瑶也不清楚其中的细节,只能说:“大概是你爸和顾城的意思,不希望你担心这些事。”

是啊,她的生活都在家人的庇护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怎么安心?

“如果我一定要回去,会怎么样?”她看着慕瑶。

沐司玥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她不怪家里人这么安排,既然都希望她平安、不参与,那她就不会莽撞。

可但凡有一点可能,她就一定要回去的。

“这个……”慕瑶为难的蹙眉,“也许我可以试试,前提我必须弄清楚荣京现在的状况,否则直接送你回去出了事,就是我的责任。”

她点了点头,“我理解,但也希望可以尽快。”

那之后,一直到晚上,沐司玥都不去打扰慕瑶,让慕瑶尽快想办法把她送回去。

慕瑶能问的人,除了顾城和沐寒声,那也只有郁景庭,偏偏这几个人约好了似的,都联系不上。

看起来那边的情况很糟糕,这个时候要是真把她送回去,必定要出事的。

斟酌了半天,她只得再缓一缓,等顾城找她是最稳妥的。

从房间出去打算找沐司玥去,刚出来,正好遇上老爷子。

慕老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刚过来,还是在她身后站多久了,慕瑶只是笑了笑,“您找我?”

慕老瞧了瞧她手里的电话,问:“看到新闻没有?”

她点了一下头,也说着,“您都退下来了就安安心心的吧啊,别操这些心了。”

慕老神神秘秘的眯起眼,“你老是告诉我,慕西城那小子干什么去了?”

慕瑶有些无奈,“爸爸……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耸了耸肩,“您最清楚了,组织内部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何况慕西城现在接手的是您的位子,他去哪,我敢问么?”

哼!话说得好听,老爷子是一个字都不信!

道:“年轻人总是容易意气用事,看不明白势头,我早说了荣京过分至高,盛极一时,跌的时候也会更惨!”

这下好了,连沐寒声都倒下了,代表着从沐钧年晚年开始的强势一下子熄火了,选了沐寒声的人恐怕都得遭殃。

“沐寒声那么聪明的人,早就为自己安排了后路,可怜了一群追随者!”慕老喟叹着。

慕瑶皱起眉,“沐寒声为自己找后路?”

印象里,荣京总理可不像这种人。

慕老挑起眉,指了指沐司玥坐着的客厅方向,“你没听她说么?她爹沐寒声在这次大选开始前就没打算连任!”

但是一到大选的初选时间,依旧搞得有声有色,这不是烟雾弹么?

听这些个意思,老爷子是无论如何不想让慕西城站队沐寒声的。

果然,只听老爷子道:“如果知道慕西城去做什么了,你转告他,最好自然是和郁景庭统一战线,保持中立,形势定下来也顺个表个态,要么索性不参与。”

慕瑶听完笑了笑,“您忘了,郁景庭现在不主事!”

如今是顾城全权掌舵。

慕老好像是真被搅糊涂了,她一提醒才醒悟过来,然后看了女儿:“你这个什么意思?顾城早就站在沐寒声那边了?”

慕瑶挑眉,指了指楼下的沐司玥,“我只知道沐寒声的独女,是顾城的心头宝,您说呢?”

“慕西城是不是为顾城做事的?”慕老脸色变了变。

一旁的慕瑶神色淡淡,她是真的不清楚,但多半也差不到哪儿去。

正想着结束这个话题,下楼去陪陪沐司玥,慕瑶余光里才见着她老爹脸色悻灰,甚至晃了晃身子,才伸手撑了墙边。

慕瑶心头一紧,急忙扶了一把,“您怎么了?”

“完了。”慕老爷子闭了闭眼,脸色惨淡而压抑。

“爸,您能不能别总是一惊一乍的吓人?”慕瑶知道他性格有些怪,这几年因为年龄上来了,很多时候叮叮咚咚的也常见。

这会儿又不知道想到哪一茬了。

慕老爷子定了定神,拍着慕瑶的肩,“你快去!”

慕瑶一脸不解,“我去哪儿啊,沐小姐心神不宁的,我得陪陪人小姑娘!”

回头还想坐上顾城师母的交椅呢!

老爷子眼睛里都是内容,急促的转了几圈后,很明确的告诉她,“如果顾城真的站沐寒声那边,慕西城也为顾城做事,那你现在赶紧去联系慕西城,或者直接找顾城,告诉他,他们要找的人不会往第一岛,也不往伊斯走,也许就在仓城!”

起初慕瑶没反应过来。

但是老爷子身在这里,怎么会知道远在荣京的事?

她终于皱起眉,“……爸,你是不是又瞒着我们做什么了?”

不是慕瑶不敬重她老爹,实在是……她有时候觉得老爷子真的不和正常人在一条线上。

要说他十分懂得见机行事,这都懂过分了,都快成见风使舵了。

他都是怎么把SB经营下来的?

他那个年代乱世逢生似的搞起SB组织,让她想到三国里的一些人物也叫不上名。

所以,她确实不能说自己父亲是个坏人,都是生存之道而已。

但现在,他着实是用不着再这么劳心费力的了,反而添乱。

“你赶紧去!”老爷子又催了一遍,“好歹也能算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慕瑶一边已经在打慕西城的电话了,但是依旧没人接听,没办法,她只能试着发邮件。

也一边问了这会儿也十分着急的老头子,“爸,您到底干什么了?”

慕老皱着眉,叹了口气,看了看楼下。

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终于道:“……我之前不是问了沐小姐几句,无意知道了沐寒声这一次并没有连任的意思?”

“所以呢?”慕瑶还真是一点也想不出他能做什么。

只听老爷子接着道:“既然沐寒声没有连任的意思,大选这段时间却十分活跃,摆明了是还有内幕不是?一切积极都是为了麻痹众人,谁要只看表面就一定会站错位置。”

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慕瑶一脸不解。

干脆邮件也发不出去,直接就不发了,老爷子的话她也听进去了,仔仔细细的想了好一会儿。

“……所以,您是觉得沐寒声弄这么高调、积极,都是假象,说不定是给他看中的下一任拖时间?”

除了这个之外,想不出别的可能了。

慕瑶皱起眉,“您该不会信誓旦旦的把消息透漏给沐寒声的对手了?让他们去把背后真正准备上任的人阻断了?”

慕老叹了口气,“我哪有那先见之明,不过是和几个朋友说了这个可能,让他们别站错队。”

但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一旦知道了沐寒声只是做表面工作,他们立刻想到了当年沐寒声上位的事。

当初荣京同样混乱,而沐寒声早已在国外秘密被推举上位,甚至保密工作好到一年后才对国委会正式宣布他的存在。

这不得不让他们提防,沐寒声在荣京高调与人竞争,实则早就创造了条件在某个地方,扶持新人上位?

“慌什么,沐寒声能有的人手都在他身边,就算他想推举谁,哪来的人力保障?”

当时聿峥就在荣京,宫池奕忙着内阁的事,苏曜只做他自己该做的,至于沐寒声的妹婿赵霖,也不可能掀起多大的浪。

所以他们不必太着急,“先将沐寒声解决了。就算他是做戏,谁知道真假?等咱们转头去找他掩护的人,他转头继续连任了呢?”

而顾城要的就是这种局面,让人左右彷徨,以争取足够的时间。

但也是那一周,沐寒声身边哪怕有聿峥,有许南,还是被人暗算了。

沐寒声昏迷前的事依旧是让许南询问顾城那边的情况。

只是顾城还没回复,沐寒声就进了急救室,连续两天的抢救,情况依旧不乐观、不允许家人探视。

彼时慕瑶还站在楼梯口,但她也不好怎么批评老头子,只是随口安抚了几句,忙着和顾城联系。

他这的确不算是故意通叛,偏偏无巧不成书,正好让人利用了他的消息,如果那伙人真的沐寒声所掩护的地方和人,那岂不是等于谋杀下一任总理?

这事可就闹大了!

终于在十一点半左右,慕瑶好容易接通了顾城的电话。

顾城只是“喂”了一声,声线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听不出凝重也听不出疲惫。

反倒是慕瑶比较焦急,她组织了好几次的话,说起来还是有些混乱。

“我爸无意间知道沐寒声并不是真的要连任,在荣京的一切工作只是为了吸引对方注意力,好让你们在暗处顺利进行,但他也不算是故意,他让我及早联系你,这会儿,找你们的人大概刚离开荣京……”

一通解释之后,才问:“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半晌,顾城似是而非的自言自语,“……原来是你父亲的功劳。”

然后又淡淡的“嗯”了一声,之后似乎已经不打算聊这件事,只是问:“玥玥呢?”

慕瑶皱了皱眉,“不太好……她知道沐先生出事了。”

末了才索性道:“正好,如果你们差不多了,就让人送她回去吧,沐先生伤成那样,她作为一个女儿,不可能不着急。”

顾城依旧是一个音节的“嗯”了一句。

平时还行,这会儿慕瑶实在是受不了他这种天塌下来也不急的性子了。

紧了紧眉心,“你是不是已经把动沐先生的人控制了?”

不然她说整件事时,他不应该这么淡定。

顾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送她回去的事,等慕西城消息。”

什么意思?

慕瑶没明白过来,不应该是等他的消息?怎么要让慕西城来传达了,顾城要去哪?

但她也没机会问,顾城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弄得她心神不宁,完全不知道他们能把事情办成什么样,毕竟整件事里没有宫池奕那样的大人物撑着,只有顾城和慕西城,真的能把事情做成?

事实证明,她小看了顾城。

包括沐寒声的整个竞争对手团队都小看了这样一个年轻人,根本没想到他能凭借一己之力把整件事定下来。

数个月的明争暗斗的确就此结束了,再不认输都无可奈何。

因为下一周的周一,九点一到,荣京国委会议事厅异常肃穆。

在座的人一张张脸各有千秋,但更多的除了凝重、肃穆外,就是好奇。

这么多年来,议事厅人员头一次感受到几十年前沐寒声上位时的那种神秘感。

苏曜站在众人前的黄金位置,言辞之间已经十分明显的表达着总理人选易主,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按着新总理上任的规矩来。

肃穆中,还是有人表示了质疑,“新会议,总理不出席?”

就差直接说,谁知道苏曜是不是在忽悠他们,是不是沐寒声连任失败,也根本没有人上任,凭什么限制了他的人上任?

苏曜并不生气,只抬手示意底下的鲁旌把东西拿上来。

当天也受了伤的鲁旌到现在手上都是打着石膏、坚持上班的。

一份文件,苏曜接在手里,把文件投影到屏幕上,声音平稳:“日期、章印,我想够清楚了。”

时间就是昨天,秘密投票产生新任总理。

当然,苏曜扫视一眼,道:“新任总理登位,缓冲期一年内若有必要,可以不公开所有信息。”

即将被人打断时,苏曜继续道:“若有疑问,可以亲自去和沐先生要总理公章,只要你能要到,说明新任总理空缺。”

但沐寒声那儿的公章早就没了,这是几乎所有都知道的秘密了。

却又没人知道公章交给谁了。

这就是让人恼火的地方,忙活了几个月,到头来一场空,竟然连谁被推举上位都要等一年后才能知道!

苏曜知道他们想表达的所有质疑。

翻了一页,语调平稳公正,“公民选举票数是沐先生占优势,递交至国委会内部的票决,新任总理占百分之六十点八。”

荣京律法规定,信任总理和总统上位的票数都必须在六十以上,那零点八成了至关重要。

也可见过程必定惊心和紧张。

要在隐秘处组织投票产生六十占比的票数,还要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争到那零点八。

上边有着所有票选新任总理的签名,白纸黑色,无可辩驳。

关于这件事的宣布就此结束,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

没人知道新任总理是谁,更无从谈起去下手,沐寒声那儿的人手也一夜之间里三层外三层,包括他的所有家人,以及票选新总理的国委会成员自那天起,至少一年,都在一股势力的严密保护中。

而几个月来与沐寒声作为竞争对手的人,在那一夜被秘密控制。

这在意料之内,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他要被处理,苏曜几乎不需要更多的理由,直接把迫害沐寒声之名安上去也不可能有人站出来说话。

那段时间,私底下,许多传言四起。

例如,“沐寒声在退位之际,发挥了最大价值,为推举新总理争取了时间。”

“全民票选结果,沐寒声优势巨大,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连任,却有人一夜之间保着新总理秘密上任。”

所有对手都被那个推举新总理的人给耍了,以为弄垮沐寒声就是成功,却竹篮打水,甚至因为动沐寒声而断送下半生。

有人猜测那个势力不明、保新总理上任的角色是宫池奕,就像他当初在国外帮沐寒声上位一样。

可宫池奕那时候的所有行踪都能在媒体信息中查到。

也有人猜测,实力雄厚、身居高位的聿峥极有可能是推手。

可那时候聿峥就在荣京,至今,亲自负责沐寒声一家的安危。

谁也没有把猜测放在消失两三年的顾城身上。

而此后一年,对荣京市民来说,最有趣的事,就是不断猜测到底上位的是何许人也。

这种规定的特性,使得那一年的荣京气氛也没坏到哪儿去。

那种感觉很奇特,没人知道总理是谁,但时刻能感受、享受他制定和执行的政法。

茶余饭后,每一次总理人选交替的变幻莫测、猜不中结果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

*

两周之后,慕瑶才接到慕西城的意思,可以送沐司玥回荣京了。

一路上,沐司玥除了焦急就是紧张,她害怕看到的场面超出只的承受范围。

因为她长这么大,几乎从未见过老沐受伤,她没法想象聿叔叔或者顾城那样血肉模糊的样子放在老沐身上是什么样?

从机场出来时,沐司玥忽然停了脚步,转头看向和自己一个航班走出来的那些人。

而她转身的瞬间,原本都跟着的人才四散开去。

她蹙着眉看了慕瑶,“整个航班,都是你的人?”

一路上,她只顾着自己的情绪,并没注意航班上没有老、幼,只有年轻男女,无论他们怎么打扮,改变了不了他们都很年轻的事实。

慕瑶只得挑了挑眉,“准确说,是顾城的人。”

“你只是没察觉而已,并不奇怪,你父亲甚至所有家里人都在这次大选中顶着不小的危险系数,如果不是你身边围绕着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如此平静?”然后指了指机场外,“外边也一定有人等着接你了!”

沐司玥说不出什么感觉。

只是她真的没想过顾城会话这么多人力,以这种毫不打扰她的方式一直保护着。

她何其有幸?

从小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现在他一个人几乎顶了全家的爱护。

只是这会儿,她无法给他分心了。

大概老沐好起来之前,她都不会有心思去经营和他的感情。

机场外,果然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但不是那些西装革履的保镖,而是普通的司机。

伪装只好,根本看不出来那都是他的人。

路上她无意问了句:“他手里到底多少人?”

慕瑶笑了笑,“估计郁景庭也不一定答得上来。”

粗略算起来顾城接手三年多快四年了,变化之大,只有他本人清楚。

又或者说,以顾城的性子,他能把一个人用出几个人的效率。

否则他是怎么做到在那么严峻的形势下成功推举新一任总理的?

慕瑶送沐司玥到了医院门口,她并没有进去,因为身份不太方便,而且医院整层楼戒备森严,她还不一定上的去。

而沐司玥进去之后,那一整天就没离开过。

没哭过,但一双眼异常红肿,那之后的很多天所有照顾她父亲的事都亲力亲为。

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女儿,好像什么都没替家人做过。

但她终究是刚康复过来的人,半个月作息紊乱之后差点并到,换做傅夜七停下了手里的一切工作照顾丈夫。

好像也是那时候,沐司玥才意识到,整件事已经算是呈现定局,可她始终没见过顾城,也没见他和自己联系。

倒是慕西城并没有因为事情结束而回到华盛顿去,而是在荣京定居了下来,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她,顺势在房间外探望沐寒声。

她问慕西城,“顾城呢?”

可是想了想,又道:“让他继续忙自己的事吧,我这一年半载,大概是没心思了。”

只是她没留意自己问到顾城的一瞬间,慕西城神色微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